第六百六十五章 你准备好了吗?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陈子昂说的鲜于向,不过十岁。
  
  他是鲜于士简的儿子,也就是鲜于燕的孙子。
  
  据陈子昂介绍,鲜于士简还有一个兄弟名叫鲜于晋,比鲜于向只小了一岁,非常聪明,是当地有名的神童。
  
  “青之,为何问起他们?”
  
  杨守文嘴角微微一翘,旋即摆手道:“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起来……呵呵,怕不是一个人吧。”
  
  陈子昂闻听,也就没有再追问下去。
  
  “青之要看蒙舍诏的资料,莫非是有什么想法?”
  
  杨守文从冰桶里取出一壶葡萄酒,为陈子昂满上一杯,而后把酒壶递给了明秀二人。
  
  这年月,大户人家大都建有冰窖,以储备冰块。
  
  射洪虽然是小县,但还是在县衙里建造了冰窖,在这酷暑时节,正好使用。
  
  杨守文抿了一口酒,轻声道:“叔父对蒙舍诏有甚看法?”
  
  “蒙舍诏?”
  
  陈子昂眯起眼睛,看了杨守文一眼,犹豫片刻后道:“以我看来,早晚必成祸害。”
  
  “哦?”
  
  杨守文露出一副好奇之色,看着陈子昂。
  
  “据我所知,朝廷对蒙舍诏其实颇为看重,似乎是有意令其壮大,何以成为祸害?”
  
  陈子昂闻听,顿时露出晒然之色。
  
  “陛下远在中原,怎知六诏之事。
  
  在朝廷看来,六诏地处偏荒,难以壮大。可实际上呢?说起蒙舍诏,便要说一说那独逻……哦,就是细奴逻,如今南诏王的父亲。此人自贞观二十三年归附朝廷,便打着朝廷的旗号,改蒙舍诏为大蒙国,自号奇嘉王,是一个很会隐忍的家伙。
  
  此人有大气魄!
  
  那蒙舍诏原本在六诏之中不甚强大,可是在细奴逻当政以后,任用郭郡矣、波罗旁以及神明大士杨波远,修文习武,发展壮大,借助朝廷的旗号,一举击溃蒙巂诏,彻底掌控了蒙舍川,而后使蒙舍诏成为六诏之中,最为强大的一个不落……”
  
  杨守文听罢,不禁有些好奇。
  
  他忍不住问道:“那细奴逻既然有如此能力,朝廷为何没有对蒙舍诏进行打压呢?”
  
  “怎没有警惕?”
  
  陈子昂笑了笑,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沉声道:“所以我说,细奴逻善于隐忍。
  
  他占居蒙舍川,击溃蒙巂诏后,建立了大蒙国。
  
  而他建国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他的独子蒙罗晟送往长安,表示愿意归顺朝廷。
  
  蒙罗晟你应该清楚是谁,他就是而今的蒙舍诏王。
  
  这父子二人都是很善于隐忍,蒙罗晟更是在长安,整整做了二十年的质子,直到细奴逻快要病故,他才离开长安。也正是那二十年的质子,使得蒙罗晟在长安学会了许多技能,更得到了朝廷中不少勋贵的赏识,所以返回之后,令蒙舍诏再次壮大。
  
  他从长安请来了一位名叫张建成的人,并拜之为相,而后又交好巴蜀豪酋,进一步扩张势力。
  
  先帝驾崩之后,陛下罢黜太子,立相王登基。
  
  当时狄公就曾建言,说蒙舍诏扩张迅猛,必须要加以提防。所以在陛下登基之后,便派人召蒙罗晟去长安。按道理说,蒙罗晟应该拒绝,可是他却听从张建成的主意,欣然前往长安。之后他又在长安住了一年,狄公当时因为被打入大牢,蒙罗晟便收买了朝中勋贵,劝说陛下将之释放……狄公出狱后,曾因此事而大为不满。”
  
  杨守文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秘闻,不禁眉头浅蹙。
  
  陈子昂轻声道:“青之问我对蒙舍诏的看法?
  
  那我要问青之,可知道朝廷对蒙舍诏的看法吗?自万岁通天元年,狄公建言陛下,对蛮荒诸国行盐铁之法,禁止贩卖兵械,陛下亦准许之。可是为何黄文清仍敢私自贩卖兵械给蒙舍诏呢?他一个地方豪酋,焉敢如此大胆?若无人指使,必不会如此。
  
  所以我猜测,蒙罗晟在朝中必有靠山。
  
  朝廷估计是希望,借蒙舍诏一统六诏,将六诏纳入治下。
  
  可是我却以为,一旦六诏一统,蒙舍诏必然不会再听从朝廷的差遣,甚至会反叛朝廷。
  
  所以你问我是什么看法,我只有八个字: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陈子昂说完这番话,脸胀的通红,显得很是激动。
  
  明秀若有所思,而桓道臣则连连点头。杨守文手指毫无规律的敲击着桌面,许久后,他突然问道:“如果我向陛下禀明,叔父以为,陛下会做什么样的决断呢?”
  
  陈子昂顿时笑了!
  
  “青之,陛下而今所忧虑者,非六诏,而是突厥与吐蕃。
  
  突厥不平,吐蕃不定,则陛下便无心过问六诏之事……而且,陛下已经下诏对蒙舍诏实行盐铁之法,可是私售兵械,暗通曲款之事却无法杜绝,是何原因?你仔细想想吧。”
  
  杨守文听罢,不禁陷入了沉思。
  
  +++++++++++++++++++++++++++++++++++++
  
  天,亮了!
  
  杨守文从书房里出来,伸了一个懒腰。
  
  昨晚,他们四人聊到很晚。
  
  后来如果不是幼娘过来催促,说不听他们会通宵畅谈。
  
  不过即便如此,杨守文也觉得是受益匪浅。
  
  首先,他对六诏的局势有了一个非常清楚的了解,那六诏乘象书的用途,他也大体上有了一个想法。其次,他对陈子昂,又有了全新的认识。一直以来,陈子昂在他眼中都是个饱读诗书的书呆子。可是在昨晚,他发现陈子昂的才智,确是过人。
  
  这不是一个只知道死读书的读书人,头脑非常灵光,见闻极为广博。
  
  想想也是,如果陈子昂真是一个书呆子的话,那后世便不会有‘伯玉摔琴’的典故。
  
  在某种程度上,陈子昂同样是个可以不择手段的人。
  
  但他有底线,同时他的文采也掩盖了他的实际才能,才使人产生了诸多的误解……
  
  如果,自己身边能有这样一个军师的话,倒是能免去许多麻烦。
  
  杨守文隐隐约约,能觉察到陈子昂的想法。
  
  但是陈子昂不开口,所以他也无法确定。
  
  再等一等,待时机成熟,便邀请他一同前往洛阳,到时候陈子昂的态度自然明了。
  
  想到这里,杨守文感觉轻松不少。
  
  “阿郎,门外有梁九求见。”
  
  杨十六来到了杨守文的面前,躬身禀报。
  
  “今日卯时,大约有六百个乞丐到校场外集合,桓郎君已经把他们留在了校场。”
  
  杨守文笑了!
  
  就知道他梁九受不得诱惑,一定愿意配合自己的行动。
  
  “要他进来吧。”
  
  杨守文想了想,便吩咐道。
  
  杨十六忙转身下去,而杨守文则迈步走下门廊,来到了庭院中。
  
  庭院里,杨茉莉正光着膀子练武。这也是杨茉莉养成的习惯,在某种程度上,杨茉莉比杨守文更加勤奋。
  
  他双手持槌,慢慢举起,而后砸在木桩上。
  
  槌落木桩,却没有丝毫声息传来,可是那木桩却顿时粉碎,木屑飞溅。
  
  这是杨茉莉独有的练功方式,他不是挥舞双锤,而是运槌而行,把力量完全透入槌中。
  
  幼娘站在一旁观看,不禁暗自咋舌。
  
  “兕子哥哥,茉莉这一槌,怕有千斤之力。”
  
  杨守文点点头,颇为欣慰。
  
  说实话,现在让他和杨茉莉交手,或许能走上百回合,但最终一定是他失败。这杨茉莉,已经完全掌握了举重若轻的精髓,杨守文即欣慰,又感到一丝丝的惭愧。
  
  “茉莉,停下来吧。”
  
  他唤住了杨茉莉,招手让他过来。
  
  杨茉莉咧着大嘴,笑嘻嘻走过来,瓮声瓮气道:“阿郎,要吃饭了吗?茉莉肚子饿了!”
  
  阳光照在他的身上,那****的上半身,油亮油亮,泛着一抹水光。
  
  吃,只知道吃!
  
  不过,也许正是如此单纯的心思,才使得杨茉莉可以突飞猛进吧。
  
  “茉莉,看你运槌似乎有些生涩,莫非出了什么状况?”
  
  “那倒没有,只是这些日子觉得,这对槌有些轻了……”
  
  杨守文听罢顿时一愣,下意识看了一眼杨茉莉手中的铁槌,旋即苦笑着摇了摇头。
  
  他这对槌,重两百斤,竟然还觉得轻了?
  
  “杨茉莉,你这个大吃货,却变得越发厉害了。”
  
  幼娘伸出手,夸赞起来。
  
  杨茉莉搔搔头,露出憨厚的笑容。
  
  “好了,我知道了……等回去洛阳,我就为你打造新槌……去洗一洗,吃饭吧。”
  
  杨茉莉闻听,顿时欢叫一声,手中双槌蓬的就丢在了地上。
  
  这时候,梁九随着杨十六来到了庭院里。
  
  幼娘见到梁九,立刻笑着问道:“九爷,你身子大好了吗?幼娘还说,过两天去看你呢。”
  
  “啊,有劳幼娘费心,梁九已大好了!”
  
  梁九对幼娘倒是很客气,忙躬身回答。
  
  他现在知道了幼娘的来头,自然不可能像从前那样,一言一行莫不透着一丝尊敬。
  
  这也让幼娘感到了一丝丝失落。
  
  她并不善于掩饰自己的情绪,下意识撅起嘴,一脸的不高兴。
  
  杨守文伸出手,揉了揉幼娘的头,轻声道:“也去洗漱一下,要吃早饭了。”
  
  “嗯!”
  
  “梁九,随我来。”
  
  杨守文说完,带着梁九往后院走。
  
  一边走,他一边轻声道:“你之前待幼娘有恩,所以不必对她太过客套,反而让她觉得生分了!以前怎么对她,今后还怎么对她,她心思单纯,你多多担待一下。”
  
  “小人,明白。”
  
  “你的选择,我已经知道了。
  
  你放心,我说过的话一定算数,早晚助你夺回心爱的女人。”
  
  杨守文说到这里,突然停下了脚步。他转过身,目光灼灼看着梁九,“不过在此之前,我需要你为我做一些事情……梁九,这件事可能会非常危险,你准备好了吗?”(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