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 犀角化毒丹
    欧阳朔跟孙膑的会面,波澜不惊,宾主尽欢。

    孙膑既有出仕之心,自不会做作,故意推脱,而是直接表明心迹。

    欧阳朔闻言,也是大喜。

    昨天,他已经结合孙武的建议,理清军队架构的脉络。孙膑的到来,等于将他制定的军队架构中最关键的一环,给合上。

    时机不对,两人并没有深谈。

    欧阳朔让孙膑,明日下午,来侯府一趟,他会在书房接见。

    接见完孙膑,欧阳朔转头看向扁鹊,笑着说道:“老先生来山海城,本侯当尽地主之谊。官医署有一处宅院,正好空着,不知老先生可否屈尊下榻?”

    扁鹊闻言,有些踌躇。他当然明白,廉州侯明着是谈住所,实际上,等若在邀请他加入山海城官医署。

    见扁鹊神情,欧阳朔微微一笑,接着说道:“老先生不必有顾虑。官医署并不限定挂名大夫的自由,老先生可自由行医。不仅如此,官医署还会为老先生的远行,提供盘缠和仆役。唯一的要求,就是要老先生在馆阁中,招收几名学徒,以壮大官医署的大夫队伍。”

    欧阳朔知道,如果什么要求都不提,光说好处,扁鹊必有疑虑。他想要的,是扁鹊将户籍落在山海城。当然,如果能够达成医家入驻条件,就再好不过。

    扁鹊闻言,果然有些心动,再想到昨天孙武的一番介绍,终于下定决心,道:“侯爷盛情,老朽实在难却!”

    “好!”欧阳朔大喜。

    见扁鹊,欧阳朔就想到一人,道:“老先生,有一人,身有暗疾,尝试过诸般医治之法,一直不得其关窍,不知老先生可否去诊断一下?”

    “哦,还有这等怪病?老朽倒是想去见识一番。”

    扁鹊闻言,兴趣盎然。对他这样的名医而言,医治疑难杂症,既是挑战,也是提升医术的途径。

    欧阳朔见扁鹊有些迫不及待,干脆向孙武祖孙告辞,笑着说道:“既如此,趁着还有时间,本侯就带先生走一趟。”

    “行!”

    扁鹊进屋,提来医药箱,就跟着欧阳朔出门。

    欧阳朔指的这个人,就是他的半个师傅——八极拳大师林越。

    宋佳邀请林越受挫,有机会,欧阳朔自然要尝试一下。

    山海城的武馆,早就不止一家,而是遍地开花。但是最有名的,还是林越创办的武馆。现在的武馆,不仅更名为“八极拳馆”,位置也是历经几次搬迁。

    八极拳馆,坐落在内城的居民区,好大一片院落,占地极广。

    拳馆弟子,由原来的不足一百之数,增加上千余门徒。从武馆结业的,更是不计其数。其中的很大一部分弟子,结业之后,都投身军旅之中。

    当初,最早的一批弟子,在军中混的都不差。

    大师兄王峰不用说,身居禁卫旅旅帅这样的要职,是欧阳朔最为信赖的武将之一。其他同门师兄,基本上也都担任营正一职。

    随着时间的推移,八极一脉,渐渐成为军中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更不用说,欧阳朔本人就修习八极拳,算是林越的半个弟子。其他八极门徒,自然与有荣焉,他们天生心理上,就对欧阳朔无比忠诚。

    欧阳朔一行赶到拳馆的时候,拳馆弟子,也正在张灯结彩。

    见君侯亲临,一众弟子是兴奋异常,纷纷赶过来请安。

    “君侯!”

    “君侯!”

    ……

    一路上,请安的声音此起彼伏。

    欧阳朔挥手示意,在一名知客弟子的引领下,来到正厅。

    林越得信,已是匆匆赶了过来。

    寒暄过后,欧阳朔让其他人退去。林越会意,知道君侯定是有要事。

    一时间,正堂就剩下他们三人。

    欧阳朔将扁鹊介绍给林越,道:“这是神医扁鹊,特来为林大哥就诊!”

    林越闻言,心中一颤。身上的暗疾,已经成为他心中不能承受之痛。长时间的求医无果,让他一度感到绝望,继而颓废。

    如果不是有拳馆寄托,林越都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支撑下去。对一名武者而言,不能全力施展武功,真真是生不如死。

    林越看向跟在君侯身后的扁鹊,眼神复杂,既有期盼,又担心希望落空。这种复杂的心绪,不是当事人,实在无法体会。

    扁鹊行医经验,何等丰富,他一生诊断过的病人,数也数不过来。林越的这种心态,在他眼中,也是寻常。

    无数的疑难杂症患者,莫不如此。

    扁鹊微微一笑,请林越坐下,道:“林居士请坐,让老朽为你把脉。”

    林越闻言,就跟一个乖宝宝一样,依言坐下,哪里还是那个在诸弟子眼中,严肃冷峻的师尊。

    欧阳朔坐在一旁,不敢打扰。

    此时的扁鹊,才是大厅唯一的主角。

    事实上,在扁鹊一进大厅,见到林越的那一刻起,诊断已经开始。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扁鹊可以称得上是这方面的始祖和大师。他尤其精于望色,通过望色判断病证及其病程演变和预后。

    著名的《扁鹊见蔡桓公》,生动形象地表现了扁鹊的望色之能。

    切脉之后,扁鹊心中,已是大体有数,再问了林越几个问题,已是诊断出病因、病理,可以对症下药。

    奇怪的是,问完之后,扁鹊却是沉默不语,脸有难色。

    对面的林越见此,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可以说,扁鹊是他唯一的希望。如果连神医都治不好他的暗疾,那他林越,就真的可以死心了。

    半晌,扁鹊方才睁开眼,开口说道:“林居士体内,患的是一种奇特的寒毒,应该是一位内家高手,将带有剧毒的寒冰内力,侵入体内,继而郁结。此等寒毒,极其恶毒,会不断地侵蚀患者的内脏器官,使其衰竭,继而身亡。”

    林越闻言,眼皮抽动了一下,显是想起什么不愉快的往事。

    他抬起头,对扁鹊抱拳,说道:“老先生不愧是神医。不瞒神医,昔日伤我者,确实是一位善长阴寒功夫的内家高手。”

    扁鹊点点头,继续说道:“如果不是林居士内功深厚,常年以自身内力压制寒毒,怕是早已毒发身亡。即便如此,寒毒长期郁结在体内,虽未扩散,对林居士的身体,已是造成极大的伤害。如果再不诊治,恕老朽直言,林居士怕是绝难活过来年的春节。”

    欧阳朔闻言,眼神一凝。

    林越倒是看得开,苦涩一笑,想来,他自己早有预料。

    扁鹊又道:“老朽倒是知道,有一种丹药,可以医治林居士体内的寒毒。”

    “此话当真?”

    林越再不淡定,起身问道,眼中满是喜色。

    就连欧阳朔,也在一旁为林越高兴。只不过,他作为局外人,头脑更清醒。他感觉,事情肯定没有这么简单,要不然,扁鹊方才也不会如此为难。

    果然,扁鹊点点头,又摇了摇头,道:“林居士也不要高兴的太早。有一种丹药,叫犀角化毒丹,正可解此寒毒。”

    “可是有什么难处?”

    “不错,丹方和炼制之法,老朽都知道。唯一的难处,是配置犀角化毒丹,需要一味主药,非常的罕见。”

    “什么主药?”

    林越恢复平静,心中却是生出一线希望。

    让人最绝望的,不是看得见的困难,而是无法看清前路。

    这是林越第一次听到,具体的可以解他体内寒毒的办法,如何不让他高兴。他已经暗下决心,不管是什么药材,不管如何困难,他都要寻到。

    “犀牛角!”

    扁鹊说出的药材,却是让人大跌眼镜。

    “犀牛角?”林越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不解地说道:“神医,犀牛角并不算什么名贵的药材,王城药店就可以买到啊!”

    扁鹊摇头,道:“如果只是寻常的犀牛角,自然不难寻找。难的是,居士体内的寒毒,郁结太久,非灵兽级别的犀牛身上的角不可。”

    林越闻言,脸色一白。

    灵兽何等稀有,更不用说,还要找特定的犀牛类灵兽。

    欧阳朔在听到扁鹊说出犀牛角的时候,心中就是一喜。等扁鹊说完对犀牛角的要求,心中已是感慨万分。

    世间万物,真是因果循环。

    他的储物囊中,可不就有一根铁甲兽的角吗?铁甲兽是由犀牛变异而来,跟扁鹊的要求,几乎一致。

    见林越满脸的沮丧,欧阳朔知道,自己该发声了。

    欧阳朔从储物囊中,取出铁甲兽的角,递给扁鹊,道:“老先生,这是一枚由犀牛异变而来的荒兽,名叫铁甲兽的角,不知可否代替?”

    一瞬间,这枚铁甲兽的角,成为全场的焦点。

    三人当中,属林越的神情最为复杂,喜悦、激动、忐忑等等,不一而足。

    扁鹊倒是淡定,接过犀角,细细观看之后,笑着说道:“这铁甲兽,比一般的灵兽还要厉害,这枚角,正适合炼制犀角化毒丹。”

    林越闻言,就是一阵狂喜,说话都在打哆嗦,他来到欧阳朔跟前,激动地说道:“君侯大恩,林越无以为报!”

    说完,就要当场下跪。

    欧阳朔连忙将他拦住,说道:“林大哥不必如此。当初林大哥刚来山海村,本侯就曾言,要治好你的暗疾,如今也算是兑现承诺,谈什么大恩?”

    林越闻言,心中满是感慨。他没想到,当初的一句承诺,君侯竟然一直记在心中。林越现在的心绪,实在是复杂。

    此时此刻,任何的言语,已经不足以形容林越的感激之情。

    如此大恩,唯有以死相报!

    欧阳朔也是松了一口气,答应宋佳的事情,看来是圆满完成了。

    接下来,欧阳朔就没有久呆。

    留下扁鹊,由林越招待,欧阳朔自己,则是回到侯府。(未完待续。)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