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九章 跳梁小丑
    安居水北岸,如今变得格外热闹。
  
      张脩率领五千兵马,在杨守文离开的第二天抵达县城。
  
      原本以为会有一场恶战,却不想当他抵达之后,战事已经结束。一万多名飞乌蛮人被安顿的非常妥当,没有任何骚乱迹象。而普慈县城,也显得是格外的平静。
  
      “四郎,没想到杨君竟然真的赢了。”
  
      张脩是在射洪和明秀相遇,在得知明秀的身份之后,张脩也表现出了极为亲热的态度。
  
      原因无他,张脩是因为得了明琰的举荐,才得以出任汉州司马。
  
      只凭这份恩情,张脩对明秀的态度自然不同。而明秀,也没有隐瞒杨守文的身份。当张脩知道了杨守文的真实身份之后,立刻率部追赶。只是没想到,在铜山与飞乌两地耽搁的行程。
  
      飞乌蛮自铜山和飞乌撤出后,两座县城就陷入了混乱。
  
      由于没有官府的约束,再加上那些溃兵流窜,令两座县城彻底失去了控制。铜山还好一些,而飞乌的情况就比较严重。张脩不得已,命官军入城,将那些在城中作乱的散兵游勇尽数斩杀,而后又命人从射洪调拨粮草,才算是稳住了局势……
  
      可正是这两天的耽搁,令他未能赶上普慈之战。
  
      在询问了普慈之战的经过后,张脩对杨守文更是无比钦佩。
  
      “杨君只带了八百人前往龙台阻击孟凯,会不会有危险?”
  
      明秀则询问了桓道臣,所以听张脩的话之后,显得很轻松,“张君放心便是,青之行事素来谨慎,他既然敢去阻击,想来是有一定胜算。我已经打听过了,孟凯手下虽有数千之多,但已是疲惫不堪。他们在安居被击溃,势必军心涣散,士气低落。
  
      我相信,这样一支疲惫之军,难为不得青之。”
  
      要说对杨守文的了解,桓道臣远不如明秀。
  
      结果在抵达普慈的第三天,他们就得到了消息,杨守文在塔子山,大败孟凯……
  
      这,也使得张脩,长出了一口气。
  
      接下来他的任务很艰巨,要看住那万余名飞乌蛮的俘虏。
  
      虽然说对方已经不在抵抗,可毕竟人数那么多,令张脩也不敢掉以轻心。好在飞乌蛮有孟涪坐镇,他虽然没有太多威望,但毕竟留下来,救了大家的性命,所以飞乌蛮人对他,也颇为敬重。在孟涪的配合下,飞乌蛮很老实,令张脩放心不少。
  
      可是……
  
      “你说什么?”
  
      张脩一大早醒来,就听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消息是从飞乌蛮的营地里传来,说是本来说好每天送去的粮食,到现在都未出现。
  
      要知道,杨守文走之前,对飞乌蛮并不是很放心。
  
      为了防止这些蛮子吃饱了闹事,他叮嘱苏老莱,飞乌蛮的口粮要一天发放一次,绝不能一次性发放。蛮人吃饱了,手里有了余量,天晓得会闹出什么样的动静。
  
      一般来说,是头天晚上发放第二天的口粮。
  
      那些口粮,够所有人勉强裹腹,虽说不上能吃饱,但也不至于让蛮人饿着。
  
      唯有如此,才能保证他们不会闹事。也唯有如此,才可以保证孟涪能够安抚对方。
  
      可现在,竟然没有按时送粮?
  
      有唐以来,军政分离。
  
      军队不得插手地方事务,更何况张脩是汉州司马,不是普州司马,更管不到普慈。
  
      他抵达普慈的时候,事态已经平息。
  
      普慈县城一切都在正常运转,张脩也不会去破坏规矩,更不想去插手普慈的事务。
  
      但这一切,都必须建立在不会对飞乌蛮俘虏产生影响的前提之下。
  
      张脩厉声问道:“那粮食为什么没有送到营地?你可找苏老莱询问过吗?”
  
      孟涪苦笑道:“从昨日开始,就未曾见到老苏。
  
      我派人去县城里找他,但是却无人知晓其去处……本来我想着,可能是苏老莱忘记了此事,也就没有放在心上。反正我营地里还有一些口粮,节省一下也就是了……但是现在已经是夜半了,粮食依旧没有送来,而营地里已经没有任何存粮。
  
      如果明天还没有粮食的话,我担心会发生变故。”
  
      张脩听闻,也不禁蹙起眉头。
  
      他立刻找来明秀,把情况与明秀详细解说了一遍,明秀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我今天日间去找桓道臣,也未曾见他。
  
      张君,情况有点不对劲。就算是苏老莱忘记了送粮,桓道臣却不会忘了……孟涪,你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我们?张君,我怀疑城里出事了,否则断不会出这种事。”
  
      “会出什么事?”
  
      明秀想了想,看着孟涪问道:“你今日去县衙,可有发现什么异常?”
  
      孟涪道:“异常?倒也没有看出什么异常……不过说起来,县衙里的值守武侯好像换了人,我一个都不认识。除此之外,感觉县衙的守卫也严了些,与平日不同。
  
      老苏这些日子,很少在县衙安排那么多人守护。
  
      对了,还有一件事……西门校场的班头好像也换了人,反正看上去,都挺陌生的。”
  
      随着张脩的到来,原本驻扎在城中的官军都撤出了县城。
  
      普慈又回到了从前的情况,城中的治安,大都是交由武侯差役。
  
      明秀不禁眉头紧蹙,看着张脩道:“张君,城里怕是真的出了变故,咱们要小心。”
  
      就在这时候,大帐外有军卒禀报,说是杨守文在辕门外求见。
  
      “青之回来了?”
  
      明秀立刻站起身来,露出一抹喜色。
  
      “张君,咱们一起去迎接一下,青之回来了,想必也就不会有大碍。”
  
      张脩则连连点头,和明秀一起,大步往外走。
  
      辕门外,灯火通明。
  
      杨守文带着杨茉莉和幼娘在辕门外站立,看他的模样,显然是很疲惫,应该是从龙台赶来。
  
      “青之,你怎么回来了?”
  
      明秀忙上前招呼,同时向杨守文介绍了身边的张脩。
  
      杨守文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身后的大金,更不停的打响鼻,通体油光闪亮,汗涔涔显得非常疲顿。
  
      杨守文朝张脩见礼,也不客套,直接道:“张君,我是来找你借兵的。”
  
      “啊?”
  
      “冯绍安回来了,不知为何扣押了苏老莱和桓道臣。
  
      我担心他会停止供粮……若那样的话,飞乌蛮势必会出现波动,很可能再一次骚乱。
  
      据说,那冯绍安带了不少人来。
  
      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忙,接我一校兵马,我要立刻进城。”
  
      张脩听闻,不禁蹙起眉头。
  
      “杨君,那冯绍安是普慈县令,咱们插手进去,会不会……”
  
      “我管他是谁?
  
      好不容易平息下来的叛乱,如果再有变故,问题会非常严重。
  
      张君可能还不知道,和蛮人出兵了……他们已经攻占了曲江。同时,当地洞澡蛮和傥迟顿也起兵造反,占领了八平城。叛军集结了五万兵马,诈称十万,直逼泸州。
  
      一旦飞乌蛮在有变故,那么好不容易平息的局面势必会被打破。
  
      我也不想插手地方事务……可现在的情况是,如果我们不赶快弄清楚状况,一定会有大麻烦。所以,这次就算是拼着被圣人责罚,我也一定要立刻进城,你帮不帮我?”
  
      杨守文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也使得张脩不再犹豫。
  
      他知道杨守文,也听说过杨守文得武则天的宠信……甚至有谣言说,武则天对杨守文的宠信,犹甚于二张。当然,张脩是不会相信这种谣言,可也由此可见,杨守文的地位。
  
      “杨君方才言,和蛮人造反,可当真?”
  
      “张君不信,可派人去龙台镇询问王君毚。
  
      泸州刺史赵师立已经派人去安岳求援,所以无论如何,普州绝不能再有半点波折。”
  
      王君毚是谁?
  
      张脩不知道,可他却知道赵师立。
  
      杨守文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张脩那还有半点的迟疑。
  
      他也知道,普州绝不能再乱了……飞乌蛮绝不能出事,否则的话,情况会进一步恶化。
  
      想到这里,张脩立刻唤来亲随。
  
      “这是我侄儿张超,我会留下一营兵马供杨君差遣,我则要率兵南下,驰援泸州。
  
      这边的事情,就拜托杨君。
  
      如杨君所言,普州绝不能乱……”
  
      说完,他对张超道:“从现在开始,你就听从杨君差遣。
  
      他的命令,就如同我的命令一样。任何人若想要对杨君不利,你不必客气,只管杀了。”
  
      张超是个精壮的青年。
  
      他个头不高,大约也就是在170公分上下,国字脸,浓眉大眼。
  
      听了张脩的命令,张超二话不说,便躬身领命,而后匆匆离去,集结兵马。
  
      杨守文这才算是松了口气,看了看幼娘,轻声道:“幼娘,你留在军营中等我回来。
  
      我这就去普慈,把事情解决之后,再来接你。”
  
      这一次,幼娘没有再倔强,反而乖巧的答应。
  
      有这支兵马随行,再加上明秀和杨茉莉两人,小小的普慈又能有什么危险?
  
      所以,她很放心!
  
      也就是这一会儿的功夫,张超已经点齐人马。
  
      杨守文换了一匹马,带着明秀和杨茉莉,直奔普慈。
  
      而此时,偌大营地已经沸腾起来……(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