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九章 负荆请罪 下
“大兄,你回来了。”
  
  她看是杨守文,顿时欢笑着迎上前,一把就抱住了杨守文的胳膊,好像一只挂在杨守文身上的树熊。
  
  杨守文露出溺爱的笑容,轻轻揉了揉她的小脸。
  
  “怎么不去休息?”
  
  “你让我看守那贼县令的妻女,我哪敢休息啊。”
  
  “她们情况如何?”
  
  “都挺好的,很老实,晚饭时还叫我一起吃饭呢。”说到这里,幼娘轻声问道:“大兄,那贼县令找到了没有?”
  
  “跑了!”
  
  “啊,跑了?”
  
  幼娘先是露出吃惊的表情,旋即恨恨道:“那贼县令真不是东西,连妻女都不顾了。”
  
  “是啊,确实有些出人意料。”
  
  杨守文说着,便在门廊上坐下。
  
  “大兄,你吃过饭了吗?”
  
  “还没有。”
  
  “那我去厨上看看,若还有剩饭的话,给你取来。”
  
  “好。”
  
  杨守文坐下来,就不太想动了,于是靠着廊柱,微笑着答应一声,看着幼娘蹦蹦跳跳的走了。
  
  方才在城头上,他耗费了不少精力。
  
  以至于这会儿放松下来,不免感到有些眩晕,于是把金锏放在身旁,闭上了眼睛。
  
  过了一会儿,幼娘取来饭菜,却看到杨守文已经睡着。
  
  她也没有去打搅杨守文,把饭菜放在旁边,自己则坐在杨守文的身旁,看着杨守文,脸上的笑意渐渐隐去,眼中却流露出了一丝丝的哀怨。
  
  “兕子哥哥,你有了裹儿姐姐,还会要幼娘吗?”
  
  她喃喃自语,眼圈一下子红了。
  
  很多事情,她不是不清楚,却不能表露出来,于是只好隐藏在心里。
  
  和杨守文久别重逢后,她的确是很开心。
  
  可是很快的,她就意识到,如今的杨守文,已不再是当年那个只属于她一人的‘兕子哥哥’。
  
  但是,她又能怎样?
  
  整整三年,她失去了和杨守文相处的最佳时间。
  
  她不知道杨守文心里是怎么想,可一想到将来杨守文要和裹儿成亲,她就不太开心。
  
  幼娘觉得很委屈,却没有人可以倾诉。
  
  而今,她看着杨守文熟睡的模样,脑海中却浮现出了当初在虎谷山时的点点滴滴。
  
  她把头放在了杨守文腿上,躺在门廊上,身体蜷成了一团,也慢慢闭上了眼睛……
  
  =
  
  杨守文梦到了虎谷山!
  
  好奇怪,他居然又梦到了虎谷山下的那个小村庄。
  
  他梦到了他和幼娘漫山遍野的疯跑,梦到了那个梳着小辫子,跟在他身后,拉着他的手,呼喊着‘大兄’的幼娘。那种感觉,非常美好,令他感到无比的沉醉。
  
  “青之,青之醒来!”
  
  忽然间,他被人唤醒。
  
  杨守文睁开眼,感觉腿有些发麻。
  
  他低头看去,却看到幼娘蜷在他身边,正发出均匀的鼾声。
  
  门廊下,桓道臣站立着,见杨守文醒来,他连忙张口想要说话,却被杨守文抬手阻止。
  
  小心翼翼把幼娘的头抬起来,而后抽出腿,又把她抱在怀里。
  
  幼娘睡得很沉,居然没有醒来。
  
  那嘴边还流着一丝晶莹的水线,让杨守文忍不住笑了……幼娘,和梦里的幼娘,好像没有改变。
  
  他把幼娘抱进了屋中,放在榻上。
  
  而后给她盖好毯子,这才轻手轻脚的走出房间,把房门合上。
  
  “磨勒。”
  
  “在。”
  
  “带着人,守在后宅,看好贼县令……不对,是冯县令的妻女,切不可以有失。”
  
  “喏!”
  
  苏摩儿领命而去,杨守文这才把目光转移到桓道臣身上。
  
  他轻轻揉着腿,又看了看天色。
  
  天,已经蒙蒙亮,显然已到了卯初。
  
  “这一睡竟睡得许久……怎么样,外面飞乌蛮有没有动静?“
  
  桓道臣道:“正是没有动静,所以我才觉得有些古怪,所以前来告之,请你定夺。”
  
  “怎么古怪?”
  
  杨守文弯腰拿起金锏,在准备离开时,看到旁边食盘里的糯米饼子,于是拿了几个在手里,而后随手递给了桓道臣一个。
  
  这是幼娘给他拿来的,怎地也不能辜负了幼娘的美意。
  
  桓道臣也不客气,接过来狠狠咬了一口。
  
  “我有点担心,孟凯可能想到了我昨晚想到的办法。”
  
  “嗯?”
  
  “按道理说,飞乌蛮灭火后,应该会有所行动才是。他们要么撤离,要么继续攻打,可是我却发现,他们一整晚没有动作。我觉得这里面有鬼,孟凯会不会如我昨日所言,放弃了族中老弱妇孺,而后带着青壮偷偷离开,东进偷袭安居县城呢?”
  
  杨守文闻听,脚下不由得一顿。
  
  他猛然转身,看了桓道臣一眼之后,脚下骤然加快。
  
  他一边走,一边三两口把那糯米饼子吃完,嘴里含糊着道:“你怎么不早点提醒我?
  
  走,咱们立刻登城!”
  
  两人跑出县衙,翻身上马,直奔城门而去。
  
  清晨时分,整个县城都显得很安静。在街道两边,除了巡逻的民壮武侯之外,还不时可以看到一些民壮靠在坊墙上打盹。很显然,这一个晚上,普慈县城都未安歇。
  
  杨守文和桓道臣来到城门下,甩镫下马。
  
  苏老莱忙迎上来,道:“李君为何不再休息一下?对面的蛮兵,没有什么动作。”
  
  “咱们登城再说。”
  
  杨守文顾不得和苏老莱解释,快步跑上了城头。
  
  涂山鹰在城楼上值守,见到杨守文后,忙上前行礼。
  
  “情况如何?”
  
  “一切正常,没有什么动静。”
  
  杨守文听闻,也不禁感到了奇怪。
  
  好吧,就算孟凯想要撤离,也该埋锅造饭才是。可站在城楼上向安居水对岸眺望,却看不到一缕炊烟。整个飞乌蛮大营,都显得非常安静,安静的,令人心悸……
  
  “李君,快看,好像有人过来。”
  
  就在这时,苏老莱突然叫喊起来,手指普慈石桥。
  
  杨守文忙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朦朦晨光中,就见两人两骑自飞乌蛮大营而来。
  
  他们骑在马上,却光着膀子。
  
  两人的身上都背着好像荆条似地东西,缓缓行来,在城下停住。
  
  杨守文伸手,制止苏老莱射箭,而后看着那两个人。就见两人从马上下来,而后取出绳索自缚妥当后,屈膝跪在城下。
  
  为首之人朗声道:“罪民孟浣,携弟孟涪前来向朝廷请罪。
  
  我飞乌蛮举族,被孟凯蒙骗,以至于行大逆不道之事……然孟凯弃族人而去,孟浣实不忍族人再受涂炭,故而特来请降。便是千刀万剐亦无怨言,只请饶过我万余族人性命。”(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