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一章 夺城

      “下雨了!”
  
      杨守文仰着脸,看着漆黑夜空,发出了一声叹息。
  
      桓道臣在他身边,听得出他这叹息声中所隐藏的苦涩,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
  
      按照杨守文的计划,是准备在天亮之后,火烧婆娑古道。
  
      可没想到这一场大雨,把他的计划完全破坏
  
      “李君,那咱们还要不要坚守古道?”
  
      二十里婆娑古道,曲折蜿蜒。
  
      可是凭六百人想要挡住飞乌蛮,绝无可能。
  
      要知道,这六百兵卒不是安西陌刀军。无论从战斗力还是从意志而言,有天壤之别。
  
      六百人到现在还跟随杨守文,并且没有什么抱怨,已经是了不得的事情。
  
      自永徽以来,府兵日趋崩坏,训练废弛,军纪松散,人员不整。杨守文手中的五百府兵,是从剑州征调而来,相比较而言,其训练程度还算不错,军纪也相对严整。
  
      可是,也仅止如此!
  
      这也是武则天为什么要组建团结兵,并且让杨承烈接掌。
  
      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就是因为她看出府兵不堪大用,已经到了不得不做出改变的时候。
  
      杨守文心里很清楚,他手下这些兵马,打个埋伏,设个陷阱还行。
  
      可若让他们和十倍于己,并且急于南下的飞乌蛮正面硬扛结果绝对会很凄惨。
  
      二十里婆娑古道,并非决战之地!
  
      他们连续数日奔袭,人困马乏不说,兵械辎重也变得奇缺。
  
      必须要有所依持,才能够对飞乌蛮形成阻击!杨守文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沉吟片刻后道:“传我命令,所有人立刻随我撤离婆娑山,咱们必须在天亮前抵达普慈。”
  
      “普慈?”
  
      桓道臣一怔,但旋即便明白了杨守文的意图。
  
      “李君是想要,借普慈阻敌吗?”
  
      杨守文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看着桓道臣,露出赞赏之色。
  
      “这里没有外人,你也不用隐瞒我身份,不要再李君李君的称呼,我还是不习惯。
  
      叫我本名,或唤我表字吧。
  
      那普慈位于安居水之南,也是距离婆娑山最近的城池。
  
      孟凯这两日怕是不好过,所以他穿过婆娑山之后,一定会兵发普慈,以补充辎重
  
      普慈地势险要,且有安居水为屏障,也是咱们阻击孟凯的最佳选择。
  
      若不然等孟凯在普慈补充辎重完毕之后,一路南下,凭我手中兵马,怕难以阻挡。”
  
      说到这里,杨守文话锋却一转。
  
      “大猫,这次回洛阳后,来帮我吧。”
  
      “啊?”
  
      “你看,陛下当初命我出家三年,眼看这期限将至。
  
      可我这身边,却没有太多可用之人你与其回去游手好闲,倒不如过来帮我,如何?”
  
      杨守文没有说太清楚,但桓道臣却心中明了。
  
      此前,杨守文夺取武魁,本就步入仕途。
  
      可偏偏武则天命他出家三年,所以到现在,其实还是个白身。
  
      包括他那所谓的司直,都只是一个临时的职务。三年一过,杨守文定然会被大用。
  
      毕竟,他背靠东宫。
  
      所以他的未来,只怕是早已经安排妥当。
  
      一旦步入朝堂,定然是一帆风顺而桓道臣呢?他在家中并不受重视。这种情况下,倒不如跟随杨守文,说不定可以有一个更好的前程,而不需要父亲的安排。
  
      只是
  
      桓道臣心里还是有些犹豫,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杨守文见状,也不催促,只拍了怕他的肩膀,轻声道:“你不必急于答复,好好考虑一下。我的承诺,在三年期满之前都会有效。实在不行,你还可以请教令尊。
  
      好了,现在咱们立刻出发,赶赴普慈县城。”
  
      桓道臣松了口气,忙躬身领命而去。
  
      他真担心杨守文现在就让他表态,那他是真不知道该怎么选择。
  
      别看桓道臣表面上看似放荡不羁,游手好闲,而且与家人关系不甚密切。可不管怎么说,桓家都是江左望族好吧,曾经是江左望族。虽然现在已经没落,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要考虑的事情,要比普通人,比如吕程志考虑的更加复杂
  
      杨守文的确是一条大粗腿!
  
      他是弘农杨氏子弟,母亲又是荥阳郑家之女。
  
      他父亲深得圣人信任,并且手握兵权而杨守文,不但是名动两京的才子,同时也是太子的女婿。
  
      这一桩桩,一条条,听上去都很美好。
  
      可也正是这个原因,桓道臣才会有些犹豫。
  
      首先,杨守文驸马这个身份究竟会是怎生状况?有唐以来,驸马不得参政李裹儿如今出家,可谁一旦还俗,还是当朝的公主。毕竟,李裹儿已经放弃公主封号的事情,满朝文武知道的并不是很多。如果是这样,杨守文的前途未必光明。
  
      其次,武帝当朝。
  
      虽说圣人已经展现出还政的想法,但李唐宗室将来,又会是怎样的一种态度呢?
  
      杨承烈是武帝所信任的人,那么当太子当政后,会不会受到牵累?
  
      这些事情,桓道臣都必须要考虑清楚。
  
      但他也明白,他的时间不会太多。一旦三年期满,局势明朗,他再投靠杨守文,便失去了现在的意义。
  
      这,可真是一个令人揪心的选择!
  
      普慈,一座位于安居水南岸的小城。
  
      其面积不大,只有射洪县城的三分之二大人口约一万三千人。
  
      安居水自婆娑山中流淌而出,在普慈县城拐了个弯。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片丰沃河滩。
  
      由此向南一百二十里,便是普州州府所在安岳。
  
      黎明时,暴雨早已停息。
  
      守卫普慈城门的民壮,打开了城门,站在城门口,伸了一个懒腰。
  
      只是,未等他把这个懒腰伸展开来,忽听得一阵疾风暴雨般的马蹄声从远处传来。
  
      那蹄声如雷,由远而近。
  
      民壮忙抬头看去,就见从河对岸行来一队骑军,从安居水河面上的石桥飞速通过。
  
      “什么人?”
  
      那民壮心里一惊,忙大声喝问。
  
      只听得为首人高声喝道:“闪开,有紧急军情,快带我们去见县尊。”
  
      紧急军情?
  
      民壮这心里,不由得一咯噔,连忙把城门口的哨卡挪开。
  
      而这时候,那一队骑军也到了他身前。
  
      为首之人,是一个体态修长,相貌俊秀的青年。
  
      他一袭黑裳,胯下一匹神骏黑马,马脖子上却长着如同狮子鬃毛一般,金黄色的马鬃。头戴纶巾,跳下马约有六尺三寸身高,手持一杆大枪,肩膀上还立着一只神骏的海东青。
  
      “我乃司刑寺司直李易,从梓州来,有紧急军情禀报,速带我前去县衙。”
  
      青年的声音很柔和,却有一种令人无法抗拒的威严之气。
  
      那民壮闻听,连忙答应:“请老爷随我来。”
  
      “另外,传我命令,城门关闭。”
  
      “啊?”
  
      那民壮顿时呆愣住了要知道,这关闭城门,可不是他一个小小的班头能决定的事情。
  
      县城城门的开启和关闭,都是有非常严格的规定。
  
      若非特殊情况,皆不可违背。
  
      眼前这青年一来就要关闭城门,又是什么意思?民壮班头不清楚这司直是个什么职务,一时间也有些拿捏不定。
  
      他这一犹豫,却恼了骑军中的一名校尉。
  
      就见那校尉纵马而出,扬手一鞭子就抽在他身上。
  
      “老爷让你关闭城门,难道没有听清楚吗?
  
      飞乌蛮即将来袭,莫非你想要开城献降?再要啰嗦,休怪我手中刀剑不认人”
  
      “独孤铉,住手!”
  
      青年见状,立刻喝止了校尉。
  
      他对那民壮道:“听我命令,只管关门从现在开始,未有我命令,任何人不得开启。
  
      独孤铉,带着你人登城,接手防务。
  
      若有人胆敢阻拦,勿论官职,就地格杀除了事情,我自会一力承担。”
  
      独孤铉闻听,立刻躬身答应。
  
      他率领一校人马冲进城门后,沿着驰道直奔城楼而去。
  
      而那青年则看着民壮,沉声道:“现在,可否带我前去拜会县尊?”未完待续。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