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二章 不死
“对付几个人?”
  
  石之轩了然道:“王上可是要我去对付祝玉妍与赵德言?”
  
  “不错!”
  
  方明望着这个可能是大唐世界最危险之人的邪王,坦然道:“我知道你的心愿是一统魔门,但见到慈航静斋与静念禅院的例子之后,我宋家绝对不愿再见到一个统一的教派出现……”
  
  “哈哈……王上竟然敢用石某人,就不怕遭受反噬么?”
  
  石之轩阴沉笑道,目中放出一样的邪芒,仿佛另外一个冷酷无情的人格开始重新占据上风。
  
  见到此幕的方明也有些叹息。
  
  不论怎么看,与一个精神病结盟都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可惜,到了他现在的地步,能略微当作盟友的,也没几个了,相比较而言,石之轩的计谋、能力都有着,只是……
  
  “我当然不怕,因为你若敢背叛我,宋某便是追到天涯海角,也要取你性命!”
  
  方明同样冷冷回答。
  
  “王上可知?纵使宁道奇与四大圣僧,也不敢对石某人说这种话!”
  
  石之轩双手微微颤抖,无匹的魔功凝聚,一圈紫芒自眼中微微扩散。
  
  “因此……他们就成了死人!”
  
  方明冷然道:“或许你以为凭借幻魔身法,天下无人能奈何得了你,但宋某人今天便要让你知道,这只是你的一厢情愿!”
  
  说着,也不等石之轩反应过来,身影一动,如移形换影般来到石之轩面前,充满真气的拳头似开山斧一般凿下。
  
  要打服石之轩只是一个方面,还有一个方面,便是方明对于不死印法与幻魔身法的兴趣了。
  
  虽然已经自安隆口中得到大致秘诀,又有不死印卷参考,但这两样,又怎么比得上石之轩在此言传身教呢?
  
  面对方明这惊天动地的一拳,石之轩却是枭笑一声,双手似穿花蝴蝶般闪烁,幻化出漫天指影,身形却如梦似幻,微微错开。
  
  蓬!
  
  他的身法充满了一种诡异的错乱之感,明明是向前,身形却可后退,明明是左冲,又带着右撤的味道,幻魔身法施展开来,果然颠倒错乱,偏偏又迅捷无伦,直欲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一拳击出之后,略微的错力感传来,令方明知晓石之轩终究避过了自己这一拳,甚至,一部分劲力还被对方‘借去’,由生化死,又由死转生,两次转换过后,原本方明的劲力已经被尽数化去,变成石之轩自己的真气,被他送还回来。
  
  “王上也尝尝我这一指如何?”
  
  长笑声中,石之轩右手撮指成刀,循着某一玄异的路线灵蛇窜动般穿来,直取方明眉心,在这短短的距离内,石之轩的手法却是变化万千,每一刹那都无不在做着精妙微奇的变化,漏过一个便是应指败亡的结局,而且每一个变化都造成一个幻觉,令人再分不出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与此同时,方明只感觉到虚空中布满一股邪恶的气息,甚至还想从自己四肢百骸灌入,观察自己体内的真气动向,甚至还不知死活地要没入自己识海,迷惑自己五官,令自己产生出幻觉。
  
  “好一个不死印法!”
  
  方明微微点头,有着石之轩这个名师在言传身教,再结合之前从安隆那里得来的只言片语,令他当即对不死印有了一定的了解。
  
  他竖起右手,一指禅劲力灌注食指,横在眉心之前。
  
  虽然只是轻轻一指,凝立不动,但石之轩却感到自己所有的变化都被这一指封死,不得不与其硬拼。
  
  蓬!
  
  指风交接,空气炸开。
  
  石之轩身影如幻般退开三步,抚掌道:“好指法,不仅深得以静制动的上乘武功精要,更是令我想起了那几个秃驴的‘一指头禅’……”
  
  他目中惊疑不定,显然是不知道为什么宋缺竟然会佛门武功,还如此博大精深。
  
  方明却没有实话实说的欲望,微笑道:“石大师你的不死印法也不赖,若我宋某人没看错的话,此功其实是出神入化后的一种幻术,不仅可以窥视敌人体内动静,更是针对脑袋内经脉、可令人产生种种错觉,知敌后惑敌愚敌,配上能化死为生、借力打力,令真气长时间处于巅峰状态的独门回气方法,故能立于不死之地。”
  
  石之轩脸上露出一丝惊容:“石某人自认在武道上的天赋无与伦比,想不到王上只是第一次交手,便可看破了不死印法的三分底细!”
  
  忽然间再次猱身而上,拳掌齐出,手脚并用,幻化出无穷掌风拳影。
  
  此人功法融汇魔门花间派与补天阁真传,此时施展开来既有阴险毒辣,诡异无伦的刺杀之法,又似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逍遥浪子,妙招纷呈,精彩非常。
  
  “宋某人还要多谢石大师以身试法,令我受益匪浅呢!”
  
  方明随手招架,将石之轩的杀招一一化解。
  
  石之轩却是越来越吃惊。
  
  因为他骇然发现,方明体内的真气铁板一块,千锤百炼,再也没有他可借用、可调动半分的余地。
  
  原本,方明的真气就不会被轻易借走,第一次不过是为了刺探石之轩体内的虚实。
  
  现在了解不死印法的奥秘之后,他每一次出手,真力凝固一体,亢龙有悔,留有余力,石之轩每次与方明交手,总是感觉对方不仅真气千锤百炼,极难撼动,更是隐隐带着极大的反击之力,迫得他不得不中途变招。
  
  他身影连闪,刹那间飘向方明身后。
  
  可惜,不论他幻魔身法如何迅捷如电,每次一转身,看到的却是方明伟岸的身影。
  
  又是百招过后,方明越打越痛快,忽而长吟道:“真气尽处乃是死,其气复还处是生。生能转死,死能转生!一点真阳生坎位,离宫补缺;乾运坤转,坎离无休;造物无声,水中火起;上通天谷,下达涌泉;天户常开、地户常放……后天之气属阴,先天之气属阳,阴尽阳生,阳尽阴生,其息调和,周流六虚,外接阴阳之符,内生真一之体。”
  
  “石之轩啊……以现在你的状态,尚且无法将不死印与幻魔身法融为一体,两者对立,不能合一,又怎会是我的对手?”
  
  这句话说完,石之轩登时脸色狂变。
  
  忽而抱头长啸一声,幻魔身法展开,化为数个幻影,就要往旁边的密林投去。
  
  但他快,方明比他更快!
  
  眼睛一眨,方明的身影已经挡在了石之轩的本体之前,其它几个幻影纷纷裂开。
  
  甚至,其纵掠腾挪处,令石之轩隐隐眼熟,竟然也带了三分幻魔身法的味道。
  
  石之轩连变三次方向,居然都摆脱不了方明的劲气笼罩,脸色真真切切地变化了。
  
  他能横行天下,武功倒非无敌,全靠不死印法不惧群攻,再加上幻魔身法天下第一,无人能及的速度。
  
  但现在,连幻魔身法都被克制,却是已经入了绝境!
  
  蓬!
  
  幻影重重中,两人拳掌再次相交。
  
  只是此时方明脸上忽然一笑,枯荣之气、生死二极互相转化。
  
  石之轩面色一变,感觉自己密布在拳头上的无匹真力如泥牛入海般被对方截取,又化为另外一掌,挟裹着他原本的真力而来。
  
  “不死印法!”
  
  他惊呼一声,勉强凝聚起真力,但又怎么是方明加自己一部分劲力的对手?当即吐血倒飞而出,背脊狠狠撞在一棵古树之上,落叶纷纷。
  
  这一口血吐出之后,石之轩脸上的表情一滞,没有继续动作,反而叹息一声:“王上天纵之才,已经洞悉不死印法之奥秘,石之轩败得心服口服!”
  
  方明这一招,明显是不死印法的路数,却又带着强烈的个人风格,令石之轩自愧不如。
  
  更为关键的是,受伤之后,他邪恶人格的一面退去,另外一面又浮现出来。
  
  “如何?石大师可愿为我办事?”
  
  方明笑道。
  
  这不死印法,实是石之轩集花间派和补天阁两派绝学,以佛学义理中“不在此岸,不在彼岸,不在中间”、“真俗二谛,八不中道”的高深思想作为理论依据,又经过无数次生死之际的战斗形成的一套高深武功。
  
  其利用阴阳相生,物极必反的原理,通过真气的快速生死转换以致几乎源源不绝而且不会有回不过气的现象,更能截取对手真气,自然利于不败之地,号称群攻无敌。
  
  此功博大精深,更非常人可学,唯二的例外,便是寇仲与徐子陵。
  
  这两人的长生诀夺天地之精华,炼神返虚,原著中石之轩便是看穿一点,一教徐子陵就会,而徐子陵传给寇仲也是如此。
  
  而方明却是以道家长生诀与太玄经的高深思想,代替了原本石之轩的真俗二谛,八不中道,重新演绎出独属于自己的不死印法。
  
  他在餐风饮露功上的造诣,自然远超双龙,周身穴窍尽可夺天地之造化,比只能用天灵、涌泉**与外界联系的双龙不知道要高明多少,重新演化出来的不死印法自然也更加犀利。(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