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 一上一下
    ps:厚颜求一下月票,有月票的小伙伴们投一下,谢谢!!!

    议事前,欧阳朔将杜如晦介绍给在座的诸位。

    听闻杜如晦曾经担任兵部尚书一职,白起眼中闪过一丝光芒,葛洪亮则是心中一沉,他的预感即将成真。

    至于其他人,尚没有发表意见的资格。

    议事正式开始,欧阳朔直接宣布军务署机构调整方案。

    “战备司升格为战备署,下瞎战备司、甲坊司、弓弩司以及岩洞军工厂。除了粮草和装备,战备署还将负责领地预备役的征招和日常训练。军务署长葛洪亮,转任战备署署长,三司主官维持不变。”

    欧阳朔话音刚落,在座诸位的神情可就耐人寻味。

    表面上看,葛洪亮职级不变,属于平级调动实际上,在职权上,他可就成为名副其实的后勤部长,权力大幅度缩水。

    葛洪亮神情不变,出列之后,躬身行礼:“诺!”

    回到座位,葛洪亮心中一松,就像一块大石终于落地。外界的压力,已经让他不堪重负,君侯如此调整,反倒是让他感到一阵解脱。

    欧阳朔点点头,见葛洪亮有如此定力,心中感到满意。

    撤销物资储备署之后,战备署的地位,实际上非常重要,关切到军队的生存命脉。如果葛洪亮不知轻重,欧阳朔是不会让他久居此位的。

    宋三等三位司长见葛洪亮神情平静,心中也是五味杂陈。

    不能说葛洪亮不努力,只是无奈领地军中大将太多,竞争压力太大,即便葛洪亮再怎么努力,也只能黯然退位让贤。

    由此也可以一窥君侯的选贤任能之道:能者上,庸者下。

    这么一想,宋三等人不禁心中一紧。既然连署长都能被撤换,那么他们这些司长,一旦不称职,自然也有被撤换的一天。

    没有谁是不能被替代的,身居高位,并不代表就可以一直高枕无忧。

    宋三更是一阵心慌,随着领地面积的不断扩大,领地外部环境越发复杂,军情司的地位也就越发重要。

    军情司越是重要,宋三才越是如芒在背,战战兢兢,保不准君侯哪一天就要撤掉他这位司长。

    欧阳朔环视一圈,继续说道:“战备署隶属于军务署,同时军务署再增设作战司和军法司。作战司负责作战筹划和作战指挥保障,军法司负责执行军中法纪。杜如晦任军务署长兼作战司长,军法司长暂时空缺。”

    军法司长,也称总军法官,需要找一位不畏强权,铁面无私之人来担任,山海城暂时还找不到一位合适的人才。

    至此,军务署总览军情、军法、作战以及战备四项核心职责。以杜如晦的能力,应该可以在短时间内,重新树立起军务署的权威。

    上将军白起和军务署长杜如晦,两人各管一摊。白起主要负责战时的作战指挥和军队训练,杜如晦则主要负责军队的日常建设和战时保障。

    尘埃落定,宋三他们倒是高兴,只是不敢表露出来。

    军务署积弱已久,他们这些司长说起话来也不硬气。如今换上一位铁腕署长,资格老、能力强,又深受君侯的信任,对他们这些作下属的而言,自然是大大的利好,以后有人替他们撑腰,就再也不用受三大师团的鸟气。

    至于上司的秉性如何,就要在以后的工作中慢慢磨合。

    随着杜如晦的上任,廉州侯府四大署中,除了财政署长崔映柚,其他三位署长都是名震一时的历史人物,阵容不可谓不强大。

    次日,书记室就将杜如晦和葛洪亮的任命,通报军中各部。

    欧阳朔对杜如晦充分放权,作战司和军法司的组建,交由杜如晦全权负责。杜如晦有权在军中或者正在组建的陆军讲武堂,抽调军官,补充到军务署。

    杜如晦也是雷厉风行之人,当天下午在葛洪亮的陪同下,视察完预备役以及四大军工作坊之后,第二天就在白起的陪同下,前往三大师团的驻地视察。

    盖亚二年一月四日,响尾蛇佣兵团团长黑曼巴蛇应邀造访山海城。

    黑曼巴蛇此番是秘密前来,没有带一名下属。这位前特战队员,在现实中也是响当当的一个人物,进了游戏,却是异常低调。

    星际移民以及地球,实际上给了所有人一次重头再来的机会。所有的个人档案和人际关系,都要经历一次格式化的过程。

    黑曼巴蛇正是领悟到这一点,才想着在游戏中,带领手下一群兄弟,借助地球这个平台,完成一次华丽的转型和蜕变。

    转型,重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黑曼巴蛇虽然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但是还是缺少一个契机,或者说是一个杠杆。

    欧阳朔主动伸出的橄榄枝,正是黑曼巴蛇苦苦寻求的契机。

    两人是一拍即合。

    随着山海城和响尾蛇佣兵团合作的不断深入,欧阳朔跟黑曼巴蛇的私人交情,也是越发深厚,两人早已不再局限于合作伙伴关系。

    欧阳朔此前承诺的五百架强弩,已经全部提前交割给响尾蛇佣兵团,让响尾蛇佣兵团实力大增,他们最近很是做了几票大买卖,收获颇丰。

    对欧阳朔的示好,黑曼巴蛇是记在心中。

    黑曼巴蛇的性格,跟攻城狮有些类似,粗犷中透着一股细腻。

    不同的是,攻城狮这家伙已经有点中二的倾向,在作死的道路上是越走越远,真是难为沮授,要不停地替自家主公擦屁股。

    黑曼巴蛇不同,豪放与细腻,冷血与温情,四种截然不同的性格,完美地在他身上融合。对兄弟,他能两肋插刀对敌人,他又冷血无情。

    会面的地点,安排在欧阳朔的书房。

    闲聊中,两人也显得随意。

    “听说这次拍卖会,老弟你又独占鳌头啊!”黑曼巴蛇调侃道。

    欧阳朔嘿然一笑:“嘿,差点被人干翻,京都可不太平啊!”

    黑曼巴蛇眼神一凝:“老弟指的是刺杀一事?!老哥哥我也有所耳闻,只是外面传的乱七八糟,说什么的都有,能不能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是血刃干的。”

    “血刃?”黑曼巴蛇眉头一皱,他完全没有印象。

    “不说你,我也是无意中才得知他们的存在。”欧阳朔扯了一个谎,接着说道:“说起来,他们跟老黑你,还算是半个同行。”

    “怎么说?”黑曼巴蛇不自觉地坐直身子。

    正所谓,同行是冤家,由不得黑曼巴蛇不重视。

    “你可听过残花?”欧阳朔打了一个哑谜。

    “残花?现实中最神秘的杀手组织?难道他们就是血刃?”黑曼巴蛇显得有些激动,说话的语气不自觉地都快了不少,问题一个接着一个。

    “不错,就是他们!”

    “难怪!”黑曼巴蛇一声长叹:“如果是他们,那就一点都不奇怪,两者的行事风格确实是一模一样。”

    说到这里,黑曼巴蛇神情复杂地看了欧阳朔一眼,赞叹地说道:“老弟的身份,还真是让我好奇啊。不管是我们,还是残花,都逃不过你的法眼。”实际上,黑曼巴蛇的内心,远不止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平静。

    欧阳朔笑了笑,没有言语。

    他哪里有什么神秘的出身,不过是仗着重生者的优势罢了,这一点他是不会跟黑曼巴蛇解释的,即便两人已是朋友。

    很多时候,保持一点神秘感,本身就是一张不错的底牌。

    这张底牌打得好,会让你的敌人忌惮你,在对付你的时候束手束脚同时也会让你的朋友更加的敬畏你,在他想背叛你的时候,多了一层顾虑。

    既如此,欧阳朔又怎么会去轻易地揭开这张底牌。前世遭遇的背叛,早已让他变得铁石心肠,不会再完全地去信任一个人。

    欧阳朔记得,有人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要想不被身边人背叛,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你身边的人找不到背叛的机会和理由。

    欧阳朔深以为然。

    “如果血刃就是残花,那确实有些难办。”黑曼巴蛇轻轻揭过,不再提方才的话题。他这种人物当然理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而要想保持双方长久的友谊,就不要轻易地去触碰对方的秘密。

    “现实中,你们可有打过交道?”欧阳朔问道。

    “还真有。”黑曼巴蛇苦笑着说道:“那次我们在执行一次护送任务,结果护送的目标,就是残花刺杀的对象。”

    “你们交手了?”

    “那还能怎么着。”黑曼巴蛇摊了摊手,笑得有些苦涩,想起那次惨烈的交锋,他至今还心有余悸,“那一次,我们足足牺牲了三十多个兄弟,最终还是没能保住目标。”那也是响尾蛇,为数不多的失败经历之一。

    欧阳朔点点头,他对残花只是知道一个名字,具体的印象完全没有。听黑曼巴蛇这么一说,心情不免有些沉重。

    就连响当当的响尾蛇,都栽在残花手中,对方确实非同凡响。未完待续。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