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章 婆娑古道
    子时,将至。
  
      夜色越来越浓。
  
      原本高悬夜幕之上的一轮皎月,不知在什么时候,被乌云遮掩,使得婆娑山笼罩在黑暗中。
  
      从山里吹来的风,渐渐猛烈起来。
  
      枝丫摇曳,发出沙沙声响,偶尔传来几声夜莺啼叫,更增添了几分寂静之感。
  
      然而,婆娑古道上,却是灯火通明。
  
      古道两边,插着数不清的火把,一路延绵,把那幽深曲径照映清楚。山风吹来,火光摇曳,令古道忽明忽暗。远远看去,那不像是古道,更像是通往九幽的黄泉路。
  
      孟津带着两千飞乌蛮,疾驰而来。
  
      昨夜发生太多事情,以至于让他有些发懵。
  
      不过有一件事,却让他非常高兴,那就是孟河死了!
  
      孟津和孟河虽是兄弟,却矛盾重重。两人都是骁勇善战的猛将,可是孟河甚得孟凯所喜,而孟津却不得重视。再加上孟津的母亲是吐蕃人,在巴蜀之地毫无根基,也使得孟津在与孟河争宠上面,屡屡吃亏,甚至有一次,险些丢了性命,更让他对孟河怀恨在心。
  
      而今,孟河死了!
  
      不仅仅是孟河死了,连他那个兄长孟渊也死了,让孟津仿佛看到了希望。
  
      他主动请缨,率先锋军直扑婆娑古道。
  
      孟凯给他的命令是,务必在大军抵达之前通过婆娑古道,并且保证古道的通畅。
  
      这应该不难!
  
      所以孟河一路快马加鞭,就是想要早点通过古道。
  
      可是当他抵达婆娑山口的时候,却被眼前这一幕诡异的景象惊呆了,有些不知所措。
  
      哪儿来的的这些火把?
  
      他心里有些发毛!
  
      飞乌蛮崇敬鬼神,而吐蕃人尤甚之。
  
      孟津见此情况,不由得毛发森然,于是招手示意亲随过来,指着那婆娑古道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回禀小王,我不知道啊。”
  
      孟津吞了口唾沫,抬手就是一鞭子,“不知道,那就过去探路,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一鞭子下去,打得那亲随皮开肉绽。
  
      可是,他却不敢反抗,忙躬身答应,带着一队蛮兵,提心吊胆的走进了婆娑古道。
  
      古道上,寂静无声。
  
      两边火把忽明忽暗,令人更加恐惧。
  
      从山中吹来的风,恍若阴风拂面,再加上沙沙的声响不时传来,更让人心惊胆战。
  
      好端端的一条古道,怎么变成这模样?
  
      蛮兵亲随咽了口唾沫,颤声道:“大家都小心一点!”
  
      “知道了,知道了!”
  
      蛮兵们相互打气鼓劲,沿着古道行进。
  
      这条古道对他们而言其实并不陌生,可这个因为这样,今天这一路走过来,才会提心吊胆。
  
      转过弯,走了大约有两里路,并未遇到什么危险。
  
      亲随的胆子也渐渐打起来,一路弓着的腰也随之挺直,大笑道:“装神弄鬼,想必是那些唐狗做的好事……不过想这样就吓住我,却是痴心妄想。等我见了他们,定要……”
  
      “头领,别说了,别说了!”
  
      那亲嘴皮子正痛快着,忽听得身边的蛮兵,颤声劝阻。
  
      “怎么了?”
  
      “你往前面看!”
  
      那亲随顺着蛮兵手指的方向看去,就见火把延绵到古道中间时,有一大片漆黑……之后,又有火把向前延绵。而就在那一大片漆黑的路段上,似乎有一个巨人端坐。
  
      由于没有光线,也使得蛮兵们看不太清楚。
  
      但那巨人的轮廓却无比清晰,亲随顿时,脸色惨白,闭上了嘴巴。
  
      “呼,呼,呼!”
  
      那巨人喘息,犹若风箱拉动。
  
      “茉莉,醒醒!茉莉,醒醒!”
  
      那巨人,正是杨茉莉。
  
      不过这会儿他的打扮可不太一样,一身重甲,头戴牛角盔,脸上更涂抹着一层黑灰。
  
      杨守文让他在这里等候,许是等的久了,他竟然坐在古道上睡着了。
  
      他屁股下面是一块半米高的石头,使得他即便坐着,也显得体型巨大。而幼娘则藏身在他的身后,眼见蛮兵到来,杨茉莉却睡着了,顿时让幼娘心里非常生气。
  
      这可是兕子哥哥专门为她导演的大戏,杨茉莉居然敢睡着了?
  
      想到这里,幼娘取出一支梅花针,狠狠在杨茉莉的屁股上戳了一下。这丫头下手,绝对是狠到了极致。疼的杨茉莉蓦地抬起头,一双环眼圆睁,同时长身而起,发出一声雷鸣巨吼。
  
      “小娘子,你作甚?”
  
      “别睡了,敌人来了。”
  
      幼娘的声音在杨茉莉耳边响起,杨茉莉则环眼张开,手中大铁槌扬起,呼的便甩手掷出。
  
      只听哗楞锁链声响,锤头如同流星般飞出。
  
      路边的一块巨石,被铁槌砸中,轰得一声土石飞扬。
  
      杨茉莉一脸的怒气,大步流星从黑暗中冲出来,那巨大的体型,以及独特的造型,只吓得那些蛮兵顿时尖叫起来。与此同时,幼娘轻盈跃起,腾身便跳到了杨茉莉的肩膀上。
  
      手中蚕丝锁唰的飞出,正套在一个蛮兵头上。
  
      只听她发出一连串清脆的笑声,身形倏忽间便消失在杨茉莉的身后。而那个被套住的蛮兵,则被拖起来落在了杨茉莉的身前。杨茉莉甚至连看也不看,抬手就是一槌。
  
      鲜血崩现,蛮兵的脑袋被砸的好像一个破碎的西瓜。
  
      亲随和一干蛮兵见状,不由得齐声呼喊,扭头就跑……
  
      “牛魔王来了,牛魔王来了!”
  
      他们连滚带爬的向古道外跑去,杨茉莉还要追赶,却被幼娘伸手拦了下来。
  
      “茉莉,别追,咱们走!”
  
      说着话,她走到蛮兵的尸体前,从腰间取出一只铁爪,便插进了蛮兵的胸口……
  
      ++++++++++++++++++
  
      孟津正在古道外等待消息,忽然间就听到那古道上传来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
  
      亲随带着一群蛮兵连滚带爬的从古道跑出来,一边跑一边大声呼喊:“小王,里面有妖怪。”
  
      妖怪?
  
      孟津激灵灵一个寒蝉,也顾不得许多,拨马就走。
  
      他这一走,剩下的蛮兵顿时也慌了,齐声呐喊,跟着孟津往回跑,甚至不敢回头。
  
      一道银蛇从乌云中窜出,惨白的电光照亮了大地。
  
      孟津在马上偷偷扭头看去,就见那火电光芒中,婆娑古道更显幽森,犹如一条鬼道。
  
      那唐狗,竟有如此本领?
  
      他想起了两天来,那古怪的袭扰;想起了他那两个兄长,在营地中被离奇的杀害……
  
      孟津胆子很大,却不代表他有对抗鬼神的勇气。
  
      他一直跑出了七八里地,才算是稳住了心神,勒住战马。
  
      而身后,一帮子蛮兵气喘吁吁的追上来,往地上一坐,便大口的喘息。
  
      “你过来!”
  
      孟津唤来了亲随,颤声问道:“那古道里,到底是什么情况?”
  
      亲随这时候也冷静下来,手舞足蹈的比划着,向孟津说明。
  
      “小王,我们进了古道之后,没走多远,就看到古道中央有一个妖怪。
  
      他身高少说也有一丈,一双眼睛好像铜铃,头上还有一对犄角,有点像那《西游》里的牛魔王。
  
      他手里有一对槌,能发雷电,轰碎巨石。
  
      而且,他还能虚空抓人……我就看到他一抬手,一个兄弟便飞起来,落到他的手里,被他敲碎了脑袋,吸食脑浆。我担心小王你等不及会过来,于是带着大家跑出来通知。”
  
      听上去,似乎的确是一个妖怪!
  
      孟津忍不住咽了口唾沫,看着那亲随道:“你真的看清楚了?”
  
      “千真万确,我又怎敢欺瞒小王?”
  
      孟津真的是怕了!
  
      可是,他又觉得不太甘心。
  
      由于了许久,他突然招手示意一队蛮兵过来,“你,带着他们再进古道,查看情况。”
  
      “还要进去?”
  
      孟津眼睛一瞪,拔出宝剑。
  
      那亲随见状,忙连声答应,而后心不甘情不愿的带着人往回走。
  
      大约又过去了一刻钟的功夫,亲随面无人色的回来。
  
      孟津忙上前问道:“什么情况?”
  
      “小王,那古道真的不能再进去啊……我们刚才进去之后,发现了之前被杀的人。
  
      他,他,他……”
  
      “他怎地了?”
  
      “他的心脏,被人给吃了!”
  
      孟津闻听,不由得遍体生寒,站在原地半晌说不出话来。
  
      也就在这时候,轰隆隆,沉雷炸响,瓢泼大雨,倏忽而来……(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