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八章 求救 下
“我马上去。”
  
  杨守文在望楼上答应一声,便转身准备离开。
  
  “对了,你那兄长叫什么来着?”
  
  “郭知运。”
  
  杨守文点点头,便走下了望楼。
  
  看着他的背影,王君毚若有所思。
  
  “我是不是说错了话,给兄长惹了麻烦?”
  
  此前,他就在猜测杨守文的来历,但是却未有什么结果。
  
  太子的人?
  
  应该不会这么简单吧!
  
  王君毚隐隐感觉到,杨守文并非他自我介绍的那么简单,只怕来头不小呢……
  
  +
  
  孟浣靠在榻上,两眼无神。
  
  杀了孟凯,他当时感觉非常痛快。
  
  可醒来之后,却觉得莫名空虚,甚至有一种痛苦。
  
  弑父?
  
  这对于一个饱读汉家经典,重新仁孝礼仪的人而言,并非一件小事。此前,他为了报仇,没有去考虑这些。可如今他大仇得报,心里却感到万分痛苦,有些茫然。
  
  杨守文走进来时,孟浣如同一个失去了灵魂的木偶,靠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直到杨守文坐在他身边,他才抬了一下眼皮。
  
  “怎么,很难受?”
  
  “有一点。”
  
  杨守文拍了怕他的胳膊,并没有劝慰,而是陪着他坐在榻上,一言不发。
  
  “他杀了我娘亲,我当然要报仇。”
  
  “没错!”
  
  “可是他就算有千般不是,却终究是我的父亲,而我却杀了他。”
  
  “是。”
  
  “我是不是罪该万死?”
  
  “那也未必。”
  
  “怎么说?”
  
  杨守文轻声道:“你这种情况,我真的说不清楚,因为我没有遇到过这种事。
  
  孟凯是你生父没错,可是他却为了一部秘术,毒杀了你娘亲……而你身为人子,为母报仇,似乎也没有什么过错。所以,我帮不了你,只有你自己才能想明白。
  
  但是在我而言,孟凯是叛贼。
  
  他为了一己之私,令整个飞乌蛮深陷灭顶之灾不说,更令得狼烟四起,生灵涂炭。射洪县的百姓、飞乌县的百姓还有铜山的百姓,为此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除此之外,还有那些战死的兵卒,还有被他杀害的官吏……我只知道,孟凯不死,飞乌蛮会举族被杀,到时候万余条性命,包括你的弟弟在内,会血流成河,无人能幸免。
  
  所以在我看来,他该死!
  
  不仅该死,应该千刀万剐才是……
  
  如果从这个角度而言,你大义无损。
  
  有些事,要靠你自己去想明白。但在我看来,你至少保全了你的族人,还有你兄弟。”
  
  这牵扯到了伦理,杨守文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劝说。
  
  就如同他说的那样,必须要孟浣自己想明白才行,其他人……谁也帮不得他的忙。
  
  孟浣点点头,又闭上了眼睛。
  
  杨守文没有再去打搅他,而是起身走出房间,而后把房门关上。
  
  “磨勒!”
  
  “在。”
  
  “这几日,照顾好他,有什么情况,立刻告与我知晓。”
  
  “喏!”
  
  能想的明白,杨守文会得到一个好帮手。
  
  如果他想不明白……
  
  杨守文叹了口气,轻轻摇头。
  
  这个结果,一早他就想到了!在孟浣毫不犹豫表露出他对孟凯的恨意,并且说出要杀死孟凯的言语时,杨守文就知道会有这个结果。如果孟浣是土生土长的蛮人也就罢了,偏他受汉家人伦大礼的教诲,如何能渡过心里这个关卡,只能靠他自己。
  
  +
  
  眨眼间,便过去了三天。
  
  经过三天的休整,杨守文的精力终于恢复过来。
  
  而龙台镇外的那些俘虏,看上去也非常平静,老老实实的,没有人跳出来惹是生非。
  
  可如何处置这些青壮,却是一个麻烦。
  
  孟凯已经死了,在杨守文看来,事情已经结束了。
  
  可是,他不知道,朝廷会怎么处置这些人?留在普慈城外的那些人还好说一些,毕竟是一群老弱病残,没什么威胁,而且大多数人都没有参战,只是被蒙蔽罢了。
  
  这这些人却不一样,他们不但参战了,还杀了很多人。
  
  就算孟凯死了,这些人也难以逃脱。弄个不好,这两三千人的性命就要丢在这里。
  
  杨守文也不知道该如何做,更不清楚,该如何解决。
  
  放人?
  
  那绝不可能!
  
  可不放……难道最后眼睁睁看着他们送命?
  
  杨守文的心里,又有些不舍。
  
  “幼娘,我还真不适合做一个将军啊。”
  
  “为什么?我觉得大兄做的很好啊。”
  
  杨守文忍不住笑了,伸出手,狠狠揉了揉幼娘的脑袋。
  
  也许在幼娘的眼中,他不管做什么都是最好的……可他心里清楚,这次追击,如果不是有那么多的帮手,他未必能成功。而在普慈,他得到了苏老莱的支持,才能够抵挡住叛军的攻击;到最后,追杀孟凯,却是孟浣运筹帷幄,他并未出太多力。
  
  “大兄,咱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家啊。”
  
  “回家?”
  
  幼娘抬起头,看着杨守文,轻声道:“我想阿娘了!”
  
  对幼娘的心情,杨守文当然可以理解。
  
  离开杨氏有三年了吧……幼娘就算是再坚强,也会想娘亲,想回家。
  
  他轻声道:“幼娘别着急,等这边事情结束,有人来接替咱们之后,咱们就可以回家了。”
  
  “嗯!”
  
  幼娘用力点了点头,抱着双腿,坐在门廊上。
  
  突然,她问道:“大兄,是不是你回去后,就要和裹儿姐姐成亲了?”
  
  杨守文一怔,看向幼娘。
  
  却见幼娘依旧抱着双腿,却没有看他。
  
  杨守文的心里,产生了一种非常复杂的情绪。
  
  幼娘对他的感情,对他的依赖,他怎可能没有觉察?同样的,他和幼娘一起长大,对幼娘同样有着深厚的感情。可是,裹儿呢?裹儿也为他付出了很多,甚至不惜出家,不惜丢了公主的封号,不惜千里跋涉,只为了能和他在一起,多相处一会儿。
  
  这份情感,他又如何能够辜负?
  
  一时间,杨守文也有些迷茫了。
  
  他伸出手,如当初在虎谷山的山坡上那样,把幼娘搂在怀中。
  
  “幼娘,永远都会是大兄的幼娘。”
  
  “嗯!”
  
  幼娘也没有再去追问,只依偎在他的怀中。
  
  两个人就这般安静的并排坐着,谁也没有再说话……
  
  “杨君,杨君在哪里?”
  
  一阵喧哗声,惊醒了杨守文两人。
  
  杨守文放开了幼娘,站起身来看去,就见涂山龙领着一个人,急匆匆的走过来。
  
  那人来到杨守文面前,扑通就跪在地上。
  
  “杨君,请救我家老爷。”
  
  杨守文觉得这人有些眼熟,却想不起他的身份。
  
  倒是一旁幼娘道:“你不是老苏的随从吗?我记得你,当时你就跟在老苏的身后。”
  
  是苏老莱的手下?
  
  杨守文愣了一下,伸手把他搀扶起来,沉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慢慢道来。”
  
  那人喘了口气,这才说道:“回禀杨君,昨日一早,县尊从府城返回普慈。
  
  他回来后,就抓了我家老爷,说我家老爷擅自动用库府物资,还说我家老爷勾结叛军,要把我家老爷带去府城。桓老爷阻止他,却被他一并拿下,关进了大牢里。
  
  杨君,我家老爷冤枉啊!
  
  他动用库府的物资,却并没有中饱私囊……是县尊,县尊他要害我家老爷,才如此陷害。”
  
  杨守文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冯绍安……这厮当初弃城而逃,杨守文就对他非常不满。不过,他并不想找冯绍安的麻烦,一切自有朝廷律法解决就是。可没想到,他不去找冯绍安,冯绍安却自己找上门来。
  
  这家伙,是想要生事吗?
  
  杨守文眼中闪过一抹冷意,对涂山龙道:“立刻备马,我要马上返回普慈县城……”(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