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七章 追击 五
    轰隆!
  
      沉雷炸响。
  
      银蛇在乌云中出没,电光忽闪忽灭。
  
      大帐外,传来了刁斗的声音,已是子时三刻。
  
      孟凯把身前酒桌推开,拎着一壶烧春酒,挥着手把大帐里的众将驱赶散去。
  
      他靠在床榻上,一阵醉意涌来。可不知为什么,却无法入眠,只好一口接着一口的吃酒。
  
      此次飞乌蛮南下,也是不得已的行为。
  
      没办法,官府对归化蛮人的盘剥越来越凶狠,飞乌蛮本来是可以自给自足,但盘剥的狠了,也有些难以为继。特别是这两年,官府对飞乌蛮驯养的灰隼产生了巨大的兴趣,每年都会要他们贡献出二十只以上的灰隼出来,令许多蛮人不堪重负。
  
      灰隼是私镕山常见的鹰隼,但数量并不是太多。
  
      且熬鹰的艰辛,外人根本无法体会出来。每年为了那些灰隼,飞乌蛮都会死伤百人。
  
      可是,官府又何曾在意?
  
      从去年开始,私镕山灰隼数量骤减。
  
      去年拼了命,也只交出了十二只灰隼,令得官府大为不满,更加重了他们的徭役。
  
      而今年……
  
      孟凯很清楚,那二十只灰隼是不可能交出的。
  
      便是飞乌蛮的部落里,也不过十几只灰隼而已,如何能够满足官府越来越大胃口?
  
      可如果今年交不出来的话,官府一定会对他们进行更为凶狠的打压。
  
      孟凯为此,已是焦头烂额。
  
      好在这时候,和蛮部来了一位名叫甘成的男子。
  
      据说这甘成在和蛮部的地位很高,和蛮部的豪酋对他更是言听计从。那甘成听说了飞乌蛮的情况后,便邀请飞乌蛮南迁。他对孟凯说,安南地广人稀,崇岭叠嶂,最适合他们生存。而且那里也没什么徭役,最重要的是,安南都护府对他们几乎是不管不问。生活在那里,就如同土皇帝一样逍遥快活,绝对不会有人逼迫他们。
  
      这也让孟凯,怦然心动。
  
      只是,南迁可不是一件小事。
  
      万余人南下,首先官府就不会赞成。
  
      于是甘成便对他说,官府压迫他们那么久,干脆干上一票,把剑南道搅乱,然后趁机南下。
  
      甘成说,他可以帮忙,和蛮部也会帮忙,包括蒙舍诏都会帮忙。
  
      “在唐狗眼中,你我皆是蛮夷。
  
      不管我们怎么表示忠心,他们都不可能真正将我们接纳。唐狗不是有一句话吗?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你与其留在这里受唐狗盘剥,倒不如放手一击,然后南下逍遥。
  
      到时候,会有很多人帮忙,你又何必害怕?“
  
      孟凯不是那种容易热血沸腾的人,而且他也早已经过了那种热血沸腾的年纪。
  
      但他必须承认,甘成的这番话,让他心动了……
  
      在经过反复考虑后,孟凯决定举族南迁。但是在南迁之前,他要和官府算一笔账,把这些年所受的压迫全都讨要回来。于是,也就有了飞乌蛮举旗造反,攻城掠地的行动。
  
      整体而言,这次行动效果不错。
  
      甘成就在他身边,为他出谋划策,一直到决议伏击李清之后,才动身返回和蛮。
  
      用甘成的话说,他要回去做准备。
  
      飞乌蛮南迁最大的困难,是如何通过泸州境内。
  
      和蛮部会出兵袭击泸州,牵制泸州兵马。到时候再与飞乌蛮联手夹击,在泸州洗掠一番后退至安南。
  
      对此,孟凯自无不可。
  
      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孟凯攻占了铜山,调出了李清,而后将之伏击。
  
      随后,孟凯便率部南下,先是和私镕山本部人马汇合,又集结了飞乌县城的兵马,算上老幼妇孺,足足有两万人,浩浩荡荡直奔婆娑山。只要翻越婆娑山,就是晋州。
  
      而孟凯对晋州非常了解,更有当地的蛮部私下里与他联络,到时候会里应外合。
  
      总之,这一次行动,大体上算是成功。
  
      估计这两日,和蛮部也会出兵泸州,相信也会非常顺利……
  
      按道理说,既然一切都很顺利,孟凯理应开心才是。但不知为何,他并未感觉到轻松,反而有一种莫名的悸动,不时在心中萦绕。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久久无法入睡。
  
      一壶酒,很快便吃得干净。
  
      孟凯困意涌来,便闭上眼,沉沉睡去。
  
      只是,他才进入梦乡,忽听得大帐外一阵喧哗声。
  
      从远处传来了喊杀声,似乎距离营地不远,令孟凯顿时清醒过来。
  
      他翻身下地,抬手便抄起一口大刀,赤足飞奔出大帐,厉声韩喝道:“什么情况?”
  
      此时,原本安静的营地,也乱成了一锅粥。
  
      飞乌蛮人在经过一整日跋涉后,已经是非常辛苦。许多人早就睡下,却被这喧哗惊醒。
  
      “大王,是敌袭!”
  
      敌袭?
  
      孟凯抹去脸上的雨水,激灵灵一个寒蝉,酒意顿消。
  
      “立刻准备迎战,准备迎战。”
  
      说着话,他翻身骑上一匹马,擎刀呼喝道:“大家休要慌乱,随我迎敌,迎敌!”
  
      那营地辕门外,蛮兵手持刀枪,警惕的眺望被雨幕笼罩的漆黑莽原。
  
      当孟凯率人冲出辕门后,却不见敌人踪迹。
  
      “敌人在何处?”
  
      “不知道!”
  
      “那刚才为何喊叫敌袭?”
  
      “回大王的话,方才确实听到了马蹄声,并有喊杀声从远处来……”
  
      “现在呢?”
  
      一群蛮兵相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无人开口。
  
      孟凯闻听,也有些懵了!
  
      “也就是说,你没有看到敌人?”
  
      “这个,好像是吧……”
  
      孟凯恨不得一刀把面前的蛮将砍死……你知不知道,老人家睡得轻,好不容易睡着了,却被你给喊醒了!
  
      他强压着怒火,回头厉声道:“立刻派人出去,三十里内仔细搜索,切不可放过敌人。”
  
      “是!”
  
      一队队斥候,冲入了黑漆莽原中。
  
      大约半个时辰后,他们便纷纷回来,向孟凯禀报。
  
      雷雨,已经变得小了。
  
      他们在周围没有发现任何敌人的踪迹,也让孟凯松了口气。
  
      “看仔细点,不要再有状况。”
  
      看着疲惫的蛮将,孟凯有心破口大骂,但最终还是忍住,叮嘱了两句,便返回营中。
  
      只是经过这么一闹,整个营地都乱成了一团麻。
  
      孟凯不得已,只好带着亲随在营地中巡视,并且安抚了一番之后,才算让大家平静下来。
  
      等他回到大帐的时候,已经过了寅时,将至卯时。
  
      孟凯这时候,是真的困了,于是把身上的甲胄脱下来,只穿着汗衫,倒头便睡……
  
      喧嚣的营地,也逐渐恢复了宁静。
  
      雨,停了!
  
      从原野中吹来的微风,带着几分凉爽,吹拂在身上,令人不由得昏昏欲睡,困意涌来……
  
      ++++++++++++++++++++++++++++++++
  
      一队兵马,出现在黑漆的莽原中。
  
      为首一人身穿黑衫,手持玄铁枪,肩膀上还立着一只神骏的海东青。
  
      杨守文抬起头看,看了看天色,轻轻呼出一口浊气。
  
      “大玉,给我盯着上面。”
  
      他拍了怕海东青的脑袋,只听大玉发出两声轻响,便展翅腾空而起。
  
      而杨守文,则继续盯着远处的飞乌蛮营地,许久后头也不回问道:“现在,什么时辰?“
  
      “阿郎,已过了寅时三刻。“
  
      杨守文听闻,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了一丝笑容。
  
      他轻声道:“看起来,这些蛮子折腾了一夜,应该已经累了,乏了,估计也没什么警惕。“
  
      “阿郎,便是如此,咱们怕也很难拦阻他们啊。“
  
      涂山龙低声道,眉宇间有一丝丝的紧张。
  
      而杨守文却笑道:“我合适说要拦阻他们?“
  
      “那……“
  
      “大猫现在,想必已经带人绕路过去,在婆娑山等咱们过去。
  
      而咱们的任务,不是要阻拦他们,而是要尽可能拖住他们,能拖一时,就算一时。“
  
      说到这里,他深吸一口气。
  
      “所以接下来,咱们的目的不是要杀多少人,而是要尽可能破坏。
  
      茉莉,准备好了吗?“
  
      “阿郎放心,茉莉已经吃饱了!”
  
      乍听之下,杨茉莉这回答是牛头不对马嘴,令涂山龙和涂山豹两兄弟感到莫名困惑。
  
      可是杨守文却知道,杨茉莉这回答的意思就是:准备好了!
  
      对杨茉莉而言,吃饱了就是准备好了。
  
      既然如此,杨守文一催胯下马,沉声道:“传我命令,徐徐前进,一切看我行动。”(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