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四章 优雅的巫女 上
一轮皎月当空,普WWW..lā
  
  那路上,仿佛蒙上了一层白霜,看上去极美。
  
  从塔子山里吹来凉爽的风,令人心旷神怡。山上树叶沙沙摇曳,山下涪水潺潺流淌。
  
  这是一个风轻云淡,怡人的夜晚。
  
  孟凯骑在马上,眼皮子一个劲的打架,一股困意涌来。
  
  也难怪,孟凯年纪已经不小了!
  
  ~~这一路折腾下来,莫说是孟凯这种上了年纪的人,就算是年轻小伙子,也支撑不住。
  
  能坚持到现在,对孟凯而言已是殊为不易。
  
  如果不是有一口气吊着,说不定孟凯都已经放弃了。
  
  他很清楚自己所做的那些事情,不管哪一件拎出来,都是抄家灭族,千刀万剐的下场……
  
  所以,他必须撑下去。
  
  只有离开剑南道,抵达安南,他才算是真正的平安。
  
  原本,孟凯想的很清楚,趁着李清被杀,彻底人心浮荡,而鲜于燕又被悉勃野人缠住,一时间难以脱身的机会,举族迁移。可谁想到,才一动身,就被官军拖住……
  
  “父亲,父亲?”
  
  就在孟凯半梦半醒,在马上打盹的时候,耳边响起了呼喊声。
  
  他忙睁开眼,振奋了一下精神。
  
  “信隼已经回来了。”
  
  “是吗,可以异常?”
  
  “看信隼的反应,没有什么问题,可以放心通过。”
  
  信隼,是飞乌蛮对那些灰隼的爱称。
  
  在飞乌蛮的眼中,灰隼不仅仅可以用来搏斗,还能追踪,侦察,甚至比斥候还放心。
  
  孟凯长出了一口气,精神也随之振作起来。
  
  “十五,立刻传令,加速通过。”
  
  孟凯其实并不是那种很谨慎的人,可这一路上吃亏多了,也使得他有些疑神疑鬼。
  
  他倒不是怀疑孟沅,放出信隼,只是出于本能。
  
  现在,孟沅已经过去了,信隼也没有发现什么敌情,也就是说前方道路畅通。
  
  倒霉了这一路,终于可以松口气了!只要通过这条小径,再走十里就是龙台镇。
  
  孟凯有些迫不及待了!
  
  此时此刻,他非常渴望一口热乎乎的饭菜,以及一张软乎乎的床榻。
  
  甚至,他的脑海中,已经浮现出了占领龙台镇之后的场景……
  
  “快点,大家快点!”
  
  他在催马提速,并且不停催促手下兵马加速。
  
  “只要到了龙台镇,咱们就可以好好休息,然后南下昌元,从此便可以天高任鸟飞。”
  
  孟凯那包含激励的话语,在小径上空回荡。
  
  只是,不等他说完,忽听得一声巨响。
  
  就见一溜焰火冲天而起,在半空中炸开,化作美丽的焰火,把夜空顿时照亮起来。
  
  没等孟凯反应过来,前方轰隆隆一连串的巨响声响起。
  
  他手搭凉棚向前方观瞧,就见从山坡上轰隆隆滚下了无数巨石。那巨石带着巨大的冲击力,很快便冲到了小径上。走在小径上的飞乌蛮青壮,猝不及防之下,连人带马被撞飞出了小径,而后顺着陡峭山崖落入滔滔涪水……那惨叫声,在空中回荡。
  
  小径上,顿时乱作了一团。
  
  许多巨石落入了涪水,同样也有很多巨石砸在了小径上,瞬间就把小径堵死。
  
  许多来不及躲闪的飞乌蛮人,当场就被巨石砸死,亦或者压死。惨叫声,伴随着一声声战马的长嘶,此起彼伏。飞乌蛮人懵了!他们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遭遇伏击。
  
  不是说,那些唐人不敢过来吗?
  
  “敌袭,是敌袭!”
  
  一个青年,大声呼喊。
  
  “全都稳住,不要慌张。”
  
  可是,未等他说完,从山坡上飞来一片火雨。
  
  一蓬火箭呼啸着射来,那青年刹那间被射成了刺猬一样,连人带马倒在了血泊之中。
  
  “小十五!”
  
  孟凯不禁悲呼一声,纵马冲了过去。
  
  可就在这时,一员蛮将跑过来,大声道:“大王,路被堵死了,咱们该怎么办?”
  
  孟凯强作镇静,拔刀指向山坡。
  
  “大家别慌,唐狗人数不多。
  
  一定是龙台镇的守军,不过两三百人……给我冲,冲上去,杀光了唐狗,才能有一条生路。”
  
  “杀!”
  
  飞乌蛮人齐声呐喊。
  
  十几名蛮将更跳下马,一手持刀,一手执盾,向着山坡冲锋。
  
  孟凯的眼睛都红了……他心里乱成了一团麻,但却清楚的知道,想要杀出去,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冲上山坡,杀死伏兵。当然,他也可以后退。可是退入七宝岭之后又该如何是好?孟凯相信,那安居县和崇龛县一定会封锁山口,把他们困死在山中。
  
  相比之下,似乎只有杀出去最为可靠……
  
  +++++++++++++++++++++++++++++++++++++
  
  苏摩儿的身体,在轻轻颤抖。
  
  他经历过普慈之战,按道理说,不应该紧张才是。可事实上,他依旧是非常紧张,甚至有点恐惧。
  
  普慈之战,苏摩儿也参加了!
  
  可那时候,隔着一道城墙,又有杨守文等人主持战局,再加上背靠着生他养他的普慈县城,他并未感到恐惧。可现在,二百里追击,前面是敌人,身后却无援军。
  
  而父亲苏老莱远在县城,更不可能给他任何帮助。
  
  更何况,这次他面对敌人的距离,要近很多……
  
  “磨勒,该下令了!”
  
  一个悦耳的声音响起,很是轻柔。
  
  苏摩儿扭头,就看到幼娘站在他身旁,双手持剑。
  
  不知为何,心神骤然平静下来……他仓啷拔出佩刀,厉声喝道:“点燃滚木,准备!”
  
  从普慈追击过来的八百勇士,是在正午时分到达。
  
  事实上,他们比飞乌蛮提前了小半天的时间……虽然也很辛苦,却得到了休息。同时,在天黑之前,他们也都做好了准备,从塔子山上砍了很多大树,并做成了简单的滚木。
  
  木头上,刷了火油。
  
  兵士们用火把将滚木点燃,顿时在半山腰处,形成了一道火墙。
  
  “放!”
  
  伴随着苏摩儿一声令下,士兵们用撬棒,撬动了滚木,轰隆隆顺着山坡便冲了下去。
  
  那些飞乌蛮的士兵才爬到了一半,眼见燃烧的滚木冲过来,顿时吓得连忙闪躲。本来,他们的冲锋就没有任何章法,而今被这一轮滚木冲击,随即变得越发混乱。
  
  “弓箭手,放箭!”
  
  两百名精于射箭的士兵上前一步,点燃火箭,射向山坡上那些毫无章法的飞乌蛮士兵。双方的距离很近,几乎不需要去瞄准,火箭呼啸着飞来,顿时有几十名士兵被火箭射中,从山坡上滚了下去。
  
  苏摩儿这时候,已彻底冷静下来。
  
  他摆手示意手下民壮继续点燃滚木,而后手中大刀虚空劈斩。
  
  “放!”
  
  又一轮滚木冲下了山坡,山坡上的飞乌蛮士兵,躲过了第一轮滚木,却被第二轮滚木击中,惨叫着滚了下去。
  
  “三军儿郎,随我冲锋!”
  
  远处,传来了杨守文的呼喊声。
  
  此时,山坡上,小径中,已经变成了火海。
  
  苏摩儿就看到杨守文率先冲下山坡,而在他的身后,还跟随着一个如同鬼神般的巨汉。
  
  与此同时,涂家四兄弟也纷纷发起了冲锋。
  
  苏摩儿就犹豫了一下,却不想幼娘从他身边掠过。
  
  “杨娘子,小心。”
  
  他忙大喊一声,便紧跟着冲向小径。
  
  而在他们的身后,八百民壮如同八百头下山猛虎,挥舞兵器,紧随其后……
  
  小径里,已经乱成一团。
  
  飞乌蛮士兵彻底崩溃了。
  
  本就人困马乏,而且在三天里,接连两场战斗。
  
  虽然在安居县城的那场战斗算不上激烈,可是给飞乌蛮士兵带来的打击,犹甚于之前的普慈之战。怀抱着攻破安居县城的想法,不顾鞍马劳顿,星夜来到了安居,却被迎头痛击……损失了百余名士兵事小,可是给飞乌蛮士兵的士气,却带来巨大影响。
  
  数千飞乌蛮士兵,士气已经跌落到了极点。
  
  如果不是孟凯用龙台镇,用南下安南钓着他们,说不定在七宝岭的时候,就会哗变。
  
  可现在……
  
  飞乌蛮的士兵就觉得,孟凯是一个骗子。(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