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六章 破城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轰!!!
  
  可怕的巨响传来,带着火光与庞大的热浪。
  
  纵使宋智乃是内功高手,也是大感目刺流泪,耳膜轰鸣作响。
  
  他都是如此,周围的一干士卒更是不堪,趴了一地,甚至有着七窍流血者!
  
  “天……天罚!”
  
  回想起之前那刺目的白光,还有可怕的毁灭气息,宋智不由喃喃。
  
  直到现在,他才终于明白为何方明要给这批火药取名‘轰天雷’,虚行之更是形容火药爆炸为天谴了!
  
  他纵目望去,只见原本高不可攀,坚不可摧的洛阳城墙,赫然已经倒塌下一截。
  
  一片狼藉之中,不知道多少李唐军士被活埋。
  
  更多的士卒面目呆滞,仓惶逃窜着,比起稍微有着准备的宋军,李唐大军面对这直如天罚一般的场景,很多人直接信仰崩溃,哭爹喊娘起来。
  
  李世民手下的都是百战老兵,平时,无论多么严苛的战场,还是尸山血海的场景,都不能令他们皱一下眉头。
  
  但现在,在这人力不可为的灭世神罚面前,他们却是真正的恐惧了,被击破心防,彻底崩溃掉。
  
  “肃静!结阵!”
  
  宋家的队正长官们催了好久,才将早有准备的兵卒都聚拢在一起,对着崩塌的城墙发起了冲击。
  
  “乖乖我的娘!”
  
  寇仲却是张大嘴巴,仿佛一只巨大的蛤蟆:“宋家军这么厉害,我们趁早回家洗洗睡吧,一觉睡醒,将拉李小子一把的念头彻底忘掉……咦?你怎么哭了,是否我仍没有睡醒呢?哈哈!”
  
  寇仲虽然在笑,但只要是亲信的手下,都知道他笑的十分勉强,更好似在哭一般。
  
  徐子陵却是真的哭了出来,两道热泪沿着脸颊而下。
  
  他声音哽咽:“仲少……见到如此毁灭的场景,我仿佛看到了未来北地的血流成河!”
  
  寇仲也当即沉默下去。
  
  原本,他们以为突厥狼军便是世间最强的一支力量,一旦南下,整个中原势必成为草原人肆意驰骋的牧场,就连他们也要做亡国奴。
  
  但现在看来,南方的宋阀,居然也隐藏了此种几乎毁天灭地的力量。
  
  真正应该担心的,或许是颉利可汗还有李渊那一帮人。
  
  “小仲、小陵!你们还愣着做什么?”
  
  杜伏威仿佛秃鹫一般扑来:“此天赐良机,若真的杀了李世民,取其首级为聘礼,小仲你便是日后的皇帝哩!”
  
  寇仲浑身一震,苦笑道:“唉……莫要来逼我好不好?”
  
  “不是我来逼你,你看!”
  
  杜伏威一指,顺着他的方向,寇仲当即看到宋智急不可耐地带着一队人马扑入城中,向皇宫位置杀去。
  
  “哼!他宋智自然还是希望让宋缺来当皇帝,至不济也要宋师道上位!但宋缺为人一言九鼎,怎会毁诺?因此非要抢在你之前杀了李世民,令宋缺与你的约定无疾而终不可!”
  
  “仲少,去吧!”
  
  徐子陵忽然推了寇仲一把。
  
  “你?”
  
  寇仲愕然道:“陵少你不是一向不喜欢打打杀杀的么?怎么突然间便转了性子?”
  
  徐子陵凝重道:“我非是为你,而是为了这天下的黎民百姓,不管怎么说,你寇仲当皇帝,仍是在我看来,仅次于李世民的最佳选择!这次我也会全力助你,务必要亲手格杀李世民!”
  
  “他奶奶个熊,之前我们为天下苍生而救李世民,现在却是为天下苍生,非杀李世民不可,这到底叫什么事?”
  
  寇仲失意大叫,只感觉胸中苦痛抑郁无法宣泄,似有一道恐怖的水坝,将这一切都积蓄了起来。
  
  “少帅何在!”
  
  忽然间,宋邦策马而入少帅军营,手里握着一支金色小箭:“我奉镇南王之命,着令少帅军全体拔营,杀入洛阳城中,务必要擒杀李世民!”
  
  这条命令实在有些出乎预料,杜伏威、寇仲、徐子陵三人都是听得面面相觑。
  
  “乖乖我的娘,我没有听错吧?”
  
  寇仲挖了挖耳朵:“王上竟如此看得起小子,难道真的是一心向找我做女婿?”
  
  宋邦脸色不变:“少帅雄姿英发,的确很得王爷青眼,还请少帅再接再厉,勿要辜负王上期望才好!”
  
  “这个自然!”
  
  寇仲知道形势比人强的道理,暗中对徐子陵苦笑一声,拔出井中月:“儿郎们……随我攻城!”
  
  他的确是有着无上人格魅力的将帅,一声大吼之后,不仅是少帅军,便连江淮军也毫不犹豫地跟随而上。
  
  嘭!
  
  此时,洛阳城头已经站满了宋家士卒,并且打开城门,放下了吊桥。
  
  寇仲当即挥刀上马,一催马缰,运使出刚刚领悟到的人马合一之术,坐骑当即精神百倍,冲向城内。
  
  ……
  
  洛阳城中果然一片骚乱,众多宋家兵卒与李家兵卒纠缠死斗,以每一条街道小巷为据点,血染长空。
  
  本地居民更是早早紧闭门户,躲在柴火垛中秫秫发抖,但仍然有着倒霉蛋被不断卷入,惨叫声此起彼伏,轰鸣不断。
  
  这城破之后的场景,实在是有如地狱。
  
  “贼子!”
  
  蓦然一声爆喝传来,一道黑影迅捷无伦地从街角窜出,漫天棍影闪过,又化为一道直线向寇仲砸落。
  
  寇仲此时已经有些杀红眼,井中月上满是血迹,当即一刀斩出,也是笔直成一线。
  
  蓬!
  
  劲气相交,寇仲只觉胸口一阵气血起伏,又被强行压下,暗自有些诧异来得是个高手,若是平常比武,说不定还能与他剧斗数十回合。
  
  可惜这里并非寻常所在,而是战场。
  
  “胆敢刺杀少帅?放箭!”
  
  寇仲还没有开口,跟在寇仲身后的亲兵精锐却是早已按捺不住,箭如雨下。
  
  来人惨烈长啸,身形如电般向寇仲扑来,显然已经心存死志。
  
  噗!噗!
  
  两道长箭没入他胸膛,从背后突出,带起恐怖的血箭。
  
  但此人似乎丝毫不觉,忽然一声爆喝,用尽余力,将手里的长棍向寇仲抛射,眼眸中带着渴求,似乎只要与寇仲同归于尽,便是下阿鼻地狱也相当甘心。
  
  看着对方那双充满仇恨,却仍然掩盖不了禅意的眸子,寇仲忽然心里一阵迷糊。
  
  “少帅小心!”
  
  勉强提起余力,磕飞长棍,寇仲却是胸口如遭重击,知道犯了内功大忌,此时更是身受内伤,吐出一口鲜血,不由就是苦笑。
  
  “原来是个和尚!”
  
  一名少帅军上前,解开刺客的面纱斗笠,忽然叫道。
  
  “什么?!”
  
  寇仲如遭雷殛,旋即就看到对方光秃秃的脑袋,还有上面的香疤,不由良久无言。
  
  “洛阳……和尚……静念禅院!”
  
  良久之后,寇仲才吐出一口长气,苦笑道:“难怪武功如此高,又给我如此熟悉的感觉……只是……”
  
  突然间,又想到了原本静念禅院的院主了空大师。
  
  既然此人已经死在天刀宋缺之手,那他的徒子徒孙们协助李世民,要报仇雪恨,似乎也是相当正常的事情。
  
  “报!我军已杀入内城,发现大量僧兵!”
  
  “报!李军顽强抵抗,内城死伤极惨!”
  
  “报!二爷亲自出手,已经杀入皇城!”
  
  ……
  
  一条条消息,不断从烽火遍地的洛阳城传出,又到方明这里汇总。
  
  他此时坐镇中枢,巍然不动,任凭洛阳城内喊杀声震天,仍自丝毫不乱,只派人牢牢把守城门,再将大军有序调入城中,分划区域平乱。
  
  甚至,直到现在,他的中军还是牢牢不动,作为最后的底牌与杀手锏。
  
  “不过……看来计划还是很成功的么!”
  
  方明嘴角带起一丝笑意。
  
  他之前故意不杀李世民,便是要留下对方来当作靶子。
  
  果然,现在将洛阳城一围,又迅速破城,里面便露出不少目标。
  
  “北方的佛门精英武僧,基本都在这里了吧!”
  
  方明对此很有自信:“毕竟,李世民与慈航静斋还想靠着洛阳坚城,将我彻底拖垮呢!”
  
  洛阳乃是大城,一旦久攻不克,又被断了粮道,再有寇仲反水,那纵使方明也回天无术。
  
  但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方明居然会如此轻易地攻破洛阳,之前的一切谋划,便做了无用功。
  
  不仅如此。
  
  方明看着不断入城的少帅军,嘴角的笑意越发扩大。
  
  虽然已经攻破洛阳,但巷战依旧非常危险,与其让宋家子弟兵白白送命,倒不如让少帅军去浴血搏杀。
  
  反正,就当作之前动摇的惩罚好了。
  
  而现在,满手沾染了秃驴之血后,寇仲还能继续与慈航静斋乃至静念禅院眉来眼去的么?
  
  “报!”
  
  此时,又一骑快马从城中匆匆赶来:“启禀王上,皇宫之中,有静念禅院三百僧兵护持,四大护法金刚不嗔、不痴、不贪、不惧一起出手,二爷重伤!”
  
  “哼!”
  
  方明冷哼一声,身上骤然浮现出一股恐怖的杀气。
  
  “告诉宋邦、虚行之,若是不将这群和尚杀尽,就不要回来了!”
  
  他此时智慧通明,知道只要牢牢坐镇城外,主持大局,便是立于必胜之地,外界一切因素都无法影响。
  
  若是某人以为重伤或者杀了宋智,便会令他失去理智,再含怒出手,冲入城中大开杀戒,那完全是痴心妄想。(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