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四章 最长一夜 一
    兵败如山倒,大体上便是眼前的样子!
  
      其实,两千蛮兵真要是强攻普慈的话,胜负尚未可知。
  
      毕竟普慈的兵力不过六百,虽然杨守文抵达普慈后,征召了三百民壮,但却不堪一击。
  
      一座从未经过战争的县城民壮,你要他有多强的战斗力?
  
      所以,杨守文命普慈民壮守城上,能开弓放箭就好,不求他们能射中多少敌人,只求能够助长声势。
  
      而真正的弓手,其实是埋伏在壕沟里的三百府兵。
  
      与此同时,杨守文还命令杨茉莉率领二百府兵埋伏在城外树林中,随时准备出击。
  
      桓道臣则带着一百从射洪带来的民壮,骑着马,马尾巴上绑着树枝,在树林的另一头纵马狂奔,制造出千军万马正在赶来的假象……孟津也就是这样,上当了!
  
      +++++++++++++++++++++++++
  
      杨茉莉依旧是那一身重甲,头戴牛角盔,挥舞双槌便冲进了乱军之中。
  
      飞乌蛮的人个头大都比较矮小,也使得杨茉莉在人群中,更显壮硕,好像巨人一般。
  
      他双槌翻飞,不时会发出如同牛吼般的咆哮,所过之处,人仰马翻。
  
      而跟随在他身后的府兵,在涂山豹和涂山鹰两兄弟的带领下,更如同下山猛虎一般。
  
      飞乌蛮兵本就不知所措!
  
      马不停蹄的奔袭,好不容易到了普慈,已经是人困马乏。
  
      本来,如果刚才孟津二话不说的发起攻击,这些蛮兵还可能凭借一口气,发起冲锋。
  
      可是现在……
  
      杨守文单人独骑,挺枪冲进了战场。
  
      大金长嘶,在人群中横冲直撞。玄铁枪翻飞,化作一道道,一条条的枪影,无人能敌。
  
      “孟津,休走!”
  
      杨守文气沉丹田,高声喊喝。
  
      一口精纯的金蟾气在体内流转不惜,强大的精神异力,也随之将整个战场覆盖起来。
  
      孟津被吓破了胆子,正掉头逃窜。
  
      杨守文呼喊他的名字,更让他感到心惊肉跳。
  
      他这一跑,也使得整个蛮兵变成了一盘散沙。这些蛮兵打顺风仗的时候,一个个如狼似虎。可如果一旦失败,便晃晃如丧家之犬,相互推搡,相互踩踏,死伤无数。
  
      原本还算宽敞的石桥,变得拥堵不堪。
  
      蛮兵们哭喊着,叫骂着,一窝蜂的想要逃到对岸。只是这样一来,却把个石桥挤得是水泄不通,根本无法动弹。
  
      孟津到桥头时,桥上到处是人。
  
      他见状不妙,立刻拨马就走。
  
      只是没等他跑出去多远,就听得身后马蹄声响起,紧跟着传来杨守文的厉喝声:“孟津,哪里走?”
  
      孟津回头看去,就见杨守文从人群中杀出,正纵马飞奔而来。
  
      此时的杨守文,已是血染征衣。
  
      他一手金锏,一手玄铁枪,枪挑锏打,马前竟无一合之将。
  
      那张做工颇有些精美的面具,溅着鲜血,更显出可怖之色……孟津见状,心中突然生出一股怒气。
  
      老子已经如此狼狈,你还不肯放过我吗?
  
      他虽然胆小,可一身武艺却不俗。眼见杨守文离他越来越近,孟津突然拨转马头,厉声喝骂道:“唐狗,你找死。”
  
      说着话,他催马舞刀,便迎着杨守文冲过来。
  
      马蹄声急促,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杨守文的心,却在这一刻变得古井不波。大金似乎也感受到了杨守文的意志,在两人距离不过十米的刹那,突然间一个加速。
  
      杨守文单手擎枪背在身后,另一只手则高举金锏,呼的一下砸向孟津。
  
      孟津举刀相迎,铛,一声巨响。
  
      孟津就感到了一股无匹的巨力袭来,震得他耳鸣不止,两手发麻。
  
      二马错蹬刹那,杨守文手中的玄铁枪蓦地从肋下探出,正打在了孟津的身上,把孟津一下子便甩落马下。
  
      不等孟津起身,杨守文已经到了他跟前。
  
      蹄声踏踏,手中大枪便抵在了孟津的胸口。
  
      “孟津已降,尔等还不投降?”
  
      杨守文的声音,在战场上空回荡。
  
      原本还有人在勉力抵抗,可是听到他的声音之后,蛮兵彻底失去了斗志,四散奔逃而走。
  
      与此同时,有几个官军冲过来,上前就按住了孟津,把他绳捆索绑的便拖回县城。
  
      失去了主将的蛮兵,如同一盘散沙。
  
      在杨茉莉等人的追杀下亡命逃窜,不少人见桥上无法通过,干脆便跳进了河里,又淹死无数……
  
      战役,持续了大约一个时辰,终于平静下来。
  
      杨守文喝止了杨茉莉等人的追杀,同时命人打扫战场。
  
      经此一战,普慈县城原本低落的士气,一下子变得高涨起来。那些个在城头上观战的民壮,更是兴高采烈,纷纷从城头上下来,一边帮忙,一边迎接杨守文回城。
  
      “李君,此战胜的痛快。”
  
      桓道臣带着那一百个民壮也回到了战场上,他先是安排民壮去清理战场,自己则来到杨守文的面前,满面春风的恭贺道贺。
  
      而杨守文依旧带着面具,看不见他的表情。
  
      他轻声道:“昨日若非知道这孟津的性子,今日也不敢兵行险招,实在是一场运气。”
  
      “运气,也需要因人而定。
  
      有的人运气好,却因为无胆而错失良机。若非李君胆大心细,少不得又是一场苦战。”
  
      桓道臣言语中,流露出钦佩之意。
  
      不过杨守文却不觉得开心,而是在城门外,看着正在打扫的战场,心里在盘算着另一件事。
  
      “此战,将士们情况如何?”
  
      “死伤大约在六十人左右,其中还有十几人,是被自家流矢所伤。”
  
      流矢?
  
      杨守文立刻反应过来,桓道臣所说的流矢,很可能就是指城楼上那些民壮的箭矢。
  
      “不过李君无需担心,民壮此前是惶恐,故而不堪一战。
  
      而今,李君挟大胜之势,想必民壮们的胆气,也会足上几分。相信接下来,就算是孟凯大军抵达,士气可用,可堪一战。这对于目前的普慈县而言,绝对是一件好事。”
  
      杨守文看着桓道臣的目光,又多了几分欣赏。
  
      这家伙,真正说到了他的心坎上。说实话,他此前所担心的,也正是孟凯的大军……
  
      “传我命令,尽快打扫战场,然后关闭城门,准备作战。”
  
      “喏!”
  
      “城中防御,怕是要你多多费心。
  
      我估计接下来,不会再如此轻松……那孟凯,比之他那儿子,恐怕是会更难对付。”
  
      “李君放心,我会尽力安排妥当。”
  
      桓道臣这家伙确有几分本事,虽然不似自己和明秀那般契合,但是却有明秀无法比拟的优点。
  
      他的心思,比明秀细腻!
  
      可能是因为要离开中原的缘故,明秀在大多数时候,都会很无所谓,遇事也比较懒散。
  
      但是桓道臣……
  
      杨守文越发想要把桓道臣招拢过来,有他相助,倒是能省去很多琐碎麻烦……
  
      不过现在,杨守文决定要先回县衙。
  
      一来他要去看看幼娘,二来则是和冯绍安再谈一谈。
  
      冯绍安此前,似乎是很用心。可杨守文却感觉着,他有些敷衍,实际上没有尽力。
  
      现在,他击溃了孟津,想必可以让冯绍安多一些信心吧。
  
      但是,没等杨守文抵达县衙,就看到涂山虎带着十几个人,从县衙方向匆匆走来。
  
      “阿郎,卑下该死。”
  
      涂山虎一见杨守文,就跪地请罪。
  
      杨守文一怔,沉声道:“二郎起来吧,发生何事,如此慌乱?”
  
      “冯绍安,那冯县令,跑了!”
  
      “啊?”
  
      “刚才阿郎作战时,冯绍安说要回县衙,照看一下妻女。卑下也就没有多想,让他独自返回后衙。可是卑下左等不见他出来,右等不见他踪影,于是派人进去询问。
  
      小娘子说,她一直陪着冯县令的妻女,并未见到冯县令。”
  
      杨守文听闻之后,大吃一惊。
  
      他眉头紧蹙,看了涂山虎一眼,沉声问道:“那你可曾在别处寻找?”
  
      “整个县衙都翻过来遍了,都没有看到冯绍安的影子。
  
      小娘子还在后衙寻找,卑下带着人来找阿郎请罪,请阿郎责罚。”
  
      杨守文,面沉似水。
  
      他摘下脸上的面具,眸光闪烁。。
  
      “你立刻去通知桓道臣,让他协助搜查。
  
      同时,检查县城的城门,我不相信,那冯绍安能肋生双翅逃走?除非是……”
  
      杨守文想到这里,眸光一闪,突然间拨转马头,直奔城门而去。
  
      涂山虎愣了一下,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不过,出于本能,他还是带着人在杨守文身后狂奔。
  
      “大猫,立刻集合民壮,清点人数?”
  
      杨守文人还没到城门,就高声喊喝起来:“立刻集合普慈民壮,清点人数。”
  
      桓道臣此时正在城门口吩咐事情,听到杨守文的喊叫声,他先一怔,旋即大声道:“立刻集合普慈民壮,集合普慈民壮。”
  
      铛铛铛!
  
      铜锣敲响,那是普慈民壮集合的信号。
  
      冯绍安虽然不在,但是普慈县尉却在城楼上协助。
  
      与冯绍安的情况不一样,这位普慈县尉,是土生土长的普慈人。此人名叫苏老莱,已年过四旬,生的孔武有力,一派精干之色。他也听到了杨守文的喊叫声,忙不迭就招呼起来。
  
      “李君,发生了什么事情?”
  
      “先不要多问,清点了人数再说。”
  
      苏老莱闻听,也不敢怠慢,忙领着人把普慈的民壮集合起来,开始清点民壮人数。
  
      在此之前,普慈民壮共有三百二十四人登城参战。
  
      之后杨守文在城外大捷,又有一百零一个人协助出城打扫战场。
  
      也就是说,共有民壮四百二十五人。
  
      苏老莱反复查点,却发现烧了十个人……而其中一个,还是皂班武侯的班头。
  
      “那班头,和冯县令是什么关系?”
  
      苏老莱道:“皂班守护县衙,班头自然是冯县令亲自委任。
  
      那人也姓冯,据说是冯县令老家的亲戚。冯班头的身手不弱,寻常民壮,一个人能打五六个,而且对冯县令也非常忠心……李君,什么情况?难道说冯县令他……”
  
      这苏老莱别看是个大老粗,确是个粗中有细的人。
  
      他隐隐猜出了其中的玄机,于是走到杨守文的身边,压低声音询问,以免被他人听见。
  
      杨守文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不过,他的脸上却没有流露出任何表情,依旧是一副冷峻之色,沉声道:“苏老莱,现在的情况,你应该很清楚。飞乌蛮大军即将到来,我们接下来,必有一场苦战。
  
      本来,我希望冯县令能够协助我,可现在看来……”
  
      说到这里,杨守文嘴角一撇,露出一丝森然之色。
  
      他看着苏老莱道:“我只问你一件事,接下来,你可愿意助我一臂之力?
  
      冯绍安弃城而逃,我自当向朝廷奏报,绝不会轻饶此人。现在,我只能靠你帮衬。”(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