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五章 追击 三

      幼娘去找杨守文了!
  
      以幼娘的身手,普通人根本奈何不得,更不要说是在这县衙的后宅。
  
      虽说射洪县衙的守卫不似皇宫大院般森严,可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得上严密。
  
      毕竟,李裹儿住在这里。
  
      杨守文哪怕不在,明秀也不会放松守卫。
  
      更不要说,县衙里还有四只獒犬,以及一个比之幼娘丝毫不逊色的杨十六。这种情况下,除非幼娘自己要走,任何人都别想伤害到她。而事实上,幼娘也有这种本事。
  
      “要不要通知兕子哥哥?“
  
      陈子昂想了想,摇头道:“不必了!
  
      青之现在怕是已离开几十里,且行踪不定,很难追上。幼娘既然是主动离开,那一定是藏在青之的身边,等待适当机会出现。若是这样的话,她不会有什么危险。
  
      相反,有她在青之左右,说不定还能保护青之,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裹儿不禁点头,对陈子昂的话颇以为然。
  
      的确,幼娘的身手,不但是高明,而且用杨守文的话说,算是出类拔萃,不见得比明秀差。而且,她的实战经验充足,有她跟随,杨守文的确会更加安全一些……
  
      只是裹儿这心里,就有些不舒服了!
  
      小丫头这下子可要出风头了,我怎么也不能输给她才是。
  
      她能用她的身手来帮助兕子哥哥,那我也要用我的方法来帮助兕子哥哥,否则要被她看的轻了。
  
      想到这里,裹儿已经暗地里做出了决断。
  
      她走出房间,对小铃铛道:“小铃铛,请明君前来,我有要事商议。”
  
      杨守文一行离开射洪后,在天亮之前,便潜入青石岭。
  
      他手下这六百军卒,尽是精壮。
  
      五百官军军纪严明,训练有素,而那一百杂兵,也都是身强力壮,身手矫捷之人。
  
      入青石岭后,非但没有减慢速度,行军反而加快。
  
      这些人长年在巴山蜀水讨生活,这山地间的行进,自然是轻车熟路。再加上有涂家四兄弟带路,所以到正午时分,他们就已经进入深山,而后准备向铜山转进。
  
      赶了大半天的路,所有人都有些乏了。
  
      杨守文见状,便命令大家休息,以躲过正午时的热浪。
  
      “涂山鹰。”
  
      “末将在。”
  
      “着你率一部人马,先行出发,打探铜山状况。”
  
      “喏!”
  
      涂山鹰领命而去,带着十几个青壮便离开了队伍。
  
      而杨守文则架鹰而行,在巡视过队伍后,才找到一个阴凉处坐下,而后取出水囊。
  
      此次追击,他只带了大玉。
  
      原因无他,有大玉在,他在天上便有了一双眼睛。
  
      最重要的是,飞乌蛮善于驯养鹰隼,他们的灰隼颇让人头疼,有大玉在,说不定可以戳瞎他们的眼睛,至少让那些灰隼,无法轻易发现他们的行踪,也算是一个帮手。
  
      口袋里,取出一条生牛肉,递给了大玉。
  
      杨守文靠在石头上,正想要闭目养神,却忽听得杨茉莉发出了一声惊呼。
  
      “你怎么在这里?”
  
      杨守文一怔,忙起身走了过去。
  
      就见在大金的旁边,站着一个身形娇小的人。
  
      杨茉莉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看着她,而周围的兵卒,却把她包围在中间,一个个流露警惕之色。
  
      “幼娘?”
  
      虽然那人带着头盔,遮住了脸,可杨守文还是一眼认出了她的身份。
  
      他跑上前,摆手示意兵卒退下,而后看着满头香汗,正摘下头盔,咧嘴冲他做鬼脸的幼娘。
  
      “臭茉莉,都说了不要你发声,你叫嚷个什么。”
  
      幼娘说完,扭头向杨守文看过来,笑靥如花,甚至带着些祈求之色道:“兕子哥哥,我是来帮你的。”
  
      “胡闹!”
  
      杨守文见状,也是有些发懵。
  
      他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幼娘会跟过来。
  
      怪不得凌晨出发时,幼娘房间里黑漆漆的,一点动静都没有。
  
      只怕在那个时候,她就已经跑去了校场。
  
      “你怎么会在这里?”
  
      “嘻嘻,兕子哥哥不是让陈敏找人吗?
  
      其中有个人,与老牛头认识,我便借了老牛头的名义把他打昏,然后便混了进来。“
  
      “你,你,你……”
  
      杨守文突然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指责幼娘。
  
      他指着幼娘,良久后无奈的一声苦笑:“你怎么这么大的胆子,我们这是行军打仗。”
  
      “怕什么,我又不是没杀过人。”
  
      幼娘说着,把背在身上的弓箭取出。
  
      杨守文顿时无语……是啊,要说起来,幼娘杀的人也不少,论手段怕比他还高明。
  
      可刺杀与战场搏杀,可是完全不同。
  
      一个高明的刺客,未必就是一位了不起的战士。
  
      杨守文很像立刻下令,让队伍调头返回射洪。可是……他嘴巴张了张,指点幼娘两下,最终还是发出一声长叹,“你跑出来,有没有和家里人说?“
  
      “若是说了,他们怎会同意我来?“
  
      “你可真的是……“
  
      杨守文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见他一脸的怒色,幼娘便跑上前,抱着他的胳膊,好像撒娇道:“我想为兕子哥哥分忧,我能上阵杀敌……兕子哥哥你别担心我,我能自己保护自己,你别让我回去。“
  
      说到这里,她撅起了小嘴。
  
      “我不想回去……你不在的话,那里根本没有我熟悉的人,也说不得话。
  
      跟着你,我不会成累赘的。再说了,兕子哥哥你也见过我的身手,我真的可以的。“
  
      幼娘苦苦哀求,也让杨守文最后无可奈何。
  
      “跟着我,不得自作主张,不得擅自行动,不得胡言乱语,不得离开我身旁半步。
  
      如果你敢乱来,我拼着取消这次行动,也要把你送回去。“
  
      “我知道,我知道,不乱说,不乱动,兕子哥哥,我会很乖。“
  
      唉,你要真是乖的话,便不会给我出这样的难题。
  
      杨守文很想臭骂幼娘一顿,可话到嘴边,却还是咽了回去,只伸手轻轻拍打她的脑袋。
  
      “茉莉,照顾好幼娘。“
  
      “嗯,茉莉知道了!“
  
      杨茉莉也很开心,可能是感觉有了伙伴。
  
      一直以来,杨茉莉在队伍中,没有什么朋友。他性子憨直,脑袋也不甚灵光,再加上笨嘴拙舌的,普通人不愿意和他说话。至于欺负他?倒是没人有这种胆子!一来杨茉莉甚得杨守文的喜爱,另一方面,杨茉莉的凶悍,也会让人望而却步,怎敢找他的麻烦?
  
      所以,杨茉莉其实很孤独。
  
      而今有了幼娘陪伴,他很开心。
  
      因为在他心里,幼娘始终都是那个在虎谷山下陪他玩耍的小姑娘,就如同他的姐姐。
  
      “小娘子,请你吃饼。”
  
      见杨守文离去,杨茉莉咧开嘴,从口袋里取出一块糯米饼,递给幼娘。
  
      幼娘当然不会嫌弃,接过来咬了一口,满脸幸福的笑容。
  
      她陪着杨茉莉说话聊天,可是一双眼睛,却跟在杨守文的身上,一刻不愿离开……
  
      正如杨守文猜测的那样,铜山变成了一座空城。
  
      涂山鹰在凌晨时分,和从青石岭走出来的杨守文汇合一处,汇报了他打探来的情报。
  
      “阿郎,铜山城内,已经没有叛军踪迹。
  
      我们在铜山城外抓到了几个散兵游勇,据说孟凯在伏击了李清所部之后,便立刻率部夺回铜山。留守铜山的官军,死的死,逃的逃,如今已不见了踪影。孟凯在夺回铜山的第二天傍晚,便率部开拔南下,据说是撤往飞乌县城……而今,铜山已是空城。“
  
      涂山鹰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亮,看着杨守文。
  
      复夺铜山,管他是否是空城,那都是大功一件。
  
      他看着杨守文,等待杨守文一声令下,他就会带着本部人马,第一个冲进铜山城。
  
      可是,杨守文却显得非常冷静,似乎对占领铜山兴趣不大。
  
      “阿郎,不若我们立刻攻占铜山?“
  
      涂山龙听到这个消息,也很高兴。
  
      毕竟,若能兵不刃血的夺回铜山,绝对是一桩功劳。
  
      不过,涂山虎却看出了杨守文的心思,忙伸手拉了涂山龙一下,轻声道:“阿郎,咱们下一步,该怎么做?“
  
      杨守文看了涂山虎一眼,却没有流露出任何情绪。
  
      涂家四兄弟中,涂山龙持重,涂山虎聪明,涂山豹勇猛,而涂山鹰则是野心勃勃。
  
      他沉吟片刻,轻声道:“此次行动,所为并非要夺回县城,而是为了拖住飞乌蛮。
  
      所以,铜山空虚与否,其实对我而言关系不大。
  
      我准备继续追击飞乌蛮,孟凯万余兵马撤退,速度绝不会很快。虽说他们比咱们多走了一个晚上,可是我觉得咱们追过去,到今晚时,应该可以追上飞乌蛮大军。”
  
      “只我们这些兵马?”
  
      涂山鹰闻听,顿时被惊吓住了,忍不住脱口而出道。
  
      杨守文看了他一眼,露出一丝浅笑。
  
      “怎么,怕了?”
  
      “阿郎哪里话,只是我们并不过六百,如何能抵挡得住飞乌蛮那么多兵马?”
  
      未等杨守文开口,涂山虎厉声喝道:“四郎,闭嘴。
  
      阿郎当面,哪里有你插嘴的地方……阿郎想必已有了打算,你我只管听命便是。“
  
      “可是……”
  
      涂山龙这时候也看得出,杨守文有点不高兴了。
  
      也难怪,换做是谁,被人这么反对,心里怕也不会痛快。
  
      杨守文深吸一口气,看了涂山鹰一眼,“若你害怕,便去占领铜山,我预计最迟明日傍晚,就会有援军抵达,到时候你夺取了铜山,自当是首功,却要先恭喜你了。”
  
      涂山鹰不是傻子,到这时候,那还能听不出来,杨守文话里有话。
  
      他扑通一声,便跪在了地上。
  
      “阿郎休怪,小人并非害怕,而是不太明白阿郎的心思。”
  
      他对杨守文到底是什么身份,到现在依旧不清楚。
  
      老牛头不愿意说,只说等将来到了洛阳时,他们自然会明白。越是如此,涂山鹰心里就越是有些嘀咕,所以便想着能尽快立功,以期为日后的前程,增添一个砝码。
  
      可如果他现在触怒了杨守文,便是有了功勋又能如何?
  
      杨守文那是来自神都的贵人,若没有了贵人扶持,哪怕有功劳,他也是无根浮萍。
  
      涂山鹰野心大,但同时也聪明。
  
      这年月,如果没有靠山的话,想要前程,绝对是一件难事。
  
      杨守文没有理他,而是目光扫过眼前四人身上,“我也不妨把话明说,此次飞乌蛮造反,牵扯不小。而今他们并非是要撤退,而是企图南下……若这支叛军逃离剑南道,什么功劳都没有用处。所以,我们必须拖住他们,将他们消灭在剑南道治下。
  
      我们追上去,也不是要和叛军正面交锋,而是想方设法,拖住他们的速度。
  
      我想,三天,只要我们可以拖住叛军三天,援军便会抵达,到时候可以将之一举消灭。
  
      那时候,功劳会远比占居一座空城大百倍,而你们日后的前程,就在此一搏!
  
      现在想退出了,我不阻拦……但尔等若想要仗三尺青锋博取功名,便随我继续追击。“(未完待续。)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