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八章 汉中
这名穿着蓑衣,戴着斗笠的女子,赫然是当年瓦岗寨的美人军师,曾经与方明有过一场会晤的沈落雁!
  
  听到方明之言,她秀美的眉毛一皱,玉颊微红道:“王爷莫要来取笑奴家!”
  
  旋即却是轻叹口气:“密公败啦!”
  
  “李密降唐的事情,我也有所听闻,但落雁既来,恐怕李密已死了吧?”
  
  方明的眼眸忽然放出精光,看得沈落雁娇躯一震,旋即苦涩道:“不错!我先前劝密公不能降唐,后来又苦劝密公不能叛唐,可惜他却执迷不悟,唉……”
  
  “落雁来此,自然不是要收拾心情,去做李家新妇,看来还是有着纵横天下的渴望!”
  
  方明准确地把握到了沈落雁的心思。
  
  若她甘愿屈居男子之下,那早就可以被李密收入房中。
  
  可是却放不下战场,还有心中抱负,是以一直游离在外,更带来不少流言蜚语。
  
  “王爷果然知晓落雁心意!”
  
  沈落雁落落大方地道:“小女子愿投王爷手下,效犬马之劳!”
  
  “能得沈军师之助,我亦非常欣慰!”
  
  方明道:“我宋家用人,不拘出身、性别,麾下裨将,便有巾帼不让须眉的欧阳倩,沈军师加入我方,日后也未尝不可领千军万马,争战沙场!”
  
  “多谢王上!”
  
  沈落雁深深拜下,露出诱人的身段与火辣的曲线。
  
  方明微微一笑,知道自己此时可随意取用这女子。
  
  不过美色之流,到现在他早已见得多了,反而不急。
  
  毕竟,当年读着大唐,对沈落雁指挥若定,挥洒自如的英姿,倒也颇为欣赏。
  
  而想到美人军师,不由就想到了双龙的美人场主,还有美人师傅。
  
  这其中,商秀珣早已不存在,变成了宋秀珣,而双龙的美人师傅,巨鲲帮的红粉帮主云玉真,其麾下卜天志,陈老谋等人纷纷叛变,投靠了少帅军。
  
  只有她本人却是似乎在巴陵城破后被宋师道收入房中,做了私宠。
  
  念及此女性格浪荡、意志不坚的特性,方明皱了皱眉头,决定等会便给宋师道送去一封书信,敲打一二。
  
  “落雁南来,可有给我带来最新的北地消息……”
  
  沈落雁面色肃然,对方明的视线仿佛视而不见,郑重道:“李世民大破薛举,已攻入金城,杀薛举父子,稳定关中,此战李阀得突厥骑兵相助,慈航静斋与静念禅院更派了两千僧兵助阵!”
  
  方明一笑:“果然,现在终于忍不住跳出来,要光明正大地支持李世民了么?直如狗急跳墙,吃相不要太过难看!”
  
  “这都是王上将他们逼得太急哩!”
  
  沈落雁道:“若非王上诛杀宁道奇,又一举灭了空并四大圣僧,天下人恐怕此时还未看清慈航静斋那帮仙子的真面目!”
  
  直到此时,沈落雁对于方明的壮举仍自有些不能置信。
  
  但事实摆在眼前,这个敢将慈航静斋比作狗的魔神般的男人,确实做到了连魔门两派六道都无法做到的壮举。
  
  “嗯,金城不定,关中不稳,看来这次李阀也是拼了老命了!”
  
  天下局势,息息相关,现在宋阀一统巴蜀荆州,重现古蜀国之局面,连带着北地的争夺都激烈了无数倍。
  
  “李世民最近风头相当耀眼,自李元吉败给宋金刚之后,最近更是有着传闻,李渊欲以他为帅,攻打洛阳王世充!”
  
  沈落雁又说了一个消息:“若能打下洛阳,李阀便有关中之利,东西都之富,外加大河之险,此不可不防!”
  
  方明道:“我宋阀夺取天下的最大敌人,便是关中李家!落雁来得正是时候,此时我大军调动,且有两个方向,一个是洛阳、一个是汉中,落雁觉得应该选哪个?”
  
  知道考验来了的沈落雁当即打起精神,思索了一会道:“洛阳!皆因此乃大隋东都,政治意义非常重大,又有着地利,易守难攻,若王上得之,便可正式插手北地!”
  
  “嗯,此言不错!”
  
  方明一笑:“可惜我宋家军正在入蜀,准备争夺汉中!”
  
  说实话,方明积蓄三十年,所得的战略优势,也不过是比群雄快了一步,多了一点选择的余地而已。
  
  此时不论攻打洛阳还是汉中,一旦成功,李阀便被锁在关内,八百里秦川之险,反而成了困龙之地。
  
  “王上圣明决断,落雁惭愧,不懂其中真义!”
  
  沈落雁赧然道。
  
  “哈哈……其实说穿了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因为杨公宝库在我手上……而宝库当中,更是有着一条可以进出长安的密道!”
  
  方明哈哈大笑一声。
  
  沈落雁却是浑身一震:“如此重大的秘密,王上却如此毫不迟疑地告诉落雁……难道就不怕落雁转身投敌么?”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方明淡然说了八个字。
  
  “请王上放心,此秘密落雁便是死也不会说出去!”
  
  沈落雁眸中浮现出感动之色,款款告退。
  
  “巴蜀……汉中……长安……”
  
  等到四周无人之后,方明这才起身,摸了摸下巴,眸中闪过异样的色彩。
  
  实际上,这条便是当年寇仲采取过的策略。
  
  但还未开始便被师妃暄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破坏了,由此也可见,若是此计成功,李阀必然十分之危险,甚至就算李世民神速打下洛阳都是没用。
  
  只可惜,世界上没有如果。
  
  而徐子陵这个死没义气的,也早就将杨公宝库的秘密卖给了师妃暄。
  
  “我身边当然没有徐子陵,但……”
  
  方明立即就想到了鲁妙子。
  
  说实话,此人虽然将杨公宝库送给了他,但不过是一场交易,更与慈航静斋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
  
  方明从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事态。
  
  一旦慈航静斋知道密道之事,那会不会捅给李阀呢?这完全不需要考虑!
  
  因此,若还采用这条奇袭之策,肯定一脚踏入死亡陷阱!
  
  如此好的机会,慈航静斋绝对不愿意放过。
  
  方明只是脑海稍微一转,就想到了在杨公宝库当中,可以置自己于死地的数条毒计。
  
  “不过……这一切的前提,都是你们必须让出汉中啊!”
  
  若不得汉中,不能进入关内,那什么奇袭长安的大计自然全部泡汤。
  
  因此,李世民与师妃暄若要设计陷阱,就必须让出汉中。
  
  不仅要让,而且还要让得真实,令宋军浴血奋战,打下汉中,唐军也要誓死不退,牺牲众多,最好再死几个重要人物。
  
  这种白送城池的买卖,方明为什么不做?
  
  既然已经看穿了对方的计谋,方明要做的,自然是将鱼饵吃掉,钩子原封不动地送还回去。
  
  到时候,李世民发现自己忙活半天,只是将关中门户送到敌人手中的时候,又会是什么表情呢?
  
  “李阀、李世民……如此好的诱饵,还真是不忍心一举灭掉!”
  
  方明的眸中泛起笑意。
  
  只要李世民这个幌子还在,慈航静斋就得源源不断地调动胡人精锐,乃至梵门气运支持。
  
  而方明大可将这些一举歼之,慢慢消磨梵门与胡人的气数。
  
  相反,若是将李世民直接宰了,那说不定慈航静斋全面割肉止损,又或者干脆投了突厥颉利可汗,那搞不好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汉中北依秦岭,南屏巴山,中部是汉中盆地,为汉水源头,更是关中与蜀地的门户枢纽,地理险峻,扼秦、蜀两地之气运。
  
  可以说,两边任何一地占据汉中,都必然占据优势。
  
  秦地得之,便可守住西方门户,而蜀地若得之,关中更是打开大门,因此古来便是兵家必争的重地。
  
  方明率二十万大军入蜀,浩浩汤汤,震动天下,明眼人一看便知道是奔着汉中而去,意在关中。
  
  长安李渊震恐,接发三道手谕,派世子李建成坐镇汉中,李元吉、李孝恭、李神通俱在,文臣如云,猛将如雨,足见对宋缺的忌惮,实在已经到了!
  
  “宋爽见过王上!”
  
  到了成都,宋爽与巴盟、川帮首领尽数出迎,恭敬到了极点。
  
  “启禀王上,独尊堡势力,已经被彻底拔除,此时巴蜀之地,尽在我宋家掌控!”
  
  等到了太守府,宋爽立即禀告道。
  
  旋即,又压低了声音:“解家族人,尽数贬作苦役,不堪使用,已‘病没’大半……”
  
  “嗯!”
  
  对于解晖这下场,方明却是丝毫没有心软。
  
  此人好色忘义,原著中就硬是顶着外界所有压力,一意孤行地支持师妃暄,哪怕寇仲大占赢面的情况下也是如此,对宋缺这个老大哥半点情面都不讲。
  
  方明自然也不会跟他客气。
  
  给过机会,见其还是执迷不悟之后,当即铁血诛灭,宋家水师入蜀,更是一路拔除解晖的影响。
  
  只是没拿下汉中,略微有些遗憾。
  
  不过此地乃是解晖重镇,方明既然选择在成都动手,自然便得放弃掉一些。
  
  “解家之事,不必再管,孤此次入蜀,必要拿下汉中,乃至一举灭唐!”
  
  方明慨然道:“宋爽!我任命你为先锋,领五万大军,攻打汉中!”
  
  “遵旨!”(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0-0206:02:54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