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章 幕后黑手

      夜,已深。
  
      县衙后宅的池塘里,蛙声此起彼伏。
  
      冯绍安满头大汗,只穿着一件汗衫单衣,只会家丁收拾行李。
  
      好不容易安排妥当,冯绍安这才松了口气,独自一人返回书房。他想要静静,可是当他进入书房后,却发现屋中端坐一人,正等着他回来。
  
      “为什么?”
  
      康娘子坐在屋中,烛光闪烁,照映得她的面庞,阴晴不定。
  
      她只看着冯绍安,沉声问道。
  
      冯绍安先是吓了一跳,旋即便怒道:“不是让你收拾行囊,你在这里又要做什么?”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康娘子语音清冷道:“夫君应该很清楚,你现在所作所为是何等危险。
  
      飞乌蛮好不容易平定下来,这些时日,他们也非常老实,也没有任何异常的举动。而夫君你一回来,就扣押了苏老莱,还抓了李君的手下,更下令停止供应粮草。
  
      你应该知道,你这样做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
  
      我只想问夫君你一句,到底是为什么?”
  
      冯绍安的脸色阴沉下来,看着康娘子道:“妇道人家,懂个什么?我这样做,自有我的道理,你问那许多作甚?赶快去收拾行李,天一亮,咱们就离开普慈县城。”
  
      “夫君!”
  
      康娘子站起身,厉声道:“难不成,你想要让普慈重新陷入战火之中吗?”
  
      话音未落,冯绍安一巴掌打在了康娘子的脸上。
  
      他露出狰狞的表情,恶狠狠道:“我说过,不要再问了!还不赶快去收拾行李……”
  
      康娘子捂着脸,目光中流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冯绍安。
  
      良久,她轻声道:“夫君,你已经入魔了!”
  
      说完她迈步向外面走,一边走一边道:“奴不知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可奴却知道,你这是在玩火。”
  
      玩火?
  
      也许吧!
  
      冯绍安有些颓然的坐下,看着窗外,一言不发。
  
      此前,他弃城而逃,去了安岳。
  
      按照冯绍安的想法,是想要找张寻求要救兵,可未曾想张寻求根本不理睬他,甚至连见也不见。
  
      这让冯绍安感到很惶恐,因为他心里明白,自己说得好听是突围求援,可实际上就是弃城而逃。朝廷对这种事情,绝不会姑息。圣历元年,默啜入侵河北道,当时就有官员弃城而走,不战而逃。可结果呢?武则天命人把那官员活生生的车裂……
  
      冯绍安的情况,比之那个官员好不到哪儿去,甚至更加严重。
  
      他本想去找鲜于燕,可后来一想,鲜于燕虽说看在他父亲的面子上,一直以来对他照顾有加,却不代表他会纵容。似他如今做的事情,一旦鲜于燕弄清楚情况,绝不会饶他。毕竟,冯绍安是鲜于燕举荐,如果他出了问题,鲜于燕也要被牵连。
  
      就在冯绍安惶恐不安的时候,突然有人前来拜访。
  
      那人自称姓穆,是从刺史府而来。
  
      穆先生对冯绍安说:“公之所为,若传到朝中,圣人定不会姑息。
  
      而今的情况,公若想要自保,便要设法将水搅浑……只有把水搅浑了,公才有机会伺机脱身。”
  
      那穆先生年纪不大,也就是二十多的模样,可举手投足间,却流露着一股子贵气。
  
      冯绍安好像溺水之人,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忙问道:“请教先生,该如何把水搅浑呢?”
  
      “我听说,普慈那边的战事已经结束。
  
      孟凯逃往安居,尚有万余人被俘……不瞒你说,张公目前也正在为此事发愁。和蛮人偷袭泸州,泸州的赵府君派人前来求援。可你也知道,张公并不想出兵救援泸州,但却需要借口。
  
      如果,我是说如果,那些飞乌蛮人再次作乱,张公就有足够的理由拒绝泸州。
  
      同时他可以出兵镇压,到时候少不得是大功一件。此前普慈之战,我听说是被外人主导,与张公没有任何关系。可如果镇压平叛是由张公主导的话,也就有了说话的资格。
  
      到时候,只要张公对朝廷表奏,是你发现了飞乌蛮人的狼子野心,那你此前的所为,也就不再重要。张公立了功,就可以为你求情。到时候怎么说,都在张公一念之间。”
  
      冯绍安乍闻,可是吃惊不小。
  
      这穆先生的主意,竟然是要他激起飞乌蛮人的兵变吗?
  
      “先生,可如此一来,普慈……”
  
      看到冯绍安一脸犹豫之色,穆先生笑了。
  
      不过,他的笑容有点冷,让人不禁心惊肉跳。
  
      他轻声道:“造反,不死人又怎叫做造反呢?
  
      飞乌蛮杀的人越多,罪名就越重,而公之罪责就越轻……况且,公在普慈就任八载,都做了些什么事情,心里应该很清楚。那些事情做了,就难免会留下痕迹。而今是抹去那些痕迹的最佳时机,飞乌蛮造反了,死绝了,谁还会再追究你的事情?”
  
      冯绍安的脸色,顿时煞白。
  
      前几年,他偷偷贩卖了一些违禁品给孟凯,得了不少好处。
  
      此外,飞乌蛮通过婆娑古道偷运了不少东西,都是在冯绍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情况下进行。
  
      原本,冯绍安觉得是万无一失。
  
      可不成想竟然被眼前的穆先生知道,顿时乱了分寸。
  
      穆先生道:“公颇具才干,可惜却没有机会施展。
  
      可若是这次事情做成了,我与张公会设法向朝廷举荐,让你离开剑南道。日后,你定会前程似锦,可如果身家不够清白,难免被人拿捏。趁着这次机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做一个了结,这样对公而言是一件好事,而对张公来说,同样也是好事。
  
      冯公,不妨三思。”
  
      冯绍安心里清楚,他已经没有了退路。
  
      眼前这位穆先生对他的事情非常清楚,而且似乎来历不小。
  
      就这样,冯绍安答应了和穆先生的合作,决定返回普慈,设法激起那些飞乌蛮造反。
  
      不过他也知道,而今的普慈,苏老莱的地位更高。
  
      所以在返回了普慈之后,他就秘密下令,将苏老莱抓捕,连带着还把桓道臣一同拿下。
  
      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那就索性做的彻底一些。
  
      可是从心底里,冯绍安并不轻松。他知道,事情不会如那位穆先生所说的一样轻松和简单。不说别的,只那位同样来头不小的李司直,一旦返回,绝不会善罢甘休。
  
      但,他似乎已别无选择!
  
      “冯公,已经都收拾好了,咱们可以随时启程。”
  
      门外,传来了家丁的声音。
  
      其实那并非冯绍安的家丁,而是穆先生借给他的手下。
  
      那个人姓陈,名叫陈大……这名字一听就知道是假的,冯绍安心里非常清楚。
  
      “陈君,咱们动身吧。”
  
      冯绍安稳住了心神,走出书房。
  
      陈大却微微一笑,轻声道:“冯公,还有一件事……斩草要除根。事到如今,冯公切不可心慈手软。”
  
      “我明白!”
  
      冯绍安惨笑点头道:“请陈君先去校场焚烧粮草。
  
      我这就带人去杀了苏老莱……”
  
      “那,咱们在城门集合。”
  
      陈大和冯绍安拱手道别,匆匆离去。
  
      冯绍安则深吸一口气,手持利剑,大步流星向后宅走去。
  
      他直奔柴房,苏老莱和桓道臣就被他关押在这里。可是当他到了柴房之后才发现,柴房的门竟然大开。
  
      苏老莱与桓道臣都不见了踪影!
  
      冯绍安不由得大惊失色,连忙转身。
  
      可就在这时,从暗处走出一人,拦住了他的去路。
  
      “夫君,到底你做了什么事情,竟然要下这等毒手?”
  
      冯绍安看清楚那人,顿时变了脸色。
  
      康娘子神色平静的看着他,眼中流露出一丝丝悲哀之色,“你和那陈大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没想到你……
  
      夫君,你这是在作死啊。”
  
      “苏老莱他们……”
  
      “没错,是奴放走的。”
  
      冯绍安气得火冒三丈,仓啷一声拔出宝剑,恶狠狠一剑刺中了康娘子的胸口。
  
      康娘子却没有躲闪,只悲哀看着冯绍安道:“夫君,你千万不要去做那傻事……虽然奴不知你为何要这样做,可奴却知道,你这样做绝对没有好下场。奴已经派人去了龙台镇向李司直求助……你收手吧!相信李司直一定会饶你性命……”
  
      “贱人,去死吧。”
  
      冯绍安已经快要崩溃了,提剑再次刺在了康娘子身上。
  
      康娘子浑身是血,倒在了血泊中,却仍旧看着冯绍安道:“夫君,有些事情,不是你可以去参与的。
  
      你根本不是那些人的对手。”
  
      可惜这个时候,冯绍安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
  
      他提剑匆匆离开,一路小跑的跑出了县衙大门。
  
      大门外,早有马匹备好。他刚翻身上马,忽听得城门方向传来一阵喊杀声。
  
      冯绍安心里一惊,对着县衙门外的那些随从大声道:“有贼人作乱,快随我平乱。”
  
      说着话,他快马加鞭,带着人直奔城门。
  
      而这时候,普慈城门口却乱成了一团。
  
      陈大带着人来到了城门校场,准备焚烧校场内的粮草。可不成想,苏老莱突然带着人出现,拦住了陈大的去路。看到苏老莱出现,陈大就知道县衙那边出了问题。
  
      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陈大当下指挥手下,向苏老莱等人发起了攻击。
  
      苏老莱的精神不是很好……被冯绍安关押了两日,几乎是水米未进。康娘子把他放出来,并告诉他冯绍安准备激起飞乌蛮造反,同时还要火烧城门校场。苏老莱就知道大事不好。
  
      “奴已派人去了龙台求救,但是并不清楚,李君何时能够返回。
  
      拜托老苏,一定要阻止我那夫君……这可是万余条性命,虽说城外有官兵驻扎,可一旦战事发生,普慈同样会受到波及。所以,请老苏无论如何,都要阻止他们。”
  
      苏老莱和桓道臣从县衙角门离开后,便分头行事。
  
      苏老莱前去召集普慈民壮,而桓道臣则跑去找普慈县城的那些缙绅,恳请他们帮忙。
  
      桓道臣这些日子,和普慈的缙绅关系不错。
  
      许多人都知道他是御史大夫桓彦范的儿子,对他的态度,比之苏老莱还要亲热。
  
      只是这大晚上的,苏老莱也召集不到太多人。
  
      冯绍安回来后,就撤换了城中的民壮,所以苏老莱仓促间,也只找到了几十个人。
  
      “拦住他们!”
  
      苏老莱手持大刀,厉声喊喝。
  
      而陈大则率领手下,向校场发动了攻击。
  
      陈大手下的这些人显然不是等闲之流,无论兵械还是身手,都远非是苏老莱等人可以相提并论。
  
      不片刻的光景,苏老莱的手下就死伤无数。
  
      陈大手持一杆大枪,拦住了苏老莱,沉声道:“苏老莱,你这又是何必?若你愿意放下兵器与我们合作,我可以保你荣华富贵。看你这身手也算不差,干脆随我走吧。”
  
      “混蛋,尔等逆贼,休想得逞。”
  
      苏老莱手中大刀翻飞,和陈大站在一处。
  
      可是,他和陈大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三五个回合下来,苏老莱的身上已遍体鳞伤。
  
      城门校场辕门外,也是血流成河。
  
      苏老莱的手下几乎全军覆没,只剩下一个苏老莱,在勉力支撑。
  
      “李君,非是老苏无能,实在是……我已经尽力了!”
  
      苏老莱被陈大一枪戳倒在地,再也无法站起来,只能在心里发出一声长叹。
  
      那陈大面露狰狞之色,提枪向苏老莱刺来。眼见着苏老莱就要被刺死,忽听得一声弓弦响,一只利箭呼啸而来,迫使得陈大不得不闪身躲避。
  
      “老苏,休要惊慌,我来了!”
  
      桓道臣带着百余名青壮,从长街尽头跑来。
  
      与此同时,夜空中传来了一声响亮的鹰唳……一只神骏的海东青在半空中翱翔。
  
      苏老莱不由得精神一震,大声喊道:“是杨君来了,杨君回来了,快开城门。”
  
      城外,人喊马嘶。
  
      几个守在城门口的民壮见此情况,相视一眼后,突然齐声呐喊,拔刀将身边的几个民壮砍翻在地,而后上前合力打开城门。
  
      “我们是夫人派来的人,请杨君进城!”
  
      那些民壮打开城门后便高声叫喊起来,一队骑军风驰电掣般就冲了过来,为首之人,正是杨守文。
  
      杨守文催马冲入了城门后,就看到那陈大正带着人和桓道臣等人搏杀。
  
      而苏老莱则倒在血泊中,看上去也不知生死,心里顿时明白了,于是取下神臂弓,弯弓搭箭。
  
      “杀,一个不留。”
  
      伴随着他一声厉喝,利矢离弦射出,快如闪电。
  
      那陈大被桓道臣死死缠住,听闻箭矢破空声,他想要闪躲却已经来不及,被利矢射中了胸口,惨叫一声便倒地不起。
  
      与此同时,杨茉莉和张超带着一营兵马冲进县城,刹那间普慈城门口喊杀声此起彼伏……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