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乾坤大挪移
    白起在盟军的眼皮子底下,玩了一出漂亮的空城计。

    早在部署三城区防务时,第二师团就悄悄地隐藏在王城军营。至于泅水城头的巡逻士卒,不过是一群穿戴骑兵制式装备的预备役成员。

    唯一的第二师团士卒,只有当初驻守在大桥一侧的一个骑兵营。

    白起的用意,是将第二师团当做一支骑兵。

    正如当初赵四虎担心的那样,如果三个师团分别驻守在三座内城,势必会被敌军分割包围,各自为战。

    战争的进程,也确实如此。

    盟军只要占领联通三城的三座大桥,就等于切断三城之间的联络。

    因此,白起悄悄地将第二师团藏在王城。

    为了迷惑敌人,白起特意命人,在泅水城城头挂满第二师团的军旗。大桥争夺战,似乎也再次验证,第二师团确实驻守在泅水城。

    因为各自的目的,无论是岱钦还是春申君,都下意识地忽视了泅水城。

    对白起而言,怎么调用第二师团,取决于敌军的布置。

    如果盟军一早就调动大军,集中力量攻打山海城,那么第二师团就是一支参与防御和突袭的奇兵。

    而如果敌军无法立即拿下山海城,那么白起就将玩一招“乾坤大挪移”。

    结果是,草原联军在山海城的连连打击下,损兵折将,萌生退意。即便援军已至,对山海城又是围而不攻。

    对白起而言,这是最好的一种情况。

    唯一的变数,就是第三师团面临的困局。

    好在关键时刻,军情司再立奇功,协助第三师团顺利脱困。

    收到军情司传来的情报,白起果断实施他的下一步计划。

    而这,也是白起为盟军准备的一份“最大的礼物”。

    **********

    二月十三日,成为廉州之战的转折点。

    这一天,第三师团顺利撤到固山县,摆脱被夹击的命运。

    这一天,帝尘部和战狼部在城东大营会师,决定发兵固山县。

    这一天,春申君正试图说服岱钦,一起攻打山海城。

    最关键的是:

    这一天,第二师团突然由山海城,传送至木兰城。

    在确定山海城暂时无忧之后,白起果断同时启动第二师团和第四师团这两张底牌,目标直指负责监视木兰城的孛日帖赤那部。

    孛日帖赤那部只有八千骑兵,而木兰城却汇集领地两大野战师团,其中的第二师团,更是山海城军队王牌中的王牌。

    再加上木兰城刚组建的城卫旅,总兵力接近三万大军。

    第二师团临行前,白起对罗士信只交待了四个字:速战速决。

    时间,对山海城而言,实在太重要。

    空城计只能迷惑一时,长久拖延下去,必露破绽。

    罗士信当即立下军令状,誓言一天之内,必灭孛日帖赤那部。

    为了达到彻底歼灭孛日帖赤那部的目的,罗士信传送到木兰城之后,跟穆桂英商议,两人决定采取迂回包抄的战术。

    穆桂英率领第四师团和城卫旅,正面出击,吸引孛日帖赤那部的注意。

    第二师团则悄悄从西城门出城,绕道,迂回到孛日帖赤那部后方,断其退路,使其不能往草原逃窜。

    这几天,木兰城一直毫无动静。

    作为主将,孛日帖赤那自然不会松懈。

    下面的士兵,可就有牢骚。士兵们对于执行监视木兰城的任务,本就心有怨言。在他们想来,前往山海城,掠夺山海城无尽的财富,才是最风光的。

    殊不知,他们的同伴,在山海城不仅没有捞到一个铜板,两万余兄弟,已是永远葬送在战场之上。

    所以说,世事就是这么奇妙,你在羡慕别人的时候,别人也在羡慕你。进攻山海城的联军,可不就羡慕孛日帖赤那部安逸的任务吗?

    因此,当木兰城南城门突然大开,浩浩荡荡的大军,犹如一股黑潮,汹涌出城,进逼孛日帖赤那部大营的时候,对草原骑兵的冲击,可想而知。

    “敌袭!敌袭!”

    “快,准备战斗!”

    “骑兵营集合,说你呢,小兔崽子!”

    “备马!备马!”

    ……

    各种各样的声音,充斥在营地,一片混乱。

    孛日帖赤那得到消息,走出营帐,来到高台之上。

    第四师团是一个轻型步骑混合师团,以步兵为主,只有一个轻骑兵旅,护卫大军左翼。右翼,则是城卫旅。

    中军最为庞大,刀盾兵、长枪兵、弓弩手依次列阵,阵容森严。

    浩浩大军,以整齐划一的步伐,震天的气势,一步步朝营地逼来。

    孛日帖赤那眼神一凝,他知道,敌人是要动真格了。他本就是一个热血之人,憋了几天,早就憋坏了。见木兰城大军主动出城,禁不住热血沸腾。

    虽然木兰城大军的数量超乎预料,足足是草原骑兵的两倍;但是孛日帖赤那丝毫不怯战,他相信自己的无敌铁骑,一定可以粉碎对方的军阵。

    草原骑兵不愧训练有素,短短时间,就集合完毕。

    孛日帖赤那骑着青蚨马,走在大军最前面,大手一挥:“攻击!”

    “布赫嘎哈!”

    浩浩荡荡的骑兵,以无畏之势,朝对面发起冲锋。

    骑兵还没到跟前,第四师团的弓弩手,就给了他们一个下马威。

    第四师团换装之后,装备的弓弩,全部都是弓弩司出产的精品,无论是射程,还是精准程度,较一般的弓弩,都要胜上不止一筹。

    漫天的箭雨,织成一张大网,朝草原骑兵当头罩下。

    草原骑兵,错估了弓弩射程,栽了一个大跟头。

    一时间,人仰马翻。

    草原骑兵的前锋部队,就像割麦子一般,被箭雨一茬茬地收割殆尽。

    威力巨大的箭雨,让草原骑兵心中发寒。他们何曾遇到过这样的强弓劲弩,相比之下,他们手中的弓箭,简直就是玩具一般。

    孛日帖赤那同样神情凝重,再没有一开始的自信。

    孛日帖赤那是一个容易头脑发热之人,战场上弥漫的鲜血味道,彻底刺激了孛日帖赤那体内蕴藏的血性。

    他决定,不顾一切,不畏牺牲,命令大军继续发起冲锋。

    短短的五百米,彻底沦为屠宰场。

    终于,在付出巨大的牺牲之后,草原骑兵跟第四师团的刀盾兵和长枪兵碰撞在一起。

    高速冲锋的骑兵,对刀盾兵和长枪兵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第四师团的刀盾兵,可不是山蛮重装步兵,能够正面硬撼任何骑兵的冲锋。眼看,中军就要被草原骑兵洞穿。

    关键时刻,两翼的轻骑兵旅和城卫旅适时插上,从侧翼钳制草原大军。

    有轻骑兵牵制,草原骑兵的攻击受到影响,节奏被打乱。

    趁此机会,中军在穆桂英的亲自指挥下,迅速收拾防线,重新立了起来,避免了被草原大军彻底洞穿的命运。

    草原骑兵,果然不可小觑。

    他们在人数和装备都不占优的情况下,还能将第四师团打的狼狈不堪,真真无愧于“草原铁骑”之名。

    就在战局陷入胶着的时候,战场后方,传来轰隆隆的声响。震天的声响,比草原骑兵发起冲锋的气势,还要更胜一筹。

    孛日帖赤那心中一惊,转头看去,不仅目眦尽裂。

    只见大军后方,一支庞大的骑兵,正发起高速冲锋。跑在最前面的骑兵,身穿明晃晃的铠甲,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夺目的金光。

    第二师团,在最关键的时刻,赶到战场。

    “我命休矣!”孛日帖赤那一声哀叹。

    在草原骑兵还没反应过来之前,第二师团已经冲到跟前,配合第四师团,完成对草原大军的合围。

    接下来,就是一场屠杀!

    两个小时之后,残余的草原骑兵,终于扛不住,主动投降。

    此役,除了最后投降的三千骑兵,剩下的全部阵亡。

    草原骑兵统帅,天讫部落三大将领之一的孛日帖赤那,力战而亡。

    艳阳高挂,照射在这一片大地,映透出鲜红的色彩。

    孛日帖赤那部的灭亡,是草原部落由盛转衰的拐点。标志着由草原部落统治廉州中心区域的时代,正式结束,山海城统治时代,正式来临!

    后世,草原各部将孛日帖赤那阵亡的地点,称为喋血之原。

    时不时地,还有草原牧民来此吊念,缅怀草原各族曾经的辉煌。

    孛日帖赤那部的灭亡,也是廉州之战的拐点。

    战后,由城卫旅负责押送俘虏,返回木兰城安置。随着俘虏一起带回的,还有孛日帖赤那的头颅。这颗头颅,将通过传送阵,送往山海城。

    此役的主力,第二师团和第四师团,直接在战场上分道扬镳。他们将去执行统帅部的命令,为一统廉州,继续作战。

    第二师团转而向东,目标直指,如今已是一座空城的断刃县,彻底切断盟军的退路,同时瓦解断刃县城卫师团,以解固山县之围。

    至于第四师团,他们将直接南下,直奔位于神眷湖的天讫部落的老巢。

    两大师团,犹如两位刺客,在统帅部的安排下,实施“斩首”行动。

    湛蓝的天空,一群大雁飞过,寂寥而悲情!(未完待续。)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