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五章 最长一夜 二
    苏老莱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便道:“李君只管放心,苏老莱生是普慈人,死是普慈鬼。普慈是养育老苏的地方,老苏虽然是个粗人,大道理不懂,却知道保护家园。”
  
      说完,他又露出了一丝赧然,嘴巴张了张,似乎有话要说。
  
      杨守文道:“老莱,有话就说,别吞吞吐吐。”
  
      “李君,老苏有个不情之请,不知李君能否答应?“
  
      “说来听听。“
  
      “老苏我这辈子,去的最远的地方,是泸州。
  
      这辈子,我想也就是留在普州,能够做好一个县尉,保一方的平安,老苏心满意足。
  
      只是我膝下有一儿,年方十七,名叫苏摩。
  
      这孩子随我,喜欢舞刀弄枪,本事比我强百倍。可他窝在这普州,怕是难有太大出息。所以我就想拜托李君,等这边事情结束,李君返回洛阳时,能否带他一起?“
  
      说到这里,苏老莱又连忙加了一句,“那孩子懂事的很,让他跟随李君,将来也能有个前程。”
  
      可怜天下父母心,大致就是这样吧!
  
      杨守文没有生气,反而饶有兴趣的看着苏老莱道:“老莱,你知道我谁吗?就敢把你儿子托付给我?万一我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你儿子跟我,可就要亏了呢。”
  
      苏老莱笑了。
  
      他伸出食指和中指,指着自己的眼睛道:“老苏这辈子除了会舞刀弄枪,最得意的便是这双招子。
  
      李君是谁?老莱不知道。
  
      可是老莱却知道,县尊是个何等样人。
  
      他在普慈多年,老莱更当了十年县尉……呵呵,从未见过县尊唯唯是诺的模样。县尊的靠山是谁,我心里清楚。就算是到了州府,县尊也未见得低头,偏偏在李君面前低头了。况且,李君举止气度,与我从前所见的推官不同,绝非是等闲人。”
  
      说到这里,他压低了声音。
  
      “李君并非蜀人,但却对那些蛮子如此上心。
  
      这说明,李君你要么是喜欢出风头,要么是有大背景。可不管是那种,都非我等可比。
  
      让苏摩儿跟随李君,老莱放心。”
  
      杨守文有些震惊,再次认真的打量了苏老莱几眼。
  
      自清醒以来,他遇到过各式各样的人。
  
      隐忍的管虎,狡诈而市侩的盖老军,一心向往武道的吉达,野心勃勃的薄露,世人皆醉我独醒的明秀……以及眼前的苏老莱。他们大都未曾名留青史,但却踏踏实实,用另外一种方式生活。比如眼前的苏老莱,一副五大三粗的模样,却有此心思?
  
      杨守文突然间笑了!
  
      直到这一刻,他才清清楚楚的感受到,自己生活的这个时代。
  
      武则天也好,狄仁杰也罢,包括李裹儿,李显……这些人都是活生生的人,有他们的盘算,有他们的心思,而不是史书之中,那聊聊数语,甚至几个字的呆板文字。
  
      在此之前,杨守文畏惧也好,谨慎也罢,都不再重要。
  
      最关键的是,他们都是人,活生生的人,而非妖魔鬼怪。既然是人,又有何畏惧?
  
      想到这里,杨守文大笑起来。
  
      他拍了拍苏老莱的肩膀,轻声道:“老莱,我应了你这请求。
  
      你家那苏摩儿只要有本事,跟着我,便不会让他受委屈。不过现在,咱们还是想拌饭应对即将到来的苦战。你继续征召青壮,集结民壮,城内事务便交由你安排。
  
      任何人胆敢违抗命令,就地格杀,无需通报。”
  
      苏老莱咧开大嘴,露出了一口黄牙。
  
      他拍着胸膛道:“李君放心吧,老莱在普慈活了四十多年,要说这威望,就算是那冯县令在,也休想与我相比。李君只管迎战就是,城中事情,就交给老莱一人。”
  
      说完,苏老莱大步流星便走了。
  
      远处那些集结的民壮似乎有些不满,可是在苏老莱过去后,一顿拳打脚踢,所有人便老老实实的干活去了。看那干活的速度,甚至比集结之前还要快,还要用心。
  
      这,才是真正的普慈地头蛇!
  
      ++++++++++++++++++++++++++++++++++++
  
      “这帮家伙是怎么了?一个个好像打了鸡血。”
  
      桓道臣风尘仆仆走上前来,疑惑的看着那些民壮,一脸懵逼的表情。
  
      “冯绍安,跑了!”
  
      “啊?”
  
      “刚才大战时,他在县衙里趁机甩开了涂山虎,混入皂班武侯之中。之后打扫战场,他跟着皂班武侯出城,趁乱跑了。”
  
      桓道臣倒吸一口凉气,“这该如何是好?他若不在,怕是城中百姓不会配合。”
  
      杨守文闻听,手指那帮子勤快的民壮道:“这样算是不配合吗?”
  
      “这个……”
  
      桓道臣一怔,目光随即落到了远处苏老莱的身上。
  
      他露出恍然之色,轻声道:“原来,李君找来了替代者……看这样子,他在普慈的影响力,怕是比那冯绍安还大。不过他之前不显山露水,怎地突然间如此热心?”
  
      杨守文轻声道:“可怜天下父母心。
  
      好了,咱们咱们到城头上查看……冯绍安走了也好,这厮若留下来,怕也是一个不安定的因素。现在他走了,正好可以让我全力迎敌。不过,你派人去通知幼娘,告诉她,保护好冯家妻女。那冯绍安跑了,但这罪不及妻女,莫要因此而株连。”
  
      “卑下,明白!”
  
      桓道臣心领神会,立刻答应。
  
      两人在上城楼的时候,就见到涂山虎赶过来。
  
      桓道臣便与他嘱咐了两句,涂山虎二话不说,扭头便返回县衙。
  
      杨守文没有再去理睬他们,而是一个人站在城头上,举目向远处眺望……此时,已快到酉时。
  
      不过,巴蜀之地的夜晚要来的更晚一些。
  
      杨守文估摸着,至少还有一个半时辰的光景,这天色才会昏沉……
  
      等着吧!
  
      看那孟凯接下来,会是什么反应。
  
      天色,渐晚。
  
      夕阳开始西坠,一抹残红,笼罩普慈。
  
      城外的安居水在斜阳的余晖中,泛着一片红色的鳞光。波光粼粼,更显几分凄然……
  
      时间,就这样一点点的过去。
  
      城中的防御,也在苏老莱的协助下,安排妥当。
  
      苏老莱倒是没有说大话,他在普慈的威望确实很高。此前,冯绍安召集普慈的商家,让他们协助时,商家一个个推三阻四。可是在苏老莱一句话后,整个普慈都好像被动员起来。杨守文站在城楼上,可以看到那条横街上,奔走的青壮不计其数。
  
      普慈人口一万多,苏老莱一句话,硬生生征召了近一千人。
  
      不过,杨守文并不打算让他们登城,而是要他们搬运辎重,做一些辅助的事情……
  
      一千人的确很多,却未曾经过训练。
  
      虽然飞乌蛮人是乌合之众,可杨守文却不认为,这些个从未上过战场的民壮,能够抵挡蛮兵。弄个不好,反而会适得其反,倒不如让他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给我继续加高!”
  
      苏老莱光着膀子,指挥人往城门下堆放沙袋。
  
      杨守文居高临下,轻轻点头。
  
      说实话,他并未想到会有如此的结果。
  
      冯绍安跑了,反倒让苏老莱有机会走到前台。
  
      而最让杨守文吃惊的,还是苏老莱居然精通器械维修,是一个出色的匠人。
  
      他们在普慈武库之中发现了几台破旧的抛石车。也许是因为年久失修,已经无法使用。可是苏老莱却硬生生把那些破旧的抛石机进行重组,组成了三台完好的抛石车。
  
      这年月,没有火炮!
  
      而这抛石车,堪称是大杀器。
  
      “我老汉儿早年间曾在军中效力,因为恶了上官,所以……
  
      他最喜欢鼓捣这些东西,家里的俸禄,有一大半被他拿来做这些事情。为此,阿娘和他说过许多次,可他就是不听,气得我阿娘最后回了老家,从此不再回来了。”
  
      一个站在杨守文身旁的少年,向杨守文解释道。
  
      这少年,就是苏老莱的儿子苏摩儿。
  
      他年方十七,却生得近六尺身高,细腰乍背,样貌俊朗。
  
      苏摩儿从小跟随苏老莱,舞枪弄棒,颇有武力。他好狩猎,经常一个人在群崇山峻岭中行走出没,练就了一双铁脚板,飞毛腿。一口五尺大刀,重十八斤,也是普慈县城里一干少年郎的首领。除此之外,他射术也很高明,更有一手驯鹰之术。
  
      “如此说来,如今你家中,只你父子相依为命?”
  
      苏摩儿的肤色呈现出一种小麦色,给人一种活力四射的感受。
  
      他笑起来,很阳光,一口雪白的牙齿,更容易令人对他心生好感……
  
      这家伙若是到了洛阳,说不得会是那帮子深闺怨妇所追逐的对象。在这一点上,杨守文深信不疑。
  
      苏摩儿道点点头,“阿娘在我十岁的时候就离开了家,老汉儿去了好几次,她都没有回来。其实,我也知道,阿娘想回来。只是……阿舅不肯!据说当初阿舅找老汉儿帮忙,老汉儿拒绝了,让阿舅很不高兴。后来老汉儿和阿娘吵架,阿舅……
  
      不过也还好,老汉儿败家的很,如果阿娘回来,天晓得要闹出什么事情来。”
  
      杨守文听罢,不禁哈哈大笑。
  
      他拍了拍苏摩儿的肩膀,“磨勒放心,你阿娘一定会回来。”
  
      此前,他只是打算应了苏老莱的请求,等事情结束之后,带上苏摩儿返回洛阳。
  
      可是现在,他却改变了主意。
  
      苏老莱有这等本事,留在普慈当县尉,实在是太可惜了。
  
      杨守文有很多想法,可是却苦于找不到合适的人才。这年月里,手艺人大都被世家门阀所垄断。特别是苏老莱这种懂得军械制造的手艺人,绝对是被争抢的热门。
  
      以前,杨守文缺乏根基。
  
      可现在,随着杨承烈回归弘农杨氏,也使得杨守文不再似从前那样,如无根浮萍。
  
      杨守文心里已经拿定了主意,等离开的时候,绑也要把苏老莱绑走。
  
      这种人,跟在他的身边才可以发挥出最大的能量。让他在这里抓贼维持治安,简直大材小用。
  
      杨守文的这番心思,苏摩儿并不知道。
  
      他好奇的打量四周,还时不时偷偷观察杨守文。
  
      苏老莱让他跟随杨守文,他没有意见。别的不说,之前杨守文在城门口耍的那一手空城计,就足以让苏摩儿心服口服。
  
      苏老莱说,杨守文来头很大,让他好好跟随。
  
      可苏摩儿却心中疑惑,眼前这个看上去比他大不得多少,还留着古怪发式的家伙,竟然如此厉害?
  
      就在苏摩儿胡思乱想之际,忽听得从天际传来一阵鹰唳声。
  
      苏摩儿忙抬头看去,就见从县城的北方,飞来十余只灰隼,正迅速向普慈靠近……
  
      苏摩儿心中一惊,忙定睛查看。
  
      片刻后,他大声喊道:“李君,是飞乌,飞乌蛮的飞乌!”
  
      此时天已昏暗,十几只飞乌在空中盘旋。
  
      安居水北岸,烟尘滚滚。
  
      杨守文忙走到城墙边,举目,眺望!(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