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三章 中计
飞乌蛮到了?
  
  杨守文顿时愣住了,一双剑眉紧蹙。
  
  这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了……按照杨守文的推算,飞乌蛮大军应该在傍晚抵达,可现在才刚过了正午。
  
  至少提前了两个时辰!
  
  想到这里,杨守文向冯绍安看去。
  
  “冯县令,县里的防御,可准备妥当?”
  
  “还未完成……此事太过突然,下官一点准备都没有,所有事务都是仓促进行。
  
  城外的百姓还有一部分没有撤离,而城中的器械,也需要进行修整。
  
  还有,战事一旦开启,所需民壮和乡勇,尚在集结之中……估计,要两个时辰后,才能完毕。”
  
  冯绍安声音不是很大,甚至还带着些许颤抖。
  
  看得出,他现在非常恐惧!
  
  也难怪他有如此表现。
  
  冯绍安的父亲虽然出身行伍,可他却不是行伍中人。从小到大,有鲜于燕的照拂,冯绍安也没怎么吃苦。长大以后,他更在鲜于燕的安排下步入仕途,一步步走到而今地位。
  
  他没有什么出众的才能,也没有什么远大的理想。
  
  冯绍安所求,就是这辈子平平安安。
  
  用他自己的话说,做官要无为而治,任其自然……并且,美其名曰,甚得黄老三昧。
  
  可现在,他却要面对千军万马的攻击。
  
  冯绍安这心里的惶恐不安可想而知,若非杨守文逼着他,说不定早就跑了!
  
  他说完后,偷偷看了杨守文一眼。
  
  见杨守文沉吟不语,于是大着胆子道:“李君,下官倒是有一个计策,不知当不当说。”
  
  “哦?”
  
  “今叛军来袭,气势汹汹。
  
  普慈并非坚城,恐怕难以坚守……若强行抵抗,一旦叛军破城,城中百姓必将生灵涂炭,有违天和。李君麾下有狼虎之士,但势单力薄,又如何抵挡叛军的攻击?
  
  依下官之见……”
  
  冯绍安颤声说道这里,又偷偷看了杨守文一眼。
  
  他发现,杨守文的脸色铁青,一只手已经握紧了那口瓦楞金锏。
  
  “依下官之见,可以从城中征召青壮,协同守城。”
  
  这家伙也算是有急智,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改了过来,旋即露出一副坚定之色。
  
  这官啊!
  
  杨守文有些厌恶眼前之人,但是在目前的情况下,他又需要冯绍安的协助。
  
  “如此,就烦劳冯县令多费心。”
  
  “那是应当,那是应当。”
  
  冯绍安好像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一副唯唯是诺的模样。
  
  杨守文不想再和他废话,便借口军情紧急,和冯绍安分道扬镳。
  
  在分开的时候,他把涂山虎叫过来,低声道:“二郎,给我盯紧了冯绍安,明白吗?”
  
  涂家四兄弟中,涂山虎不好言语,却是四兄弟中的智囊。
  
  他一直跟在杨守文的身旁,对冯绍安刚才的那些话,也听得一清二楚。听杨守文这么吩咐,涂山虎立刻明白过来。
  
  他轻声道:“阿郎放心,绝不会让他跑了!”
  
  这冯绍安根本不想阻击飞乌蛮,而是想要趁乱逃离。
  
  杨守文微微一笑,朝涂山虎点了点头,便跨上马,直奔城门而去。
  
  飞乌蛮的前锋军,的确是就要抵达普慈县城了。
  
  统帅前锋军的,仍旧是孟津。
  
  昨夜,他被杨守文装神弄鬼的吓住了,一直到后半夜,孟凯大军抵达才回过神来。
  
  按照孟凯的计划,孟津应该已经通过婆娑古道。
  
  这样一来,他可以夜宿婆娑山,待天亮之后,由孟津率部攻占普慈,而后进行补充。
  
  杨守文猜测的没错,孟凯确实是准备攻打普慈。
  
  不仅仅是因为粮草辎重确实有些短缺,更重要的是……被杨守文袭扰了两天之后,飞乌蛮上下士气低落,需要一些刺激。所以,孟凯已经决定,攻占普慈后,纵兵一日,然后继续南下。这也是蛮人最常用的一种手段,刺激军士,鼓舞士气,百试百灵。
  
  可没想到,孟津竟然在婆娑古道前驻足不前……
  
  孟凯听了孟津的叙述后,立刻派人冒雨进入婆娑古道,走了十里却不见一个人影。
  
  很明显,孟津这是被人唬了!
  
  这让孟凯如何能忍下这口气,气得他把孟津按在大帐前一顿皮鞭抽打,打得孟津遍体鳞伤。
  
  “明日若不能攻破普慈,你就给我提头来见。”
  
  原本,孟凯是想要孟津连夜通过古道。
  
  可谁料想那古道遭遇泥石流,有一段通道被堵住了。
  
  无奈之下,孟凯只好先命人连夜打通古道,然后命孟津率前锋军火速奔袭普慈县。
  
  孟津也是倒霉,被狠狠揍了一顿不说,天没亮就穿过古道,而后奔袭县城。
  
  这一路上,他快要被折腾死了。
  
  在马背上被颠的快散了架,浑身上下还疼的厉害。
  
  “该死的唐狗,若被我知道是谁在戏耍我,定要把你碎尸万段。”
  
  他在心底咒骂着那个折腾他的人,一边不停催促手下的蛮兵加快行进速度。孟津心里清楚,如果他这次再耽误了孟凯的计划,哪怕他是孟凯的儿子,孟凯也不会心慈手软。
  
  总有一天,要你这老狗好看!
  
  孟津心里充满了愤怒,有针对杨守文的,也有针对孟凯的。
  
  只是他手下的这些蛮兵,却有些吃不消了……天不亮就出发,这一路急行,也让他们感到万分疲惫。所以,当他们看到地平线尽头的城廓影子时,所有人都齐声欢呼。
  
  孟津,也从对孟凯和杨守文的仇恨中清醒过来。
  
  阳光下,普慈县城似乎近在咫尺!
  
  “孩儿们给我加把劲,大王有令,攻入普慈纵兵一日。
  
  早一刻占领县城,孩儿们就早一刻痛快……来来来,给我加快速度,攻占普慈县城,抢唐狗的粮食,抢唐狗的女人,抢唐狗的金银细软,早攻占普慈,就多一分收获。”
  
  那些蛮兵听了孟津的话,顿时好像打了鸡血一样,嗷嗷叫唤不停。
  
  “攻占普慈,强人抢钱抢粮食。”
  
  “杀,杀,杀!”
  
  孟津这时候,也忘记了身上的疼痛。
  
  他一心想要洗刷昨晚的耻辱,于是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
  
  两千蛮兵,好像一群黑色的蝗虫,朝着普慈县城蜂拥而来。他们冲过了河上的石桥,来到普慈县城外。
  
  孟津突然勒住了战马,“吁!”
  
  他高举大刀,示意蛮兵停止前进。
  
  因为,在他的面前,普慈县城却是城门大开。
  
  整座普慈县城寂静无声,城头上也是空空荡荡,不见守军的踪影。
  
  而在城门外,一个人横枪立马,挡在孟津身前。
  
  他一袭黑甲,头戴铁盔,脸上带着一副黑色面具,遮住了他半张脸。胯下一匹乌骓马,高八尺,身长丈二,神骏非常。通体乌黑,脖子上长着如同狮子一样金黄色的鬃毛,在阳光下,更显出几分高贵之气。
  
  那人横枪在身前,静静立在城门口。
  
  孟津身后两千蛮兵,看到这一幕,也都纷纷止步,一个个面面相觑,露出困惑表情。
  
  不知为什么,孟津心里一阵狂跳。
  
  他朝四周打量,却没有看到一个人影。
  
  这,也让他更加紧张……这普慈县在搞什么鬼,单人独骑想要阻挡我大军进城吗?
  
  不会!
  
  唐狗诡计多端,弄不好,可能会有埋伏。
  
  “小王,只有一个人,咱们冲进去?”
  
  “且慢,让我试探一下再说……这些唐狗最是奸诈,咱们要小心才是。”
  
  孟津说完,深吸一口气,催马上前。
  
  “我是飞乌蛮孟津,今率大军途经贵县,但是粮草匮乏,故而想要向贵县讨要个方便。”
  
  面具人的目光清冷,盯着孟津并不言语。
  
  由于隔着面具,孟津也看不清楚对方是什么表情,只是见他的嘴角微微翘起,透着一丝嘲讽。
  
  “你是何人?
  
  我大军到次,还不投降?”
  
  面具人依旧是一言不发,横枪在身前。
  
  越过面具人的肩膀,孟津可以清楚看到他背后的县城街道。
  
  那街道上空无一人,冷冷清清。
  
  阳光炽烈,可是孟津却生出了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这普慈县城就好像是一座死城……有问题,一定有问题!这个人拦在这里,定有阴谋。
  
  孟津越想,就越觉得有古怪。
  
  就在他想要试探对方的时候,那面具人突然开口道:“尔等蛮夷,冥顽不化。
  
  我乃弘农李易,早知尔等要来犯我城池,故而在城中设下了千军万马,尔等可敢进前?”
  
  他是在吓唬我?还是真有千军万马?
  
  孟津有些拿不准状况,所以看着面具人,不禁皱起了眉头。
  
  进,还是不进?
  
  他心里泛起了嘀咕。
  
  与此同时,身后的蛮兵却紧张了。
  
  有的人想要进,有的人觉得有埋伏,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两边争执不休,议论纷纷。两千人在那里议论,嗡嗡嗡,好像苍蝇一样,令孟津心烦意乱。
  
  虚张声势,还真以为我会上当不成?
  
  他深吸一口,在心里拿定了主意,纵马便准备冲过去。
  
  却在这时候,那面具人再次开口,声如沉雷道:“尔等既然已经到我城下,到底是进,还是不进?”
  
  他这一开口,孟津再次犹豫起来。
  
  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却见那面具人突然间举起手中大枪,而后在空中做了一个劈斩的动作。
  
  刹那间,县城里骤然响起了隆隆鼓声。
  
  紧跟着,城头上,城外的壕沟里,呼啦啦站出来无数的兵卒。
  
  他们手持弓箭,随着面具人大枪落下,立刻开弓放箭,刹那间普慈城头上箭矢如雨。
  
  与此同时,从普慈县城的一侧,传来急促马蹄声,更有滚滚烟尘,由远而近。
  
  “上当了!”
  
  孟津脸色大变,一边拨打雕翎,一边拨转马头。
  
  “上当了,唐狗有埋伏,快走!”(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