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心机
    议事之后,领地的战争机器,就高效地运转起来。

    廉州侯府发布一级战争戒严令,各级城池,全部实施宵禁。城门许进不许出,驿站被封锁,禁止传递信件。

    军务署通过蜂鸟,将军令传到各大师团。

    第一师团接到命令,当即开拔,离开城西大营。第二师团撤离城北大营,撤退之前,城北大营被销毁。第三师团驻守城东大营,伺机而动,寻找战机。第四师团撤离镇南关,悄悄地在木兰城内集结。

    城卫师团,则是负责修筑山海城防御工事。

    战争还没开始,双方的探马已是在草原上连番厮杀。山海城参与侦查行动的,除了军情司细作,还有第二师团和城卫师团的侦察兵中队。

    论骑射水平,草原骑兵自然更胜一筹但是要论侦查水平,草原联军拍马都赶不上经过专业训练的山海城侦查兵。

    草原联军的一举一动,都瞒不过侦察兵的眼睛。一条条重要的敌军情报,由蜂鸟及时高效地传递到山海城统帅部。

    统帅部成员,除了上将军白起,还有杜如晦亲自领衔的军务署作战司。经过一个月筹备,作战司的框架终于搭建起来,第一次登台亮相。

    军务署长杜如晦精心挑选的作战司成员,共计十二人,其中六人来自从泉州或者大理军队,作战经验丰富另外六人则是兵家门徒,理论知识丰富。

    两相结合,相得益彰。

    “兵圣效应”还在持续发酵,每天都有慕名而来的门徒。

    有欧阳朔的指示,陆军讲武堂建设的极为顺利,学堂的主体已经基本建设完毕,再有半个月,就能彻底竣工。

    作战司的职责,就是整合情报,制定作战方略,参谋战事。

    高效的情报网络,高端的参谋体系,及时的后勤保障杜如晦正在将军务署打造成为军队的利器,也是欧阳朔一直以来对军务署的期望。

    这一切,在草原联军那群土包子看来,都是不可想象的。战争伊始,双方就站在不对等的位置。

    有军务署支撑,白起指挥作战,也更加得心应手。

    盖亚二年二月七日,第一师团抵达山海城。

    根据统帅部安排,第一师团负责山海城区的防务,城卫师团负责友谊城区的防务,第二师团则负责泅水城区的防务。

    次日,草原大军的先头部队就抵达山海城外。先头部队约一万五千骑兵,带队的正是联军副将拉克申。

    大军选择在原城北大营区域驻扎,建立营地,跟友谊城区,隔河相望。

    紧随先头部队之后,岱钦率领的主力大军,也在当天下午抵达。

    联军营帐。

    岱钦是一位三十余岁的中年汉子,络腮胡,浓眉大眼,额头光洁,脑袋后面扎着五六条小辫,一位典型的蒙古汉子。

    岱钦大马金刀地坐在首位,下方是联军主要将领,除了拉克申,剩下的七位将领,分别代表一个中型部落,基本上都是各自部落的领军大将。

    草原军议,向来是乾坤独断。

    岱钦环视一圈,道:“明日之战,首要目的,就是拿下护城河,否则一切休提。谁愿为先锋,为我大军旗开得胜?”

    拉克申当即站了出来,大声说道:“大帅,末将愿往!”其他七位将领见拉克申请战,就没有言语。

    见此,岱钦的眉头,不易察觉地皱了一下,故意说道:“好,作先锋,还得靠我们天讫部落的好汉,我准了!”

    岱钦话音刚落,其他七位将领可就不乐意了,纷纷跟着请战。

    “大帅,末将愿往!”

    “是啊,大帅,这种作先锋的事情,还是交给我们天鹰部落吧!”

    “大帅,您可不能厚此薄彼啊,天鼠部落愿为先锋!”

    “好!”岱钦笑声爽朗,状极开怀,“既然如此,就由哈日查盖和胡勒根二位将军,率领一个万人队,以为先锋,拿下护城河。”

    哈日查盖是天鹰部落的,而胡勒根则是天鼠部落的。

    “谢大帅!”两人兴奋异常。

    “大帅!”拉克申有些着急。

    岱钦摆了摆手,阻止拉克申再说,道:“此事就此决定,不许再议。”

    拉克申脸色讪讪,坐回自己的位置,愤愤不平。

    见此,哈日查盖和胡勒根二人更是得意。

    商议完毕,诸将退去,只有拉克申留了下来。

    见拉克申欲言又止,岱钦恢复沉着冷静,此前的爽朗,消失的无影无踪。

    “有什么疑问就直说吧,不要吞吞吐吐的。”

    “大帅,为什么不让我出战?”拉克申不满地说道。

    岱钦一副了然的神情,压了压手,示意拉克申冷静,道:“你呀,你可知道,可汗发动这次战争的目的?”

    “目的?不就是复仇,消灭山海城吗?”拉克申不解。

    “愚蠢!”岱钦提高声音,“战争岂是儿戏,儿郎们也不是复仇的工具。”

    被岱钦训斥,拉克申脸色涨红,羞愧地说道:“请大帅解惑!”

    “拉克申,仇恨不仅蒙蔽了你的眼睛,更蒙蔽了你的头脑。以前的你,可不是这么冲动。”岱钦不留情面,接着说道:“消灭山海城,只是最直观的目的。更重要的是,可汗要借助这场战争,重新确立我们天讫部落在草原上的无上地位。”

    拉克申心中一惊,有些恍然。

    “霸主地位,靠的是什么?是军队,只有我们在军事实力上,碾压其他部落,才能让他们驯服,其他一切都是虚的。明日首战,必是伤亡惨重。你手下带领的,可都是我们族中的精锐大军,岂可轻易出战?”岱钦继续说道。

    拉克申心中一寒,岱钦这是要借助这场战争,趁机削弱其他部落的军事实力啊。想起可汗那双深沉的眼睛,拉克申心中一颤。

    “大帅英明!”

    岱钦脸色稍稍缓和,“好了,下去休息吧,接下来还有几场硬仗,有你出场的时候。记住,方才的谈话,仅限你我二人知晓,你可明白?”

    “明白!”拉克申连忙保证。

    “去吧!”岱钦挥了挥手,拿起案上的兵书,翻阅起来。

    拉克申默默退出营帐,脸色有些发白。他感觉,营帐中坐着的,是一头择人而噬的凶兽,偏偏又披着绵羊的外衣。

    二月九日,红日初升,天地一片血红。

    峡谷吹来的季风,带来北海湾咸湿的海洋的味道。

    一大早,联军营地就开始忙碌起来。昨日开始,五万大军一起出动,就地在草原上挖出大量的泥土,再用干草织成的草袋装好。

    一袋袋的泥土,在军营前面的空地上,垒成一座小山,煞是壮观。

    军营前面,一个万人队已经准备就绪,他们就是今天的先锋部队。

    哈日查盖和胡勒根两员大将,骑着战马,走在队伍最前面,意气风发。

    他们在进行最后的战前动员。

    “天鹰部落的儿郎们,大帅将这个任务交给我们,就是认可我们的英勇。今天这一仗,必须打的漂亮,听到了吗?”哈日查盖率先讲话。

    “布赫嘎哈!”

    一旁的胡勒根不甘示弱,用更大的声音喊道:“天鼠部落的儿郎们,啥也不说了,干死廉州侯,干翻山海城!!!”

    “布赫嘎哈!”

    士气如虹,遮天蔽日。

    如此场景,怎不让男儿热血沸腾。

    对草原儿郎而言,英勇就是他们最高的追求。

    草原第一勇士的荣誉,高于他们的生命。

    其他各族士兵,见此情景,眼中尽是羡慕的表情。

    士兵们议论纷纷,暗自埋怨自己的主将不争气,没有争到首战的机会,让天鹰部落和天鼠部落抢了先,出尽风头。

    剩下的五位将领,听到下面士卒的议论,脸色难看,心中憋着一股气。

    胡勒根远远地看了哈日查盖一眼,眼中尽是挑衅之意。

    哈日查盖自是不服,率先喊道:“出发!”

    “布赫嘎哈!”天鹰儿郎,以最高的荣誉回应自家主将。

    看着大军开出军营,远处的岱钦神色莫名。

    拉克申站在岱钦身边,心中未免替哈日查盖和胡勒根两人感到悲哀,他们被人当枪使,还这么欢喜,真是闻所未闻。

    说不定,两人还在心中感念岱钦给他们扬名的机会呢,拉克申不无恶意地想着。想到这里,拉克申看了一眼岱钦,眼神中尽是戒备和畏惧。

    岱钦似乎没有注意到拉克申的眼神,神情自若,如沐春风。

    走出军营,万人队一分为二,分别由哈日查盖和胡勒根率领。哈日查盖负责西面的护城河,胡勒根负责东面的护城河。

    如此安排,让两员大将,刚一开始,就暗暗较上劲。

    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谁也不服谁。不用说,谁最先拿下护城河,谁就是草原上最英勇的战士。

    昨日准备好的泥土袋,被士兵们一一扛起,准备用来填平护城河。

    浩浩荡荡的大军,犹如两条黑线,直扑护城河而来。

    大战,正式拉开序幕!未完待续。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