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围城
    二月十一日,草原联军围困友谊城区。

    经过两天厮杀,联军还剩三万七千余大军,而坚守友谊城内城的只有城卫师团。在兵力对比上,联军并不占据绝对的优势。

    除此之外,岱钦还在两座大桥布置两千大军。

    草原大军虽然以骑兵为主,但不代表他们就不会攻城。

    为了此次战争,联军可是做了很长时间的准备。

    其中一项,就是准备攻城器械。除了最简单的攻城梯,联军还准备了一种秘密武器,那便是跟在联军身后由数十辆大车拉的神秘物品投石机。

    投石车,是炎黄盟援助的。

    欧阳朔能够通过剿匪获得云梯制造技术手册,炎黄盟自然也可以。

    机会,都是均等的。

    投石机早在半个月之前,就被偷偷运到天讫部落,一直被严格保密。

    如今,终于揭开神秘面纱。

    当三十余辆投石机被架设在友谊城北面时,赵四虎脸色发苦。

    他此前已经将情报报送给统帅部,统帅部这两天也曾派遣细作,想要摸清被联军遮住的到底是何物。

    可惜,联军防备太严密,任何试图靠近大车的人,都会被无情格杀,军情司的细作根本就无法靠近。

    上午九时许,在投石机轰隆隆的炸响中,攻城战开始了!

    大量的石块被投石机抛射到城内,毁坏一切可以毁坏的事物,无论是箭塔,还是民居,都躲不过投石机的打击。

    尤其是架设在北城墙的床子弩,更是投石机的重点打击对象。

    床子弩,根本就是骑兵的克星,岱钦怎么会放过。

    然而,在三弓八牛床子弩面前,普通的投石机在射程上并不占据优势。

    投石机的射程在四百米左右,而三弓八牛床子弩的射程却是可以达到五百米。因此,投石机完全在床子弩的打击范围之内。

    神机营立即还以颜色,漫天的弩箭,向投石机倾泻而下。

    无论是投石机,还是床子弩,都是比较精密的器械。但凡精密的器械,也就更为精贵,一旦遭受打击,立即就会损坏,无法正常使用。

    在这一场投石机和床子弩的较量中,神机营完胜。

    三十余辆投石机,不到一个小时,就被销毁二十余辆。

    相应的,床子弩只毁坏不到十架。

    神机营,再建奇功!

    联军中军高台,岱钦脸色发黑。他至今还记得,当初炎黄盟援助投石机时,可是信誓旦旦地保证,山海城绝对无法防御投石机。

    哪曾想,才一开始,他的投石机战术就宣告失败。

    关键时刻,还得草原儿郎亲自上阵啊。岱钦对炎黄盟,是越发的看不上眼。令旗一挥,浩浩荡荡的大军,扛着攻城梯,如潮水般朝友谊城冲去。

    有神机营守护,任何大军想要攻破友谊城,都是难上加难。

    这样的杀人利器,再配合城墙上的弓弩手,简直就是活生生的人头收割机,密密麻麻的草原大军,还没靠近城墙,就出现大量的伤亡。

    防护薄弱的草原士兵,就像麦田里的稻子一样,被成排成排地收割。

    好在草原联军实在凶悍,个个悍不畏死,冒着箭雨,坚定地朝城墙奔去。等到他们好不容易靠近城墙,架起攻城梯,迎接他们的却是更大的灾难。

    无数的滚木和巨石,从城头倾泄而下,带走一拨接一拨的生命。

    攻城战,向来是最惨烈的。

    血肉横飞的战场,心肠如果不够冷酷,立马就要崩溃。

    强攻一直持续到中午,友谊城还是坚如磐石,联军甚至没有一兵一卒,能够顺利地登上城头,对城卫师团造成威胁。

    说到底,没有投石机的配合,草原联军到底还是英雄气短。

    马上,他们是英雄攻城,他们可就束手束脚。

    趁着中场休息,城卫师团终于能够喘上一口气。仅凭一个师团,要守住偌大的城池,并没有看起来那般容易。

    神机营的床子弩手,这些大力士们,因为频繁操纵床子弩,不仅一身气力被消耗殆尽,一双手臂更是肿胀起来,瑟瑟发抖。

    不仅是大力士,负责抛滚木和石块的士卒,同样不轻松。敌人实在是凶悍,攻击连绵不绝,他们也只能跟着不断地搬起滚木,抛下滚木

    连番作战,士卒们已是精疲力尽。

    好在这个时候,战备署已经组织民妇,送来香喷喷的米饭。

    联军大营,同样在埋锅造饭,气氛却有些沉闷。

    神眷湖誓师时的高昂士气,在连番受挫下,已经降到最低点。有些士卒甚至感到绝望,他们感觉,联军是无论如何都拿不下友谊城的。

    军营中弥漫的悲观情绪,让岱钦眉头紧锁。

    他能坚持到现在,完全是因为炎黄盟承诺的援军。这群该死的鼠辈,都这个时候了,还没有出现,到底在玩什么花招。

    联军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稍一遇挫,就有可能分崩离析。

    岱钦能够感受到,各族将领的眼神,已经有些游离,这是萌生退意的前兆。说到底,跟山海城有切肤之恨的,唯有天讫部落。

    如果不是山海城中,数之不尽的财富的诱惑,他们才不会眼巴巴地响应蒙克可汗所谓的大义的号召,率部远征山海城。

    三天过去,一根鸡毛都没有捞到,军队却是折损过半。

    搁谁,谁也不好受。

    下午,在岱钦的弹压下,联军再次对友谊城发起进攻。

    此时的联军,士气已是大降,攻势再没有一开始那么猛烈。

    城卫师团经过中午的调整,勉强恢复过来,在付出一些伤亡之后,总算是有惊无险地挡住联军的攻势。

    第三天,就这样虎头蛇尾地结束。

    夜里,联军营帐。

    岱钦暴跳如雷,再没有一开始的从容不迫。

    刚刚结束的军议,七位各族将领,除了哈日查盖保持沉默之外,其余六人竟然一致向他施压,要求明日撤军。否则的话,他们就独自撤离。

    这群鼠目寸光的混蛋!

    以为撤军就会无事吗?露出的爪牙,想要收回去,可没那么容易。

    经过这一场战事,等到山海城缓过神来,还会放过他们吗?

    愚蠢之极!

    对联军而言,早已没有退路。

    前进,是一路荆棘后退,则是万丈悬崖。

    可惜,没人信他的话,他们宁愿当一只鸵鸟,也不愿拼死一战。

    混蛋!

    岱钦愤怒不已,将营帐中的物件摔的乱七八糟。

    拉克申安静地站在一旁,神情莫名。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岱钦如此失态,原来,在无法贯彻自己意志的时候,他也会这么失控么?

    拉克申发现,自己竟然不再那么畏惧岱钦了。

    岱钦回头,见到拉克申的神态,心中一紧,瞬间清醒过来。

    浮躁,自己还是太浮躁了啊!

    “你先回去吧!”岱钦恢复平静,淡淡地说道。

    “是!”拉克申默默地退出营帐。

    岱钦看着拉克申的背影,神情莫名。

    拉克申离开不久,黑衣人再次来到岱钦营帐。

    岱钦见到黑衣人,积攒的怒气,再也控制不住,他拔出腰间的弯刀,“蹭”的一下,直接架在黑衣人脖子上,寒声说道:“说好的援军呢?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否则的话,就把命留在这吧!”

    黑衣人面不改色:“将军何须如此动怒?”

    “混蛋!还不是因为你们。告诉你,那些将军已经在逼宫了,你们再不出现,不用山海城出击,他们就会自行撤离。我是逃不了,你们的愿望,也要落空。”岱钦真要被黑衣人气死,说话都咬牙切齿。

    “援军明日便至!”黑衣人还是那般不紧不慢,对架在脖子上的弯刀视而不见,倒真有那么一股子死士的气势。

    岱钦眼神一凝,将弯刀回鞘,沉声说道:“此话当真?”

    “将军明日一看便知,我何须说谎。”

    “好,我就再信你们最后一次。”岱钦也很无奈,他现在是进退维谷,唯一的希望,就是炎黄盟援军。

    否则的话,这样灰溜溜的回到草原,等待他的命运可想而知。

    黑衣人心中冷冷一笑,他对人心的把握,已经登峰造极。炎黄盟出击的时机,是经过军方一众高级参谋反复推演过的,刚好卡在岱钦的临界点上。

    表面上,黑衣人依然是面无表情,淡淡地说道:“就此告辞,明天还要将军你,配合我们演一出好戏。”

    “哼!”岱钦不愿作答。

    黑衣人也不在意,径直离开营帐,再次消失在夜色当中。

    夜色中,一支两万人的大军,悄然出现在廉州荒野。迤逦前行的大军,犹如一个幽灵,默默地注视着屹立在荒野中的山海城。

    默默前行的大军当中,既有春申君和雄霸两位炎黄盟巨头,还有一位特殊的存在,他便是白起的老朋友赵括。

    赵括骑在战马上,望着隐隐出现的山海城,喃喃自语:“武安君,我们又要见面了!这一次,我不会再输给你的。”

    夜色如墨,一阵清风拂过,将赵括的声音淹没。

    山海城,迎来真正的危机!未完待续。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