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黑云压城城欲摧
    廉州之战,是自盖亚元年以来,在主地图,玩家领主与原住民势力之间,发生的规模最大的一场战争。

    双方动员的兵力总和,超过十万。

    突如其来的战争,让山海城再次成为中国区关注的焦点。欧阳朔的缺席,更是为这一场战争蒙上一层阴影。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廉州盆地。

    许多支持欧阳朔的平民玩家,很是为欧阳朔捏了一把汗。

    眼前的局势,对山海城是极为不利的,三方联合狙击之下,山海城还能不能在廉州盆地屹立不倒,都是个未知数。

    没人有认为,山海城这次能够轻易地从这场有预谋的战争中脱身。最好的结局,也不过是勉力守住,留下一个破败的山海城,元气大伤。

    有好事者甚至开出赌局,赌山海城能够坚守多久

    不仅是中国区玩家,全球玩家都在关注着这一场战争。不为别的,只因战争的主角,是全球领主玩家中的no1,自然备受瞩目。

    **********

    美国区,自由领。

    杰克·道森喃喃自语:“我们的老朋友,又要领先一步了!”

    “你就这么肯定,廉州侯会赢下这场战争?”他的友人表示怀疑。

    “嘿,如果连这点困难都应付不了,如何配当我的对手。”杰克自信满满。

    “……”

    “对土著的行动,也要加紧布置。哎,我还是太仁慈了。”杰克面带微笑,说出的话却冷酷无情,“告诉他们,再不屈服,就准备承受灭族之灾吧!”

    “没问题!”

    **********

    英国区,艾维克堡。

    威廉侯爵不满地对书记官吼道:“廉州侯已经有实力发动十万大军级别的战争,看看我们还在干什么,玩泥巴还是过家家,啊?”

    “……”

    书记官沉默不语,气氛有些难堪。

    威廉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转而问道:“蒸汽机研制的怎么样了?”

    “一切进展顺利,预计还要一年半,就能成型。”

    “一年半?太慢了!太慢了!”威廉神情狂热,对手下的工作极度不满,眼看又要暴怒,“重现日不落帝国的荣光,刻不容缓!”

    威廉在现实中就是一名贵族,这是一位民族情结爆棚的领主,他的理想,就是重现大英帝国的荣光,称霸海洋,殖民全球。

    “是,我会抓紧时间布置的。”书记官小心翼翼地回道。

    威廉面目狰狞,寒声说道:“一年,记住,我只给你们一年的时间!一年之后,如果再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你知道后果的。”

    “没问题!”

    书记官心中发苦,却不敢拒绝侯爵的要求。

    **********

    安南区,海防县。

    ps:安南即古越南,以后统一改为安南。

    海防县领主阮天阙神情凝重:“我们这个邻居,还真是让人心惊啊!”

    “谁说不是呢?!此前一直骚扰沿海的黑鲨海盗,说灭就灭了。”

    提起黑鲨海盗,阮天阙脸皮一阵抽动,海防镇曾经差点就毁在黑鲨手上,正在他准备反击的时候,黑鲨却被山海城剿灭,真是莫大的讽刺。

    “真希望廉州侯这次摔个大跟头,否则,终将成为安南之患啊。”想到未来的国战,阮天阙眉头紧锁。任谁有这样一位强大的邻居,也不会安心。

    “现在提国战,是不是太早了一些?”

    “早?不,一点都不早。如果廉州侯赢得这一场战争,廉州盆地就再无对手。你说说,他会将目光对准谁?”阮天阙天生危机感爆棚。

    “……”

    “联络北部诸领地,结成统一联盟的事情,要加紧进行了。”阮天阙神情莫名,一统安南北部,是他实现个人野心的第一步,却是举步维艰。

    “事情不太好办啊,那些家伙,个个都桀骜不驯,如何肯屈服?”

    阮天阙神秘一笑:“机会不是已经出现了吗?就以廉州侯为假想敌,看他们还能如此安逸吗?中国有句古话:攘外必先安内。”

    “大人英明!”

    **********

    廉州侯府,议事大殿。

    四位署长以及上将军白起,共同议事。军情司长宋三,第二师团师团长罗士信,城卫师团副师团长赵四虎以及山海城知府魏冉列席会议。

    因为是战时,按例,由上将军白起总览军务,主持议事。

    在宋三通报完军情后,议事大殿一阵寂静。

    军务署长杜如晦首先发言:“外城墙,是肯定守不住的。与其如此,倒不如壮士断腕,直接弃守外城墙,退到三座内城当中。”

    “此法不妥!”魏冉立即反对,“外城正在建设大量的居住区和商业区,一旦弃守,必将遭到敌军破坏,造成的经济损失,无法估量。”

    魏冉自上任以来,大部分心血都耗在山海城外城建设上面。军方要直接弃守外城,等于让他的心血付诸东流,这是他无论如何都不想看到的。

    “末将也有疑问。”赵四虎跟着发声,他主要是从战争防御的角度分析:“且不说外城会遭到破坏。退守内城,等于将军队一分为三,草原联军全部都是骑兵,他们完全可以切断三座内城之间的联络,让我们各自为战。”

    白起没有受到魏冉和赵四虎的影响,看向杜如晦:“杜署长想必还有其他意图?”他虽然跟杜如晦才共事短短一个月,对杜如晦却是佩服的紧。此人深谋远虑,果决能断。魏冉和赵四虎提出的问题,杜如晦不可能没有想到。

    白起话音刚落,赵四虎脸色一红,心中羞愧。他还是太孟浪了,急于表现自己,却没有思考杜如晦话中的深意。

    魏冉倒是神情自若,外城是他的心血,不容有任何闪失。

    杜如晦看了赵四虎一眼,眼神中带着一丝鼓励和安慰,接着说道:“退守内城,不代表放弃外城。放弃外城墙,也不代表放弃外部防御工事。正如赵将军所言,敌军是骑兵,善于野战,而不擅长攻城。”

    “外城,正可作为防御敌军的前沿阵地。至于经济损失?”说到这里,杜如晦面无表情,道:“这是战争,我们又是防守方,受损再所难免。且不说外城,就是内城,也要跟着遭殃。这是一场大规模的战争,要想取得最终的胜利,我们就要做好打持久战和付出巨大牺牲的心里准备。”

    杜如晦不愧是决绝之人,心肠也够硬。

    魏冉心中一苦,正想出言反驳。想了想,又坐回原位,沉默不语。

    白起见此,心中一松,他就怕魏冉再纠缠下去。领地军政分离,岂是儿戏!杜如晦作为军务署长,战争时期,拥有绝对的权威。

    他召集魏冉参会,不过是一些军事行动,需要山海城的配合。至于影响军队决策?作为知府,就有些逾越了。

    领地内,能够同时影响军政的,唯有君侯一人。

    好在魏冉没有让他难做。外界的传闻,白起又怎么会没有耳闻。

    传闻,说他们翁婿二人,一人把持军队,一人控制郡城。现在君侯又不在,领地还不是他们翁婿二人说了算。

    白起虽然并无此心,也不得不注意一二。

    魏冉也是只老狐狸,白起能听到的流言,他更是门儿清。正是有此考虑,他才突然放弃跟杜如晦争辩。

    至于山海城的损失,就只能由他来做工作了。

    “请杜署长放心,行政署和内政署会做好百姓的安抚工作。”范仲淹代表文官集团表态,支持军方的决策。

    杜如晦点点头。

    接下来,就是商议军队调动的事情。仅凭第二师团和城卫师团,守住问题不大,可要击退,甚至是击溃敌军,就显得力有不逮。

    君侯虽然没有明确表态,但是白起揣测,君侯是想借此一战,彻底平定廉州盆地,为领地的对外扩张,创造有利条件。

    因此,就必须抽调其他师团,增援山海城。

    第三师团不用说,被断刃县牵制,暂时无法抽身。第一师团肯定要调动,西部的防御,可以暂时移交给各城防部队。

    问题的关键,是要不要调动第四师团。

    第四师团的组建,一直是山海城的秘密。无论是草原的探子,还是断刃县的密探,绝无可能知道第四师团的存在。

    他们只知道,木兰城拥有一支规模较大的城防部队。因此,草原联军安排了八千大军监视木兰城。

    第四师团已经基本完成换装,战斗力提升了一个档次。草原大军对木兰城的守卫力量,还停留在城卫旅时期。

    这,就是最大的变数。

    跟杜如晦简单商议之后,白起决定打好这张牌,暂时不调动第四师团,让第四师团暂时按兵不动。

    最后一个问题,就是北海舰队要不要参战。

    从崖州返回的北海舰队,因为造船厂建造的楼船还没有交付,第二次远征暂时被压后,停留在北海城。

    “北海舰队随时待命吧,以防万一。”杜如晦是果决,但不代表他不谨慎。这样的战争,多一份力量,就是多一份保障。

    “我同意!”白起表态支持,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未完待续。)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