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一章 圣旨到 上
普慈城下,灯火通明。
  
  城门大开,一车车粮草缓缓从城中驶出,运往对岸的飞乌蛮营地。
  
  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子血腥气,不过城门校场内外,已经清理干净。除了地面上残留的一滩滩血迹之外,这里仿佛一切正常,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干干净净。
  
  陈大等人的抵抗并未持续太久,随着陈大被射杀,他的那些手下便无心再战。
  
  不过,杨守文却没有因此而心慈手软。
  
  在入城之后,他便命令张超封锁普慈,抓捕嫌犯。
  
  除冯绍安之外,其余人等格杀勿论,无需活口……
  
  这道命令发出后,不仅仅是官军开始行动,就连城中的民壮,也纷纷响应,配合行动。
  
  控制了县城后,杨守文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命人给飞乌蛮送粮食。
  
  倒不害怕那些飞乌蛮,而是在如今形势下,没有必要再大开杀戒,引起不必要的慌乱。
  
  毕竟,泸州那边战事方起,实在是不好再生波折。
  
  只是在进入了县衙后,杨守文却发现了康娘子的尸体。
  
  询问后他才知道,原来那康娘子竟然是被冯绍安杀死……冯绍安的两个女儿,被康娘子事先安顿妥当,所以并未跟随冯绍安。杨守文命人找到了那两个女童,可这心里面,却不禁产生出浓浓杀意,于是便有了只留冯绍安,余者格杀勿论的命令。
  
  普慈县城,沸腾了!
  
  杨守文感到很疲惫,很累。
  
  坐在后衙的书房里,闭上眼睛假寐。
  
  屋外,传来了脚步声,惊动了杨守文。
  
  他睁开眼,就看到了明秀、桓道臣与苏老莱一同走了进来。
  
  “两个孩子那里,并未问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她们说昨日冯绍安和康娘子发生了争吵,后来康娘子便把她们藏起来,说让她们等青之你回来才可以出现。对了,康娘子还有一封书信,据孩子说,是给你的。”
  
  桓道臣说着,递给了杨守文一封书信。
  
  那书信的字迹很清秀,但略显潦草,可能是康娘子写的太过匆忙。
  
  信里的意思也很简单,言冯绍安此次回来,怕是受了别人的蛊惑,所以才会鬼迷心窍。
  
  康娘子恳请杨守文,能饶他性命。
  
  若真是罪无可恕,就请杨守文看在她救了苏老莱和桓道臣的份上,待她照顾两个孩子。
  
  那封信的内容,言辞恳切。
  
  杨守文看罢,把书信递给了明秀,复又闭上眼睛。
  
  “青之,此事确实蹊跷,冯绍安身为普慈县令,在战局已经稳定的情况下,却做出这种事情……应该如康娘子所言,是被人指使。我以为,这种情况下,你要早作准备。”
  
  “准备?”
  
  “焉知那幕后之人,会不会有别的行动?”
  
  杨守文闻听,顿时沉默了。
  
  他站起身,沉声道:“老苏,有没有找到冯绍安?”
  
  苏老莱这时候,也是气色败坏。
  
  城门校场一战他受伤不轻,加上两天水米未进,整个人都呈现出一种萎靡的状态。
  
  不过,他的精神倒是很亢奋。
  
  在吃了一点东西后,此刻已恢复了些许,所以跟着桓道臣和明秀一同前来。
  
  听到杨守文的话,苏老莱脸顿时通红。
  
  “杨君放心,那冯绍安跑不了。
  
  我们抓到了他的随从,说是这家伙在杨君入城后,见势不妙就跑了,如今不知藏在何处。不过,普慈就这么大,他藏不住的!给我一个时辰,我把普慈翻个个,一定能找到他。”
  
  “越快越好。”
  
  “喏!”
  
  苏老莱大步离去,杨守文则示意明秀坐下来。
  
  “我一直在想,冯绍安这么做,究竟是什么意思。”
  
  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目光扫过明秀和桓道臣,轻声道:“刚才四郎那句话,倒是提醒了我。
  
  四郎说,要我早作准备。
  
  而我却想起来,在龙台镇的时候,那个校尉王君毚对我说的话。
  
  他说,张寻求和赵师立不和,两个人矛盾很深。而今,和蛮人入侵泸州,赵师立在四处求援。王君毚说,张寻求不会出兵救援赵师立……我在想,会不会是这个原因?”
  
  明秀眸光一凝,道:“青之的意思是,张寻求借飞乌蛮的由头,拒绝出兵救援泸州?”
  
  这个理由,听上去似乎有些荒诞。
  
  可如果仔细想来,似乎也有道理……
  
  只是这张寻求未免太胆大包天,这件事若是东窗事发,张寻求少不得被满门抄斩。
  
  除非……
  
  明秀向杨守文看去,却看到杨守文,双眸紧闭。
  
  突然,他站起身走出了房间,嘬口发出一声锐啸。
  
  片刻光景,大玉从空中落下。
  
  杨守文轻轻抚摸它的脑袋,而后振臂扬起,大玉立刻展翅升空,很快就消失在茫茫夜色。
  
  “如果张寻求意图生事,那么一定会有所准备。
  
  我让大玉去侦察一下,看看周围有什么异常状况……可惜,那孟浣不在,若不然借用他的那些信隼侦察,也不至于让大玉太过辛苦。不过,四郎说的不错,我们的确要有所准备才是。”
  
  “孟浣?”
  
  明秀愣了一下,疑惑看着杨守文。
  
  关于孟浣的事情,桓道臣并未对他说过。
  
  倒也不是桓道臣想要隐瞒,而是没来得及谈及此事。明秀他们抵达之后,正逢普慈处于战后重整。待明秀安顿下来,没多久桓道臣就被冯绍安给关押了,根本没有机会告知。
  
  杨守文当下,把孟凯孟浣父子之间的恩怨简单说了一遍。
  
  “我没有报告朝廷,孟凯死于孟浣之手。
  
  抛开他父子间的恩恩怨怨不说,子弑父,终究是人伦大罪。孟浣此人,颇有才干,我不想他因为这件事,而被影响。不管他日后是否跟随我……我想,都算了吧。”
  
  明秀和桓道臣二人听罢,也不禁点头。
  
  的确,孟凯父子间的恩怨,外人说不太清楚,也许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明白。
  
  寅时将至,夜色深沉。
  
  杨守文在县衙里安排妥当之后,让桓道臣在县衙留守,他和明秀则步出了县衙大门。
  
  长街上灯火通明,不时可看见有民壮从街上巡逻过去。
  
  他们看上去都很严肃,不放过一个隐秘之处,看到有可疑情况就会过去盘问。
  
  看起来,苏老莱是真的用心了。
  
  只要那冯绍安还在普慈,就休想逃走。这一次,他可没有什么本家侄子的掩护,想要逃出县城,是比登天还难。杨守文见此情况,也不禁暗自点头,松了口气。(未完待续。)
  
  第七百零一章圣旨到(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