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七章 求救 上
    可现在……
  
      飞乌蛮的士兵就觉得,孟凯是一个骗子。
  
      除了此前在铜山大胜唐军之外,这一路南下,简直就是噩梦。
  
      所以,当杨守文下令冲锋的时候,就好像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飞乌蛮士兵,崩溃了!
  
      “打回去,顶住!”
  
      孟凯在小径中大声呼喊,却没有人在听从他的命令。
  
      一个娇小的身影,在战场上腾挪闪躲,好像灵猫般灵动。
  
      她双手持剑,两口短剑好像有了生命一样,所过之处,只杀的飞乌蛮士兵血流成河。
  
      火光中,那娇美的容颜带着一抹笑意,就好像巫女的笑容。
  
      当孟凯看到她的时候,她也看到了孟凯。
  
      孟凯清楚的感觉到,那少女的眼睛闪亮,而后猫腰便向他扑过来。
  
      “拦住她!”
  
      孟凯感受到了危险,那种感觉,就好像被猛兽盯上的猎物,令他顿时毛发森然。
  
      十几个亲随二话不说,持刀就冲了过去。
  
      但是那少女却丝毫不显慌乱,反而看上去兴奋不已,脚下踏踩着极为诡异的步点,就好像行走于棋盘之上。那些亲随,如同棋盘上的棋子,完全被她操控起来。
  
      就见她在人群中优雅的掠动,一双短剑扬起,划出一道道,一条条,一溜溜的剑光。剑光所过,鲜血飞溅。飞乌蛮士兵虽然竭力想要拦阻她,却无人是她一合之敌。
  
      “杨娘子,小心。”
  
      苏摩儿是第一次见到幼娘杀人。
  
      他见过杨茉莉凶残如鬼神一般的杀人方式,也见过战场上,士兵们悍不畏死的搏杀手段。可是,幼娘的杀人,却给人一种美感,如同在舞蹈一般,令人沉醉其中……
  
      就在这时,他看到一个蛮将从幼娘身后偷偷靠近,而幼娘却好像毫无觉察。
  
      苏摩儿顿时大急,顾不得身边的敌人,大喊着便冲过去,想要为幼娘解围。可谁料想,他救人心切,却忘了身旁还有对手。那蛮兵一刀砍在苏摩儿的腿上,疼得他大叫一声,便倒在了地上。那蛮兵见状,狞笑着举刀上前,朝着他恶狠狠劈来。
  
      幼娘虽身陷重围,却眼观六路。
  
      身后的蛮将靠近过来,她当然发现了。
  
      在那蛮将贴上来的一刹那,幼娘突然旋身,手中的短剑唰的脱手飞出,整中那蛮将额头。她起身,正准备追杀孟凯……虽然不知道那就是孟凯,可幼娘却感觉得出来,那是个大人物。
  
      可这时候,苏摩儿的惨叫声传来。
  
      幼娘回身看去,蛾眉浅蹙,犹豫了一下之后,旋即回身飞奔而来。
  
      苏摩儿已经闭上了眼睛,心道:这下完了!
  
      可耳边却传来了一声惨叫,几点温热的液体落在他的脸上……他睁开眼,却见那蛮兵的胸口,正插着一口短剑,直挺挺向地上倒去。苏摩儿忙回头看,就见幼娘两手在身后一抹,手中再次出现了两口短剑。
  
      “磨勒,照顾好你自己,别给我添乱。”
  
      说完,她回身再次冲进了战场。
  
      苏摩儿的脸,顿时通红,心中更有一种莫名的羞愧之意。
  
      他忍着痛,挣扎着站起来,顺手从地上抄起一杆长枪。感觉身后有人靠近,他头也不回,旋身一枪刺出。
  
      “磨勒,是我!”
  
      一只铁槌,铛的崩开了长枪。
  
      铁槌上传来的巨力,让苏摩儿险些拿不住长枪。
  
      那声音很熟悉,那铁槌也很眼熟……苏摩儿定睛看去,一张俊俏的脸,变成了紫色。
  
      杨茉莉瓮声瓮气道:“磨勒,看清楚再打,莫伤了自己人。”
  
      说话间,他也不理苏摩儿,扭身看去,口中一声暴喝:“阿郎,茉莉来帮你了……”
  
      自经历了普慈之战后,苏摩儿一直觉得,自己可以独当一面。
  
      可是当他上了战场,真真正正和敌人贴身搏杀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其实差的很远。
  
      杨茉莉那就不用说了,杨君手下第一号猛士。
  
      可现在,他却觉得,别说杨茉莉了,就是幼娘,如果面对面搏杀,他撑不过三招。
  
      还有涂家四兄弟,也都是骁勇善战。
  
      感觉着,杨君身边的这些人当中,似乎自己最弱。
  
      这也让苏摩儿,对自己重新产生了认识……
  
      ++++++++++++++++++++++++++++++++++++++++++
  
      一场乱战,持续了半个多时辰。
  
      那一轮皎月,似乎被这凶残的杀戮所惊吓,不知在何时,悄悄躲进了厚厚的云层中。
  
      飞乌蛮溃败了,溃不成军。
  
      在失去了最后的士气之后,数千飞乌蛮就好像一群被屠宰的羔羊,根本无力抵抗杨守文一方那极为凶狠的杀戮。
  
      “我投降,投降了!”
  
      一个飞乌蛮兵,突然间丢了手中的兵器,哭喊着抱头蹲在地上。
  
      普慈民壮从他身边掠过,仿佛根本没有看到他一样。有了人带头,就开始有人跟着效仿。一个,两个,三个……片刻之后,成群的飞乌蛮兵开始弃械投降,甚至有人放声大哭。
  
      没错,他们的确是有足够的理由痛哭。
  
      在私镕山,虽说苦了点,却能吃得饱,睡得稳。
  
      可是自从离开私镕山以后,他们……这些蛮兵本来就是受孟凯蛊惑而来,如今对孟凯已经绝望了,又怎还能再坚持下去?所谓的安南自由自在,也许只是幻想。
  
      杨守文怀抱金锏,喝令停止追击。
  
      他站在人群中,向私下环视,大声喊道:“幼娘,幼娘!”
  
      “大兄,我在这里。”
  
      幼娘手持两口羊角匕首,从人群中走来。
  
      她依旧是笑靥如花,可是在她所过之处,那些飞乌蛮的俘虏不自觉的便向两边躲闪。
  
      他们不少人都看到了幼娘方才的杀戮,那种优雅中杀人如麻的笑容,令他们不寒而栗。
  
      甚至,杨守文和杨茉莉给他们带来的恐惧感,都不似幼娘那么强烈。
  
      论斩杀的数量,杨茉莉和杨守文远远高于幼娘,但是飞乌蛮兵们,乃至于包括那些普慈民壮,对幼娘的恐惧更深。当然了,杨守文是不会有这种感觉,跑上前仔细检查,确定幼娘身上没有伤,他这才如释重负般的长出一口气,旋即也笑了……
  
      “孟凯呢?”
  
      杨守文突然想起了孟凯。
  
      幼娘恶狠狠道:“都怪磨勒……若非救他,说不定那孟凯已经被我杀了。
  
      等我救了磨勒后,回去再找孟凯的时候,那家伙已经不知去向,我估计是跑了吧。”
  
      幼娘说这番话的时候,并未留意到,苏摩儿一瘸一拐的跟在杨守文身后。
  
      他低着头,恨不得把脑袋藏到衣服里,脸颊发烫。
  
      杨守文伸手,狠狠揉了一下幼娘的脑袋,“磨勒初临战阵,难免有些紧张,也是正常。
  
      休得再胡说了!
  
      涂山龙、涂山虎……你二人各带一百人,给我追。”
  
      没等涂家兄弟回答,在一旁的苏摩儿突然抬起头,轻声道:“阿郎,孟浣不见了!”
  
      “什么?”
  
      杨守文听罢,不由得一愣。
  
      他是真的比较在意孟浣,因为在他看来,孟浣就是他的贾诩,就是他的毒士。从吕志程开始,他就一直在寻找自己的谋主。可一直到现在,他才算找到了合适人选。
  
      “这家伙,不会是跑了吧。”
  
      “大兄,我去找他。”
  
      幼娘跃跃欲试,道:“他跑不远,我一定能找到他,把他带回来给大兄。”
  
      杨守文却伸手阻止了幼娘。
  
      他向左右看了一眼,沉声道:“涂山豹涂山鹰,还有磨勒,你们三人带着大家清点俘虏,打扫战场。
  
      涂山龙和涂山虎继续寻找,不过若是到了七宝岭还未找到,那就不用再继续找了。”
  
      七宝岭呢,山路崎岖,重峦叠嶂。
  
      涂山龙和涂山虎对七宝岭并不熟悉,冒然进去,可能会发生意外。
  
      战斗,已经结束了……杨守文不想再有伤亡。再说了,如果孟浣真的想跑,就算找到了,也没什么用处。
  
      “大兄,难道就这么放走他吗?”
  
      幼娘撅起嘴,有些不太高兴。
  
      杨守文却轻声道:“我大概可以猜到他干什么去了,而且我感觉,他一定会回来。”(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