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七章 夜袭 二
    是夜,一场瓢泼大雨倏忽而至。
  
      雨来的非常突然,而且雨势很大。站在城楼向外眺望,只见雨幕连天,整个世界都仿佛变得朦胧许多。
  
      杨守文的心情有点不好,蹙眉远眺,心头有些发沉。
  
      “传令下去,今晚加强警戒。”
  
      他招手唤来了涂山豹,低声吩咐了一句。
  
      “阿郎,这么大的雨,会不会有问题?”
  
      “嗯?”
  
      “这种天气,视线模糊,万一有贼人偷袭,我们可不太容易察觉。”
  
      杨守文看了杨十六一眼,眼中闪过了一抹赞赏之色。
  
      从西域回来后,杨十六改变了很多。
  
      他依旧沉默寡言,依旧不喜欢和人交往,但是在闲暇时,就会捧着书,在一旁品读。遇到不懂的时候,他也会主动询问。向杨守文请教,向明秀请教,甚至会去找封常清请教。杨守文当时虽被关进了天牢,却并未耽误了封常清的课业和学习。
  
      他通过杨承烈,找到了薛楚玉,并且顺利让封常清拜薛楚玉为师。
  
      每次封常清去学习的时候,杨十六也会随行。据封常清说,他会坐在门外,听薛楚玉授课,而且非常认真。
  
      这样的十六,其实是杨守文喜欢看到的杨十六。
  
      他不喜欢一个唯唯诺诺,懵懂而全无自己思想的打手。杨十六能够独立去思考,并且主动去学习,说明他有了方向。只要他有野心,那杨守文就能够将之控制。
  
      “是啊,我也正担心此事。”
  
      杨十六听了杨守文的回答,点点头便不再吭声。
  
      杨守文既然已经觉察到了这个问题,那就说明他必然会有所准备。而作为杨守文的家仆,他刚才一番话,已经表现了他希望表现的能力,对杨十六而言,已经足够。
  
      就在这时,一队巡兵从城内走来。
  
      为首的人略显臃肿,但身形高大,给人一种魁梧壮硕之感。
  
      他上了城头,看到杨守文便立刻走上前,躬身向杨守文行礼后,笑着道:“见过李君。”
  
      “林县尉。”
  
      杨守文见到来人,脸上也露出了一抹笑容,微微欠身算是还礼。
  
      “城内一切安好?”
  
      “李君放心,这么大的雨,没有人会在外面游荡。”
  
      来人,正是林海。
  
      他笑容可掬,转身一招手,就见巡兵抱着酒坛子走上来。
  
      “李君,这季节天气变幻莫测,雨水很多,湿气也很大。下官带了些酒水来,让大家驱驱寒气。”
  
      夜色中,杨守文的表情有些看不清楚。
  
      他笑着点点头,沉声道:“正有些乏累,林县尉来的正好。”
  
      说完,他扭头看了杨十六一眼,沉声道:“还不快去帮忙,简直是没有一点眼色。”
  
      杨十六闻听,忙躬身答应,叫了士卒前去帮忙。
  
      “李君,你说飞乌蛮会不会打过来呢?”
  
      林海和杨守文站在城上,突然间轻声询问。
  
      杨守文笑了笑,沉声道:“不太可能……飞乌蛮而今分兵方义县城,哪有什么余力再偷袭这边?
  
      另外,李判官率部夺回铜山,即将挥兵南下,攻打私镕山。
  
      到时候飞乌蛮老巢被端了,势必阵脚大乱。再过两日,汉州和绵州的援军也将抵达,到时候可一举将飞乌蛮平定。”
  
      杨守文的话语中,洋溢着强烈的自信。
  
      林海听得连连点头,和杨守文又寒暄了一阵,这才告辞,带着人返回城中巡逻。
  
      而杨守文则站在城头上,看着林海等人远去的背影,眼中流露出一种复杂的神采……
  
      +++++++++++++++++++++++++++++
  
      雨,停了。
  
      但是乌云却没有散去。
  
      雷声隐隐,银蛇乱舞,似乎在预示着,一场更大的风雨即将到来
  
      射洪城上变得冷清起来,远远望去,几乎不见人影。
  
      已是夜半,城外也静悄悄的。突然间一道闪电在夜空中出现,惨白的光,在倏忽间照亮了大地。
  
      一张惨白的脸,在电光中出现。
  
      那张脸上有一道道诡异的刺青纹身,在电光中显得格外可怖。
  
      紧跟着,又一张脸出现……
  
      城外的旷野中,数百个黑影迅速向射洪城墙扑来。
  
      他们来到城下,从腰间取出绳索,朝着城头用力的甩了出去。随后,这些人抓紧绳索,顺着城墙向上攀爬。他们的速度很快,也很灵活,很快就爬到了城墙的半腰处。
  
      可就在这时,城头上突然传来一阵密集的鼓声。
  
      原本黑漆漆的城墙上,突然间灯火通明。
  
      紧跟着,数以百计的火把从城上飞出,落在了城下。
  
      空无一人的城头,出现了官军的身影。
  
      伴随着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放箭!”
  
      刹那间,城头上箭如雨下,那正在攀爬城墙的人们猝不及防,惨叫着从空中跌落。
  
      寂静的城门楼下,也伴随着传来一阵喊杀声。
  
      林海带着一队巡兵向校场冲去,却不想还没有靠近城中校场,道路两边突然杀出两队官军。
  
      为首的一人,正是明秀。
  
      他跨坐马上,冷笑着道:“林县尉,你终于忍不住了!”
  
      林海一惊,忙高声道:“明君,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只是带人巡查,何故阻拦于我?”
  
      明秀道:“林县尉,莫再装腔作势。
  
      你的身份,李君早就已经觉察……呵呵,这还要多亏了黄文清,在他的账目中,留下了一些线索,被孙长史发现,并且及时禀报于李君知晓。其实,李君一直以来,都在想一件事……那日飞乌蛮洗掠县城,却如何混入城中?使得城内毫无防备?”
  
      林海的脸色,不由得为之一变。
  
      他看着明秀,片刻后轻轻叹了口气道:“我早就知道,不该让孙处玄留在射洪,应该把他赶走才是。可惜,却无人肯听我的建议,以至于……不过,明君恐怕还不知道,飞乌蛮大军其实并未前往方义,而是一直藏在青石岭,今晚必定会攻占射洪。”
  
      说到这里,林海咧嘴笑道:“不仅如此,想必此刻县衙,也已经被人攻占。”
  
      话音未落,县城中突然间骚乱起来。
  
      县衙方向火光冲天,隐隐有喊杀声响起。
  
      林海的脸上,流露出一抹狰狞之色,“明君,识时务者为俊杰,若你现在投降,说不得还能保住性命。若不然,待飞乌蛮大军攻破射洪县城的时候,你必死无疑。”(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