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 崖州
    游戏中的琼州岛,是个化外之地,也是欧阳朔规划中的又一个战略要地。

    游戏地图扩大十倍之后,琼州岛占地面积达到35万平方公里,比廉州盆地还要大。北以琼州海峡与岭南划界,西邻北部湾与广西和越南相对,东濒南海与夷洲岛对望,东南和南边在南海中与菲律宾、文莱和马来西亚为邻。

    明朝时期,朝廷在琼州岛设琼州府,下设儋州、万州和崖州三州十县。

    三州当中,儋州位于琼州岛的西面,在地理位置上,刚好与廉州盆地相对。按理来说,儋州是一个不错的登陆地点。

    欧阳朔却将目光,瞄准琼州岛最南端的崖州。不为别的,只因相比儋州,崖州更加适合建设军用港口。

    崖州,必将成为欧阳朔进击大海的最佳前沿基地。

    选择崖州,对欧阳朔而言,需要冒很大的风险。

    因为琼州岛世代居住着黎族、苗族以及回族等各族原住民,其中又以黎族居住历史最为悠久。而这些原住民,大多数都聚居在琼州岛的中部以及南部。位于岛屿最南端的崖州,自然就是这些部族的主要聚集地之一。

    选择崖州,就必须直面岛上土著的威胁。

    前世,据欧阳朔从论坛上获知的信息,琼州岛少量幸存的玩家领地,基本上都建在北面和东北面沿海地区,那里才是汉族的主要聚居地。

    盖亚二年一月十六日,廉州侯府。

    欧阳朔召集四位署长以及上将军白起,共同议事。

    “两天之后,本侯将率领禁卫旅和北海舰队,出海远行,预计要到除夕前才能返回侯府。领地一应军政事物,就由在座的诸位,共同裁决。”

    欧阳朔话音刚落,举座皆惊。

    刚上任不久的军务署长杜如晦更是满头黑线,眼看草原局势越发紧张,大战一触即发。在这个节骨眼上,君侯却要离开领地,如何不让他抓狂。

    白起倒是老神在在,他在秦国时,总览一**务,早就习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君侯只要对他充分授权,在与不在,都不会影响他的作战指挥。

    至于范仲淹和田文镜二人,执掌一郡政务,对他们而言,还算不上多大的考验。他们所担心的,是君侯不在领地,对军心民心的影响。

    五位巨头中,映柚资历最浅,只要不是涉及到财政事物,她基本不发言,做一个安静的倾听者。最近领地刮起一阵邪风,矛头直指她这位财政署长。

    坊间有传言,说她不过是仗着君侯的宠信,依仗君侯义妹身份,才身居高位。能力上,相比其他三位署长,实在相去甚远,不配担当大任。

    流言蜚语,让映柚感到一阵阵巨大的压力,经常彻夜难眠。她虽然问心无愧,但是也抵不住众口铄金。夜深人静之时,映柚有时候也会怀疑自己。

    这段时间,映柚是如履薄冰,她无法去反击这些流言,逞口舌之利她只能努力作出成绩,用实实在在的政绩,去反击那些恶意中伤她的人。

    欧阳朔得到消息,却是极为震怒,要求提刑司彻查此事,有胆敢造谣者,一律打入大牢,依律定罪。

    映柚的聪慧和努力,欧阳朔是看在眼里的,哪里有什么私情?

    欧阳朔震怒,除了心疼映柚,也是对领地内的这股歪风邪气极为警惕。随着领地不断晋级,人口急剧膨胀,各色人物粉墨登场,鱼龙混杂。

    各种利益互相交织,错综复杂。

    刚建村时的那股淳朴民风,早已荡然无存。

    这是欧阳朔不想看到,却又偏偏发生在眼前,讽刺的是,他还无力阻止。廉州侯府彰显了他的地位,也将他跟普通百姓,隔离开来。

    个中滋味,唯有自知。

    “君侯此去,目的何在?”范仲淹问道。

    “此行的目的地,乃海外岛屿琼州岛。本侯将在那里,建设另一块领地,以拓宽领地的战略纵深。”欧阳朔略微解释了一下。

    打冰儿进入游戏开始,欧阳朔将她的游戏模式选择为领地建设类,就已经在打琼州岛的主意。

    计划一直没有实施,原因主要有三。

    一则领地根基不稳,不太适合急急忙忙开辟另外一块领地二则艨艟斗舰尚不具备远距离航行的条件,贸然出海,有一定的风险三则找不到一块合适的建村令牌,白银级以下的建村令牌,实在入不了欧阳朔的法眼。

    第二次系统拍卖会,一次性将欧阳朔的问题给解决了。

    因此,在“龙首号”顺利下水之后,欧阳朔就迫不及待地准备远行。

    欧阳朔此去,不仅带着大部队,而且还要带上一大批基层政务人员、各类工匠、各类技能人才以及各类物资,确保一到崖州,就能站稳脚跟。

    除此之外,他还计划从北暮盐场抽调一批盐工,准备在崖州开垦盐田。

    听完欧阳朔的计划,四位署长默然,君侯要开疆拓土,他们实在没有反对的理由。至于欧阳朔的个人安全,有禁卫旅护卫,基本上没有太大的问题。

    欧阳朔授权白起,在他不在领地期间,白起有权调动指挥领地全部大军,酌情应对战事,或战或停,均可一人决断。

    授权范仲淹,作为文官之首,统领侯府百官,酌情处理一应政务。

    定下军政两位负责人,欧阳朔当即宣布散会。具体的安排,欧阳朔自会单独找他们一一交待妥当,不必在会上一起商议。

    会后,欧阳朔让人去东篱剑派通知宋佳,让她跟自己一起同行。

    崖州地界,大致位于现实中的三亚,元旦期间,正是休闲度假的好时光。欧阳朔也想趁着这个机会,带着宋佳和冰儿,到海边好好游玩一番。

    此前,欧阳朔曾经嘱咐顾修文,让顾修文在北海城外的海滩边,建了一座别院,以供他带着冰儿到沙滩玩耍。

    可惜,因为事物繁忙,一直未能成行。

    别院建好之后,就一直空着。欧阳朔听闻顾修文还专门安排人,一直在看守打理别院,倒是没有荒废。

    元旦过后,以廉州盆地的气候,已是不太合适在海边游玩。

    如今有更好的去处,欧阳朔自然要弥补遗憾。

    一张一弛,方为正道。欧阳朔虽然是领主,也不想一心扑在政务上,适当的休假,还是非常有必要的。

    再者说,经营领地是重要,但也不能忽略亲人。

    舍本求末,君子不为。

    欧阳朔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有陪着冰儿一起玩耍。陪冰儿的时间,还比不上现实中的陪伴。想起当初的誓言,欧阳朔都有些羞愧。

    有句话怎么说来者:陪伴,才是最真情的告白。

    下午,孙老突然造访。

    “欧阳,听说你要带妹妹去崖州度假?”孙老也不绕弯子,直接问道。

    欧阳朔点点头,笑着说道:“怎么?您老也想去见识见识崖州风光?”

    “我这一把老骨头,还去什么崖州,再说现在正是造船厂最忙的时候,我就是想走也脱不开身。”孙老摇头。

    “那您老的意思是?”欧阳朔不解。

    孙老看着欧阳朔无辜的表情,就气不打一处来。作为孙小月的爷爷,他太了解自己的那位宝贝孙女。这丫头跟欧阳小子“同居”了大半年,已是日久生情,再加上欧阳小子在游戏中散发出的无限魅力,让这丫头是情根深种。

    可惜,妾有意,郎无情。

    欧阳这小子也不知道怎么搞得,鬼使神差地突然就迷上宋佳,还摆出一副非宋佳不娶的架势,让人是又爱又恨。

    眼见孙女日渐消沉,相思成疾,孙老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孙老有时候也恨自家孙女太老实,不争气,都不知道去主动争取。再怎么说,她也是先认识欧阳朔的,在宋佳还没正式定下名分之前,还有机会。

    孙女不争气,他这个做爷爷的,自然要搭把手,为孙女创造机会。这不,听闻欧阳朔要携宋佳和妹妹去崖州度假,老爷子便拼着老脸赶了过来。

    “是这样,小月最近忙着帮山海城做城市规划,整个人都快忙坏了。我想啊,正好趁着这个机会,让她跟你一起去崖州散散心。跟你说,我可就这么一个宝贝孙女,可不能让她为了领地的事情,累坏了身子。”孙老半真半假地说道。

    老爷子这是话中有话啊。

    欧阳朔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强笑着说道:“行啊,只要小月喜欢,我这边当然是没问题的。”他再木讷,也领会出孙老言语中的深意。

    孙老点点头,该说的他已经说了,欧阳小子也不是笨蛋,想来是已经领会了他的用意,心中一叹:宝贝孙女啊,爷爷只能帮你到这喽!

    “行了,就这事,我走了!”孙老起身告辞。

    “您老慢走!”欧阳朔连忙起身相送。

    孙老摆了摆手:“不用送,明白我的意思就行。”

    “哎!”

    欧阳朔心中一叹,怔在原地。未完待续。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