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落子岭南
    跟欧阳朔不同,帝尘他们在控制玩家的手段上,要厉害太多。

    各大势力对玩家的管理,都有一整套的办法。现实中,他们的家族和团队,就是管理人的能手,移植到游戏中,自然没有障碍。

    因此,帝尘他们不必想欧阳朔一样,对待玩家小心翼翼,时刻要警惕玩家的背叛和颠覆,而是完全可以放手施为。

    由帝尘的行为,不难推断,战狼他们一定也有类似的动作。炎黄盟在廉州之战吃了大亏,自是要在其他地方弥补回来。

    而随着炎黄盟的一次次失败,他们的底蕴也一点点被暴露出来。

    对欧阳朔而言,一个未知的炎黄盟,才是最恐怖的。欧阳朔也无法确信,现在的炎黄盟,到底还有多少张底牌。

    这些情报,就有赖即将组建的黑蛇卫来探查。

    随着地位的提升,欧阳朔的观念也在发生转变。在对待玩家群体上,欧阳朔也变得自信起来。

    廉州郡作为大本营,欧阳朔自然是慎之又慎。但是在琼州岛,欧阳朔就可以实行更为开放的政策。

    引导三大行会入崖州,就是欧阳朔走出的第一步。

    未来,欧阳朔还将引导更多的玩家,到崖州定居。

    毕竟,仅靠山海城的移民,是无法满足崖州发展的。崖山城限于冰儿的爵位,每日刷新的流民有限,根本就是杯水车薪。

    而崖州外面,广袤地土地,等着欧阳朔去开垦和利用。

    这些土地,可都是宝贵的财富。

    跟碔砆交谈之后,欧阳朔又找到“大舅子”宋文。

    天霜县位于岭南。

    对岭南,欧阳朔是有想法的。因此,他必须提前布局。

    天霜县,无疑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

    毕竟,无论是共同利益,还是关系纽带,两者都有一定的信任基础。

    “对岭南,大哥有什么想法?”

    作为经济重省,岭南的地方豪强不容小觑。以宋家、阮家为代表的四大财团,只是经济领域的强者。真正的话事者,并不是他们。

    太平天国暂时只在广西境内肆虐,对岭南而言,就是一个重大利好。趁着这个时间上的空档,岭南的领主之间,已经在加快结盟的步伐。

    具体的消息,欧阳朔就不清楚了。

    他只记得,前世,四大财团在岭南的舞台上,并没有多风光。引领岭南风骚的是,盟主叫禾佛,也是一位世家子弟。

    听欧阳朔问起岭南之事,宋文心中就是一怔。一时间,千万种思绪,闪过宋文的脑海,他在揣摩,欧阳朔问这话的意图。

    表面上,宋文脸色平静,徐徐说道:“岭南的局势,我倒是有些了解。”

    “说说看!”

    “四大财团,现在分成两派。周家跟我们宋家走的近,另外的赵家则是跟阮家纠缠在一起,跟我们宋家,却是渐行渐远。”

    欧阳朔默然,四大财团的分裂,根源便在他身上。因为他的存在,阮宋两家的联姻计划早早地流产,不仅如此,还因此成为冤家对头。

    “最可怕的,还不是这个。岭南本土,已经结成一个联盟,名叫。为了对抗我们宋家,阮平他们已经加入到。”

    说到这里,宋文也是心情沉重。

    显然,天霜县在岭南的处境并不妙。因为天霜县属于,岭南的本土势力对天霜县,自然就会本能地排斥。

    欧阳朔闻言,笑了一笑。

    看来阮平的心气还未平啊,加入,是想获得跟他对抗的资本吗?

    对此,欧阳朔倒是不在意。

    对天霜县的处境,欧阳朔却是皱眉。他这位“大舅子”,文雅是文雅,却少了一股舍我其谁的霸气。

    天霜县如今的被动局面,跟宋文没有主动进取,不无关系。

    跟宋家,欧阳朔也算是间接地打过几次交道,给欧阳朔的印象就是,这些商人热衷于算计,却少了一份气魄和血性。

    他们将领地当成公司来经营,如何能够成事?

    这也是春申君,一再被帝尘压制的原因。

    帝尘虽然因为早期的一系列失误,威望受到打击,却能很快地重整旗鼓,东山再起。

    春申君就不行,经历廉州之战的打击,估计要好久才能缓过气来。

    成员的身份,不应该成为领地在当地发展的桎梏。

    相反,运用的好,还可以成为一大利器。

    在这方面,凤囚凰无疑将联盟的优势,运用到极致。她以为依仗,在联盟的大框架之下,又在本土,组建了一个区域联盟。

    如此一来,加入的本土领地,庇护在落凤城的羽翼之下,也就变相地等于受到山海盟的保护。

    对凤囚凰的做法,欧阳朔是极为赞同的。

    欧阳朔希望,联盟诸成员在维系的同时,能够在领地所在区域,逐渐发挥更大的影响力。

    以诸领地为核心,对中国区形成辐射。

    只有如此,逐渐夯实根基,将根系扎到土地深处,形成一个庞大的网络,山海盟才能在未来跟炎黄盟的对抗中,不落下风。

    跟凤囚凰一对比,宋文就显得太糟糕。

    欧阳朔将凤囚凰的做法,跟宋文讲了一遍,道:“大哥不必有顾虑,大胆施为便是。我就不信,在和之间,领主会认不清形势。”

    欧阳朔说的很委婉,实际上,他在提醒宋文,如果再这样瞻前顾后,不仅会被进一步孤立,就是宋家现在的盟友周家,也可能迫于压力,转而投入到的怀抱。等到那时,宋家就真的成为“孤家寡人”了。

    宋文闻言,脸色讪讪。

    “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欧阳朔点点头,毕竟是大舅子,他也不便过多的说教,点到为止即可。

    当然,欧阳朔并不是真的就对天霜县放手不管。

    他承诺,山海城将通过四海钱庄,支持天霜县的发展。

    欧阳朔希望,宋文能够站出来,亮出的招牌,整合周围的领主玩家群体,跟真刀真枪的干一场。

    他不希望,岭南出现一个不受控的地方豪强集团。

    条件允许的话,在稳定住崖州之后,如果太平天国还没有侵犯到木兰要塞,山海城就会先对岭南用兵。

    首要目标,就是占据跟琼州岛隔海相望的雷州地界。

    琼州岛已经被欧阳朔视为禁脔,他自然不希望,有其他领主,能够以雷州为跳板,介入到琼州岛事务当中。

    跟宋文聊完,欧阳朔就再没有找其他成员单独密谈。

    下午五点,诸女从北海城归来。

    晚上,欧阳朔在侯府设宴。宴会中,还安排了歌舞表演。

    饭后,欧阳朔又邀请大家,再次来到后花园,参加篝火晚会。

    欧阳朔的一系列布置,就是为了加深成员之间的情感。

    他希望,山海盟成员之间,不仅仅是合作伙伴的关系,还是兄弟姐妹。不仅在游戏中守望相助,就算是在未来的希望星球,也能携手共进。

    诸成员当中,尤其是领主,长时间跟npc打交道,心中未免郁结着一些情绪。像白桦、凤囚凰她们还好,身边还有闺蜜和姐妹。

    而像碔砆、寻龙点穴这样的,就非常的孤独。正是基于同样的经历,碔砆和寻龙点穴两人,才能迅速成为知己。

    试问,哪一位坚持到现在的领地,心里不是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当领主,远没有外人看上去那般风光无限。

    他们承受的压力,是冒险类玩家不可想象的。

    就算是看上去越来越不着调的攻城狮,其实也是在以某种方式,释放着心里的压力。要不然,沮授也不会设下那样的局,做做样子。

    正是如此,欧阳朔才更强调,成员之间面对面的沟通。仅仅靠联盟频道的聊天,实在是无济于事。

    而且联盟频道毕竟是一个公共频道,一些私密话也不方面拿出来聊。

    明月高挂,夜色皎洁,温暖。

    花园的一处空地上,生起一团巨大的篝火。

    十九位青年,围坐一圈,一起饮酒,畅聊,好不惬意。

    兴致到了,紫罗兰这妮子,竟然趁着酒性,围着篝火,跳起古典舞来。性感婀娜的舞姿,搭配古典舞的韵味,实在是让人赏心悦目。

    紫色妖姬的魅力,彻底的散发出来,无可抵挡。

    一时间,引来阵阵叫好声。

    “好!”

    “紫姐姐,跳的太好啦!”

    “漂亮!”

    攻城狮和胖虎这两个“下流胚子”,更是吹起口哨,大呼不虚此行。

    在紫罗兰的带动下,篝火晚会的气氛,是越发的热烈。

    趁此机会,诸人当中,唯一的一对,自然受到大家的重点照顾。明月照大江在大家的起哄下,舔着脸,邀请红鹰共舞。

    红鹰也是个豪爽的妹子,在众人的起哄声中,也不害羞,大大方方地接受明月照大江的邀请。

    如此一来,直接将晚会的气氛带到高峰。

    一群年轻人,围着篝火,载歌载舞。

    此时此刻,他们不是领主,不是行会首脑,而只是一群追梦的年轻人。(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