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 弃子
    二月十五日傍晚,山海城。

    残阳如血,照映在山海城内外,如泣如诉。

    西城门外,是一片战后破败的景象。

    完成合围之后,白起没有给盟军选择的机会,直接发起猛攻。

    三路大军,将盟军死死压制,动惮不得。

    经过一下午的激战,盟军彻底战败,或是阵亡,或是投降。

    此役,春申君战死,赵括被俘。

    此役之败,足以让春申君伤筋动骨。不仅辛苦收服的赵括被俘,军中一干精锐将领,也是被俘的被俘,战死的战死。

    这对军队本就不强的丹阳县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尤其是赵括的被俘,必将成为春申君一年以来,最大的损失。

    想必,春申君需要一段时间,来****伤口。

    廉州之战,注定要成为春申君的滑铁卢之役。

    赵括被俘,已经做好赴死的准备。

    奇怪的是,他并没有被押进大牢,而是被临时软禁在廉州侯府。

    对赵括,欧阳朔还是准备启用他的。

    作为领主,最主要的,是将合适的人,放到合适的位置。

    赵括,有属于他的舞台。

    春申君阵亡,一身的装备,自然是掉了个精光。据木兰月讲,春申君掉落的装备中,有一件紫金级的配饰,非常适合欧阳朔使用。具体是何物,小妮子卖了一个关子,要等欧阳朔回到山海城,才能解开谜底。

    至于炎黄盟的另外一位主角——雄霸,却获得不一样的待遇。

    雄霸本已做好赴死的准备,峰回路转,却是赢得生机。

    白起根据欧阳朔的指示,雄霸及其手下重要将领,全部被释放,他们被允许通过山海城的传送阵,离开廉州盆地。

    欧阳朔这么做,一是有意结交雄霸,在炎黄盟内部,埋下一颗种子。

    二则,也是有意分化春申君和雄霸的关系。两人同处一个战壕,待遇却截然不同。即便春申君能够看穿欧阳朔的险恶用心,对雄霸,心中还是有芥蒂。

    而对雄霸而言,这样的好意,他实在无法拒绝。

    于领主而言,个人的生死,其实并不重要。

    普通士卒的阵亡,也不足以让领地伤筋动骨。

    真正关键的,还是辛苦培养起来的骨干将领。他们一旦阵亡,对军队而言,就是一场灾难。再想重新培养,可就千难万难。

    欧阳朔这一招,是光明正大的“明谋”,雄霸无法拒绝。

    战后,各路大军开始伤亡统计。

    据统计,盟军共八千将士投降,全部被卸下武装,临时看押起来。

    困兽犹斗,山海城大军,同样有牺牲。

    草原联军,损失两千余人,最终只剩下两万八千余大军。等待他们的,是接受军务署的彻底整编。

    城卫师团,共计折损四千余人,损失惨重。最主要的战损,还是发生在草原联军攻打友谊城的时候。

    正是因此,城卫师团跟草原联军,心有芥蒂。

    受此影响,就连赵四虎跟岱钦之间,也有些不对付。

    这个心结,可不好化解。

    至于第一师团,折损一千五百余人,算是好的。

    收拾掉盟军西路军,白起的目光,已经瞄准盟军的东路军。

    战后,白起下令,第一师团修整一夜,次日赶赴东部战区。

    城卫师团坐镇山海城,草原联军等待整编。

    在没有彻底招降草原各部之前,白起对草原联军,还是有些不放心,不敢让他们脱离自己的视线,**投入战场。

    **********

    同样的夕阳,同样的凄凉。

    荒野,东路军营帐。

    帝尘、战狼、飘零幻、杀破军、廉颇以及赵庄,聚在一起。

    “西路军已经被剿灭,不出意料,明天山海城就会起大军,来围剿我们。大家都说说,有什么办法没有?”帝尘率先发言。

    一阵沉默。接连的打击,已经让人绝望。

    “唯有死战!”

    “死战?就算是拼死一战,又能如何?我们还能活着走出廉州盆地吗?”

    “那总不能投降吧!就算是死,也要咬下山海城的一块肉。”

    “愚蠢!”

    “你!”

    “说正事!”帝尘有些心烦意乱。

    帝尘的城府,可就比杀破军要深沉的多。在得知断刃县被围攻的第一时间,帝尘已经通过隐秘的方式,跟家族取得联系。

    得知廉州战况,事关炎黄盟存亡,家族的老一辈也被惊动。

    他们联合智囊团,商议对策。

    商议来,商议去。

    唯一的办法,就是再说服一家领地,撕毁跟山海城签订的契约。

    这很难,但并非不可能。

    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只看你付出的代价够不够分量。

    以帝式家族的实力,自然有这个底气。

    想来,最快今天晚上,一切就会有结果。

    帝尘所要考虑的,是如何摆脱山海城大军。现在第三师团就像跟猎狗一样,死死地咬在盟军身后。

    等到明天,肯定还有更多的大军,围攻上来。

    等到那时,就算联系好领地,他也无法率领大军,在山海城大军的眼皮子底下,偷偷传送回领地。

    唯一的办法,就是弃车保帅。

    想到这里,帝尘的眼神,扫视着在座的诸位,默然无语。

    谁将成为弃子呢?

    他们当中,不可能都走,必须留下一两位,吸引山海城大军的注意力。

    廉颇是肯定要带走的,这是他的命根子。战狼是他正在争取的盟友,也要通知。战狼走,赵庄自然也要跟着走。

    剩下的,就只有飘零幻和杀破军两人。

    飘零幻是他的死对头雄霸的死党,首先被帝尘抛弃。

    最后,就是杀破军。

    想起杀破军表现出来的鲁莽,再联想到杀破军跟春申君之间的暧昧关系,帝尘眼神一冷,决定彻底抛下这枚棋子。

    计议已定,帝尘倒是感到一阵轻松,默默地注视着正在争吵的一众人。

    诸位当中,唯有战狼,隐隐察觉到帝尘的异样。

    最终,议事不欢而散。

    战狼有意留到最后,果然,帝尘叫住了他。

    听完帝尘的计划,战狼默然,心绪复杂。

    帝尘的行事风格,跟战狼的军人做派,截然不同,战狼又无法指责帝尘。

    毕竟,人各有志。

    “这份人情,我记下了!”

    战狼说完,走出营帐。

    帝尘望着战狼的背影,默然无语,生在他这样的家庭,又岂能事事如意。

    夜色中,一支百人小队,悄悄地离开大营,消失在荒野。

    次日,盟军醒来。

    杀破军和飘零幻骇然发现,帝尘和战狼他们竟然不见了。

    随同帝尘他们离开的,还有他们的一干骨干将领。

    “我们被抛弃了!”飘零幻脸色难看。

    杀破军更是破口大骂:“******帝尘!”

    两位被抛弃的可怜虫,对视一眼,默然无语。

    飘零幻看着杀破军气急败坏,神情莫名。

    他已经知道,雄霸被山海城释放。杀破军作为岂曰无衣的死敌,是肯定要死在廉州盆地的,自己却不必陪着他送死。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杀破军问道。

    心中已经起了别样心思的飘零幻,故作无奈地说道:“在山海城大军还没有杀上来之前,先就这样吧!”

    “什么叫就这样?依我看,反正都是要死在廉州盆地,到不如现在率领大军,在山海领杀戮一番,杀一个够本,杀两个就算是赚了!”

    飘零幻心中一颤,他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表面上,飘零幻仍然是不动声色,道:“行,那就到我帐中,商议一下具体的行军路线吧!”

    “走!”杀破军丝毫没有察觉出异样。

    等到他一进入飘零幻营帐,立马就被飘零幻拿下,死于乱刀之中。

    正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

    杀破军,要怪就怪你自己太嚣张了!

    杀破军,以这样喜剧性的方式,成为一枚彻彻底底的弃子。

    干掉杀破军之后,飘零幻一边隐瞒杀破军阵亡的消息,一边派人,跟第三师团接触,表示愿意率部投降。

    恶来得到消息,立即召集诸将商议。

    “事情有些蹊跷啊!”雷惊天是天生的阴谋论者。

    “管他什么阴谋不阴谋的,按我的意思,是先拿下再说!”张大牛难得发声,继续说道:“后面的事情,就交给上将军和君侯处置就是。”

    “说的好,先拿下再说!”恶来点头同意。

    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二月十六日上午,飘零幻率领东路军,正式向第三师团投降。

    东路军投降之后,第二师团才堪堪赶到。

    罗士信见此,也是傻了眼。他原本还预料着,有一场硬仗要打呢。

    至于第一师团,这个时候,才刚离开山海城不久……

    廉州之战,就以这样戏剧性的方式结束。

    事后,在征得欧阳朔的同意之后,飘零幻及其一干将领,全部被释放。

    至此,廉州之战,正式结束!

    此役,炎黄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不仅如此,因为后续的一系列互相算计和背叛,炎黄盟内部,已是出现道道裂缝。

    杀破军跟帝尘,是彻底撕破脸。跟飘零幻,更是成为死敌。

    春申君跟雄霸,也开始离心。为了维护飘零幻,雄霸又跟杀破军杠上。

    总而言之,是一团乱麻。

    只有帝尘,不仅实力未受大损,还成功拉拢到战狼这位强力盟友。

    借此契机,帝尘重新确立在炎黄盟的领导地位。

    成熟起来的帝尘,确实令人可怕。(未完待续。)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