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 恩威并施
    送走山蛮部落各族族长,欧阳朔准备接见第二拨客人。

    这一拨客人,身份就更加特殊。

    他们就是草原各部的首领。除了天讫部落的可汗蒙克因为身体原因,没有亲自前来,其余七个中型部落的首领,全部到齐。

    春节前夕,各族首领就被第二师团“请”到山海城。

    欧阳朔回到山海城,一直没得闲,将一众首领晾在一旁。

    “拜见君侯!”

    走进大殿,诸首领齐声行礼。

    这是历史性的一刻。

    诸首领的这一跪,代表草原各部,正式归顺山海城。

    欧阳朔端坐上首,坦然受礼,淡淡地说道:“诸位就坐!”

    “诺!”

    诸首领乖乖就坐,神情忐忑。

    其中,代表天讫部落的,是蒙克的长子吉达,也已经年近三十。与其他首领不同,此人神情桀骜,大马金刀地坐在左排第一位。

    欧阳朔见此,不易察觉地皱了皱眉头。

    诸首领中,有那心思细腻的,已是在心中幸灾乐祸。

    吉达真是不知死活,这个时候,竟然还摆什么草原第一部落的架子。

    相比接见山蛮部落时的和蔼,欧阳朔此刻的神情,却有些冷酷,道:“在诸位归降之前,草原上,还有一位名叫达日阿赤的首领,也曾率部投诚。”

    话音刚落,诸首领心中一颤。

    廉州之战期间,达日阿赤曾试图勾结联军,结果因谋事不密,被山海城打入大牢的事情,早已在草原传播开来。

    廉州侯突然提及此事,其中的意味,不言而明。

    果然,欧阳朔一脸的气愤,凛然说道:“对达日阿赤,山海城从不曾有过亏待。没成想,此人竟然狼子野心,意图谋反。对这样的白眼狼,本侯绝不会姑息。提刑司已经有结论,不日,就会将达日阿赤当街问斩,以正视听。”

    诸位首领,脸色苍白,颤颤巍巍地说道:“君侯圣明!”

    个中滋味,实在是五味杂陈。

    “不瞒诸位。曾有大臣向本侯进言,说达日阿赤就是草原的榜样,此等之人,可一不可二。对草原各部,当行雷霆手段,斩草除根,以儆效尤。”

    欧阳朔脸色淡淡,说出的话,却是血海滔天。

    “诸位以为如何?”

    欧阳朔的话,并不完全是唬人。

    他口中的大臣,就是内政署长田文镜。

    达日阿赤的案子,就是由内政署一手操办。田文镜在向欧阳朔汇报案情之后,顺势就提出了将各部首领斩草除根的建议。

    当时,欧阳朔不置可否,等于搁置了田文镜的提议。

    相比杀戮,欧阳朔更为偏向,采取一种相对温和的手段,解决草原各部归顺后遗留的问题。对各部贵族,他也不想一网打尽。

    毕竟,达日阿赤只是个例。

    草原一统,他们就算是想谋反,也没有条件。

    最关键的还是,欧阳朔想要赢得草原各部的民心,就必须善待这些贵族。

    否则的话,当真是后患无穷。

    欧阳朔不想看到,他的治下,出现一个纷乱不止的草原。一统廉州盆地,将廉州郡经营成铁桶一样的大后方,才是欧阳朔的战略选择。

    退一万步说,真要是屠戮草原贵族,不仅会寒了草原牧民的心,还会寒了山蛮各部的心。兔死狐悲,可不是一句玩笑。

    诸位首领,面面相觑,脸色是越来越白。

    眼见形势越来越不利,诸位首领,可不想坐以待毙,纷纷站出来宣示效忠,为自己洗白,一个个,说的是言辞恳切。

    “君侯!君侯!!”其中一位首领,直接扑倒在地,声音中都带着哭腔,哪里还有一族首领的威严和自尊,“君侯大德,达日阿赤死不足惜,却不能代表草原各部。我等诚心归顺,绝无二心,还请君侯明察!”

    “请君侯明察!”

    ……

    “君侯明察!”

    诸人当中,唯有吉达没有求情,对诸首领的作态,眼神中甚至透出一股鄙夷,鼻孔中发出不屑的哼哧声。

    吉达的言行,犹如“鹤立鸡群”,想不引人注目都不行。

    “吉达公子,似乎有不同的见解?”

    欧阳朔神情淡淡,言语中却暗藏机锋。

    吉达闻言,大大咧咧地说道:“自古成王败寇,达日阿赤是死有余辜,却不必波及到我等身上。天讫部落,没有孬种。”

    欧阳朔眼前一亮,吉达的话,软中带硬。

    既表明了立场,又维系了王族的傲骨和颜面。

    短短一句话,说的却极有水平。

    对此人,欧阳朔却是要重新评估一番。

    也许,玩世不恭,不过是吉达保护自己的一件“外衣”。

    蒙克倒是培养了一个好儿子。

    欧阳朔点点头,道:“好,说的好。”

    他环视一圈,声音缓慢却充满了力量:“身为人主。本侯对领地负有责任,自有人主的胸怀肚量,懂得宽恕之道。但若有人顽冥不化,为维系领地秩序,本侯也不惜展示雷霆之怒,用血泊汪洋,淹没尔等!”

    威严,如山一般巍然耸立的威严和杀气充斥了整个大殿。

    无可抵御的肃杀和尊威。

    诸首领同时跪倒,哪怕是“玩世不恭”的吉达,此刻也跟着跪倒。

    诸首领齐齐匍匐,无人敢出声,大殿中一片死寂。

    望过那些战战兢兢的身影,欧阳朔暗生感慨。匍匐在自己眼前的人们,都是草原上的顶尖人物,代表了草原最颠峰的实力。

    现在,他们却统统匍匐在自己脚下,大气不敢喘。

    这就是权势的魁力所在了。

    难怪古往今来,无数英雄人物为此赴汤蹈火。

    当天下午,欧阳朔做出承诺。

    对草原各部首领以及一干贵族,允许他们携带私财,迁到山海城定居。

    山海城将在外城,划定一片区域,建立专属的街坊,供其居住。

    平日无事,诸贵族不得走出街坊,更不能与族人联络。

    一旦被查到,定将严惩不贷。

    除此之外,还将采取连坐制度。

    一人被查,则整个部族的贵族,都将受到惩罚。

    轻者没收财产,重者罚作苦役。

    倘若还有谋逆之心,则举族屠灭!

    恩威并施之下,草原各部,唯有匍匐在欧阳朔的脚下。

    **********

    二月二十二日,正月初二。

    这一天,欧阳朔抛下一切事务,专门在书房,接见诸位知府和城守。

    四位知府和一位城守,依次向欧阳朔述职。

    欧阳朔一一接见,点明对各府各城的规划和要求。重点的交待对象,自然就是断刃府知府周海辰。

    霸刀虽然穷兵黩武,却也留下一个根基深厚的领地。

    据周海辰汇报,断刃县的领地总人口,共计21万余人,相当于两座满人口的三级县城。

    断刃府,一举成为除山海府之外,人口最多的领地。

    就连木兰府,都要相形见绌。

    如此庞大的人口,如果要靠山海城积累,不知道要积累到什么时候。断刃府也是欧阳朔“养蛊计划”实施以来,最成功的一个案例。

    除此以外,断刃府最大的财富,就是霸刀发现的那座金矿。

    跟狼山矿场一样,被霸刀命名为北山矿场的金矿,金矿的蕴含量非常惊人。霸刀真正开采出来的,不过是九牛一毛。

    欧阳朔当即承诺,北山矿场将划入断刃府直接管辖。他也希望,通过北山矿场,改善断刃府的财政状况。

    霸刀在位期间,领地财政收入中的九成以上,都被用来发展军备。民生和公共财政支出,几乎为零。

    断刃府,急需恢复元气。

    当然,北山矿场虽然划入断刃府,侯府并不是真的就不管不问。除了要按照规定的比例,以财政收入的方式,资金上缴财政署。

    欧阳朔还指示狼山矿场,要求他们派遣专家和技能人才,指导北山矿场,提高其采矿和炼矿的水平,以提高黄金产量。

    最后,欧阳朔对周海辰提出三点要求。

    其一,断刃府要立即组建东拉湖水师营,清剿东拉湖的水匪,为开发东拉湖创造条件。无论是水产捕捞,还是人工养珠,都要趁早。

    其二,断刃府下设各县,尤其是作为二级附属领地的县城,要全部撤去,将人口聚拢到主城,着力发展一城。

    其三,断刃城的外城墙规划,要及时进行,争取在春播之前,将城墙建成。一旦无法建成,就必须暂时搁置。等到春播之后,再继续建造。

    除此之外,欧阳朔已经传令军务署,负责组建断刃城城卫旅。

    相比固山县,断刃城更加靠近十万大山。

    未来的断刃城,将是防御蚩尤城的最前沿阵地。

    述职完毕,诸位知府在第二天,就启程返回治所。

    一年之计在于春,作为知府,他们实在是没有太多的空闲时间。就连崔守嗣,跟堂妹崔映柚简单地见过一面之后,也不得不立即踏上归程。

    周海辰临行前,欧阳朔交给他一枚令牌。它就是欧阳朔此前用融合令牌,融合之后的一枚建村令牌。这枚令牌,将重新激活断刃城。

    送出这枚令牌,欧阳朔的储物囊中,还有三枚这样的令牌。(未完待续。)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