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三章 追击 一
兵贵神,杨守文从来都不是拖泥带水的人。
  
  此前,他对步入朝堂有些抵触,亦或者说是有些恐惧。也难怪,有唐以来,朝堂中的尔虞我诈最是复杂,其间的云诡波谲,即便是从书本上,也能感受其中的残酷。
  
  可是明秀一席话,却让他醒悟过来。
  
  他抵触朝堂,却已身处其中。
  
  老爹杨承烈,从步入朝堂的那一天起,就已经烙下了武党烙印;而他,因为裹儿的关系,也成为东宫一系的成员。不管他接受或反对,这都是一个不可改变的事实。既然已经成为事实,他又何必再去排斥?哪怕不为别人,只为他身边的人!
  
  这两年,那个古怪的梦,却变得少了!
  
  但这并不代表杨守文已经忘记了那古怪的梦境,他终于明白,裹儿就是那个梦中被杀的女人,而她呼唤的‘驸马‘,想必就是他杨守文,他怎可能继续游离在外?
  
  所以,念头通达了,这心气也就不同了。
  
  换做是从前,杨守文肯定不会主动提起追击的建议。
  
  可是现在……
  
  六百兵卒,听上去并算多。
  
  但杨守文觉得,他此行主要是为了拖住飞乌蛮,那么六百人已经足够。
  
  只是兵马调动并非易事,需要做很多准备。杨守文命令第二日寅时出,时间已非常紧迫。
  
  明秀等人二话不说,便纷纷前去准备。
  
  而杨守文则返回了后宅,把他的决定,告诉了李裹儿。
  
  “裹儿,此次我追击飞乌蛮,怕是无法再照顾你。
  
  可若是把你留在射洪,我又不太放心……射洪这边屡次遭遇兵祸,已非是久居之所。
  
  所以我思忖之,决定要你先行返回洛阳,把这里的情况详细告知太子。“
  
  杨守文话才说完,裹儿就像是炸了毛的猫一样,跳起来大声反对:“我不要,我要随你一起去。
  
  当初说好的,接到了幼娘妹妹后,咱们便一起回去。
  
  可现在……你怎能让我一个人独自返回洛阳?我不同意,我绝不先走。”
  
  “裹儿!”
  
  杨守文厉声喝止了裹儿的吵闹。
  
  他看着裹儿道:“你要记住,你是大唐的公主,是太子最为宠爱的女儿。
  
  你留在这里,万一生变故,而我又不在,该如何是好?更何况,此次飞乌蛮的行动,图谋甚大,其中的牵连也很广,若不能处理得当,说不定会引来剧烈动荡。
  
  你是公主……虽然太子已废黜了你公主的身份,却无法改变你是公主的事实。
  
  在这个时候,你必须要承担起一位皇太女应该承担的责任,把这里的事情告知太子,请他做出决断,我也可以规划接下来的行动。另外,幼娘的六诏乘象书,你也要交给陛下和太子,把我对六诏的态度,一五一十告知他们,请他们提前做出准备。
  
  你的任务很重,甚至关系到我大唐国祚。
  
  所以,我要你明日便启程,返回洛阳……“
  
  “你吼我!“
  
  裹儿的眼睛,顿时红了,
  
  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她看着杨守文,哇的哭出声来。
  
  “好,回去就回去,以后我再也不要见你。“
  
  她说完,哭着转身就走。
  
  杨守文嘴巴张了张,伸手想要拉住裹儿,但手伸到了一半,却又收了回来。
  
  “幼娘,你和裹儿一起回去。
  
  路上帮我照顾好裹儿,等我解决了这边的事情之后,便回去和你们团聚,明白吗?“
  
  幼娘嘴巴张了张,点头答应。
  
  杨守文随即又嘱咐道:“另外,叔父会和你们一同走。
  
  叔父的意思是,不要声张,到了洛阳后,给他单独安排一个住处,切莫要怠慢了他。
  
  我会让黑大、老牛头还有十六随同你们走!
  
  记住,到了洛阳不许惹事,乖乖等我回去,否则别怪我责罚你。“
  
  幼娘顺从的点点头,再次表示会听从杨守文的安排。心里面,有点怪怪的,但杨守文却没有考虑太多。他要准备的事情有很多,只能吩咐老牛头整理出的行囊。
  
  而他,又回到了前庭去。
  
  天黑下来之后,陈敏将一百民壮送至校场。
  
  加上五百官军,六百军卒算是准备妥当。杨守文命人打开武库,为每一个兵卒分武器。
  
  每一个兵卒,一刀一矛,一张弓,两壶箭,并配以皮甲护身。
  
  除此之外,每个人要携带两天的口粮。
  
  整个射洪县衙,伴随着杨守文这一声令下,便运转开来。虽然射洪县如今是群龙无,没有县令没有县尉,但是衙门里的那些书记小吏大都还在,也都听从杨守文的差遣。
  
  毕竟,最近一段时日里,杨守文虽然表现的很低调,却在射洪建立了威信。
  
  把所有的事情处理妥当后,已是近丑时。
  
  杨守文有些疲惫,不过精神却依旧矍铄。
  
  他对调兵遣将并不陌生,碎叶城的时候,他也曾指挥兵马作战。
  
  而且,他如今是封常清的老师,为了不耽误这位历史上的名将,哪怕是已经为他找到了一个好师父,但杨守文还是决定要加强自身的学养,以免将来在学生面前丢了面子。
  
  比之在西域时,杨守文在军事上的素养,的确提升许多。
  
  再加上身边的明秀、陈子昂、桓道臣都有不俗的见识,所以事务虽然繁多,却一切井井有条。
  
  他回到书房,收拾了一下行囊。
  
  一杆玄铁枪,一支瓦面金锏,以及神臂弓和特制的箭矢。
  
  他同样是轻装上阵,为的是能够保持自家的机动性。黑大他们的确是骁勇,可毕竟是重装骑兵。而飞乌蛮擅长山地作战,也使得那重装骑兵,失去了原有威力。
  
  把所有的行囊都准备妥当,时辰也快到了。
  
  杨守文把行囊交给了杨茉莉,走出房间时,却又停下脚步,扭头向旁边的房舍看去。
  
  幼娘的房间黑着,想必已经熟睡。
  
  而裹儿的房舍却亮着灯,杨守文心里一动,走过去,轻轻叩响门扉。
  
  可是,屋中却没有回应。
  
  “小过,我出了!”
  
  杨守文站在房门外,低声说道。
  
  可屋中好像没有人似地,若非从透过窗纸,可隐隐约约看到裹儿的身影,杨守文说不定会破门而入。
  
  “小过,我知道日间不该吼你,以后不会了!
  
  不过,我还是要说,要听话,千万别使小性子,否则我便是到了前线,也会牵肠挂肚。
  
  等我回去……等这边的事情完结,我就回去。
  
  到时候我还在桃花峪陪着你……“
  
  房间里,依旧没有回应。
  
  杨守文等了一会儿,见时间有些来不及了,这才叹了口气,轻声道:“小过,我走了!“
  
  他说完,便转身大步离去。
  
  片刻之后,那房门开启,就见裹儿站在门后,手扶门框,看着杨守文离去的背影。
  
  “公主,为何不与郎君道别?“
  
  裹儿的泪水,唰的夺眶而出,仿佛自言自语道:“我便见他又如何,还不是要赶我走?“
  
  “可是,奴婢觉得,郎君也没说错啊。“
  
  “我当然知道……可是,可是我就是想他能多哄哄我嘛!“
  
  裹儿说着,突然笑了。
  
  那梨花带雨的模样,在灯光下,更显娇媚。
  
  “好吧,那咱们也准备一下,莫要让兕子哥哥担心。
  
  一会儿,小铃铛陪我出去一下,叫上十六……若不然,他们说不定又要担惊受怕。“
  
  “要不要叫上杨姑娘?“
  
  裹儿闻听,愣住了。
  
  她扭头朝幼娘的房间看了一眼,见幼娘的屋子里仍旧黑漆着,嘴巴不由得撅起来,露出不满之色。
  
  “这个时候,居然还睡得着。“
  
  她想了想,冷声道:“就不要唤她了,免得扰她清梦。“
  
  小铃铛闻听,便点了点头。
  
  其实,对于幼娘的回归,不管是裹儿还是两个小奴婢,感觉都不是很好。
  
  幼娘的性子太野,又是外柔内刚。
  
  她不会轻易向别人服软,除了杨守文之外,谁都不放在心上。
  
  裹儿能够感受到,幼娘对杨守文的依赖;同样的,她也能够感受到,杨守文对幼娘的疼爱。
  
  毫无疑问,这也让裹儿的心里,有一种强烈的危机感……(未完待续。)8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