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四章 名女

      大业十五年,十月。
  
      天气渐渐转为寒凉之际,宋家却是召集大军,又汇合少帅军精兵十万,共计三十五万大军,浩浩荡荡地北上洛阳,似乎硬是要打破南人畏寒的魔咒,在冬日争夺天下。
  
      三十五万大军并水师,自然一路没有哪个可以阻拦,到了十一月,兵至洛阳城下,守住要道,城门俱封,李世民决意死守,两边大军对峙,当即震动天下。
  
      明眼人皆可知道,此战不但关系着宋、李两家的天下之争,更是胡与汉、南与北,两个巨大利益团体气数消长的关键!
  
      一时间,不知道多少目光投向这里,诸多暗中的力量更是蠢蠢欲动。
  
      要为各自的利益、理念、乃至大道而战!
  
      洛阳城前。
  
      三十五万大军展开阵列,却是气势如虹,望之如山,洛阳城中的天策府群将都是久经沙场之辈,一见便是倒抽冷气。
  
      有兵若此,纵洛阳乃天下大城,又能维持多久?
  
      “虚行之!上石砲!”
  
      方明甲胄在身,天刀悬腰,龙行虎步当中,更带着一分手挽天下、生杀予夺的巨大威严。
  
      虚行之连忙传令,旋即,二十多架体积巨大、构造奇异的投石车便被推到军阵之前。
  
      城头上的李世民等虽然明知道其中有异,却因为自身兵力处于绝对弱势,不敢出城争夺大战,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些奇怪的投石机拉开、瞄准。
  
      “预备!”
  
      负责投石车的队正命令一声,数十个辅兵当即吆喝着,用滚木将重达数百斤以上的巨石滚到投石机之上。
  
      “嘶……如此巨石?”
  
      见到这一幕,纵使是李世民,也不由冷汗直流。
  
      “发!”
  
      方明一挥手,数十发石弹便呼啸汹涌,在空中发出巨大的声响,仿佛雷罚般砸落在城墙上。
  
      嘭!嘭!
  
      十几声惊天动地的声响过去之后,巨石打在城墙上,在洛阳城垣的表面留下深深的凹陷痕迹。
  
      更有几颗石弹直接打到了城楼、垛口处,那边的李唐守军连一声都未发便尽成肉糜。
  
      “很好,只要有效果便成!”
  
      李世民一方面如土色,方明却是看得暗暗点头:“孤不计消耗,多造石砲车,恐怕不用神火军动手,这洛阳就可打下了!”
  
      得了他的黑科技之后,不仅是火器,宋家的冷兵器发展方面更是有着长足的进步。
  
      就比如这种石砲机,装有配重机,以数丈长的砲索连接,关键部位全用金属铸就,造价非凡,能发数百斤巨石,射程超过百米。
  
      这几乎便是冷兵器时代投石机的巅峰,与回回炮有得一拼。
  
      前世便有着回回炮详细威力的记载:“既破樊,移其攻具以向襄阳。一炮中其谯楼,声如雷霆,震城中。城中汹汹,诸将多逾城降者……”
  
      那时的襄阳乃是南方王气所在,天下有数的重城,照样在回回炮面前败下阵来。
  
      洛阳虽墙高池深,但在方明丧心病狂地调集了数十架石砲机开轰的时候,也是显得那么柔弱,简直摇摇欲坠。
  
      “恭喜王上!”
  
      旁边的宋智当即带着欧阳倩、王仲宣、陈智佛等将领祝贺道:“有此利器在手,天下何城不能破?”
  
      “嗯,吩咐下去,士卒就地扎营,工匠开山凿石,伐木建车,石砲机每日十轮,孤要将洛阳城硬生生凿开个缺口!”
  
      方明传下军令。
  
      各军纷纷沿着规律扎营,又以各营为单位,设火灶、水源,各营间不准士卒流动,守备森严。
  
      军令如山之下,整个军营便仿佛**成了另外的世界。
  
      此种威武气象,看得洛阳城上的守将更是胆寒不断。
  
      “宋智……你似乎有话要说?”
  
      帅帐之内,方明看了眼坐立不安的宋智,坦然问道。
  
      “王上恕罪!”
  
      宋智起身行礼,又自失一笑:“我不过听闻天下第一名妓,尚秀芳尚大家此时正在洛阳城内献艺,不由有些担忧罢了……毕竟兵凶战危……”
  
      “嘿!左右不过一个***而已!死了也就死了!”
  
      方明却是神色冷酷,说得比魔门还要绝情绝义。
  
      实际上,大唐当中的各个名妓,无一不是长袖善舞之辈,影响力大到恐怖。
  
      就好像尚秀芳,一句话下来,寇仲立马为她去打生打死,就连颉利可汗也是她裙下之臣,不敢怠慢。
  
      方明对此一直不能十分理解,但等到他见过梵清惠与师妃暄之后,却是有所明悟。
  
      谁说慈航静斋只有一个传人的?
  
      梵清惠、师妃暄固然是最优秀的传人不错,但其余女子呢?难道都做了尼姑?
  
      而再联想尚秀芳也曾劝过寇仲归隐,更是承诺永远陪伴在身边云云,与师妃暄劝的何其相似,实在不能不令方明将她与慈航静斋一起联想。
  
      更何况,纵使猜错了,又如何?
  
      此等乱世之中,越是出色的女子,越是权势者的玩物,尚秀芳等名妓能至今还能保持完璧,卖艺不卖身,除了有着靠山之外,最主要还是那些权势者想玩‘情怀’而已。
  
      要是真碰上了吃人魔王朱桀那种生冷不忌的,直接霸王硬上弓,来个牛嚼牡丹,一个区区弱女子,又能如何?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方明立志超脱,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若是站在世界角度,以神性目光来看,纵使绝美如师妃暄、石青璇又任何?
  
      百年之后,还不是一蓬枯骨,与猪马牛羊,又有何区别?
  
      此时阅历上来了,再看尚秀芳这个等级的美人,方明而已不过叹一句红颜枯骨,就再也不为所动。
  
      宋智满脸纠结地出去了。
  
      而在宋家营地之内,还有一人,也同样为此而苦恼。
  
      徐子陵深吸口气,似乎嗅到了战争的硝烟与血火的味道,来到寇仲身边坐下:“考虑得如何?”
  
      寇仲双手抱头:“陵少啊,你可知我现在矛盾到了极点!”
  
      他看着连绵的军营,脸上露出苦笑:“此时最有可能打下天下的人便是宋缺,也只有他尽快统一南北,方才可以打消突厥人南侵的念头……”
  
      徐子陵道:“我承认宋缺会是个好皇帝,可惜只是对汉人而言,你可曾听到他的‘胡无人、汉道昌’之理念,若实行下去,北方胡人恐怕要血流成河!”
  
      寇仲面前骤然浮现李秀宁穿着胡服,火辣动人的倩影,心里不由更乱:“可是现在我们若反水,宋缺第一个就要灭了我们哥俩……”
  
      徐子陵精神一震:“这点我们一定可以找到解决办法!”
  
      “嘿!两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恐怕不等你们计谋成功,便要身首异处哩!”
  
      一个高大古拙的身影忽然靠近,令寇仲与徐子陵都是吓了一跳:“老爹不要来吓人!”
  
      “不是吓你们!”
  
      杜伏威负手而立,死板的面孔注视着宋家军营:“以我戎马半生的经验,宋家如此布置军营,至少有一半是在防着我们!特别是主军与客军之间的这三道防线,纵使我们想要夜袭,也必然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更何况……子陵可曾见过宋缺身边的亲军?”
  
      徐子陵脸色肃穆道:“老爹可是说的那个以火为标志的神火军?不知道为何,我在他们身上,总感觉到一股可怕的毁灭味道……”
  
      “嘿,还算你有些见识!”
  
      杜伏威死板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我虽然见过火器,也知道其威力,但敢如此编练成建制军队,并且纯粹使用火器的,必然是一支可怕到极点的军队,有可能便是宋缺的杀手锏!你们连对方的底牌都没有摸清楚,便想反水?”
  
      徐子陵颓然道:“那老爹是不支持我们了?”
  
      杜伏威不答,目光望向寇仲:“当初你与宋缺联盟,对于未来谁当皇帝,是怎么议定的?”
  
      寇仲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当时他承诺若我杀了李世民,他便将女儿嫁给我,再捧我上皇帝宝座,哈!我当时全当他在说笑呢!”
  
      “天刀一诺千金,又怎么会说笑?”
  
      杜伏威却是眼露奇光,冷然道:“此人不愧为天下第一的兵法家,战略家,居然从那时就看到了现在的场景,小仲你现在有两条路,一是趁着围城良机,直接杀了李世民,再向宋缺提亲!第二条路,却是与李世民里应外合,先破宋缺,再划分南北而治……”
  
      “这……”
  
      寇仲有些迟疑,杜伏威却是一挥手,做了个劈砍的手势:“自古无毒不丈夫!你身负少帅军与我的期望,又怎能如此畏首畏尾?”
  
      寇仲苦笑道:“唉……自从担上这份责任之后,我实在终日心惊胆颤,生怕自己这小身板负担不起如此多的重担哩!有时候,我真想就如此一走了之,与子陵逍遥四海……”
  
      “幸好要如何做,也不需你来选择了……”
  
      杜伏威道:“只要我们看这次宋缺攻打洛阳,折损几何便成哩!”
  
      徐子陵听到这里,却不由悚然而惊。
  
      知道些内情的他却是清楚李世民已经决死守城,若是宋缺久攻不下,大军疲敝,损失惨重,寇仲又反水,那后果……(未完待续。)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