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美女收集者
    席采薇玩弄着手里的钢笔,说:“军哥知道姜老师为什么想让你去吗?”

    “不懂。”宋保军对她的八卦不太耐烦,可是想起原来讹了她两千块医药费,倒是不好意思不回答。

    席采薇不管对方反应,兴致勃勃的说:“美国纽约州布林顿大学埃克森?费德南教授受邀演讲,消息前几天就发布了,我早就知道。但是你知道么,主办方为什么邀请我们中文系的姜老师参加?”

    “不知道。”宋保军用眼神示意她应该可以结束这次无意义的谈话了。

    席采薇一无所觉,笑道:“呵呵,我知道哦,你想不想听听?内幕很劲爆的。”

    “不想。”宋保军板着脸正襟危坐。

    席采薇发觉军哥好像真的不太感兴趣,忙说:“其实呀,姜老师的情敌正是外语学院的方晓莹老师,两个人以前关系搞得可僵了。她们以前同一所高中,同在茶州大学就读,毕业后同时留校任教,还同时喜欢上一个男人。本来那个男人也很喜欢姜老师的,后来方晓莹横插一脚,那个男人也犯下错误,让方晓莹怀了他的孩子。两个人就分手啦,那个男的娶方晓莹为妻,剩下姜老师一个孤家寡人。”

    “哦,姜老师是挺可怜的。”宋保军点点头,表示明白。

    席采薇见军哥有所反应,精神大振,续道:“方老师是个醋罐子,老是怀疑丈夫吃回头草来找姜老师,两个人经常大吵大闹。还牵涉到姜老师,不肯消停。她在学校里也时不时针对姜老师横生事端,这次邀请去参加《论英语优越性》的演讲,肯定就是专门打脸来的。”

    宋保军总算说道:“原来还有这层关系。”

    席采薇说:“演讲中还有提问与辩论环节,主办方希望加强听众互动,欢迎赞同或者质疑的声音。故意邀请我们中文系的姜老师,不就是想争一争谁家专业更具有先进性吗?我看哪,姜老师一定非常为难,不去的话方老师会说她有自知之明不敢露面,去的话,谁有本事辩得过美国的费迪南教授?”

    “难道中文系就没有人才了吗?”

    “你可能不知道费迪南教授是何方神圣。”席采薇八卦兴起,一时滔滔不绝:“费迪南是布林顿大学著名语言学家,主编过《大不列颠英语词典》,曾发表过十多篇论文和学术专著,在国际上引起很大反响。外语学院上的课程,就有好多直接引用他的专著为教材。费迪南教授非常有名气,连汉语也学过不少,能做普通的日常交流。我想我们中文系导师在语言的学问方面可能比不上他。”

    “怪不得姜老师会头疼,一个中文系老师被邀请去听关于英语优越性的演讲,恐怕特别不爽吧。”

    “何止不爽,姜老师简直想跳楼啊!”席采薇聊得高兴,一拍宋保军大腿,说:“去听听也就罢了,偏偏邀请她的人是前情敌哦。你说那个方老师也真可恶,抢了姜老师的老公不说,还想在人家面前耀武扬威,要是我,保不准给她泼几瓢硫酸。所以啊,姜老师这几天一直在找理论基础比较深厚的学生,口才了得的也行,到时候去听演讲的辩论阶段,不至于输得太难看。”

    宋保军正待答话,前面几排一直在观察的柳细月再也忍耐不住,站起来大声道:“席采薇,你又在传播什么谣言?别老是骚扰其他同学行不?”

    席采薇不敢招惹柳细月,终于忍住聊天的劲头,低声道:“一会再和你聊啊。”返回和郭俊重新换过位子。

    宋保军抹去一把冷汗。

    柳细月想了想,索性蹬着高跟鞋走过来,微微翘起下巴骄傲的说:“郭俊,我和你换个位儿。”

    郭俊刚刚换回来,正在摆放文具和课本,闻言啊了一声,顿时对军哥仰慕之至。你一个美女接一个美女的来找,还让不让我等**丝活了?赶紧收拾东西起身,一步三回头的向前走,又悄悄看一眼邱佳丽的所在方向,心里充满艳羡。

    柳细月一屁股毫不客气坐在宋保军身边,说:“喂,你怎么老是胡乱招惹不三不四的女人,这样下去对班级影响不好吧?”

    宋保军的虚伪人格笑着说:“我最喜欢的人是你,那么你也是不三不四的女人了?”

    柳细月脸红了红很快恢复正常:“哼,歪理邪说。席采薇跟谢绮露是一党的,经常整蛊男生,还让她男朋友帮忙,别怪我没事先警告你啊。”

    “你是说席采薇的男朋友董昌河?”宋保军面现古怪之色。

    “就是。”柳细月卖弄不知从哪听来的小道消息,说道,“董昌河化学系的,还是棒球部主将,人称棒球金刚。上学期隔壁二班有个男的纠缠谢绮露,她们就想了个办法让董昌河揍了那男的一顿。所以啊,我说你没本事别去胡乱招惹别人,省得连怎么挨打都不知道。”

    宋保军扶着额头无语了好一阵子,说:“是,董昌河很凶,我招惹不起。”

    “不过也算你运气,董昌河不知请的什么假,听说快一个月没回学校上课了。不然你和他女人说这半天话,恐怕……啧啧!”柳细月边啧边摇头,不知是在叹宋保军命好还是叹董昌河太霸道。

    这时唐孤意走进教室,开讲《明清小说史话》,《金瓶梅》已经讲完,接着要说的是《三言二拍》。没有点名,直接拿起讲义就讲,并不理会台下学生的小动作。

    睡觉的照样睡觉,说话的仍旧说话,玩手机的绝不抬头向老师望去一眼。一切和老师没来之前情形一模一样。

    宋保军硬着头皮,压低声音继续之前的话题,说:“怕什么,我这不有柳大姐罩着么?”

    柳细月得意的一挑眉毛,说:“你知道就好,只要听姐姐的话,我包你在学校不被任何人欺负。”

    “呃……”

    柳细月马上换了一副恶狠狠的口吻:“但是,如果你再和那些个不三不四的女人来往,别怪姐姐对你不客气!”

    “柳大姐何出此言?”

    “昨天的肥婆怎么回事?”柳细月凶巴巴的问,“叶净淳那个女壮汉也就罢了,你当真想集齐高矮胖瘦四大美女不成?”

    宋保军听到叶净淳的名字,忍不住回头一看,却见叶净淳惯常所在的座位坐着另外一人,原来她今天没来上课。随口应道:“是啊,我打算收集高矮胖瘦四种体型、东南西北四个方位、文理体艺四门学科的各种美女。昨天那女孩只是其中之一。”

    “你、你有种!”柳细月一时气恼,又想拂袖而去。看见台上还有老师讲课,不能随便离席,终于气呼呼忍住,道,“你脑子进水了吧!”

    “开个玩笑而已,何必当真呢。”

    “开你个大头鬼啊!”

    柳细月扭脸不去理他,唐教授在台上絮絮叨叨讲课,也没多大心思听。

    柳细月是个傻大姐心性,自个玩一会儿手机,浏览几条搞笑信息,发送几条肥鹅通好友状态,基本忘了前头生气的事,伸手捅捅宋保军,悄声问道:“喂,你知不知道龙涯的女朋友昨天下午在教室门口下跪求饶?”

    上一次宅男兄弟会聚会喝酒,柳细月是和霍彩凤朝过相的,因此记得。

    宋保军挠挠头:“这个嘛,不太清楚,人家跪人家的,你管那么宽干嘛?”

    “别装蒜。”柳细月冷笑,“我看见郭俊在班级群里发消息说你是幕后主使,有没有这么回事?”

    “大姐,你仔细想想,我是学校非著名宅男,放个屁都不响的小虾米,有什么资格指使别人?”宋保军仔细听唐教授讲话,一边在笔记本上记下几个关键词,一边随口应答。

    “哦,你还非著名?弹个钢琴都轰动全校了。老有人找我问要你的电话号码,幸好我察觉到他们的不怀好意,通通都给拒绝了。”柳细月撅了撅嘴,双唇水润粉嫩,洁白整齐的牙齿隐现其间,看起来相当可爱。

    宋保军马上来了兴趣:“有人管我要号码?男的女的?漂不漂亮?哪个系的?几年级了?身材怎么样?有男朋友吗?叫什么名字?芳龄几何?仙乡何处?”

    柳细月见他这副猴急的表现,没好气道:“都是男的,想和你一起捡肥皂的。”

    宋保军只好住嘴不说。

    “喂,快说说啦,昨天那出苦情戏到底是不是你导演的?没想到龙涯拂袖而去的场面还蛮帅气的呢。又潇洒,又坚决,好有男子气概啊。”

    这回换做宋保军不淡定了,哼道:“不是我,他能帅气得起来?”

    柳细月索性抱住宋保军胳膊来回摇晃,娇憨的笑道:“真是你指使的?快说说啦!”

    宋保军心神荡漾,故意借一摇一晃之势用手臂碰触女孩的饱满胸脯,感觉那触感相当美好,说:“其实也不算什么,龙涯的女朋友霍彩凤水性杨花,勾引其他男人,被我们当场逮住,所以她急了又来求龙涯原谅,你说可不可笑?”(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