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八章 夜袭 三

      射洪城上,已变成了战场。
  
      发现偷袭失败的飞乌蛮人不再躲藏,而是蜂拥向城头扑来。
  
      这些飞乌蛮人,使用的是一种鹰爪钩,其模样酷似鹰爪,加之飞乌蛮人矫健灵活,在城墙上攀爬的很快。
  
      杨守文站在城楼上,神色沉稳。
  
      而涂山豹则带着人在城上飞奔,协助兵卒击杀那些爬到城上的蛮人。
  
      “阿郎,蛮子攻势很猛啊!”
  
      涂山龙便跟在杨守文身边,面色沉冷道:“要不,我带人上去?”
  
      涂山龙四兄弟每个人统帅一队,有一百人。
  
      而今,城头上作战的士兵不过是涂山豹的手下,涂山龙的手下则藏在驰道下面等候命令。
  
      杨守文摇摇头,道:“先不急,三郎应付的来,且看那蛮子还有什么招数。”
  
      到目前为止,出现在城下的飞乌蛮不过数百人。
  
      他们攻势虽然凶猛,一个个悍不畏死,可是在杨守文看来,却并非飞乌蛮的全部力量。
  
      就在这时,城中突然出现了火光。
  
      有军卒举目眺望,大声喊道:“李君,城中走水了。”
  
      “不必管他。”
  
      杨守文一摆手,依旧是关注着城外。
  
      果不其然,在城中火光燃起之后不久,城外突然间喊杀声四起,乌压压,数不清的飞乌蛮人朝着县城扑来。
  
      这些飞乌蛮,乍看人数至少在千人以上。
  
      伴随着他们的出现,飞乌蛮人的气势保障,一个个也变得更加疯狂。
  
      城上,涂山豹的压力陡增。他一手持盾,一手执刀,在城头上奔走,大声呼喊,为士兵鼓劲。
  
      杨守文见状,知道飞乌蛮已经亮出底牌了!
  
      他不再犹豫,回头看了一眼涂山龙,那涂山龙跟了他将近一月,那还能不明白他的意思?
  
      “兄弟们,给我杀!”
  
      他说着话,便健步冲到了城上。
  
      与此同时那躲藏在驰道上的官军也齐声呐喊,随着涂山龙加入了战团。
  
      涂山龙在涂家兄弟中气力最大,跟随杨守文后,他从武库里选了一口百炼砍刀。那刀长两米,重三十斤,刀背上贴有青铜打造的鱼鳞贴片,舞动起来只见寒光闪闪。
  
      这家伙也是憋得狠了,冲到城上后,抬手一刀便把一个刚上了城的飞乌蛮劈成两半。鲜血喷溅了他一身,可他却毫无所觉,反而咧嘴大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
  
      火光中,那模样怎么看怎么可怖。
  
      杨守文持枪走到女墙后,举目向城外眺望。
  
      夜色中,就看见密密麻麻,数不清飞乌蛮正蜂拥扑到城下。
  
      这些飞乌蛮兵没有什么攻城器械,完全是依靠飞挠攀爬城墙。不过看他们那样子,似乎也习惯了这种方式。杨守文倒是能理解!飞乌蛮本身就没有什么攻城器械,虽然段简和黄文清在暗地里贩卖了不少兵械给他们,但还算有些顾忌,没有太出格。
  
      以蛮人的生产能力,想要造出大型攻城器械可不容易。
  
      所以,他们只有依靠自己的天赋技能,靠着一根飞挠攻城,不过倒也有一些用处。
  
      县城里,喊杀声此起彼伏。
  
      校场、县衙方向,接连起火,看上去局势好像非常紧张。
  
      可是杨守文却不太担心,依旧耐心观战。他对县城里的情况丝毫不关心,把所有的注意力,就集中在了城外。眼见着城下的飞乌蛮越来越多,他总算是长出一口气。
  
      他把大枪靠在墙上,取下神臂弓,取出一支利箭。
  
      那箭矢上,绑着一个爆竹,杨守文点燃了引线,而后弯弓搭箭,射向了天空。
  
      漆黑的夜空中,传来一声爆响,焰火炸开。
  
      城外骤然响起一阵隆隆战鼓声,紧跟着一支支火把出现在飞乌蛮的身后。
  
      看火把的数量,少说也有千余只,在旷野中星星点点,汇聚成了一片火海。一队铁骑出现在旷野里,有几百人,清一色大刀长矛,呼啸着便冲向了飞乌蛮的队伍。
  
      杨守文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笑容。
  
      他点了点头,轻声道了一句:“乌合之众!”
  
      骤然遭到袭击的飞乌蛮,懵了!
  
      黑夜里,他们根本看不清楚到底有多少官军埋伏。那一队骑军,更是凶残无比,他们身披重甲,冲进战场后见人就杀。刀光闪闪,骑军所到之处,如同劈波斩浪一样,血肉横飞。这些人显然是经过严格的训练,三五一队,相互间配合极为默契。
  
      他们从战场的一头,杀到另一头之后,又拨转马头继续冲杀。
  
      只两三个来回,飞乌蛮便溃不成军。
  
      与此同时,那城下的飞乌蛮已慌了手脚。
  
      他们没有想到,射洪城上的官军竟然是严阵以待,根本不像是他们首领所说的,毫无防备。
  
      而且,此前说好的内应,却迟迟不见动静。
  
      在加上那如同凶神恶煞般的官军冲杀,飞乌蛮人的士气在眨眼间便到了冰点,纷纷停止攻击,扭头四散奔逃。
  
      而城上的官军,却趁此机会一举将登城的飞乌蛮斩杀殆尽,而后开弓放箭,射杀四处逃跑的飞乌蛮人。
  
      一场在杨守文看来,完全是没有章法的战斗,就这样结束了。
  
      轰隆隆!
  
      雷声隐隐。
  
      杨守文站在城楼上,突然哈哈大笑道:“仁恩深雨露,敕令疾风雷……区区飞乌蛮,竟屡次犯我关城,却不知道某家早有准备,看尔等这次,还能嚣张到几时。”
  
      咔嚓,伴随着杨守文的笑声,一道银蛇飞舞,撕裂了夜空。
  
      紧跟着,暴雨倾盆而下……
  
      雨,下了足足半个时辰,才算停歇。
  
      飞乌蛮四散奔逃,已不见了踪影。
  
      杨守文下令打开城门,就见桓道臣在一群黑甲骑军的簇拥下,来到了城门外。
  
      他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甩镫下马。
  
      “李君,杀的痛快,痛快!”
  
      杨守文看着他微微一笑,而后沉声道:“尽快打扫战场,回城再说。”
  
      “喏!”
  
      桓道臣躬身领命,而在他身后,黑大则领着一队扈从,来到了杨守文的面前……
  
      此次出击,三十六扈从全员出动。
  
      一战之下死伤八人,也算是大获全胜。
  
      杨守文走上前,一一拍打他们的肩膀,低声道:“黑大,带人回县衙休息吧。”
  
      “阿郎,城里的情况如何?”
  
      “放心,有明君在,容不得那些逆贼得逞。”
  
      他示意黑大等人进城,而后又带着人,在城下安抚军士,这才返回县衙。
  
      天,已蒙蒙亮。
  
      湿漉漉的街道上,不时可看到浸泡在泥水中的尸体。一群民壮,正领着人进行清理,看到杨守文的时候,他们纷纷向杨守文躬身行礼,杨守文也朝他们点头示意。
  
      县衙外,灯火通明。
  
      门口的大街上显然已经被清理过,但是还能看到一滩滩血迹,以及残断的肢体。可以看出,昨夜这里是经过了一场血战!县衙门口,杨茉莉好像一尊门神似地站立,看到杨守文,他连忙快步跑过来,瓮声瓮气道:“阿郎,昨夜有坏人过来,不过被杨茉莉打跑了。”
  
      “茉莉干的漂亮,待会请你吃羊。”
  
      “嗯!”
  
      闻听杨守文的夸赞,杨茉莉顿时咧嘴笑了。
  
      不过,杨守文却看得出来,那些守在衙门口的民壮,看杨茉莉的眼神,都透着恐惧。
  
      以杨守文对杨茉莉的了解,这家伙一定是发了很,杀的比较凶残。
  
      不过这样也好,有这么一尊凶神恶煞,倒是可以保证县衙安然无虞。
  
      杨守文带着杨茉莉,迈步走进了县衙,迎面就看到陈敏过来。
  
      “阿郎,县衙里一切安好。”
  
      杨守文看了他一眼,拍了怕他的肩膀,却没有说话。
  
      “阿郎,林……”
  
      “陈敏,不该过问的事情,最好不要开口。
  
      我给过他机会,可是……此事不比寻常,你要明白利害,传话下去,切不可再提此人。”
  
      杨守文这话出口,陈敏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黯然之色。
  
      但他也知道,杨守文说的不错。
  
      有些事情可以通融,但有一些事情……
  
      他叹了口气,退到了一旁。
  
      只可惜,九爷离开时,曾交代要他关照他,但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杨守文带着杨茉莉,先进了后宅。
  
      后宅里,一切都很正常。
  
      不过杨守文却发现,从来都是对幼娘横眉冷目的小铃铛和小馒头二人,看幼娘的目光中,带着一丝丝的崇拜。
  
      而李裹儿,对幼娘的态度也变得友好许多。
  
      “兕子哥哥,昨晚我杀了六个贼人。”
  
      幼娘笑嘻嘻的跑上前,拉着杨守文的手,向他邀功。
  
      有幼娘坐镇后宅,宵小休想得逞。这丫头的杀性,未必比杨茉莉小,甚至更凶狠。
  
      但这也没办法,她为了给梅娘子报仇,熬了一年。
  
      就像一只雏鹰,经过这一年的磨练,已经成长为一只可以翱翔天际的雄鹰。
  
      “干的好!”
  
      杨守文拍了拍幼娘的脑袋,而后又去探望了李裹儿。
  
      李裹儿和陈子昂在一起,有幼娘保护,再加上杨十六,所以并未受到任何的伤害。
  
      只不过这次,裹儿受到了惊吓。
  
      据陈子昂说,有十几个贼人翻墙进入后宅,幸亏被幼娘发现,将之斩杀在外面。裹儿是在战斗结束之后,出去观瞧。只是当她看到那遍地尸体时,着实大吃一惊。
  
      她刁蛮,她骄横,却从未见过那般血淋淋的场面。
  
      从小是娇生惯养,李显努力保护着她,不想让她去看到那些丑陋的事情。同样,杨守文也是如此,当他和裹儿在一起的时候,也都是尽量不想让她看到那些场面。
  
      裹儿,素来胆大。
  
      可是当她看到那一幕景象时,却被震撼了。
  
      当杨守文回来时,她脸色仍有些苍白。好在,她没有受伤,否则杨守文难免会感到心痛。
  
      温言安慰了裹儿几句,裹儿总算是恢复了正常。
  
      她笑道:“兕子哥哥先去忙吧,我没事的……有幼娘保护我,还有子昂先生陪我聊天,我很好。”
  
      在确定了她没事之后,杨守文这才放心离开。
  
      不过,临走时,他还是留下了杨茉莉,然后带着杨十六,直奔县衙大堂而去。
  
      大堂上,明秀端坐在里面。
  
      而正中央则跪着一人,浑身上下遍体鳞伤,满身的血污。
  
      听到脚步声,那人抬起头,回身看去。
  
      见到杨守文的刹那,他眼中闪过一抹失落,轻声道:“李君,看样子你这次又赢了。”
  
      杨守文没有理他,而是走上前,和明秀寒暄。
  
      而后,他才来到那人面前,低头俯视对方,脸上流露出痛惜之色。
  
      “林县尉,大好前程你不要,偏要勾结那些蛮子,又是何苦呢?
  
      那些蛮子成不得大事,你心里应该很清楚。我不过五百人,便轻松将之击溃……若朝廷大军抵达,你觉得,他们能坚持多久?看上去,他们声势浩大,实则不堪一击。”
  
      林海,低下了头……(未完待续。)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