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同一天,山海城。

    在盟军进攻固山县的时候,春申君部联合草原联军,对山海城发起进攻。

    春申君和雄霸,率领两万大军,主攻山海城西面。

    三万草原联军,则主攻北面,同时负责守卫大桥,阻拦援军。

    西面,是山海城的核心区。

    因为已经跟草原联军达成协定,第一师团主要防卫西面。

    至于北面,只安排了一些预备役。

    山海城的“大战”,因为草原联军的“配合”,远没有固山县那么惨烈。

    盟军虽然也携带了大量的投石机,但是山海城可不比固山县,城墙上,布置了数十架三弓八牛床子弩,防御力惊人。

    因此,仅凭盟军的两万大军,根本就奈何不了由第一师团把守的城墙。

    作为轻型步骑混合师团,第一师团配置的刀盾兵、长枪兵以及弓弩手,正是防守城墙的最佳组合。

    一上午,盟军损失惨重,却毫无斩获。

    山海城,依然坚如磐石,稳稳地屹立在荒野当中。

    春申君不是傻子,草原联军的异样,他都看在眼里。

    中午,春申君找到岱钦。

    “将军是何意?”春申君脸色难看至极,就差当场翻脸。

    岱钦歉然地说道:“本将也无法。岱某是极为支持攻打山海城的,可下面的将领有意见。将领们埋怨说,援军来得太晚,害得他们损失惨重。因此,这主攻山海城的任务,自然由贵部负责,联军只负责牵制友谊城和泅水城。”

    春申君一滞,脸色讪讪。

    前几天,他坐山观虎斗,害得草原联军损兵折将。

    没成想,报应竟然来得如此快。

    好在春申君城府极深,轻轻将话题揭过不提,笑着说道:“并非故意拖延,我们已是日夜兼程,还请将军跟诸将领解释一番,希望大家摒弃前嫌,通力合作。眼光放长远一些,只要拿下山海城,不就什么损失都挽回来了吗?”

    “大人说的极是,岱某尽力而为。”

    春申君没有得到准信,有些无奈,不得不又许下一个承诺,道:“只要贵部肯配合,我承诺,拿下山海城之后,交给贵部管理,如何?”

    岱钦心中苦笑,如果老巢安在,他自然是乐见其成。可惜啊,人家山海城技高一筹,你现在就是许下金山银山,又有何用。

    或者说,但凡草原联军没有损兵折将,有实力快速拿下山海城。岱钦也照样会生出异样的心思。如果能早早地拿下山海城,自然就可以以此为凭借,保全族人的性命。可惜,眼前的山海城,不是他们一两天能够拿下的。

    等到那时,估计草原早已是血流成河。

    岱钦有些同情地看了对面的春申君一眼,这个被蒙在鼓里的家伙,估计现在还在做着占领山海城的美梦吧?!

    岱钦脸上却毫无异样,激动地说道:“此话当真?”

    “自然!”

    春申君声音温,让人如沐春风。见到的人,都不得不赞一句“谦谦君子”。

    实则,春申君内心却在鄙夷:一群没脑子的蛮子,随便许个空口承诺,就信以为真。等到真正占领山海城,盟军各部汇合,岂能由你们说了算?

    两只老狐狸,互相看了对方一眼,都自认为胜券在握。

    两人的笑容,那是要多“真诚”,就有多“真诚”。

    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是多么亲密的朋友呢。

    随行的雄霸,看着春申君的笑容,都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就在双方交战的时候,驻扎在友谊城的城卫师团,已是偷偷出城,越过护城河,转而向西,再渡过友谊河,神不知鬼不觉地绕到盟军的后面。

    至此,山海城大军,完成对春申君部的合围。

    未免打草惊蛇,联军下午还得继续配合攻城。

    只等第二师团攻陷断刃县,山海城大军,就能立即拿下春申君部。

    白起编制的大网,已经基本到位,就等着最后时刻的收网。

    下午的“攻势”,在春申君的督促下,自然是更为“猛烈”。为了配合联军,山海城也不得不派遣一部分士卒,参与北城墙的防守。

    即便如此,攻城战还是毫无起色。

    春申君再没有理由质问岱钦,只能闷闷不乐地回到营帐。

    这一天的战事,就这样诡异的结束。

    二月十五日,廉州之战迎来最关键的一天。

    清晨,第二师团快马加鞭,终于抵达断刃县城外。

    抵达断刃县之后,罗士信没有立即攻城,而是让黑骑率领第四旅,前往战狼部传送过来的领地,准备将其剿灭。

    这一次,白起是要彻底断掉盟军的退路,让他们活活地被困在廉州盆地。

    大军出现,断刃县措手不及。

    此时的断刃县,不以异于一座空城。

    面对来势汹汹的第二师团,断刃县就像受伤的小媳妇,毫无还手之力。

    第二师团毫不费力地冲入断刃县,铁蹄过处,哀鸿遍野。

    如果不是临行前,白起一再交待,不可滥杀无辜,以免影响未来领地对断刃县的统治,估计断刃县早就变成一座人间地狱。

    进城之后,罗士信率领大军,直扑领主府。

    领主府还是有一些防御力量的,可惜面临第二师团,无异于螳臂当车。

    不到半个小时,领主府就被彻底拿下。

    林逸率诸将,来到议事厅,开始攻击领地石碑。

    直到这个时候,霸刀才收到系统提示音。

    “系统提示:您的领地正在遭遇袭击!”

    急促的提示音,让霸刀心中一颤,知道不好,立即告知帝尘和战狼。

    此时的盟军,正准备对固山县发起第二次进攻。

    得到消息,帝尘和战狼也是心中一颤,心生不安。

    “是山海城的大军?”帝尘再不复平静

    “除了他们,还能有谁?”霸刀气急败坏,色厉内荏。

    “他们是怎么出现的?”

    “谁知道呢?”

    一时之间,盟军议论纷纷,就是拿不出一个解决办法。

    事情的发展,实在是出乎他们的意料。

    没有详细的情报,就是廉颇这样的老将,也是束手无策。

    见此情景,霸刀心中一凉,高声说道:“不管了,我要率部赶回去,否则一切都晚了!”言语中,对炎黄盟,已是彻底失去耐心。

    “现在去已经晚了,还不如配合我们拿下固山县!”

    帝尘试图劝阻霸刀的鲁莽行为,领地石碑最多也就能坚持一个小时,这个时候赶过去,还有什么意义。

    严格来讲,帝尘的建议,并无不对之处。

    可惜,他试图说服的对象,是一个已经快要失去理智的领主。

    “配合你们?”霸刀脸上满是嘲讽,几乎是用吼的方式,对帝尘说道:“我的领地就快被占领了,还怎么配合你们?拿下固山县,吹牛吧你就,没有两三天,你们别想拿下固山县。等到那时,黄花菜都凉了!当初我就不该听你们的,跟山海城签个协议多好,还能混个富翁!”

    霸刀直接进入狂暴状态,再不听劝,言语中,已是不再客气。

    “别给脸不要脸啊!”

    杀破军有些看不过去,对霸刀,他是一直都看不上眼的。

    一个无名小卒,不过是因为领地在廉州盆地,才跟炎黄盟搭上线。要不然,换做其他时候,谁会搭理他。

    霸刀脸色瞬间变成黑炭,他死死地看了杀破军一句,丢下一句狠话。

    “去你妈的!”

    说完,霸刀头也不会,径直率部离开。

    “你!”

    杀破军气急,就要追上去。

    “好了!”帝尘语气突然变得不善,狠狠地看了杀破军一眼,大声说道:“闹够了没有?还嫌不够丢人吗?”

    帝尘不满地看了杀破军一眼,这个莽夫,干正事不行,捣乱倒是本事。原本他还是有机会说服霸刀的,现在好了,彻底把霸刀给激怒了。

    见帝尘发威,杀破军就是心中一颤,讪讪地不敢说话。

    一瞬间,盟军分崩离析。

    眼见霸刀离去,炎黄盟诸巨头面面相觑。

    战狼站出来当和事佬,道:“好了,好了,大家都冷静一下。”

    “是啊,现在最关键的是,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还攻打固山县吗?”飘零幻也跟着出来说道,试图转移大家的注意力。

    话音刚落,四周一片寂静。

    是啊,下一步该何去何从?

    且不说能不能拿下固山县,就算是勉力拿下,也是损兵折将。盟军还有能力,对山海城发起进攻吗?

    聪明人都知道,这次攻打山海城的行动,还没结束,已是宣告失败。

    一股沮丧的情绪,在盟军中蔓延。

    想当初,制定计划的时候,大家是怎样欢欣鼓舞啊,一想到能够给岂曰无衣,这位压在炎黄盟头顶的大山,以致命一击,诸位兴奋的都睡不着觉。

    战争初期,一切顺利,都在他们的预料之中。

    论坛上,也是一片唱衰山海城的声音。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战争的形势,已经悄然发生逆转呢?

    一时之间,恐怕没人能够给出答案。

    良久,还是帝尘站了出来,涩声说道:“撤军吧!”

    清风吹过,四野无声。未完待续。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