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 龙首号
    发生在浔州的大戏,并没有吸引欧阳朔的目光。

    太平天国起义军再怎么折腾,短时间内也波及不到廉州盆地。相反,太平天国的扩张,相当于是在广西境内狠狠地犁了一道,破除旧有的格局,最终很有可能会形成一家独大的局面。

    等到那时,欧阳朔再站出来收拾残局,只要干掉太平天国,就等于占领广西全境,何乐而不为?

    太平天国起义军,在欧阳朔眼中,就是一个活靶子。

    不是欧阳朔狂妄自大,想仅凭廉州盆地就干掉太平天国,他还有其他的底牌,只待时机成熟,便要一步步实施。

    等到那时,谁要再敢小看廉州盆地,可就要吃大苦头。

    再者说,浔州东面,梧州境内,可还坐镇着蚩尤城。

    两虎相争,必有一伤。

    欧阳朔大可以坐山观虎斗。

    至于事情会不会像他预料的那般发展,一切都是未知数。

    木兰府兼并的余波,渐渐散去,山海领重新恢复平静。

    唯一让欧阳朔头疼的,还是战马的问题。组建第四师团,就不得不触及青蚨马一事。其他三个师团的骑兵,都配备了青蚨马,欧阳朔总不能厚此薄彼。因此,为第四师团的骑兵更换青蚨马,就提上欧阳朔的日程。

    可惜,草原各部在天讫部落的撺掇下,已经对山海城怀有戒心,再不肯跟山海城进行贸易往来,试图通过草原部落购买青蚨马,已是不太现实。

    断绝贸易往来之后,欧阳朔对草原各部就更不放心。

    虽然说廉州盆地的气候宜人,没有寒冬一说,但是临近年关,草原是无法大规模放牧的,牧民的生计,就成为一个大问题。

    无法从山海城采购到粮食,欧阳朔有理由怀疑,草原各部会铤而走险。

    欧阳朔已经指示军情司,加大对草原情报的搜集力度,一有风吹草动,立即上报。负责北部片区情报工作的军情二组组长雷迅,更是立下军令状。

    让欧阳朔感到疑惑的是,从雷迅陆续传来的情报看,草原各部似乎并没有宣战的意思,至今还没有哪个部落发布临时战争集结令,征调牧民加入军中。

    一切,都显得很诡异。

    平静的草原,更像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

    欧阳朔也只能一边指示军务署,加紧制定战争预案,调配战争物资,随时准备跟草原发起一场大战一边指示山海府,加紧城墙建设进度,优先建设北面的城墙,使其成为一道坚不可摧的屏障。

    随着军队规模的扩大,想要发起一场大规模的战争,再不跟以前一样,随时都可以调动大军,立即投入战场。

    正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一场大战,要筹措多少粮草、皮革、车马,又要准备多少箭矢和武器装备,不是短时间内就能准备就绪的。

    四大军工作坊,再加上岩洞军工厂,数千名工匠,日夜劳作,一批批的武器装备,被运往军中各部,完成装备的更新换代。

    尤其是刚组建的第四师团,士卒的装备都是转职时系统赠送的,远远达不到山海城军队的装备标准,基本上都要进行更换。

    刚上任不久的战备署长葛洪亮,忙得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

    上将军白起和军务署长杜如晦,一边忙着整备军队,一边带领亲卫,频频突入草原境内,实地勘察地形地貌,为将来的大战作好准备。

    白起的秉性,是不动则已,动辄必中,他的脑袋一刻都不会停歇,不停地在思索,琢磨敌我双方。他最看重的,便是战前的侦查和战争准备工作。

    杜如晦同样经验老道,眼光锐利,谋事果断,出身隋唐时期的他,其战争理念和作战策略,相比战国时期的白起,又要更胜一筹。

    两人相辅相成,倒是让欧阳朔省心。

    有此二人坐镇,欧阳朔才有精力谋划其他大事。

    再说青蚨马。

    目前获取青蚨马唯一的途径,只有疾风谷军马场。

    疾风谷军马场前后共送去四千余匹青蚨马,其中还有一百匹种马。

    战马的培育,需要一个长久的过程,短时间内,欧阳朔实在不想涸泽而渔,抽调疾风谷军马场的青蚨马。

    而且从长远来看,青蚨马这种优异的战马,是满足不了领地军队扩张需求的。即便是一统廉州盆地,青蚨马的总数也是有限的。

    往后的战争,动辄出动十余万甚至是数十万大军,就算是将廉州盆地的青蚨马抽调一空,也满足不了骑兵的需求。

    因此,欧阳朔才会早早地建立军马场,未雨绸缪。

    当然,军马场也只是一个备选方案,救缓不救急。最好的办法,是能够找到其他的坐骑种类,开辟另外的坐骑来源。

    对于此事,欧阳朔已是有些眉目。前世,他倒是知道一些优秀坐骑的产地。只要时机合适,便能破除军中坐骑稀缺的困局。

    目前而言,欧阳朔是进退两难。

    第四师团师团长穆桂英倒是理解欧阳朔的难处,表示更换战马一事,可以暂缓,反正要建成木兰要塞,也不是一朝一夕之事。

    此事,就这样搁置下来。

    另外一件让欧阳朔操心的事情,便是北海造船厂。

    欧阳朔将拍来的明朝战船制造技术手册交给造船厂的时候,就提出要求,让造船厂尽快造出一艘楼船,他等着急用。

    在欧阳朔的期盼中,一月十五日,经过北海造船厂数以百计的工匠,日夜赶工,领地第一艘楼船,终于建造完成,准备下水。

    欧阳朔得到消息,亲赴北海城,准备亲眼见证这一历史性时刻。

    除了欧阳朔,造船厂特别顾问孙老,厂长郑大海以及北海舰队统帅裴东来等人,都一起赶到船坞,见证楼船下水。白起和杜如晦两人,则是忙于整备军事,一时脱不开身,不然怎么着也会来看一看。

    北海造船厂紧挨着北海港,建造有大型船坞两个,中小型船坞十余个。

    第一艘楼船,便是在其中的一个大型船坞装配,等待下水。

    停泊在船坞的巨型楼船,高十余丈,足足有五层,可载兵3000人。楼船不仅外观巍峨威武,而且船上列矛戈,树旗帜,戒备森严,攻守得力,宛如水上堡垒。舱壁装有铁板,船首装有形似铧嘴的犀利铁尖,用以在水战中冲击犁沉敌船,较冲角破坏力更大。船尾安装有船尾舵,使舵拔正航向不偏航。

    毋庸置疑,楼船采用了水密舱壁技术,而且还更胜一筹。

    楼船两侧,还配有六具拍竿。

    拍竿是砸击敌船的战具,长五丈有余,由立柱、横杆、缚于杆头的巨石和辘轳四部分组成。立柱为支架,横杆架在立柱上,可以随意转动,巨石以砸击敌船,辘轳有绳索与横杆相连,靠人力转动辘轳,拉起横杆,提升巨石。

    如此大杀器,在火炮还没有诞生之前,简直就是敌船的噩梦。

    凡此种种,共同将楼船武装到牙齿,想想都让人胆寒。

    如果不是时间紧急,孙老还想着对楼船改装一下,让它变得更加可怕。成功建造出一首古代楼船,对孙老这样的船舶专家而言,自然是激动不已。

    对欧阳朔的办事效率,孙老很是满意。有了明朝战船制造技术手册以为借鉴,他的很多想法,就可以慢慢地付诸实践。

    当然,楼船并不是完美无缺,它也有缺点。

    楼船的缺点,就是船只过高,导致重心不稳,抗风浪能力差。因此,楼船一般只适合在内陆河道或者近海作战,不太适合远洋航行。

    否则的话,一个风暴下来,楼船就有可能侧翻沉没。

    受妈祖庇护,山海城的海军,完美地避开这一缺点。隐藏建筑妈祖庙海神庇护的建筑特性船队海上航行抵御风暴能力提升40,使得领地的船只,只要不是遇到特大风暴,一般都不会有什么问题。

    跟在欧阳朔身侧的郑大海,见君侯神情愉悦,对建造的楼船似乎很满意,试探地说道:“还请君侯为楼船命名!”

    欧阳朔确实很满意,笑着说道:“领地以龙为图腾,这第一艘楼船,就叫龙首号,寓意龙腾四海。”

    “好名字!”一旁的孙老突然插话,笑着点头:“寓意也吉祥。”

    “属下立即吩咐船工,将名字刻上去!”郑大海跟着凑趣。

    欧阳朔点点头,龙首号将作为他的旗舰,随他驰骋大海。“郑船长,立即完善龙首号相关设施,过几天,本侯就要乘坐龙首号出海。”

    “诺!”郑大海心中一紧,他没想到,君侯竟是如此急切,看来这两天,又要安排工匠加班加点。要知道。一艘巨型楼船要安装的附属设施可不在少数。

    欧阳朔接着看向裴东来,道:“裴将军,北海舰队这两天也要行动起来,准备随本侯一起出海。”

    “不知君侯的目的地是?”裴东来有些不解。

    欧阳朔神秘一笑,淡淡地说道:“琼州岛!”未完待续。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