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 集体狂化
    二月十四日,固山县。

    旭日东升,阳光普照。

    阳光照射在固山县城外,浩浩大军的铠甲上,反射出刺眼的光芒。

    三万盟军,联合断刃县城卫师团,倾巢而出,将固山县团团围住。

    利用储物囊,盟军携带了大量的攻城器械。

    上百架投石机,被推到战场最前方,排成一列,气势逼人。

    固山县只是县一级治所,山海领再富有,也没有能力在固山县的城墙上,安置大量的三弓八牛床子弩。

    整个固山县,只装备了四架三弓八牛床子弩,面对盟军上百辆投石机,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发射!”

    指挥官一声令下,上百辆投石机齐射,漫天的石块,向固山县倾泻而下。

    巨大的石块,以雷霆之势,朝城头砸下,落地后,发出震天的声响。

    犹如一声声惊雷,在十万大山的边缘炸响。

    巨大的声响,惊动大山边缘的动物们,吓得它们纷纷往深山当中逃窜。

    场面,蔚为壮观。

    不仅如此,夹杂在普通石块中,还有一些被浇上猛火油的石块。这种特殊的石块,点燃之后,就像一个巨大的火球,在空中呼啸而过。

    呼啸而过的火球,犹如火山喷发,末日降临,让人心惊胆寒。

    如此威力,几可媲美普通的大炮。

    在古代,投石机又称为炮,是冷兵器时代最佳的攻城利器。

    根源,便在于此。

    再进一步,投石机甚至可以投射火药武器,威力更加的惊人。

    阴险一点的,还有投射毒药或者尸体的,让尸体在城内散播瘟疫。此法极其歹毒,也算是古代最早的生化武器。

    凡是被石块砸中的,无一幸免。

    不幸的士兵们被砸成肉酱,床子弩被砸得散架。就连最坚固的城墙,都被投石机轰出一个个小缺口。

    器械之威,可见一斑!

    好在离城墙二十米范围,在城墙规划时,就不允许建造任何的固定房屋。平时,只有一些临时的小摊贩或者茶铺在此驻留,做点小买卖。

    战争期间,小摊小贩早就被清理的一干二净。

    否则的话,上百辆的投石机,足以将这一片区域砸的粉碎。

    随着投石机发威,盟军开始攻城。

    密密麻麻的士卒,扛着简陋的攻城梯,冒着箭雨,悍不畏死地朝城墙冲去。从上空看去,盟军犹如一大片黑潮,势要将小小的固山县淹没。

    第三师团,是纯步兵师团,兵种包括重装步兵、长枪兵和陌刀兵,唯独没有弓弩手,对守城是极为不利的。

    关键时刻,恶来只能让骑兵**旅,担当弓箭手旅,再由城防营配合,才勉勉强强地组织起一波箭雨。

    战狼察觉到敌军弓箭手缺乏,精神一震,连连派遣大军攻城。

    至此,盟军就顺利地攻到城墙脚下。

    接下来,才是他们真正的噩梦。

    一天的时间,恶来就征召到三千预备役。

    这些山蛮壮士,虽然初次上战场,却毫不怯战。他们唯一的任务,就是不断地往城下仍滚木和石块。

    因为盟军太密集,那是一砸一个准。

    而对于攻上城头的士卒,自然交由第三师团来解决。

    第三师团远战不行,近战却是无敌。

    无论是重装步兵,还是长枪兵,无一不是近战的高手。

    因此,虽然盟军频频冲上城头,却一次次地被第三师团顽强地打退。

    冲上一波,打退一波。

    此时的城头,宛如一台绞肉机,令人生畏。

    帝尘站在高处,观看前方战况,不仅感慨。

    “山海城重装步兵,名不虚传啊!”

    战狼点点头:“我们的王牌部队,也该出动了!”

    第二次系统拍卖会,战狼拍得《锁子甲制造技术手册》,帝尘拍下《山文甲制造技术手册》。无论是锁子甲,还是山文甲,都是铠甲中的精品。

    一个月的时间,两人以此为基础,分别组建了一只王牌部队。

    虽然只有一个营,也不可小觑。

    尤其是山文甲,可是最为精良的步兵铠甲之一。

    帝尘点点头,认同战狼的判断。

    战狼令旗一挥,两支王牌部队,迅速出阵,在普通大军的掩护下,对城墙发起又一波的进攻。

    恶来站在城头,左右开弓,厮杀的极为畅快。见这次冲上来的敌人,装备精良,也没有在意,铁戟一挥,就将对方扫落城头。

    山蛮重装步兵,对抗山文甲重装步兵,依旧占据上风。他们可是身经百战,又天生力大无穷,刚刚组建成型的所谓“王牌部队”,根本就不被看在眼里。

    唯一的区别,就是一刀和两刀的区别。

    虽然如此,两只王牌部队,还是牵制了一下第三师团的节奏。

    盟军趁机,又是加快进攻的节奏。

    大量的士卒,开始成功登上城墙,跟第三师团厮杀在一起。

    一时之间,城墙上,处处危机。

    第三师团到底人数不占优,刚解决了一处敌人,另外一边又冒上一股新的敌人,杀不胜杀,左右支绌。

    更让人担心的是,如果盟军一旦在城墙站稳脚跟,紧随而来的,可就是茫茫多的后续增援部队。

    如果不能打退这一波进攻,固山县城墙就有失守的危机!

    好恶来,见此情景,再次发威。

    只见他挥舞双戟,专挑山文甲重装步兵下手,所过之处,无一幸免。

    恶来者,古之凶兽也。

    凶兽发威,犹如阎罗在世,无可匹敌。

    凶兽出世,必有灾祸,带来血泊汪洋!

    霎时间,山文甲重装步兵损失惨重,几乎被打残。

    见主将发威,山蛮战士发出一声声犹如野兽一般的嘶吼,双眼赤红,肌肉凸起,隐藏在体内的蛮荒血脉,被激发出来,瞬间化身一头头荒兽。

    “狂化!竟然是狂化!”

    远处的帝尘和战狼大惊失色。

    不错,山蛮战士,狂化了!

    狂化后的山蛮,实力大增,噬血而残暴,当真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攻上来的盟军,被杀的胆寒,节节败退。

    一时间,城墙的控制权,重新回到第三师团手上。

    见同族兄弟竟然狂化,三千预备役,既欣喜,又羡慕。

    狂化啊,这个在蛮族中,古老流传的传说,在今天竟然成为现实。

    要知道,这可是山蛮战士,毕生的最高追求。

    数十年来,能够狂化的山蛮,寥寥无几,无一不是族中翘楚。

    而现在,在这片烽火弥漫的战场,成百上千的山蛮战士,竟然集体狂化。

    一切的根源,就在恶来身上。

    他就像是从遥远的蛮荒走来,带来蛮荒的气息,进而激发山蛮体内的血脉,再加上战场的刺激,一切也就水到渠成。

    “真乃盖世猛将也!”

    见恶来发威,老廉颇也不得不感慨。

    帝尘和战狼的脸色,可就有些难看。

    眼看胜利在望,就这样被敌人化解。

    而他们的王牌部队,此役基本上被消耗殆尽,再想发起突袭,已是不能。

    “主公,让我上吧!”赵庄请战。

    “不行!”战狼断然拒绝。

    开玩笑,这个时候的恶来,简直就是无敌的存在。赵庄虽然武艺不错,现在上去,也无济于事。他可不想在折损王牌部队之后,再折损一员大将。

    “哎!”赵庄一声长叹。

    作为武将,不能与这样的猛将一战,实为憾事。

    “撤兵吧,今天的攻城,到此为止!”帝尘最为冷静。

    战狼点点头,下令鸣金收兵。

    “大人不必担心。狂化可一,不可二;而且狂化之后,必有后遗症。今日已经将敌军消耗的差不多,明日必能毕其功于一役,拿下固山县。”

    廉颇经验最丰富,一语成谶。

    “好!”

    听到廉颇的分析,诸位才从方才的沮丧中,走了出来。

    “就让他们再苟活一天!”杀破军眼神通红。

    霸刀一边也是骂骂咧咧,一边又在心疼。

    此役,他的城卫师团,充当的可是攻城先锋,损失惨重。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霸刀的内心,已经开始动摇,参与到炎黄盟和山海盟的争斗,到底是对是错呢?仗打到现在,他可一点实惠都没有捞到,尽给炎黄盟跑腿。

    更为关键的是,霸刀没有感受到一丝的尊严。

    他霸刀在炎黄盟眼中,估计就是一颗可有可无的棋子吧?

    或者说,是一名狗腿子?

    霸刀苦笑不已。

    世道艰难,领主不易啊!

    ……

    战狼默默地注视着不远处的城墙,心中却生出一股不安。

    他没有其他人那般乐观。

    时间,关键还是时间啊!

    进入廉州,已有数日,战前预定的战略目标,还一个都没有实现。

    几天中,山海城大军,却是一片沉寂。

    看似,他们好像只是在被动防御,毫无作为。

    但是,拥有如此大军,又有白起这样的神将坐镇,山海城的行为,在战狼眼中,还是有些反常。

    反常,既妖啊!

    战狼叹了一口气,默默地朝营帐走去。

    **********

    眼见敌军退去,恶来松了一口气。

    山蛮战士从狂化中清醒出来,几尽虚脱。

    恶来已经接到统帅部的命令,让他务必坚守。

    最多两天,变数将至。

    而此时的北部荒野,第二师团正以最快的速度,进行长途奔袭。(未完待续。)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