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二章 兵临城下
    青年,正是杨守文。
  
      昨夜他从婆娑古道退出之后,便马不停蹄直奔普慈。
  
      按照他的推算,飞乌蛮的前锋军已经被吓走了,一时半会儿不会再走古道。他们要走古道,预计要等孟凯抵达,天亮后再通过古道,那样就能有充足的时间准备。
  
      当然了,想要借普慈阻敌,还需要有普慈县令的配合。
  
      “普慈县令名叫冯绍安,以恩荫入仕,在普慈已有六年。
  
      据说,冯绍安的父亲曾是鲜于燕的部曲,曾为邛崃守捉使。后来在一次与飞越蛮的冲突中被杀,留下冯绍安孤儿寡母。鲜于燕怜惜冯绍安可怜,常命人予以资助。
  
      后来,冯绍安长大,也是鲜于燕从中周旋,他才得以入仕。
  
      不过这个人的才干很一般,足足用了十年,才凭着资历坐上普慈县令。而在他就任六年中,也无甚建树……若非鲜于燕为他撑腰,说不定这家伙连县令都坐不稳。”
  
      桓道臣提及冯绍安时,言语中流露着不屑之气。
  
      看得出来,他的功课准备的非常完善,对普州的官吏,也都有非常详细的了解……
  
      所以,杨守文心里已经有了决断,该如何掌控普慈县城。
  
      +++++++++++++++++++++++++++++++
  
      清晨,太阳还没有升起,只在天边露出了鱼肚白的光亮。
  
      街道上没多少行人,很多人都还未起床,亦或者是还未走出家门。
  
      急促的马蹄声从街道上传来,令那些已经起床,正准备出门的人心中感到疑惑……
  
      普慈这个县城,一向和平,很少出现什么状况。
  
      那冯绍安虽然是个庸才,却运气好的很,在任六年,也没有遇到任何紧急事件发生。
  
      不过在如此风调雨顺的外部环境下,他也没有拿出什么很突出的政绩。
  
      县衙位于县城西北,地势较高,环境也很幽静。
  
      天才蒙蒙亮,一队铁骑风驰电掣般来到了县衙大门外。
  
      杨守文跳下马,抬头看了一眼那紧闭的县衙大门,示意涂山龙上去叫门。
  
      啪啪啪!
  
      门环拍击铁叶子,打碎了县衙的宁静。
  
      可是,县衙里却没有任何回应。
  
      杨守文眉头一蹙,沉声喝道:“茉莉,去把门砸开。”
  
      他可没有多少时间来磨叽!飞乌蛮即将抵达,他需要充足的时间,来进行准备。
  
      杨茉莉闻听立刻跳下马,拎槌迈步走到大门前。
  
      “涂老大,你让开。”
  
      他瓮声瓮气说道:“阿郎让我来砸门。”
  
      说话间,他抡起手中大槌,呼的一下子就砸向大门。
  
      涂山龙吓了一跳,忙闪身躲开。就在他侧身站定的刹那,杨茉莉的大槌已经落在那大门之上。只听蓬的一声巨响,那厚重的木门,被杨茉莉一槌砸的木屑飞溅,轰然倒塌。
  
      杨守文迈怀抱瓦面金锏,大步流星直奔县衙里走去。
  
      那领路的班头,则站在大门外目瞪口呆。
  
      这位也太狂暴了吧……一言不合就砸门,难道他不怕县尊老爷怪罪?
  
      可又一想,这位爷的来头怕是不小。别的不说,只看他那气势,就非同一般官吏。
  
      这种事,还是不要掺和为好!
  
      班头想到这里,便身子一缩,朝旁边退去。
  
      “二郎、四郎领二百人在外面值守,大郎带五十人随我进去。”
  
      伴随着杨守文的命令,涂山虎和涂山鹰各领一百人马,在县衙外守住。而杨守文则在涂山龙和杨茉莉的陪同下,领着五十名军卒闯入县衙。大门被砸毁,也惊动了里面值守的武侯。就在杨守文他们闯进县衙后,就见十几个武侯从两边冲出。
  
      “尔等何人,竟敢擅闯县衙,还砸毁大门……”
  
      为首的武侯,拔剑出鞘,厉声喝问。
  
      杨守文则看了他一眼,环视县衙前庭的环境之后,头也不回直奔后衙而去,对那武侯恍若未见。
  
      “站住!”
  
      “大郎,制服他们,莫伤性命。”
  
      “喏!”
  
      涂山龙二话不说,一挥手,五十名军卒便一拥而上。
  
      而杨守文则好像什么都没有看到似地,穿过了一道月亮门,便走进了县衙后宅。
  
      “尔等,何人?”
  
      后宅正堂外,站着一个身穿汗衫的中年人。
  
      看到杨守文闯进来,他一怔,忙厉声喝问。
  
      “冯县令在哪里?”
  
      中年人眸光一凝,脸色有点发白,道:“我便是冯绍安。”
  
      杨守文上下打量了一眼对方,见眼前中年人个头不算太高,但是却很壮实。虽然只穿着一件汗衫,赤膊光足,可是在举手投足间还是会流露出一种威严的气质。
  
      这种气质,俗称官气。
  
      久居上位者,会渐渐凝聚出这种气势。
  
      若是普通人在身前,不免就会心惊肉跳,感到紧张。
  
      可杨守文倒不觉得有什么压力,他见过的高官实在是太多了,又怎会在意一个小小县令?
  
      “我是司刑寺司直李易,奉旨前来公干。
  
      此前,梓州飞乌蛮造反,剑南道营田判官李清被杀。如今,孟凯率部众准备南迁,预计天黑之前,便会抵达普慈。我欲在普慈行阻击之事,还请冯县令予以协助。”
  
      说着话,杨守文取出一方小印,递给了冯绍安。
  
      冯绍安眉头微微一蹙,接过小印看了一眼,旋即便还给了杨守文。
  
      “李司直,这律法不合吧。”
  
      “什么意思?”
  
      “你不过是司刑寺的一个司直,哪怕是奉旨前来,也只有推按查案的权力,却不能插手地方事务……本县没有收到府尊的命令,更没有义务协助你阻击劳什子孟凯。
  
      再者说了,你一个区区司刑寺司直,有何权力要本县配合你?
  
      孟凯的事情,自有经略使处置,你最好不要插手过问,否则本县必要问你干涉地方之罪。”
  
      冯绍安言语中,丝毫没有合作的意思,反而透着一丝不屑。
  
      也难怪,论品级,杨守文的确是比他高。
  
      可两人并非一个系统,司刑寺更管不到冯绍安,除非冯绍安犯下大罪,由司刑寺查办。
  
      杨守文见状,不禁叹了口气。
  
      “冯县令,我这次来,不是要请求你,而是命令你。
  
      你若是配合本官,到时候本官自会向朝廷呈报你的功劳。可若是你不愿意配合,可休怪本官得罪了。”
  
      冯绍安闻听一怔,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你想要作甚?
  
      我告诉你,这里是普州,不是洛阳,由不得你为所欲为。”
  
      “茉莉,把他给我拿下。”
  
      杨守文懒得再和冯绍安废话,扭头对杨茉莉吩咐道。
  
      杨茉莉也不废话,大步流星便走上前。
  
      “你要干什么?
  
      李易,你这是要造反不成?”
  
      冯绍安见势不妙,扭头想要逃走,却被杨茉莉三步两步赶上,一把抓住他的领子,好像拎小鸡仔一样的把冯绍安拎起来,啪的就怼到了墙上。那冯绍安,险些被怼的背过气去。
  
      “你们是什么人,要干什么?”
  
      就在这时,从旁边房舍中,走出一个妇人,身边还带着两个女童。
  
      而从后宅的另一端,则跑过来十几个家仆,见到冯绍安的模样,为首之人厉声喊道:“赶快放了我家老爷,尔等休得猖狂。”
  
      说着话,其中一个健仆便要冲上前来。
  
      一直默默无声,跟在杨守文身后的幼娘,见状顿时不喜。
  
      她不等杨守文发话,便闪身而出,仓啷一声利剑出鞘,直奔那健仆刺去。
  
      那剑光犹如闪电,快的让健仆根本来不及闪躲,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叫……
  
      “幼娘,不得伤人。”
  
      杨守文厉声喝止了幼娘,就见剑光一闪,一缕黑发飘落地面,紧跟着幼娘到了那健仆身前,抬脚就把对方踹翻在地。
  
      “若再敢乱动,剑下无情。”
  
      与此同时,杨守文也取出了他离开洛阳时,太子李显给他的那枚定命宝。
  
      “夫人请不要慌张,我乃司刑寺司直李易。
  
      奉太子之命前来剑南道督办事务……临行之前,太子赐予本官一口瓦楞金锏,五品以下官员可先斩后奏,无需向地方呈报。这是太子予本官的定命宝,请冯县令和夫人查验。”
  
      说着话,杨守文走到了冯绍安身前,示意杨茉莉松手。
  
      那冯绍安站稳之后,一阵剧烈咳嗽。
  
      他接过了定命宝,查看了一番之后,又抬头看向杨守文。
  
      “臣,谨遵太子之命。”
  
      这枚定命宝,足以证明杨守文的身份。
  
      同时,他怀抱的那口瓦楞金锏,也让冯绍安感到心惊肉跳。
  
      五品以下官员,可以先斩后奏。那岂不就是说,在这普州治下,除了刺史张寻求之外,杨守文可以打杀任何人,包括他冯绍安?不管冯绍安心里再怎么不情愿,面对这种生死威胁,他也不得不低头。只是这心里面,却又有一些不太甘心……
  
      杨守文才不会理睬冯绍安是否甘心。
  
      他看了他一眼,沉声道:“冯县令,既然你已经明白了本官来历,就请你多多配合。
  
      请你立刻召集本县大小官吏,半个时辰后在县衙议事,商议军情。
  
      从现在开始,普慈县城一应事务将由本官接手,尔等只管尽心配合。
  
      冯县令,本官认得你,可太子钦赐金锏却不认得……若有人敢阳奉阴违,休怪本官心狠手辣。”
  
      一句话,令冯绍安心里的那点小算盘,便化作无有。
  
      而这时候,涂山龙也已经解决了前庭中的麻烦,带着一队军卒,来到了后宅……
  
      杨守文道:“请冯县令立刻更衣,随本官前去整顿军务。
  
      幼娘,你带二十人留守县衙,保护好夫人和两位小娘子……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进入后衙,违令者以叛逆罪论处,就地格杀。”
  
      “幼娘明白!”
  
      那妇人和两个女童,吓得面无人色。
  
      而后宅一干健仆,则被涂山龙尽数赶出后宅,只留下几个健妇,让她们照应女眷。
  
      冯绍安知道,他躲不过去了。
  
      不由得在心里叹息一声,忙回屋换上了官服,随杨守文一同来到了前庭。
  
      ++++++++++++++++++++++++++++++++++++
  
      咕隆隆!
  
      普慈县的街鼓响起,紧跟着长号声回荡县城上空。
  
      县城的百姓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但很快的,他们就明白,这是有战事将要到来的信号。
  
      “发生了什么事?”
  
      “不清楚啊……不过这个时候了,城门紧闭,而且城中还多了许多官军。”
  
      “我听说,好像是有叛军要打过来了。”
  
      “叛军?哪里的叛军?”
  
      “好像是私镕山的那些蛮子,我听守城的二狗子说,那些蛮子要南下,会路过咱们这里,打算洗掠县城。好像连圣人都被惊动了,派来了使者,专门督战。”
  
      “不是吧,连圣人都知道了?”
  
      “要不然的话,哪儿来的这许多官军?
  
      刚才我从城门那边过来,听说连县尊老爷都要听从差遣,不是天使,又是什么人?”
  
      “那该怎么办才好?要不咱们跑吧!”
  
      “跑去哪里?城门都关闭了……不过,也不用担心,听说朝廷的大军很快就会抵达。”
  
      “这样的话,倒是放心了!”
  
      普慈县城的百姓,在得知将有大战到来时,最初难免有些惶恐不安。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各种消息传入他们的耳中,那惶恐之情渐渐消失,更趋于平静。
  
      杨守文在冯绍安的陪同下,沿着县城的街道策马而行。
  
      他对桓道臣越发的钦佩,因为他知道,那些个乱七八糟的消息,就是桓道臣命人发布出去。
  
      “看起来,大家已经平静许多,这样很好。”
  
      杨守文看了冯绍安一眼,沉声道:“我出发的时候,汉州和龙州的援兵即将抵达射洪。
  
      而我又拖慢了飞乌蛮的行军速度,至少拖住了他们一天光景。
  
      按照现在的情况,孟凯大军很可能会在傍晚抵达。到时候咱们只要能撑过今晚,援军明天就可以抵达。那时候,我们内外夹击,飞乌蛮兵马虽众,但绝非我们对手。”
  
      “李君妙算,下官佩服。”
  
      冯绍安连忙称赞,表达了他对杨守文的敬佩之情。
  
      杨守文笑了笑,沉声道:“外面的蛮子,本官自会应对。
  
      冯县令从现在开始,务必要保证城中安全,绝不可有什么意外。今叛军将临,你我更需精诚合作,共抗外敌。待此战结束,我定会为县尊请功,相信朝廷必有封赏。”
  
      杨守文深知软硬兼施的道理。
  
      想要冯绍安为他尽心,除了要展现足够的强硬之外,更要给他好处,让他死心塌地。
  
      冯绍安连连道谢,表示一定尽心。
  
      杨守文正要勉力几句,忽闻提升自城门方向传来,一骑快马飞驰,眨眼间到了近前。
  
      “李君,斥候回报,飞乌蛮先锋军距离安居水还有三十里,预计一个时辰后,就会抵达安居水北岸。”(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