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八章 釜底抽薪
    还是二月十三日,这一天发生的大事,足以让人眼花缭乱。

    下午一点,第二师团和第四师团启程,前往“斩首”。

    下午两点,孛日帖赤那的头颅被送到统帅部。

    下午五点,帝尘和战狼率领四万余大军,抵达固山县,完成包围。

    下午六点,春申君终于说服岱钦,同意明日联合攻打山海城。

    ……

    夜,山海城。

    军务署长杜如晦,带着一名侍从,秘密前往草原联军营地。

    岱钦在营帐中,单独接见了杜如晦。

    杜如晦掀开黑色斗篷,率先说话:“将军别来无恙!”

    岱钦冷着脸,语气生硬:“有事直说,不必假客套!”

    “将军爽快!”杜如晦毫不在意,微笑着说道:“还请将军退兵!”

    “什么?”岱钦就像听到一个大笑话,沉声说道:“你信不信,再敢妄言,本将立即让你流血五步?!”

    “将军何不先看一下,山海城为将军准备的礼物?”

    “礼物?”

    “呈上来!”杜如晦一挥手,侍从将手中捧着的木盒放到案前。

    杜如晦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笃定地说道:“还请将军查验。杜某相信,将军见过盒中之物,一定会改变主意。”

    岱钦眼神一凝,他知道,对方身居高位,绝不是无的放矢之人。

    深夜来访,定有深意。

    “还是请你的侍从打开木盒吧!”岱钦淡淡地说道。

    谁知道,木盒中有没有机关暗器,虽然几率很小,岱钦也不想冒险。

    杜如晦点了点头,用眼神示意侍从。

    侍从会意,从容地打开木盒,只见一颗血淋淋的头颅,放在木盒当中。

    “啊!”以岱钦的定力,见到盒中之物,也不禁发出惊呼。

    “大帅!”账外的卫兵听到声响,就要冲进大帐。

    “没事!你们再账外守卫。”岱钦制止卫兵进账。

    “诺!”卫兵应了一声,重新恢复安静。

    岱钦这才回过神来,盯着木盒中的头颅,寒声说道:“孛日帖赤那?”

    “不错。今天上午,孛日帖赤那部已被我军全歼,余部投降。不仅如此,山海城第四师团,已经启程,兵发神眷湖。”杜如晦轻描淡写地说道。

    岱钦心中一颤,脸色异常难看,咬牙切齿地说道:“你以为,仅凭一颗头颅,本将就会信你吗?”语调中,却有些色厉内荏。

    作为天讫部落三大将领之一,岱钦实在太清楚,此时的神眷湖大本营,根本就是一座不设防的营地。

    族中大军,悉数被投入南北两路大军,剩下的不过是一些虾兵蟹将,定然是抵挡不住山海城大军的。

    一想到,包括可汗在内的族中权贵元老,甚至是自己的妻儿,都要遭受敌军的屠戮,岱钦的脸色,变得惨白。

    “将军不信,可以亲自去验证。至于来不来得及,就是另说。”

    岱钦脸色惨白,他不敢去冒这个险,沉声说道:“好,明日我们就退兵。”

    杜如晦摇了摇头,笑而不语。

    “怎么?你们还想怎样?不要太过分!”岱钦咬牙切齿地说道。

    “过分?”杜如晦突然收起笑容,神情严峻,寒声说道:“将军竟然说过分?你们起大军攻打山海城的时候,可有想过过分?你们攻打友谊城的时候,可有想过过分?怎么?现在被我军端掉老巢,反倒是来跟我们讲过分?”

    一股凛然的气势,从杜如晦身上散发出来。

    这个时候的杜如晦,让人畏惧,因为他代表的,是整个山海城的意志。

    岱钦脸色涨红,呐呐不语。

    营帐中,是一阵难堪的沉默。

    “说吧,你们到底想怎样?”许久,岱钦再次开口,声音艰涩,再没有当初的意气风发。“只要你们答应不伤害我们的族人,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杜如晦暗自点头,总算是将这头草原雄狮驯服。

    “以你们犯下的罪行,是怎么处置都不过分的。”杜如晦沉声说道,接着话锋一转,道:“幸得君侯仁慈,愿意给草原各部一条出路。”

    “还请大人明言!”岱钦的气势,彻底被打压。

    “草原各部,彻底归顺山海领,享受与领地普通百姓等同的领民待遇。”

    上午,大胜的消息传回山海城,统帅部就第一时间联系欧阳朔,咨询他的意见。对欧阳朔而言,整合草原各部,融入到山海城体系,就是最好的选择。

    欧阳朔,并不是一个刽子手。

    “这……”岱钦无言,“我只是一员武将,此等大事,做不了主。”

    “放心,自不会为难将军。”杜如晦不紧不慢地说道:“归降事宜,自是由君侯亲自跟可汗以及各族首领商谈。将军要做的,就是率领联军,归顺山海城。”

    岱钦长叹一声,身形萧索,喃喃自语:“也许,这就是天数使然。廉州侯一统廉州,乃大势所趋,非人力可以阻止。”

    想起草原各部接下来的命运,岱钦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

    一年来,草原各部跟山海城是分分合合,合合分分。

    双方既有过密切的贸易往来,又充斥着阴谋和背叛。

    岱钦的目光,何等深远。于他个人而言,在山海城跟草原关系最密切的那一段时间,他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山海城的物资,对草原各部的影响。

    归顺山海城,也许不是一个最坏的选择。

    “大人放心,岱钦绝不会有二心,明天就率部,归顺山海城。”岱钦转头看向杜如晦,淡淡地说道。“作为此战的首犯,本将也会承担起应有的责任。”

    言语中,岱钦竟是已有死意。

    在他看来,廉州侯固然宽宏大量,能够容忍普通的士卒,但是对他这位联军统帅,首席战犯,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关键时刻,岱钦表现出一位大将应有的担当和气魄,无愧于他“草原黑虎”的威名。

    这是一位值得让人尊敬的汉子。

    杜如晦神情复杂地看了岱钦一眼,道:“将军不必如此。事实上,君侯特意提到,希望将军能够不计前嫌,继续在山海城军中效力。”

    “?”岱钦眼中,闪过一丝光彩。

    杜如晦看出岱钦神情中的疑惑,接着说道:“将军不必有疑虑。将军可听说过绍布?他也曾跟山海城对抗过,还不是照样受到君侯的重用。”

    岱钦点点头,心中升起一丝期望。

    试问,哪个热血男儿,不渴望驰骋疆场,建功立业?!

    “将军的威名,君侯可是早有耳闻。只是君侯此时不在山海城,无法亲自接见将军。君侯让杜某传话,说只要将军愿意屈就,可以统领一个师团。”

    短暂的接触,杜如晦对这位草原黑虎,也是赞赏有加。

    岱钦心中一颤,廉州侯许下的承诺,分量可不轻,想想山海城四位师团长吧,哪一位不是当世名将?!

    士为知己者死,岱钦再也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摇摇地朝廉州侯府一摆,动情地说道:“谢君侯大恩,岱钦定然万死不辞,以报君侯赏识之恩!”

    杜如晦站在一旁,默默点头。

    等岱钦平复情绪,杜如晦才接着说道:“关于明日的战事,还需将军配合一番。”

    “大人请讲!”岱钦已是调整身份,以领地将领自居。

    “明日上午,将军照常率领大军,佯攻山海城。再如此这般”

    营帐中,杜如晦开始跟岱钦密谋,传达统帅部的军令。

    直至深夜,杜如晦方才告辞离开。

    至于岱钦如何说服联军诸将领,就不在杜如晦的考虑范围。他相信,以岱钦的能力,再加上孛日帖赤那的头颅,足以镇住诸将领。

    第四师团,袭击的可不仅是神眷湖,各族大本营,都在第二师团的打击范围。杜如晦相信,没有哪位将领,会冲昏头脑,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草原上,可是有他们的妻儿,这是他们最大的命门。

    不得不说,白起的这一招釜底抽薪,玩的是实在精彩绝伦,直指敌人的死穴,将一盘大棋,彻底盘活。

    临行前,杜如晦状似不经意地说道:“对了,还有一事,忘了告诉将军。”

    “大人请讲!”

    “原天丰部落首领达日阿赤及其残党,意图谋反,已被治安司拿下,悉数打入死牢,择日宣判。”杜如晦淡淡地说道。

    “……”岱钦无言。

    达日阿赤余党,正是他联络的。目的就是想通过他们,里应外合,打开山海城的城门。

    没想到,行动还没开始,就被山海城悉数拿下。

    恐怕,达日阿赤早就在山海城的监视之下吧!想起达日阿赤信中表现的自信满满,岱钦唯有苦笑。

    对山海城的侦查手段,岱钦又多了一层认识。

    岱钦自是明白,杜如晦突然提及此事的目的,自是提醒他,既然决定归降,就不要再动什么小心思,否则的话,偷鸡不成蚀把米。

    “还请大人放心!”

    至此,岱钦是再没有其他小心思。

    “好!”

    一个说的莫名其妙,一个答得也是莫名其妙。

    杜如晦起身离开,消失在夜色当中。

    夜色如墨,万籁俱静。

    新的一天,即将来临!(未完待续。)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