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蛰伏
    就在山海盟举行盟会的时候,炎黄盟同样有动作。

    京都区,邯郸县。

    “二弟的胃口,还真是不小啊!”

    帝尘倚窗而站,身姿挺拔,神情却有些落寞。

    窗外,白雪皑皑,大地一片洁净,银装素裹。

    昨晚的一场大雪,掩映了人世间的多少污垢,将大地装扮的一尘不染。

    “你答应他了?”

    风华绝代披着一件白色毛绒大衣,坐在靠窗的位置,手中端着一杯热茶,神态平和。热茶冒出的热气,升腾而起,在空中形成薄薄的烟雾。

    轻烟缭绕下,风华绝代犹如一位谪仙,超凡脱俗。

    “答应他?怎么可能!”帝尘冷冷一笑,“邯郸县是我辛辛苦苦建立的,二弟到好,在一旁看戏,现在一见我们受挫,就想来抢班夺权,未免太天真了。”

    发泄完不满,帝尘又是一声长叹:“爷爷对我很失望啊!”

    帝尘的话看似牛头不对马嘴,却让风华绝代一阵沉默。想起那位慈眉善目的老人,她平静的脸庞,都不禁一阵抽搐,显是想起什么不愉快的往事。

    “其实不安生的,又何止二弟一人?!这次我们能够顺利地一统宣化盆地,如果说背后没有猫腻,打死我都不信。”

    帝尘将眼前的局势看得非常透彻,对他的兄弟姐妹也是知之甚深。

    风华绝代闻言一怔,道:“你准备怎么办?”

    “嘿!”帝尘冷冷一笑,道:“他们以为做的神不知鬼不觉,殊不知,我也是在将计就计。到时候,竹篮打水一场空,有他们哭的。”

    风华绝代眉头挑了挑,没有接话。

    现在的帝尘,城府越发深沉,有时候风华绝代也揣摩不透他的心思。

    “龙之潜,乃龙之必腾。”帝尘抬头,望向窗外的天空,沉声说道:“岂曰无衣,等着吧,我们的斗争,还远没有结束。”

    **********

    襄阳区,丹阳县。

    跟帝尘的一众兄弟姐妹不同,春申君早早地就在家族确立了唯一继承人的地位,扫荡荆州的行动,进展的极为顺利。

    既便如此,春申君依然开心不起来。

    基于家族的一贯传统,配合春申君经营周边领地的,都是家族中的旁系子弟,或是一些不得志的嫡系子弟。

    真正的家族精英子弟,全部潜伏在各大王城。他们利用家族的资金和商业资源,在各大王城开设商会,混得是风生水起。

    按例,各大商会每月要上缴三成的利润给丹阳县,支持主基地的发展。这种制度上的安排,也是春申君手中掌握大量资金的根本原因。

    然而,随着廉州之战结束,春申君糟糕的表现,让他的威望严重受挫。他的能力,也受到家族各方的质疑。

    一些商会,已经在他们主子的暗示下,开始做假账,企图减少账面上的利润,以达到减低“供奉”的目的。

    “他们这是在落井下石!”

    春申君听完大管家的汇报,暴跳如雷,将手中的茶杯砸得粉碎。

    廉州之战,丹阳县损兵折将,正是需要大笔资金重建军队的时候。这个时候,他的兄弟姐妹却要削减供奉,如何不让春申君气愤?!

    “少爷息怒!”

    大管家心中一颤,赶紧让仆役将地面收拾干净。

    春申君神情阴冷,咬牙切齿地说道:“既然他们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少爷有何妙计?”

    大管家恰如其分地扮演者一个狗腿子的角色。

    “哼,我要去见父亲,揭露他们的丑行。”春申君最大的依仗,就是父亲对他的绝对支持。“不仅如此,我还要派出审计人员,去查各大商会的账目。”

    大管家适时补充道:“最好能常驻审计人员,监视他们的账目!”

    如此一来,各大商会就要如鲠在喉,再想隐瞒账目,已是不能。

    “不错,这个主意好!”

    春申君赞赏地看了大管家一眼,心里想着,看来他的心肠还是不够狠啊,以前对这些兄弟姐妹,未免太优容了一些。

    “少爷,不瞒您说,即便各大商会按足数缴纳供奉,资金上还是有缺口啊。领地要想在短时间内恢复过来,恐怕很难。”

    大管家虽然是狗腿子,却是一个有能力的狗腿子。要不然,他也不会被春申君如此信任,一直倚为心腹。

    春申君皱眉说道:“还差多少?”

    大管家闻言,伸出一个手掌,道:“至少还有五万金币的缺口。”

    “五万?你确定没算错?!”春申君吓了一跳。

    “绝不会错,属下反复核算过。”

    大管家信誓旦旦,言辞恳切。他当然不会告诉春申君,商会上缴的每一笔供奉,他这位“大管家”都要过一道手,揩一把油。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春申君摆了摆手,神情凝重。

    “诺!”大管家起身告退。

    春申君独自呆在书房,心中却在做斗争。他在权衡,如果他向父亲提出,要将各大商会的利润上缴比例,提高到四成,能不能获得通过。

    父亲虽然对他是绝对支持的,但也不能无视其他叔伯的存在。

    然而,巨大的资金缺口,却让春申君不得不铤而走险。

    “不管了!”

    春申君脸上,闪过一丝阴狠,起身离开书房。

    “弟弟妹妹们,这一次,为兄要让你们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春申君面目狰狞,“还有岂曰无衣,血海深仇,不共戴天!”

    **********

    建业区,赤血县。

    如果说,廉州之战,最让哪位脸上无光的话,那绝对非战狼莫属。

    春申君之败,虽然败的难看,但是真正制定作战计划的,却是赤血县。廉州之战的失败,倒有一半的责任,需要赤血县来承担。

    作为赤血县的代言人,战狼自然难辞其咎。

    最后关头,如果不是帝尘施救,估计他战狼,就得跟杀破军一样,闹得个身死的下场。他手下的大将赵庄,倒是能跟赵括“团聚”。

    战后,战狼将自己关在书房,数日不出。

    就连指挥大军一统清河的战役,都是由血狼、恶狼以及鬼狼三位完成的。

    白起,给战狼身边的中年将军,好好地上了一课。

    冷兵器战争,到底该怎么打?!

    盟军之败,就败在太骄傲,也太轻敌。

    如果他们能够一开始就联合草原大军,以雷霆万钧之势,直接围攻山海城,未尝没有一线胜算。

    结果却是,他们眼睁睁地看着草原联军被逐渐蚕食,才缓缓登场。

    他们兵分两路,却没有一路取得成功。

    有时候,胃口太大,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他们骄傲,也轻敌。

    他们太小瞧,山海城对廉州盆地的渗透和监视,结果盟军刚一出现,就被山海城的细作发现,直接导致围攻机会胎死腹中。

    他们也太小瞧,山海城精锐部队的战斗力。

    固山县一役,山海城让盟军见识到,什么才叫精锐部队。

    这一切,都让战狼羞愧难当。

    直到年关,战狼才走出战争的阴影。

    吃一堑,长一智。

    廉州之败,对战狼而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现在的战狼,变得更加务实。他选择蛰伏,潜心训练出一支真正的精锐大军,下一次,再跟山海城一较高下。

    战狼训练的精锐师团,将全部装备锁子甲,士卒全部由退役军人转职的武将玩家担任,纪律严明,作战有序。

    此军之名曰:赤血。

    **********

    泉州区,霸王县。

    廉州之战,雄霸逃过一劫。

    霸王县除了损失一些普通士卒,基本上没有太大损失。霸王县的实力,也早已恢复如初,甚至更进一步。

    同样的,霸王县也已经完成衢州的一统。

    凡事有利就有弊。

    做什么事情,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雄霸付出的代价,就是受到联盟的猜忌,其中又以春申君为甚。

    此前他跟春申君之间的密切合作关系,已经荡然无存。

    联盟会面之时,春申君对雄霸,直接是横眉冷对,理都不理。

    两人的关系,瞬间降到冰点。

    对此,雄霸倒是并不介意,因为他是枭雄。

    趁着炎黄盟整体消沉之际,雄霸终于露出爪牙。他联合同样未受损的飘零幻,自立山头,成为炎黄盟的第三极。

    雄霸,正式摆脱春申君的阴影,开始在炎黄盟发挥更大的影响力。

    他跟帝尘之间的竞争,也开始进入白热化。

    如果说,雄霸跟春申君之间,只是有心结,尚有和解的一天;那么他和帝尘之间,就真的是天生不对付。

    这种不对付,不仅局限于雄霸和帝尘两人,而是两个家族的对抗。

    正是如此,廉州之战,雄霸虽然吃了败仗,在家族中的地位,却是不降反升。因为家族看到,在跟帝家竞争中,获胜的希望。

    **********

    炎黄盟的其他三位成员,就不是蛰伏,而是真的沉寂。

    杀破军元气大伤,又跟飘零幻结下死敌。

    偏偏,两人的领地,还同属咸阳区,真是有好戏看。

    炎黄盟中的最后一位凤天裂,则还处于打酱油的阶段,不足为道。(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