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五章 轰天雷 4700补
    “他奶奶个熊,便如此定了!”
  
      寇仲一拍大腿,大声道:“若是宋缺大胜,我们自然也只能依附他骥尾,而一旦他久攻不下,损失惨重,我们便趁机说服他……实在不行再刀兵相见!”
  
      他诚恳地看向徐子陵:“我知道陵少你的意思,可我也得为底下那帮人考虑……”
  
      “我懂得!”
  
      徐子陵却是一瞬间毛骨悚然。
  
      这一切,竟然似乎在事先就设置好了一般,俱在某个仙子的掌控当中。
  
      想到这里,他当即使劲地甩了甩脑袋,似乎要将这个对仙子大不敬的念头甩出脑海。
  
      那般天仙化人一样的人物,又怎么如此的阴险?必然是他胡思乱想了。
  
      便在此时,晨光熹微。
  
      嘹亮的军号声中,又是一拨恐怖的投石声响起。
  
      寇仲与徐子陵对视一眼,脸上都是带着无奈之色,对于困顿城中的李世民颇不看好。
  
      ……
  
      “倒也有些实力,可惜……”
  
      点将台之上,方明登高而望,天眼望气术全开,令他更加把握附近局面之变化。
  
      他本身指挥能力便通过大量实战出神入化,此时再配合异术,顿时形成极为犀利的武器。
  
      “洛阳虽士气折损,根基却还在……少帅军乱而不动,显然迟迟下不了决心……总体来说,情况不错!”
  
      当然,若是完全依靠望气,那真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方明却是以宋家的情报机关送上的消息为准,再以望气之法鉴定,从而将错误率降至最低。
  
      “想不到,居然连寇仲都会摇摆不定,不过也对,此时的天下,早就不是隋末之乱了……”
  
      经过数年大乱,现在中原局势已经渐渐明朗,一开始相当活跃的李密、宇文化及等诸侯更是早早退场,身死异处,真正被天下广为看好的,只有宋家、李家,以及突厥三方,接下来才轮到寇仲、窦建德等蛟龙。
  
      “这次攻取洛阳,当有七八成把握!”
  
      方明既然敢来攻打洛阳,自然早就将一切意外因素考虑过了。
  
      自己这方,寇仲与杜伏威,还有精锐大军都被自己带来,放在眼皮地下看着,南方可保无虞。
  
      而洛阳旁边的李密、宇文化及早就扑街,窦建德实力不足。
  
      关中李渊要是敢派出援军来,那方明反而要笑死,慢慢围城打援,甚至取下潼关,那关中真的变成瓮中之鳖,要被关门打狗了。
  
      唯一可虑的,只是突厥!
  
      可惜对方鞭长莫及,中间相隔太远,除非方明攻打长安,才有可能与突厥短兵相接。
  
      至于现在么?
  
      要是金狼军要来,首先李渊就得献出太原,再任凭铁骑肆虐北地。
  
      若不是被逼到生死一刻,要李渊下这种决心,也是有些勉强。
  
      更何况,还有李建成与李元吉这二人,必然死命拖李世民的后腿,极力劝说李渊稳居长安,只派精兵把守潼关便可。
  
      因此,此时天时、地利、人和已得其二,再不拿下洛阳,更待何时?
  
      不要看宋家似乎一举事便一发不可收拾,实际上,还是方明三十年埋头种田的成果。
  
      打天下从来不是游戏,更不讲究公平!
  
      只有一开始取得优势地位,再不断扩大,形成滚雪球一般的效应。
  
      因此,实际上,寇仲若不是主角,光环老大,以他起事之晚,周围环境之糟糕,最后能席卷南方,绝对不可思议。
  
      “准备……上石……发!!!”
  
      此时前线指挥的将领,名为宋邦,乃是方明一手提拔起来的将领,更是宋家中少数的文武双全,大将之才,与宋爽、宋法亮三人堪为一时瑜亮,俱是宋家的千里马。
  
      毕竟,不论再怎么鄙视门阀的腐朽,也不得不承认,此时的门阀当中,出人才的概率还是很高的。
  
      仓廪实而知礼节,可不是说着玩玩。
  
      也只有世家大族,才有闲心培养子弟读书,换成饿着肚子还勤奋好学的,虽然也有,但毕竟是极少数,成材的更是少之又少,毕竟,两边差距太大了。
  
      寇仲与徐子陵便是草根,底蕴有限,一开始更是没有足够信任的班底,一切都要等闯出名气之后才能渐渐汇聚,可惜,到了那个时候,天下早已被瓜分,要想崛起必然要付出比前辈多十倍百倍的努力。
  
      方明比较幸运,乃是宋家之主,自然而然便有着一批忠心族人可以使用。
  
      而他又及时建立体制,提拔虚行之等外姓人才,没有被血缘阻住领地内的上升之路,这就很重要了。
  
      “王上!”
  
      宋智在方明身前轻轻禀告道:“果然不出王上所料,昨夜洛阳有人偷营,目标赫然是我们的石砲营,幸好早有准备,反而伏杀了对方不少人手,残众仓惶逃回城内,不敢再出……”
  
      “哦!”
  
      方明早有预料,连眉头也不怎么皱一下:“我军攻城秘器十二项,才出到石砲便受不了了?若是出动神火军的话,洛阳岂不是一日而下?”
  
      “王上难道要……?!”
  
      宋智身体一颤,脸色也变得有些微微发白,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你看……”
  
      方明手一指,宋智望去,只见自己这方的投石机虽然呼啸不停,但最多在洛阳城上留下凹陷,李世民更是组织大队民夫工匠,一见投石停止便即抢修。
  
      洛阳城本来就坚固非常,此时被摧毁的速度也是缓慢到了极点。
  
      “按照此种进度,我们恐怕需要数月时间,才能轰塌一面城墙……实际上,石砲车易坏,或许还要更久……”
  
      方明的眸子中露出睿智的目光:“虽然我军久经训练,又发下足够御寒之衣物,但若有城池休整,自然更好……”
  
      “不仅如此,一旦时间拖久,士气只是一方面,更关键的是,迟则生变!一旦李渊失心疯,真的引狼入室,突厥南下提前,便是一个非常巨大的麻烦!”
  
      “虚行之!”
  
      方明下了决心,猛然道。
  
      “属下在!”
  
      一种创造历史的奇异感觉,在虚行之的心头徘徊,令他毫不犹豫地跪伏下去,聆听着自家主公的命令。
  
      “调拨一营神火军,带上轰天雷,给孤王破城!”
  
      方明甩下一枚金色令箭。
  
      “遵旨!”
  
      虚行之大声道,双手颤抖,恭敬捧着令箭退下。
  
      “轰天雷?大兄难道是想挖掘地道?”
  
      宋智推测道。
  
      “我手下神火军,有一营专门应对此种土工作业之法,擅长筑城、掘地、架桥、开山等手段,智弟有兴趣的话,不妨去看看!”
  
      方明嘴角带起一丝笑容。
  
      “遵命!”
  
      对于这支方明的王牌部队,宋智当然非常有兴趣,当即行礼退下,找到虚行之。
  
      “这便是轰天雷?果然是火药硝石之属!”
  
      宋智看着虚行之指挥神火军将一颗颗巨大的铁疙瘩搬出来,露出中间的火药、引信之类,不由就是一惊:“此物最容易被火焚,可要小心!”
  
      火药库可是比粮库还容易偷袭的存在,只要一点火星便可以令人万劫不复。
  
      虚行之肃然道:“总管指教,行之铭记于心,这火药子药与引信分开,单独一项均不易引火,纵使引火,也是只燃不炸,王上又命神火军将火器分批储藏,远离军营,纵使有事,损失也当可降到最少!”
  
      “原来如此,倒是我失言了……”
  
      宋智自失一笑,他家兄长是多么精细的人?又怎么会如此疏忽大意的。
  
      此时饶有兴趣地看着虚行之将一队队神火军派出去,又竖起盾甲等物,在洛阳城下牢牢稳住阵线,后方持着铁铲,铁锹等工具的士卒当即扑上。
  
      “这是要……掘地道!埋轰天雷么?”
  
      宋智捋了捋胡须:“以前读兵书之时,我曾也有此想法,但此法容易被唐军监视,火器虽利,对于城墙似乎也无可奈何!”
  
      历来攻城,挖地道也是常规手段之一。
  
      而如何应对更是有着成套的方法,首先每段城墙都会布置一个大缸,选取耳力过人之辈日夜聆听,一旦发现一样便可报告。
  
      发现敌人挖地道之后,更是可以故意灌水,或者人为制造塌方,乃至互相挖掘,反戈一击,方法不要太多。
  
      至于大唐双龙传世界当中,自然也有烟花与火器,只是威力实在不尽人意,主要还是靠烟熏火毒之功,爆炸威力倒不怎么强。
  
      “请总管放心,这批神火军儿郎采用的乃是鲁妙子营造秘法,挖掘地道数丈外便悄无声息!”
  
      虚行之面上微微露出得色:“况且,此火药秘法乃是王上得天授之,威力无俦,纵使万斤巨岩、铜墙铁壁,也是难逃天谴之威!”
  
      “是么?”
  
      宋智隐隐有些怀疑,但还是没有说话,只是功聚双目,更加注意前方动静。
  
      忽然,一杆红旗从地道中伸出,摇了数圈,做出一个奇异的信号。
  
      “我们的人已经埋好轰天雷,还请总管轻移贵步!”
  
      虚行之脸色肃穆。
  
      “好!”
  
      宋智脸色凝重,与虚行之一路退开至安全距离。
  
      旋即,大批的宋军士卒也是退下。
  
      城头守军见喊杀声一下消散,不由纷纷探出头。
  
      旋即……
  
      轰!!!!(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