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六章 神医扁鹊
    冰儿回山海城,四小一个都没有跟着。

    小白和小青不用说,两小准备赖在灵兽阁不出来,每天准时到灵兽阁蹲点。黑牙要护卫小白,也没有回来。

    最奇特的是雪儿,小家伙竟然也能到灵兽阁修炼。

    雪儿可是顶级人工智能,进入游戏,只是作为观赏性宠物存在的。没想到,盖亚奖励的灵兽阁,竟然如此神奇。

    四小中,雪儿的智慧是最高的。据小家伙讲,进入灵兽阁,就有一道神秘的声音,在她脑中响起,传授她灵兽修炼法门。

    欧阳朔默然,雪儿是越来越像一个“玩家”。不用说,小家伙修炼的法门,一定跟玩家修炼的真品秘籍一样,是可以带到现实中去的。

    没想到,雪儿还有这样的机缘。

    从传送阵出来,欧阳朔恍如隔世。

    相比离开之时,山海城其实没有太大的变化。廉州之战对城池造成的破坏,已经陆续修复,城中百姓,也都回归正常的生活。

    外城密密麻麻的拒马和箭塔,早在第一时间,就被拆除。

    短短几天,几乎就看不到战争的痕迹。谁能想到,前不久,这里还是世界瞩目的焦点,一度被怀疑即将沦陷。

    唯有西郊墓园竖起的数千座墓碑,诉说着战争的残酷和无情。

    春节临近,节日喜庆的气氛,冲淡了这座城池的悲伤。

    中央商业大街,人山人海,各类传统年货,琳琅满目。对比一年之前,年货还需要欧阳朔从市场亲自采办,已是天差地别。

    商会的入驻,带来的不仅有投资和商机,还有天南地北,各式各样的小商品,满足城中百姓的消费需求。

    出现在商业大街的,可不仅只有山海城本地百姓,还有来自廉州郡各府各县的商人、游学士子以及普通百姓,甚至还有山蛮和草原部落的牧民。

    山海城,逐渐成为廉州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

    友谊河和峡谷河道交汇处,一座大型的集散中心,已然落成。每日通过水路运输,来往集散中心的商船,络绎不绝。

    当初的码头,一再扩建,已然成为一座小型的城池。

    得益于友谊河和泅水河,两条河流几乎将大半个廉州郡,串联起来。东西两府,借着河道,跟山海城的联系,越发的紧密。

    山海城在魏冉的治理下,蒸蒸日上。

    欧阳朔回来之前,并没有提前通知,自然也就没人迎接。回到侯府,这才惊动四方,偌大的侯府,顿时喧嚣起来。

    领地有太多事务,等着欧阳朔决断。靠木兰月传话,终究有诸般不便。得知君侯回归,各路军政大臣,都眼巴巴地赶了过来。

    欧阳朔苦笑着摇摇头,就知道会这样。

    见杜如晦、范仲淹等人,恨不得当场将他堵住,欧阳朔摆了摆手,直接甩上一句话:“一切事宜,年后再议!”

    一听这话,杜如晦等人立即傻眼。

    见几位重臣一脸的苦相,欧阳朔就皱眉,调侃着说道:“怎么,诸卿工作起来不要命,难道让下面的僚臣也跟着一起受累?!那样的话,大家伙儿可就要在心里埋怨本侯了。一年到头,总得休息几天吧!”

    杜如晦和范仲淹相视一笑,道:“罢,罢,罢,就依君侯所言!”

    “这才对嘛,诸卿都是肱骨之臣,也要注意身体才是。”

    杜如晦的身体,可一直都不大好,欧阳朔虽是戏言,也暗含提醒之意。他可是听说,最近杜如晦工作起来有些疯狂,夙兴夜寐。

    “谢君侯关心!”

    欧阳朔点点头,继而说道:“一年到头,也该有些彩头。就由你们二位牵头,拟定军中和官府的年终奖励,报请财政署拨款采办。”

    范仲淹微微一笑,却是想起去年春节前夕,同样上演的一幕。

    那时,他们的礼品,还需君侯亲自采购。奖励标准,也是君侯亲自拟定。世易时移,对这等事务,君侯已是举重若轻。

    打发掉两位重臣,欧阳朔才有空回到书房。

    至于樊梨花,自然是由冰儿这位“小主公”招待。

    冰儿回府,侯府自然又是一阵鸡飞狗跳。侯府一干人等,想起小公主的顽皮,是又头疼又欢喜。好在这一次四小没有跟来,少了许多波折。

    秘书郎柏南浦虽然不在,书记室却还在运作。

    书桌案头,一些重要公函,已是摆放整齐,等到欧阳朔阅览处理。

    欧阳朔将议事拖到年后,除了确实临近年关,需要休息他也是想利用这几天时间,好好熟悉、梳理一下领地事务。

    下午,欧阳朔依次拜访太公姜尚和兵圣孙武。这两位巨擘,虽然没有参与领地事务,却不可小觑。欧阳朔回来,自然是要去按例拜访一番。

    此外,欧阳朔也是希望,能够得到两人的点拨。

    对于领地的下一步走向,欧阳朔有自己的考量。但在正式实施之前,他更希望,听听姜尚和孙武的意见。

    随着时间的推移,姜尚对山海城的感情渐深,心中虽还有芥蒂,但是对欧阳朔的请教,还是给予了友善的回应。

    短短的几句点拨,就让欧阳朔受益匪浅。

    望着眼前年轻的君侯,姜尚内心也是感慨。此人年纪轻轻,有阅历,有城府,有手腕,更难得的是,其人目光高远,如羚羊挂角。

    山海城的一些举措,在姜尚看来,也是神来之笔。

    兼且年纪轻轻,身居高位,不仅没有自傲,还能如此虚心请教。

    难得啊,难得!

    就算是武王年轻之时,也没有如此能耐。

    陆军讲武堂揭牌在即,孙武正忙着校订教材。对欧阳朔的到访,孙武的善意,自然是溢于言表。

    就未来的领地军事架构,欧阳朔虚心请教。

    孙武不愧为兵圣,直接指出欧阳朔计划中的几处不足之处,让欧阳朔直感到不虚此行。

    古人的智慧,实在不可小觑。

    临了,就陆军讲武堂的建设,两人还交换了一些意见。欧阳朔的意思,讲武堂的第一期学员,就从现役军人中选拔。

    孙武点头同意,他也清楚,山海城军队的弱点所在。

    欧阳朔此举,可谓用心良苦。

    告别孙武,欧阳朔又在城中转了一圈,方才回府。

    山海城的总人口,已经突破30万大关。城中百姓,可不都认识他这位君侯。如果不是跟在他身后的亲卫,估计也就当成一个普通的士子。

    次日,欧阳朔晨练之后,照常来到侯府处理政务。他虽然让下面的臣子休息,自己却是闲不下来。

    昨天的一番请教,更是让欧阳朔的思路变得更加清晰,他也需要一个人,好好地梳理一番。

    欧阳朔吩咐书记室,没有重要事情,不要让人打扰。

    这边厢,欧阳朔一人独处。那边厢,山海城却来了两位特殊的客人。

    两人结伴而行,似是偶遇。

    其中一人,是一位老者,精神健硕,作游医打扮。

    另外一人,年岁不大,估计还不到三十,却是身患残疾,不能行走。青年坐着一辆木制轮椅,由老者推着前行。

    更奇特的是,青年脸上,自左眼眉头往上起,转而向下,留有一道长长的疤痕。熟悉刑法的,该知道这是黥刑留下的疤痕。

    两人在城门口,被城门守卫拦下。

    “来者何人?”

    老者微微一拱手,笑着说道:“军爷,老朽乃一介游医,听闻城中用不少珍贵的草药,特来一观。”

    守卫点点头,指着轮椅上的青年,凝重地说道:“这又是何人?”

    山海城各处城门,每日进出之人数以千记,守卫并不会一一盘查。实在是青年太过特殊,方才引起守卫的警觉。

    守卫作为军中之人,一眼就认出,青年脸色的疤痕,正是黥刑的痕迹。一般而言,接受过黥刑的,不是奴隶,就是罪大恶极之人。

    无论哪一种,都足以引起守卫的注意。

    守卫这一盘查,城门口就聚齐一堆的百姓。

    见青年如此相貌,也是议论纷纷,有同情的,自然也有嘲讽的。

    对周边的一切,青年浑不在意,似乎早已习惯被人指指点点。

    青年抬起头,脸庞极为俊朗,脸色的疤痕,非但没有破坏其气质,反倒是增添一种别样的魅力。

    “还请军爷知晓,小子乃投奔祖父而来!”

    “祖父?你祖父是谁?”

    青年朝守卫招了招手,示意他到跟前来。

    守卫对一个残疾人,也不疑有它,立即凑了上来。

    青年在守卫耳边,悄悄地说出一个名字。

    “啊,竟是他老人家?此话当真?”

    守卫听完,惊呼出声。

    青年神情自若,淡淡是说道:“军爷若不信,可随我一起去见祖父。正好,小子初来贵地,不熟悉路,还好劳烦军爷带路。”

    见青年神情笃定,守卫就郑重起来,略带恭敬地说道:“请!”

    说着,竟是不理会看戏的百姓,径直带着两人进城。

    这一番变故,自是引起老百姓的八卦之心,纷纷猜测,青年的祖父,竟是何许人也,竟然惹得守卫变色。

    要知道,这守卫可是城卫师团的精锐,平时拽得很啊!未完待续。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