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 天堑变通途
    城头上,赵四虎望着挺进的草原大军,神情坚毅。

    在岱钦的指示下,哈日查盖和胡勒根选择的护城河河段,有意偏离友谊城区。岱钦的意图非常明显,就是想绕开友谊城内城,直接突破到山海城内部。

    岱钦的小心思,早就被白起揣摩透彻。

    唯一建好的北城墙上,密密麻麻地布置好了上万名弓弩手。城卫师团直属神机营,布置在北城墙中间区域;城卫师团的弓箭手旅和弩手旅,布置在北城墙的东段;第一师团的弓箭手旅和弩手旅,则布置在北城墙的西段。

    东西两面,扛着沙袋,来势汹汹的草原大军,还没靠近护城河,就受到铺天盖地的箭雨袭击。

    密集的箭雨,让草原大军寸步难行。

    每前进一步,就要付出上百名战士的伤亡。

    西路,哈日查盖脸色铁青,心中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

    大敌当前,容不得他多想,他已经在大帅面前立下军令状,绝不能退缩。否则的话,丢掉的就是整个部族的脸面。

    想到这里,哈日查盖身先士卒,扛起一个沙袋举在头顶,带头向前冲去,一边冲,一边大声喊道:“布赫嘎哈!”

    哈日查盖的举动,果然凑效。

    士兵们学着主将的做法,将沙袋举在头顶,冒着箭雨,向前冲去。

    “布赫嘎哈!”

    箭矢射在沙袋上,一缓冲,对士兵已经没有太大的威胁,简直就是天然的屏障,比盾牌还要凑效。

    一时间,西路大军快速挺进,很快就接近护城河。

    他们的目标,就是填平一小段护城河,为大军通行创造条件。

    城墙上,第一师团第三旅,即弓箭手旅旅帅姜凯,见敌人采取这样的土办法,冷冷一笑:“我倒是要看看,你们怎么回去!”

    果然,草原士兵将沙袋丢入护城河,完成任务的同时,身上也就没了掩护,又要面临箭雨的威胁。

    一时之间,哀鸿遍野。

    更痛苦的是,死里逃生的幸运儿,还得扛着第二个沙袋,继续进行“填河”这项伟大的工程。

    得亏了士卒们强悍的神经,换做常人,还真没有勇气跑第二趟。

    哈日查盖身为主将,回去的时候,有亲卫为他举盾,倒是安然无恙。

    可惜,盾牌并不是草原大军的标配,普通士卒可没有这样的装备。

    短短三百米,成为一段不可逾越的死亡禁区,每时每刻,都有人阵亡。五千大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消减。

    见此情景,哈日查盖脸色发黑,再没有当初的意气风发。他隐约感到,自己似乎被坑了,而且还被坑的非常惨。

    五千大军,可是天鹰部落九成以上的军队。如果都折在战场,那么即便这场战争获胜,天鹰部落也会被周围的邻居吞食干净。

    想到这里,哈日查盖打了一个寒颤。

    “去,报告大帅,就说敌人的火力太猛,请求增援!”哈日查盖还不算太蠢,立即想到向指挥部求援。

    既然要伤亡,那就拉着其他部落一起上吧!

    “是!”亲卫转身飞奔而去。

    联军指挥部。

    指挥部已经搭好一座高台,从高台看去,远处的战场,一览无遗。

    高台之上,岱钦站在正中间,左右是拉克申以及其他五位将领。

    五位将领看着战场上的惨状,脸色发白,暗自庆幸,庆幸昨天没有头脑发热,否则的话,现在承受敌人恐怖箭雨的,可就要换做他们了。

    哈日查盖的亲卫,以最快的速度,来到高台。

    他直接单膝下跪,神情焦急,大声说道:“启禀大帅,前方敌人火力太猛,我部快顶不住了,还请大帅增派援军。”

    话音刚落,高台上的诸位将领,可就神情各异。

    唯有岱钦,还是一副风轻云淡的神情,笑着说道:“哈日查盖昨天还在我面前信誓旦旦。怎么?这才不到半个小时,就顶不住了?”

    岱钦虽然面带微笑,说出的话,却足以让人羞愧之死。

    亲卫脸色涨红,君辱臣死,作为亲卫,主将被羞辱,是一种非常大的耻辱。好在他还留有几分理智,想到战场上挣扎在死亡线边缘的战友,他神情悲仓地喊道:“大帅!大帅宽宏大量,请大帅原谅我们的愚昧!”

    说到后面,亲卫已是带着哭腔:“大帅,请大帅怜悯,给天鹰部落留点根吧!儿郎们真的已经尽力了,谁也不能说我们不勇敢。”

    话音刚落,诸将动容。就是周围的士卒,也都纷纷收起嘲弄的神情,投以尊敬的眼神。想想看,如此箭雨,天鹰部落没有退缩一步,确实是好汉。

    换做是他们,也无法比天鹰部落做得更好。

    岱钦收起笑容,赞赏地看了那名亲卫一眼。这位亲卫不简单啊,短短几句话,就力挽狂澜,彻底扭转局势。

    想不到,鲁莽的哈日查盖身边,竟有如此人才。

    岱钦正要说话,就在这时,天鼠部落胡勒根的亲卫,也跑了过来。一上来,就呼呼啦啦地说道:“大帅,敌人火力太猛,请求撤兵!”

    “胡闹!”岱钦雷霆一怒,四野寂静。“军令岂是儿戏,想撤兵就撤兵?”

    “……”

    “你回去告诉胡勒根,本帅自有安排。如果他敢擅自撤兵,本帅就亲自取他的狗命!”岱钦看着被吓傻的亲卫,眼中闪过一丝鄙夷。

    同样是亲卫,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遵命!”胡勒根的亲卫唯唯诺诺,哧溜一声,跑得无影无踪。

    岱钦自然不会见死不救,他是要打压各部,但一切的前提,是要赢得这一场战争,否则一切休提。

    他方才逗弄哈日查盖的亲卫,也不过是想让天鹰部落记住自己的恩情,为以后的草原格局,打好伏笔。

    岱钦虽然是武将,但他的政治头脑和政治手腕,也是非常高明。

    小插曲过后,岱钦转身看向诸位将领:“谁愿增援天鹰和天鼠二部?”

    诸位将领面面相觑,敬佩天鹰部是一回事,但要赶去增援,就又是一回事,那可是实实在在的伤亡,谁又不是傻瓜。

    “怎么?难道我草原儿郎都是软蛋吗?”岱钦脸色不快,同时不易察觉地对左手边的拉克申作了一个手势。

    “……”

    拉克申会意,他知道,该天讫部落上场了。岱钦虽然作为联军主帅,但也不能对其他各部逼迫太狠,关键时刻,还得动真刀子。

    如果说,先锋部队是天鹰部落和天鼠部落主动请战,天讫部落不参加的话,还说的过去;那么到了这个时候,天讫部落如果还只是让其他部落牺牲,自己一毛不拔,那就说不过去。

    岱钦再厉害,也难以服众。

    更不用说,各部跟天讫部落本就有嫌隙。偏袒太明显的话,其他将领又不是傻瓜,怎么会任由岱钦摆弄。

    “大帅,末将愿意前去增援!”拉克申挺身而出。

    “好!就由你率领五千人,增援天鹰部。”岱钦爽朗一笑,变脸如翻书,“还有哪位自愿前去增援天鼠部落?没人的话,本帅就要点将了。”

    拉克申站了出来,其他五位将领,就如坐针毡。

    这个时候,已经容不得他们拒绝。

    “大帅,末将愿往!”天狗部落的席日勾力格突然出列。

    岱钦点点头,天狗部落和天鼠部落是暗中的盟友,席日勾力格的出列,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好,就由你率五千大军,增援天鼠部。”

    “遵命!”

    岱钦看向拉克申和席日勾力格二人,郑重说道:“记住,今日必须填平护城河,不竞全功,不得撤退,否则提头来见!”

    “诺!”

    两路大军,浩浩荡荡走出军营,驰援天鹰部和天鼠部。

    赵四虎站在城头,见对方增派援军,喃喃自语:“上将军还真是料事如神!”转头看向亲卫,道:“传我军令,骑兵旅准备!”

    “诺!”

    援军赶到之后,哈日查盖和胡勒根都松了一口气。短短不到一个小时,他们就折损一半的兵力,再扛下去,大军就要分崩析离。

    不同的是,哈日查盖对拉克申的增援表示感激。胡勒根则是对岱钦对他的羞辱怀恨心中,暗自发狠。

    拉克申注视着眼前的箭雨,头皮发麻。远观还不觉得,近距离看,才能真正体会到对方箭雨的恐怖,简直是密密麻麻,连绵不绝,就像无穷无尽一般。

    短时间内,光是射出的箭矢,就在地面铺了一层,可见其恐怖。

    难为天鹰部还能够支持到现在,想到这里,拉克申也是条汉子,立即将所部派上去,让天鹰部喘一口气。

    增援部队赶到之后,填河进度明显加快。

    眼看,护城河就要被彻底截住,被拦腰一断。

    胜利在望,两路大军自是兴奋不已,终于要摆脱可怕的噩梦了。

    就在这时,友谊城北城门突然打开,一支骑兵部队从城门冲出,目标直指东面的天鼠部和天狗部联军。

    天见可怜,为了填护城河,草原大军都是骑兵当步兵再用,面对突然杀出的骑兵,只能徒呼奈何!(未完待续。)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