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一章 石青璇 4500补
“这次阴癸派来得颇为蹊跷!”
  
  巴蜀,成都郊外。
  
  方明独自一身,月白宽袍,双手空空地在林间漫步。
  
  这次的汉中城,拿下得太过轻易,也让他肯定其中必然有着白道中人的布置。
  
  若说之前,确定慈航静斋知道杨公宝库秘密的概率有着六成的话,此时便是十成!
  
  飞往岭南,密令严密监视鲁妙子,必要时缉捕的密函,也发了出去。
  
  “只是……没想到居然会是魔门阴癸派!”
  
  方明的脸色还有些唏嘘。
  
  虽然早已知道,师妃暄等一干白道肯定会让自己夺得汉中,但方明也没有想到,居然是以阴癸派的助力之形式进行的。
  
  “也对……阴癸派一向与慈航静斋势不两立,平常人又怎么能想到,这两个水火不容的势力,居然会联手呢?”
  
  方明嘴角带起一丝冷笑:“若非我看过原著,知道石之轩一得到邪帝舍利,阴癸派立即与慈航静斋联手,换成原本的天刀宋缺,说不定会真的给瞒过去!”
  
  实质上,阴癸派与慈航静斋的关系一直非常微妙。
  
  虽然看似水火不容的死敌,但反而更像光芒与黑暗,俱为不可分割的两面。
  
  有斗争才有活力!
  
  殊不知或许正是因为这两家连绵不休的争夺,还有对抗,才是驱使弟子不断进取的动力。
  
  两家首脑中的大智慧者,恐怕都不会令另一家真正倒了下去,否则,必然也是自家衰落的开始。
  
  “原著中是两家联手对付石之轩,现在目标换成了我么?”
  
  方明摸了摸鼻子,眸子中闪现出智慧的神色:“而其中穿针引线,或者说……展露诚信的,或许便是杨公宝库当中的……”
  
  也正是有此一念,他才会前来这幽林小筑。
  
  穿过一无所有的山谷口,方明的脚步忽然一停。
  
  元神之力扩散而开,似乎令他准确地感应与把握到了,谷内小溪边,坐在青石上的一抹倩影。
  
  她穿着一袭青衫,似乎因为身在谷中,没有带上面纱,也没有在容貌上造假,不知不觉中就将最完美的一面展露在方明面前:气质清纯脱俗,似不食人间烟火,美得不可方物的玉容娇颜,闭月羞花、沉鱼落雁,曲线玲珑,尽得风流妙致,却又偏偏叫人不敢生出绮思遐想,怕亵渎了她的圣洁风华。
  
  石青璇就好像大自然的精灵,有如初春那一片新绿的竹林,青翠欲滴、生机无限。
  
  而在绝美面容上那一双多姿多彩,缤纷灿烂的眸子,又代表她绝不像她的外表那样冷漠绝尘,相反却是个有些娇憨、有些俏皮的少女。
  
  石青璇抱膝独坐,似空谷幽兰,令人不由心生怜惜之意,恨不得将她揽入怀中,亲怜爱抚,又怕亵渎了这一份美丽。
  
  也不知过了多久,石青璇取来岩石上的竹箫,缓缓放在唇边。
  
  令方明心弦震颤的箫音像时光般在她指起指落间流转,破入漫夜绵雨中,一切就像个浓得化不开的梦,彷似苍天正为箫曲怆然泪下。
  
  石青璇奏起的箫曲与夜空和溪流交错成哀美虚无的旋律,酝酿着充满沉郁压抑的感情风暴。使方明感觉似置身于生命的长河,正作着沧海桑田的转移,一时峭拔挺峻、一时温柔如枕,叠砌出石青璇的独白,备受宿命的包围、缠绕的生命,又隐含令人心颤的静涤之美。
  
  良久良久,箫音方歇。
  
  方明漫步而出,长叹道:“三十年来寻刀剑,几回落叶又抽枝。自从一见桃花后,直至如今更不疑……青璇啊!你可知你的箫技,还要胜过你娘一筹!”
  
  蓦然听到外人的声音,石青璇的娇躯剧颤,精灵般的眸子注视过来。
  
  “怎么?发现宋某不是石之轩之后,青璇有无大松口气的感觉呢!”
  
  方明嘻嘻一笑。
  
  “原来是宋伯伯!”
  
  石青璇的眸子里也浮现出一丝笑意,俏生生地道。
  
  “伯伯?”
  
  方明摸了摸自己完美无缺,与三十年前别无二致,能令所有女子嫉妒到死的脸庞,不由苦笑道:“青璇莫要如此,搞得我好像很老似的……”
  
  石青璇道:“娘亲一直说天刀宋缺乃是她最为敬佩的人之一呢!只是王上不攻打关中,来这里干嘛?”
  
  “哈哈……就凭你这一曲,还有之前一声伯伯,我宋缺担保天下再没一个人敢来动你!”
  
  方明道:“我来这里,一是来见见故人之女,二是厚着脸皮,想让侄女将一件物事交给我!”
  
  石青璇的身子一颤,忽然道:“此物青璇正好不知如何处置,宋伯伯愿意接手,自然再好也没有的了,只是能否告诉青璇,为何知晓此事?”
  
  “这自然是因为……我曾经擒下过安隆!”
  
  方明实话实说。
  
  石青璇沉默一会,才道:“原来如此,伯伯请稍候!”
  
  转入旁边的屋舍之中,良久不出。
  
  方明却负手而立,似胸有成竹。
  
  实际上,他的一丝精神已经牢牢附着在石青璇身上,根本不怕她逃走。
  
  而此女精灵聪慧,自然也不会做此蠢事。
  
  果然,小半个时辰之后,石青璇的倩影再次浮现,将一卷卷轴交给方明:“不死印卷在此,从此与青璇再无任何干系!”
  
  “多谢!”
  
  方明接过卷轴,转身就走。
  
  大唐内的奇功绝艺,首推四大奇书,而接下来便是石之轩的不死印法与幻魔身法了。
  
  此人凭借着这两大魔功,接连从四大圣僧手下逃得性命,号称宁道奇也收拾不下。
  
  而等到吸收邪帝舍利精元,天一真气大成之后,更是进阶大宗师之位,即使三大宗师联手也奈何不得。
  
  对于这号称群战无敌,立足不死之地的不死印奇功,方明自然也有些兴趣。
  
  本来,他傍身的奇功绝艺无数,还有些不屑一顾。
  
  但偏偏安隆撞在他手上。
  
  此人乃是石之轩选定的‘传法者’,也曾熟知不死印法的一些隐秘,上次落入方明手中,三尸生死符之下,自然将什么都竹筒倒豆子地交待了个干净。
  
  这次方明要对付魔门,更推测出阴癸派与慈航静斋结盟的消息,当然就想到了石之轩。
  
  若能利用好了,此人绝对是对付魔门的一柄大杀器。
  
  而且,他今天的运气似乎很不错。
  
  出了幽谷,方明展开轻功,掠出十数里,忽然道:“邪王出来吧!”
  
  后面树影晃动中,身穿儒服,两鬓如剑,微带斑白的石之轩缓缓走出。
  
  此人虽然已是中年模样,本身却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其风姿气度,甚至是身上融合两极,生死对立的奇异气场,更足以令任何女子心动不已。
  
  “石之轩还要多谢王上,没有点破我!”
  
  石之轩此时的状态很不对,双眼绽放出痛苦与深情之色,就好像一个幡然悔悟的浪子。
  
  此人自从害死碧秀心之后,就一直精神分裂,时而是冷酷无情的邪王,时而是深情悔过的慈父,而他与碧秀心的女儿石青璇便是他唯一的破绽。
  
  这次石之轩前来偷窥女儿,自然是性格中善良的一面大占上风。
  
  在此种状态下,不要说方明,就是换了阴后祝玉妍在此,要杀他都有三分把握。
  
  “自从一见桃花后,直至如今更不疑……”
  
  石之轩念诵着这句,目中放出痛苦之色:“王上是否早已发现了我?这句诗简直便是石某生平之写照……”
  
  “宋某也不过有感而发罢了……”
  
  方明微微一笑:“之前本来也不知道石大师居然也在附近,但当我念出这四句诗的时候,你的心灵却剧烈波动,气息泄漏,再也瞒不过我……”
  
  “原来如此!”
  
  石之轩目露奇光:“那王上索取不死印卷,到底所为何事?若非我的两个小徒,外人纵使得了秘笈,也是有害无益的!”
  
  “宋某对不死印法有些好奇!”
  
  方明实话实说:“还有便是想以此为饵,邀请邪王出来一聚,想不到邪王刚好就在巴蜀,可真是天从人愿了!”
  
  “请我?”
  
  石之轩微微皱眉:“可是为了魔门之事?”
  
  “不错!”
  
  方明幽幽一叹:“慈航静斋与阴癸派可是已经结盟?”
  
  石之轩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原来王上已经看穿,难怪不愿再打长安!能令这两家联手对敌,王上实在是做到了前人未能做到的成就!”
  
  “我不止知道这两家已经结盟联手,还知道信物便是邪帝舍利呢!”
  
  方明故意说了一句。
  
  果然,一听到邪帝舍利之名,石之轩的双目骤然亮起一圈异光,展露出对此物的志在必得之心。
  
  毕竟,这可能是治愈他精神分裂症状的唯一希望。
  
  当然,方明也很清楚,邪帝舍利只能将石之轩分裂的精神融合,却还是化解不了他内心的矛盾。
  
  只不过,这种事情,现在就不必说了。
  
  石之轩沉默片刻,坦然道:“不错!我实在很想得到邪帝舍利,若王上能为我取来,石之轩愿助王上统一天下!”
  
  “统一天下的事情,我自会动手,你只需要助我对付几个人便行了!”方明慨然道。(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0-0209:02:10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