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 祖孙对答
    轮椅青年不是别人,正是兵家代表人物之一,兵圣孙武的后代孙膑。

    孙膑是孙武的第几代后人,史料中已不可考。两人同时现身荒野,为了不觉得突兀,盖亚特意安排两人为祖孙关系。

    听闻祖父孙武在山海城定居,孙膑并没有第一时间来探望,而是在外游历,直到除夕将至,才赶到山海城拜见祖父。

    同行的老者,正是春秋战国时期的神医扁鹊。

    扁鹊自称游医,并非无的放矢,他确实也无意在一城一地停留。历史上,扁鹊及其弟子不辞艰辛,行程四千余里,周游列国,随俗为变。

    在城门守卫的引领下,孙膑顺利见到祖父孙武。

    祖孙二人跨越时空的相见,想必是让人颇多感慨的。

    守卫见青年真是孙武的徒孙,不敢怠慢,悄悄退去。

    离开之后,守卫并未回到城门驻守,而是来到侯府,将孙膑来到山海城的消息,报给侯府管事。

    管事得到消息,立即准备上报君侯,却在门口,被书记室的书记官拦下。

    “君侯有令,无重要事情,不得打扰。”

    管事会意,将消息告知书记官。至于书记官如何处理,是立即报给君侯,还是按而不发,就不是他的事情,也不需要他承担责任。

    书记官听完,摆了摆手,示意管事离开。他想了一下,还是决定等君侯从书房出来之后,再行告知。

    毕竟,孙膑此番前来,定是要在山海城过年的,不必急于一时。

    否则,万一打断君侯的思绪,可没有他好果子吃。

    廉州侯府尚没有成立专门的机构,负责打探领地内外的消息和情报。因此,平时就只能通过丫鬟、守卫等各色人等,往侯府传递消息。

    至于军情司,他们只负责军事情报的侦查,是万万不敢越矩的。

    孙武府邸。

    孙武的府邸并未设在官邸区,而是建在陆军讲武堂内部。

    祖孙二人见面之后,孙膑将扁鹊介绍给祖父。

    “祖父,这是孙儿途中结识的神医扁鹊。一路上,多亏老先生照料!”

    孙武闻言,立即向扁鹊作揖:“谢过老丈!”

    扁鹊如何敢受,侧身避过,道:“老朽来此,也是顺路游历,何来照料!”

    孙武点点头,笑着说道:“老先生来山海城,必有收获!”

    “怎讲?”扁鹊眼睛一亮。

    “老先生可听过藏书楼?”

    “正是慕名而来。听闻楼中藏有古今典籍,不知真假?”

    “千真万确!各朝各代的医家著作,藏书楼中都一应俱全。”

    扁鹊大喜,笑着说道:“不虚此行矣!”

    “不仅如此,山海城设有官医署,内里不仅有古代医术,还有异人带来的医术,尤其是其中一门外科医术,其惊奇莫测,就连老夫都不得不叹服。”

    扁鹊闻言,又是一喜。

    “老朽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孙武哈哈一笑,倒是能够理解,当初他自己也是如此。孙武一招手,叫来府中一名仆役,吩咐道:“带老先生去藏书楼一观!”

    “诺!”

    扁鹊会意,起身跟着仆役离开。

    一则他确实求知心切,欲阅览藏书楼中医家名著二则扁鹊也是明白,孙武祖孙二人见面,必有私密话要讲,他在一旁,殊为不便。

    送走扁鹊,祖孙二人就轻松许多。

    见孙膑残废的双脚,孙武眼中闪过一丝不忍。

    孙膑何其敏锐,反倒是笑着说道:“祖父何须如此,孙儿即便残废,也能指挥千军万马,决胜千里之外。”言语中,竟是有一股豪气和远大抱负。

    孙武点点头,不甘心地说道:“神医扁鹊,对此也无法吗?”

    孙膑黯然地摇摇头。

    见此,孙武不再提起这个沉重的话题,笑着说道:“孙儿你写的孙膑兵法,祖父可是有细细阅览,很是欣慰啊。”

    “祖父谬赞!”

    “好就是好,不必在祖父面前谦虚。”孙武摆了摆手,话锋一转,道:“不过孙儿,切不可以此为傲。祖父这段时间,翻阅历代兵家著作,获益良多。你我所写兵书,虽然高屋建瓴,但还有很大的局限性和不足之处。”

    “祖父教导的是!”孙膑坐在轮椅上,俯首作揖,道:“孙儿此番前来,正是想陪在祖父身边,潜心修习兵法。”

    孙武摇头,用手指点了点孙膑,笑着说道:“在祖父面前,你也不必掩藏。祖父能够感受到,你啊,还是有志于沙场,只是因祖父的缘故,方才如此吧?”

    “祖父慧眼。”孙膑有些不好意思,道:“不敢瞒祖父,孙儿确实想在军中,施展所学,方不负此生。”

    孙武点点头,道:“祖父选择隐居,是因年岁已大,不想再折腾。就这样,还是被廉州侯的提议打动,出面主持陆军讲武堂。孙儿你还年轻,自然无需向祖父这般,潜心学问。好男儿,就该驰骋沙场。”

    “廉州侯真有这么厉害,竟能够说服祖父?”

    孙膑有些惊奇,心中对这位素未谋面,却在圈子中颇负盛名的领主,竟有一丝隐隐的期待,又有一股说不出的兴奋。

    孙武点点头,想起昨天君侯的拜访,感慨地说道:“山海城根基雄厚,绝冠天下。君侯雄才大略,兼且礼贤下士。更难得的是,对手下的大将,又能充分放权和信任。就以刚结束的廉州之战而言,就全权交由上将军白起指挥。”

    孙膑闻言,更是兴奋。

    他在孙膑兵法中,就有过论述:将领必须忠于君主,君主不应该干涉将领的具体军务,将领要有**的军事指挥权。

    廉州侯所为,正是孙膑一贯信奉的君主和将领相处之道。

    见孙膑神情,孙武不得不提醒他一下,道:“孙儿你既然拿定主意,祖父就不得不提醒你一番。山海城军中,不仅有白起这样的绝世名将,还有史万岁、恶来、罗士信以及穆桂英等一干将领,无一不是上上之选。你切不可恃才傲物,要想在军中站稳脚跟,可不容易。”

    孙膑听完,神情郑重地说道:“祖父放心,孙儿有分寸!”

    谈完大事,祖孙二人,才开始闲聊起来。

    至于神医扁鹊,却是一直到傍晚,方才在仆役的提醒下,回到府邸。藏书楼收藏的无数医家经典,让这位神医,直接入迷,恨不得挑灯夜战。

    欧阳朔同样在书房,呆了一整天。

    就连午膳,都是由紫苏直接送到书房,匆匆用过。

    走出书房,书记官立即迎了上来。

    这一天,书记官倒不是毫无作为,他已经通过孙武府邸的仆役,将孙膑和扁鹊两人的身份,打探的一清二楚。

    “启禀君侯,领地上午来了两位客人。一位是神医扁鹊,另一位是兵圣孙武的孙辈,孙膑。”书记官言简意赅。

    欧阳朔闻言,眉头挑了挑。

    事实上,在孙武定居山海城之后,欧阳朔就一直期待孙膑的到来。

    这一等,就是两个余月,还真是让他好等。

    对孙膑这位身残志坚,著名的战役虽不多,却每一场都足以改变历史走向名声虽不显,却著书立说的名将,欧阳朔可是仰慕已久。

    或者说,孙膑已经超脱将才的范畴,而应当归入帅才或者谋略家一类,与后世的张良、诸葛亮、郭嘉等人类似。

    至于神医扁鹊,就纯属意外之喜。

    当然,藏书楼名声在外,吸引百家中人来此,也属正常。来到山海城的,可不一定就会在山海城定居。

    欧阳朔对书记官说道:“派人知会兵圣府上,就说明日上午,本侯将亲自登门,前去拜访两位贵客。”

    “诺!”

    欧阳朔点点头,往后殿去了。

    一夜无话。

    盖亚二年二月二十日,山海城。

    晚上,就是除夕夜。

    山海城到处张灯结彩,一片喜庆。

    侯府仆役,在主事紫苏的指挥下,也开始张罗忙碌起来,有的负责洒扫庭除,有的负责张挂灯笼、年画、桃符等一应物件。

    后厨更是一片忙碌,一大早,厨娘们就开始准备晚上的年夜饭。君侯早有言,除夕夜要在侯府,大宴群臣武将。

    侯府前的广场上,同样热闹。一座巨大的戏台,已经拔地而起。

    晚上,戏楼的戏班将在此登台亮相,与民同乐。

    届时,不仅参加侯府宴请的重臣,就是一般的平民百姓,也可来此看戏。

    欧阳朔出门,四名亲卫远远跟着。

    轻车熟路地来到即将竣工的陆军讲武堂,欧阳朔也没有游览的心思,径直前往孙武府邸。

    昨晚得到消息,兵圣府邸已是做好迎接的准备。

    就是扁鹊,也不得不放下对医书的渴求,呆在府邸,等待欧阳朔的拜访。以欧阳朔今时今日的地位,就是直接将两人招到侯府接见,也不为过。

    亲自登门拜访,已是给予两人极高的待遇。

    当然,这其中,也有孙武的影响。

    自古以来,大夫的地位并不高,被当权者招来唤去,都太正常。欧阳朔作为一个现代人,自然不会有此歧视。

    对孙膑和扁鹊,他都是一视同仁。未完待续。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