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加冕
    盖亚二年二月二十一日,大年初一。

    一夜北风紧。

    喧嚣的除夕夜,已经成为过去,新的一年,即将来临。

    薄薄的晨雾,在北风吹皱中,上下翻腾,如烟似幻。沉睡一夜的山海城,晨雾缭绕,就像披着一件云雾织就的轻纱,宛如仙境一般。

    中央的商业大街,更是在烟雾映衬下,宛如天上的街市。

    伴随着阵阵鸡鸣声,山海城开始苏醒过来。

    城门开启,在城外临时过夜的客商,开始排队进城。夹杂在客商中的,还有零零散散的平民百姓,都是来赶集的。

    中央商业大街以及一侧的商业区,最先苏醒。

    店里的伙计,抖擞精神,在东家或者掌柜的指挥下,移开商铺的门板,打扫地面,整理货架,准备迎接新年的第一批客人。

    自大年初一,一直到元宵节,山海城将举办为期半个月的妈祖庙会。无数泉州的士绅百姓,将再次赶来山海城,参加此次盛会。

    不仅如此,廉州郡下设的各府各县的百姓,也会陆续赶到山海城,或是走亲访友,或是采买各类商品。

    妈祖庙会,已经不再限于祭祀妈祖,而是成为一场综合性的盛大集会,是廉州郡老百姓,一年一度“大赶集,同欢乐”的时节。

    沿内城河一带以及中央商业大街,成为城中最热闹的地方。

    人流如织,比肩接踵,车水马龙,盛况空前。

    商贩的叫卖声,熟人的打招呼声,偶尔的口角声,顽童的嬉闹声,小娘子的私语声声声汇聚,组成一幕红尘百世图。

    山海城,渐渐有了巨城气象。

    **********

    对欧阳朔而言,上午的行程,全部被祭祀活动占据。

    一大早,欧阳朔就在紫苏的帮助下,穿上朝廷御赐的诸侯礼服,即鷩冕。

    正所谓,人靠衣装马靠鞍。

    鷩冕加身,欧阳朔的气质,都为之一变,当真有了诸侯气象。再加上龙凤呈祥佩、麒麟金印的加持,以及《黄帝内经》衍生的之威。

    欧阳朔的威严,直线攀升,量变终于引发质变。用一句通俗的话来形容,就是一股王霸之气,凛然而生,凡人莫可视也。

    君侯之威,化作实质,让人畏惧。

    欧阳朔所过之处,侯府诸人,莫不低头行礼,神情恭敬。

    如果说,此前领民对欧阳朔的敬畏,是来自盖亚有意的引导的话;那么现在,他们才是发自内心的,对欧阳朔这位君侯,充满敬畏。

    山海城庙宇当中,黄帝祠、文庙、武庙以及妈祖庙,需要欧阳朔亲自参与祭祀。诸如城隍庙、土地庙之类的庙宇,就由山海府代为祭祀。

    作为主祭之地,黄帝祠是祭祀活动的重中之重。欧阳朔特意邀请德高望重的姜尚,担任祭酒,主持这一场浩大的祭祀活动。

    领地凡是有一定地位的文臣武将,都将参与此次祭祀。

    一大早,诸位大臣,就在黄帝祠前的广场上列队等候。

    文臣在左,武将在右。

    早上八点,欧阳朔准时出现。

    随行的亲卫,大声叫到:“君侯驾临!”

    “拜见君侯!”

    一瞬间,百官跪迎。

    欧阳朔在亲卫的簇拥下,从文武百官中间,穿行而过。

    来到临时搭建的高台,欧阳朔缓缓转身,面对文武百官:“诸卿免礼!”

    “谢君侯!”

    百官起身,见到高台之上的君侯,眼神一凝。

    鷩冕加身的君侯,气度凛然,不怒自威。

    台下的范仲淹,一阵感慨。他是领地老臣,一路见证君侯的成长轨迹。一年过去,当初尚显稚嫩的青年,已经完成蜕变,真正地成为廉州共主。

    范仲淹心中,只有欣慰。

    一位更趋成熟、更有力量的君侯,显然符合各方的期待。

    就算是站在一旁的姜尚,注视着高台之上的欧阳朔,也是感慨不已。这位年轻君侯的成长速度,完全超乎他的想象。

    姜尚感慨,自己是不是真的老了。

    台下的赵括,同样神情复杂。他已经接受君侯的任命,即将走上军务署副署长兼作战司长的岗位,成为军务署排名第二的巨头。

    其地位,比战备署长葛洪亮还要高。

    对未来,赵括头一次信心满满。

    父亲,您看着吧,孩儿会在山海城,干出一番事业,完成蜕变。

    赵括在心中,默默想到。

    一时间,台下百官,心思各异。

    就在这时,欧阳朔耳边,传来一阵系统提示音。

    “系统提示:恭喜玩家岂曰无衣,历经淬炼,终于衍生诸侯气度,威压四方。受此影响,领地内,所有人才的忠诚度一律提升10点。”

    欧阳朔望着下方的文武百官,内心却是一片宁静。

    他只希望,这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

    接下来,就是浩大的祭祀活动。

    一路祭祀下来,已近晌午。

    中午略微休息一下,下午,欧阳朔又要接见两拨重要的客人。

    第一拨,就是山蛮各部的族长。

    定居在廉州境内的山蛮部落,共计二十四个,总人口达到七八万人。大大小小的部落,散居在廉州广袤的土地上,系廉州百姓的重要组成部分。

    新年刚过,各族的族长,就带着礼物,赶来觐见君侯。

    觐见的地点,安排在正殿,行政署长范仲淹作陪。

    族长们千里迢迢赶来山海城,当然不只是为了送礼。

    他们还有其他的诉求。

    除了东郊第一批山蛮定居点,其他的山蛮部落,迁居廉州盆地的时候,已经错过去年第二季水稻的种植。

    缺粮,是各族共同的难题。

    此前,欧阳朔已经承诺,由领地粮仓,借粮给各族,帮助他们度过难关。等到来年第一季水稻收割之后,各部落再将粮食,统一还给粮仓。

    因此,自年前开始,各山蛮部落就在当地农业司的指导下,开垦农田,兴修水利,为来年的耕种,提前做好准备。

    沿友谊河和泅水河一带,水源充沛,土壤肥沃,沿河的荒地,几乎都被开垦为农田。短短一个冬天,廉州郡就增加数百万亩的良田。

    因为人口的急剧增加,仅廉州之战,就增加五六万人口。更不用说,拿下草原之后,还有一大批的牧民,等着领地养活。

    草原联军攻打山海城的诱因,可不就是因为草原缺粮吗?

    如今拿下草原,这个包袱,自然要廉州侯府来背。

    领地同样缺粮。财政署每个月都要通过各大商会,采购大量的粮食。

    到后来,财政署干脆允许各大商会,直接开设米铺,向百姓售卖大米。如此一来,到是省了财政署在中间周转一道。

    一些商会,甚至直接带着一车车的大米,深入草原做生意。

    商人们用大米,换取牧民手中的毛皮和牲畜。

    为此,商业司不得不紧急制定一些列的政策,约束商会的商业活动。

    如果不对商会加以约束,以商人天生逐利的本性,受利益驱使,谁知道这些商会,会干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来。

    因为粮食,欧阳朔特意召见农业司长孙岩农。

    他给孙岩农下了死命令,农业司务必保证,在盖亚二年的下半年,领地能够实现粮食的自给自足,再不用从市场上采购粮食,填补窟窿。

    为此,财政署还专门准备了一笔10000金币的财政拨款,用于全领地范围内,兴修水利,采购农具,培养耕牛,打造水车等一些列措施。

    领地一月份的财政收入,欧阳朔一个金币都没有截留。

    山蛮部落的族长们,眼巴巴地赶到侯府觐见,自然是希望,农业司在产业扶持上,能够对山蛮自治地,进行一些倾斜。

    毕竟相比流民,山蛮是头一次种植水稻,水土不服。

    对族长们的诉求,欧阳朔倒是给予了积极的回应。他承诺,春播需要的种子、农具以及耕牛,农业司都会优先满足山蛮自治地的需求。

    得到君侯的承诺,族长们就高兴起来。

    “谢过君侯!”

    欧阳朔点点头,脸上却是不动声色,趁此提出一个“小小的要求”。

    “诸位!本侯有一个提议,还请诸位回去之后,细细斟酌一番。”

    “君侯请讲!”

    刚得了好处,各族族长都是友善回应。

    有句话怎么说来者:拿人手短。

    “说句实话,诸部落要想真正融入廉州体系,还需更加与时俱进才是。部落制,有其优势和历史缘由,本侯不予置评。但是具体到廉州,却是越来越显得有些不合时宜。”欧阳朔一开口,就是石破天惊。

    诸位族长心中一颤,难道君侯要拿他们开刀吗?

    望着高居首位,威严如上的君侯,诸位族长的呼吸,都有些不畅。

    欧阳朔微微一笑,似乎看穿诸位族长的内心,道:“诸位不必担心。山蛮自治政策,是本侯当初的承诺,绝不会更改。”

    “呼~~~”

    诸位族长,长舒了一口气。

    只要还坚持山蛮自治,没有突破这一底线,就还有商谈的余地。

    欧阳朔自然不会如此蛮干,他接着说道:“本侯的意思,是在定居点,将族长和里长,区分开来,不搞两位一体。”

    除了固山县,各山蛮定居点,族长就是里长。

    范仲淹就曾经抱怨过,山蛮的这种体系,太容易形成抱团。

    无论是财政署的税务官,还是户籍司的户籍官,要想真正查清山蛮定居点的详细情况,都会或多或少地遇到障碍。

    或是隐瞒人口,或是隐瞒土地面积。

    其根源,就在于山蛮部落的种族观念太浓厚,往往是部落的利益,高于领地的利益。而当两者不可调和的时候,矛盾就出现了。

    范仲淹曾经向欧阳朔提议,在山蛮定居点,推行行政化改制。

    对此提议,欧阳朔一直搁置。

    欧阳朔太清楚,这里面,会遇到怎样的障碍和困难。

    无疑,他需要一个契机。

    现在,就是一个好的契机。山蛮各部落,有求于领地,再加上欧阳朔威严日盛,各部落族长,也是在心里,生出畏惧之心。

    更何况,欧阳朔是先答应他们的条件,给了各族族长一个台阶下。最起码,各族不是在侯府的压迫下,被迫答应。

    至少,君侯还在征询他们的意见。

    而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提议”。

    果然,听完欧阳朔的提议,各位族长,是一阵沉默。他们都是族中精英,自然听出君侯话中的深意。

    良久,才由一位族长,作为代表,起身回话:“君侯的提议,我等还需要回族中,请示大巫师。相信,一定会给君侯一个满意的答复。”

    欧阳朔点点头:“如此,本侯就放心了!”

    范仲淹坐在一旁,见君侯将各族族长,玩弄于鼓掌之间,神情莫名。现在的君侯,不仅是威严,就是玩弄各种权术,也是信手拈来。

    而这,也是作为一名合格的上位者,需要掌握的必修课。(未完待续。)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