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二章 圣旨到 下
“四郎,我想带苏老莱回洛阳,你看如何?”
  
  “哦?”
  
  “此人也是行伍出身,勇力算不得太出众,可是却精于兵械研究。
  
  之前普慈之战,这家伙从库房里搜出废弃的抛石机,却轻而易举的将之修复。似这等人才,殊为不易。我身边而今不缺猛士,却少有这种精通兵械的人才……”
  
  “那青之的意思是……”
  
  “帮我问问他?”
  
  杨守文笑道:“我若直接问他,他回绝了,便再无寰转的余地。
  
  你帮我找他探探口风,到时候我也好有的放矢。真若是不成,我便省的丢了脸面。”
  
  明秀闻听,顿时笑了。
  
  “此事,我会帮你打听。”
  
  他停顿一下,低声道:“公主已经带人返回洛阳,陈先生也跟随她一同离开。
  
  !无!错!
  
  公主临行前让我转告你,这边事情结束后,就尽早回去。关于六诏之事,她怕是无法说清楚,还需要你当面向太子陈述。另外,还有一件事就是……孙处玄被抓走了。”
  
  “哦?”
  
  “我听人说,他的罪名倒是不算严重,只不过失察之罪。
  
  但因为陈先生的名声非同一般,孙处玄这一次怕是仕途尽毁……陈先生说,此人性子执拗,想凭借一些小恩惠,怕是很难让他服软。最好的办法,是给他个出路。”
  
  “出路?”
  
  明秀道:“莫不成青之以为,他会甘心做幕僚吗?”。
  
  杨守文听罢,不禁沉默了!
  
  是啊,孙处玄不同于孟浣,又怎甘心做一个幕僚?
  
  杨守文想了想,点头道:“好吧,这件事我知道了,会好好考虑。”
  
  想想吕志程,不惜冒名顶替做了三年县令,更赚取了万贯家财。可是后来他还是投靠了杨守文,不为别的,其实也是为了能有一个前程。孙处玄的情况要比吕志程要强很多,想要他隐姓埋名的做一个幕僚,除非他走投无路,否则绝无可能……
  
  不过,这对于杨守文而言,似乎也算不得什么事情。
  
  他和明秀一边走,一边交谈。
  
  忽然,前方传来一阵吵闹声,一队民壮堵在一个小巷的巷口,厉声喝道:“出来,再不出来,格杀勿论。”
  
  几个强壮的民壮,手举火把冲进了小巷。
  
  片刻后,他们拖着一个人从巷子里出来……
  
  “是县尊!”
  
  那民壮班头突然大声喊叫起来,“冯绍安,我抓到冯绍安了。”
  
  杨守文闻听,和明秀对视一眼,忙快步走了过去。
  
  两人来到小巷口,分开人群,来到那班头的身边。只见他手里抓着一个人,而那人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看上去好像一个乞丐。杨守文接过了火把凑上去,在那人的脸上晃了一下,突然间笑了起来。
  
  “冯县令,别来无恙。”
  
  那乞丐模样的人,赫然正是普慈县令冯绍安。
  
  他看上去狼狈至极,不过在被认出了身份之后,却恢复了震惊。
  
  “李君,我乃朝廷命官,你怎能如此待我?”
  
  杨守文双眸微合,看着冯绍安,突然抬起手,一巴掌抽在了冯绍安的脸上。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得冯绍安满嘴是血。
  
  杨守文道:“你刚才说什么?”
  
  “我是朝廷命官……”
  
  啪!
  
  又是一个耳光打了过去。
  
  “似你这等人,也敢自称朝廷命官,简直丢尽了朝廷的脸面。
  
  叛军到来,你弃城而逃;战事平息,你又想来兴风作浪……你也配称得上是朝廷命官吗?”。
  
  两个耳光下去,打得冯绍安哑口无言。
  
  杨守文伸手想要取那金锏,却发现出来时,没有带在身边。
  
  “冯绍安,我只问你一句话,到底是何人指使你如此胆大妄为?”
  
  冯绍安却看了杨守文一眼,而后眼睛一闭,做出一副死狗的模样……
  
  杨守文气得脸通红,就要让人把他的金锏取来。
  
  明秀伸手拦住他,轻声道:“青之,切莫冲动。
  
  他越是这般有恃无恐,就越说明,我们之前的猜测正确。而且,他现在还有官身,你虽奉有太子诏令,可要处置他,也颇为麻烦。不如把他交给我,我自会让他交代。”
  
  “你?可以吗?”。
  
  明秀闻听,顿时笑了。
  
  “青之,莫小看我,好歹我是明家子弟。
  
  江左明氏,自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小手段。或许比不得你那些手段凶残酷烈,但是对付这种人,却是最合适不过。放心,用不得多久,我就可以把他的嘴巴给撬开。”
  
  如果换个人说这种话,杨守文未必会相信。
  
  但是明秀……
  
  和明秀结识已经有三年之久,杨守文对他非常了解。
  
  既然他这么说,那就肯定是成竹在胸。而冯绍安的身份摆在那里,除非杨守文把他杀了,否则若对他用刑,势必会被人落了口实。毕竟,刑不上大夫,冯绍安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却是朝廷任命的普慈县令。而在他身后,还有一个鲜于燕!
  
  想到这里,杨守文点点头。
  
  “如此,就交给四郎了。”
  
  明秀微微一笑,回身对那班头道:“来人给我把他……”
  
  “不要带他去县衙,他既然喜欢抓人,那就把他带去大牢里审问,免得吓到了孩子。”
  
  冯绍安的面颊,突然抽搐了一下。
  
  他睁开眼,轻声道:“李君,我那娘子……”
  
  杨守文则看了他一眼,正要开口,忽听得一阵急促马蹄声从城门方向传来。
  
  一匹快马沿着长街疾驰而来,马上的骑士高声喊道:“闪开,闪开,有圣旨到。”
  
  听得那声音,杨守文愣住了。
  
  他忙快步从人群中走出,大声道:“小高,你怎在这里?”
  
  马上的人连忙勒住了马匹,就着火光,他看清楚了杨守文,忙翻身下马,快步上前。
  
  “杨君,奴婢终于找到你了。”
  
  这马上的骑士,赫然是高力士。
  
  看他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神色疲乏,显然是长途跋涉而来。
  
  杨守文有些诧异,身手把高力士搀扶起来,轻声道:“小高,你这是……从哪里来的?”
  
  高力士闻听,不禁苦笑起来。
  
  “杨君,你可真是难找啊。
  
  奴婢是随敬晖敬侍郎一同入川,先去了益州,而后又从益州赶到了梓州。
  
  没想到抵达射洪后,却听说你已经离开,于是奴婢又跟随敬侍郎一路南下找你。
  
  杨君,你现在可是了不得。
  
  整个梓州提起杨君,都是交口称赞。普慈和龙台两战,更是声名响亮。
  
  遂州刺史鲜于士简已经与敬侍郎汇合,正赶来普慈,而今已经过了婆娑古道,预计天亮时就能抵达。
  
  敬侍郎还带了圣旨过来,请你早作准备。”
  
  杨守文有些懵了!
  
  他可是没想到,敬晖会入川。
  
  不过再一想,似乎也在情理之中……这剑南道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武则天又怎可能坐视不理?
  
  想到这里,他立刻打起精神,扭头对明秀道:“四郎,加紧审问冯绍安,我这就去准备迎接敬侍郎。”
  
  前次见敬晖,还是两年前。
  
  当时他被召入洛阳问政,随后又被外放出去。
  
  一晃两年,杨守文真没有想到,能够在这普慈与敬晖相遇。不过这样也好,敬晖来了,必定是带着武则天的旨意而来。那么,他也就可以卸任,不必再劳心费神。
  
  想到这里,杨守文也不禁有些激动。
  
  在他看来,敬晖一来,他就可以返回洛阳了……
  
  “立刻去通知张脩张司马,令他暂缓开拔。
  
  其余人,整理街道,严加守卫。对了,把老苏给我找过来,让他随我一同去见钦差。”
  
  民壮们也有些茫然,但是听了杨守文的话,立刻行动起来。
  
  杨守文则带着高力士直奔县衙,而明秀示意那民壮班头把冯绍安架起来,往大牢行去。
  
  “喂!”
  
  冯绍安突然开口喊住了明秀。
  
  他一脸的迷茫困惑,看着明秀道:“敢问这位先生,那位李君……究竟是什么人?”(未完待续。)
  
  第七百零二章圣旨到(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