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二章 决断
就在飞乌蛮偷袭射洪的当天,远在铜山的李清得到了射洪被袭的消息。
  
  他很清楚射洪兵力空虚,虽然在出发之前,委托了杨守文,但他并不是特别放心。
  
  李清似乎明白了飞乌蛮的用意。
  
  调虎离山,声东击西!
  
  假攻打方义之名,将李清从射洪调出,而后又转道偷袭射洪……
  
  李清不明白,孟凯为何对射洪如此重视,竟然三番五次出兵,试图攻占射洪?但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他知道自己无法坐视。于是,李清立刻分兵,留下一部分兵马在铜山,他亲率三校兵马,自铜山开拔,星夜赶奔射洪,试图能够援救射洪县城。
  
  可是……
  
  +
  
  射洪县衙里,灯火通明。
  
  杨守文高踞堂上,却是面无表情,眼中透出一丝凝重。
  
  而明秀、陈子昂、孙处玄以及桓道臣则坐在两边,看上去都非常严肃。
  
  面前的饭食早已经凉了,却没有人留意。
  
  “梓州,还真是多事之秋啊。”
  
  许久,杨守文仿佛自言自语说了一句,而后便站起来,缓缓走到了房门后,默默看着屋外,再次沉默下来。
  
  “兕子,这件事你怎么看?“
  
  陈子昂开口,看着杨守文问道。
  
  杨守文转过身,轻声道:“当务之急,是要弄清楚那飞乌蛮的真实意图。
  
  孟凯三番五次对射洪用兵,如今又设计伏击李清……我以为,其目的绝非是为了占居梓州三县,与朝廷对抗。他能想出如此精妙的计策,令我们被他牵着鼻子,疲于奔命,显然不是个愚蠢之人。他应该清楚,即便他聚集了大批蛮人,看似声势浩大,却也非是朝廷之敌。他做了这许多的事,我以为,背后一定有更大图谋。”
  
  说到这里,杨守文停顿了一下。
  
  他在大堂上踱步,沉声道:“林海曾说过,孟凯与和蛮部交往密切,其中丁忧蹊跷。”
  
  “我见过孟凯!”
  
  杨守文话音刚落,孙处玄便开口说道。
  
  众人的目光,立刻落在了他的身上,带着问询之色。
  
  孙处玄微微一笑,沉声道:“我是梓州长史,而飞乌蛮便属梓州所治,所以我和孟凯,有过交道。
  
  在我印象中,此人有小聪明,且有勇力。
  
  这次飞乌蛮的行动,从第一次袭掠射洪,一直到这次伏击成功,绝非那孟凯所能策划。这个人没那么大的胆子,也没有那缜密的计划。所以我以为,此次飞乌蛮行动,一定有人支持……下官以为,这次成功之后,孟凯后面必有更大的动作。“
  
  “什么动作?”桓道臣问道。
  
  “与和蛮部有关?”
  
  “然后呢?“
  
  孙处玄沉默了,低下头,陷入沉思。
  
  倒是一旁陈子昂,却抬起头来,看了众人一眼后,突然笑了。
  
  “私镕山不足以凭借,飞乌和铜山两县,也难以坚守。
  
  朝廷大军一俟抵达,叛军必灰飞烟灭……这一点,我想孟凯和他背后的人,都很清楚。”
  
  杨守文眼睛一亮,忙问道:“所以呢?”
  
  陈子昂星目微合,思忖片刻后道:“所以,若我是孟凯,绝不会坚守,而是会设法离开。若想要撤离,就一定要有退路……刚才兕子你也说了,那孟凯与和蛮部可能勾结。那么,我是否可以这样猜想,他与和蛮部勾结,就是为自己留有退路?”
  
  杨守文倒吸一口凉气,露出恍然之色。
  
  “叔父所言极是!”
  
  他说着,便向明秀看去。
  
  而明秀则轻轻颔首道:“陈君所言,极有可能。”
  
  “但是,若孟凯退往和蛮部,需经过晋州与泸州两地。而今,晋州和泸州已调集兵马,孟凯想要逃走,只怕不容易吧。”
  
  孙处玄想了想,忍不住发表意见。
  
  而陈子昂则冷笑道:“晋州刺史张寻求,胆小怕事,与孟凯也有联系。
  
  如果,我是说如果,李清未被伏击,张寻求一定会尽力而为。可现在,李清全军覆没,他也战死于疆场上,孙君你认为,依照着张寻求的秉性,他还会主动出击吗?“
  
  “这个……”
  
  孙处玄沉默了,不再开口。
  
  很显然,陈子昂说的没错,那劳什子晋州刺史经此一事,怕是不会再去和孟凯为敌。
  
  陈子昂接着道:“如此,晋州兵马不必再有期待。
  
  剩下的泸州兵马……如果孟凯真的是要前往和蛮,那一定与和蛮有了约定。看吧,估计也就是这几日,必会有消息传来,和蛮兵出泸州。到时候,泸州兵马一定会设法回援,如此那飞乌蛮一路可攻城掠地,洗劫沿途县城,顺利撤退到和蛮部。“
  
  杨守文听得眉头紧蹙,脸色也随之变得有些难看了。
  
  “依照叔父所言,那岂不是拦阻不得孟凯?“
  
  “如今,可用兵马只有两路。
  
  射洪兵马,以及遂州兵马……只看兕子你有没有这个胆气,率部出击,拖住飞乌蛮,而后待汉州与龙州的援兵抵达。不过,我现在不能确定,鲜于士简敢不敢出兵。“
  
  也就是说,一俟遂州刺史鲜于士简采取防御态势,追击飞乌蛮大军的,只剩杨守文。
  
  可杨守文的手中,加起来不过数百人。
  
  想要和万余叛军对抗,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弄个不好,杨守文可能会重蹈李清之事,被那飞乌蛮击败……
  
  “兕子,该如何决断,只看你的选择。
  
  我能想到的,便只有这些,其他的,要看天意。”
  
  天意?
  
  杨守文坐下来,闭上眼睛,沉思不语。
  
  他努力回忆,在他的记忆中,武则天后期,大唐治下似乎并没有爆发太大规模的战役。
  
  也就是说,飞乌蛮也好,和蛮部也罢,都未能动摇武则天的根基。
  
  天意的意思就是说,飞乌蛮与和蛮部,最终失败了?
  
  想到这里,杨守文不禁打起了精神。
  
  明秀昨日还对他说过,他现在立足朝堂,缺乏可以拿得出手的功勋。
  
  可如果……
  
  “四郎,这射洪县城中,而今可用兵马几何?”
  
  明秀想了想,沉声道:“原本有官军五百,民壮八百。
  
  然则前夜林海作乱,他所属部曲,几乎全都参与其中,大约有三百人,尽数被消灭。
  
  而陈敏手下那些闲汉,折损有百余人。
  
  也就是说,而今民壮只有四百人可用……其中大部分人,我不认为他们可以征战沙场。“
  
  五百官军,似乎有些少了!
  
  杨守文思忖片刻后,心中便做出了决断。
  
  “立刻告诉陈敏,让他给我选出一百人,并入官军。
  
  张脩所部人马,大约会在后天抵达……可按照叔父所言,只怕是等不得了。所以,我亲率六百人,追击飞乌蛮,尽可能拖住他们。四郎,你留下来,一俟援军抵达,便告知张脩,让他火速出兵支援。“(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