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七章 条件 4800补

      “传令!”
  
      方明悍然下旨:“除我中军神火之外,其它军队尽数入城,小型石砲机开入城内,若有反抗格杀勿论!”
  
      大军轰然而动,从城门杀入洛阳之中。
  
      又有石砲营将小型投石机推入城内,对着几个负隅顽抗的坚强据点进行炮击。
  
      几声巨响之后,原本对方引以为铜墙铁壁的防御便轰然破碎,土崩瓦解,宋家士卒狞笑着杀入
  
      而此时城内虽然杀伐极惨,却又纪律严明,没有宋家乱兵出现,甚至还有一支专门的队伍负责纠察与救火。
  
      到了黄昏的时候,便有一将飞马来报:“启禀王上,儿郎们已经拿下洛阳城,李唐残党死守皇宫,负隅顽抗,更是威胁要放火!”
  
      这里面的宫城,还是杨广所建,防御力只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便是极尽奢华,又搜罗天下珍宝于其内,财富之多,甚至足以与长安的皇城相媲美。
  
      宋智重伤的时候,纵使是虚行之,也不敢玉石俱焚,毁了这皇宫。
  
      毕竟,这极有可能是方明日后登极的行宫,又有谁敢冒着危险毁去?
  
      “已经控制了四主门、内城”
  
      方明却是点头:“我亲自去看看神火军原地待命,将探马全部撒出去!还有,等孤王入城之后,当即封闭四门,纵使神火军亲自来也不准放开,明白了么?”
  
      “遵命!”
  
      底下将领却是立即去布置。
  
      将神火军摆在城外,自然是为了有可能出现的援军。
  
      而就算对方运逆天,将神火军都灭了又如何?方明此时二十余万大军,尽数还在洛阳城内呢!
  
      四门一闭,二十万大军守城,纵使突厥倾巢来攻,也只有碰得头碰血流一个下场。
  
      毕竟,战马可不会爬墙。
  
      沿着血迹未干的主干道一路入城,方明来到原本隋朝的皇宫之外,就见到里面火把连绵,人影重重,似站了不少人。
  
      而外面数万大军,却是将皇城围得水泄不通,虚行之、欧阳倩、宋邦等宋家将领,还有杜伏威、寇仲、徐子陵等少帅军将领俱在。
  
      “王上!”
  
      见到方明到来,众人皆是行礼。
  
      虚行之跪伏道:“属下无能,让不贪、不痴二僧伤了二爷,又躲入皇城当中”
  
      “智弟情况如何?”
  
      方明略微瞥了在场众人一眼,只见每个身上都有些狼狈,杜伏威的情况最为严重,几乎站立不稳,脸色惨白。
  
      立即就知道,以此人袖里乾坤的造诣,若不是一心一意要杀入皇城,被众秃驴围攻,绝对落不到这个下场。
  
      为了寇仲这个义子,杜伏威也真是拼了老命了。
  
      “已请了军医为二爷治伤,因说不能移动,就直接找了个附近的宅院修养”
  
      方明颌首:“如此便好,孤王等会亲自去看看”
  
      以他的回春妙手,只要不是人死了,基本都救得回来,并且,看虚行之所说的情况,似乎也没那么严重。
  
      此时。
  
      伴随着山呼千岁之声,皇城上一阵骚动,似乎也知道名震天下的宋缺已经到来。
  
      呼呼!
  
      一道人影忽然从皇城上跃下,大踏步向宋家大军阵前而来。
  
      “小子李世民,求见镇南王!”
  
      来人龙行虎步,虎背熊腰,眉宇间带着勃勃的英气,似乎丝毫没有因为战败而沮丧。
  
      此时单人前来,更是带着无与伦比的勇气。
  
      “你就是李世民?!”
  
      方明挥挥手,两排甲士散开,令他更加清楚地看到了这位未来的唐太宗。
  
      李世民眉毛稍粗,鼻梁高挺,皮肤更是黝黑,光论卖相的话,不说方明,就连寇仲与徐子陵都逊色一筹,但这些分开的缺点,组合起来,却又形成了另外一种粗狂豪放的气质,带着憨实的味道,令人一见便不由生出好感。
  
      特别是他精光四放的眸子,还有紧抿的嘴唇,更是带着坚毅不拔,百折不挠之感,予人极为深刻之印象。
  
      方明目露奇光,注视着李世民良久,喟然一叹:“果然龙虎之姿、天日之表!”
  
      李世民虎躯巨震,显然不知道为何自己出生时得异人批命的断语,会从天刀宋缺嘴里说出。
  
      他低垂下头,做出恭敬的姿态,掩饰眸中的惊骇:“小子李世民,见过王上!”
  
      方明微微一抬手:“秦王不必多礼,你这次来,可是为投降?”
  
      “是!也不是!”
  
      李世民一拍胸膛,大声道:“若王上愿意放过此时皇宫内的所有人,李世民这条小命,还有整座皇宫,便是王上的了!!!”
  
      谁也不能怀疑他说这些话时候的真诚。
  
      甚至,寇仲与徐子陵都不由热血沸腾,几乎要溢出胸膛,虎目含泪。
  
      “放过他们?哼!”
  
      方明脸上忽然泛起冷色,绝大的杀气降临下来,令李世民胸口如遭雷殛,腾腾连退三步。
  
      “静念禅院那武功高强的三百个和尚,以及伤了我智弟的四大护法金刚,可是在皇宫之内?”
  
      李世民脸上被悲切之意充满:“不贪、不痴两位大师身负重伤,早已不治身亡,其它两位护法同样命在旦夕王上慈悲为怀,难道还要这些出家之人的性命不成?”
  
      “出家之人?哈!”
  
      方明脸上露出嘲讽的微笑:“这些出家之人,可当真是六根不净得很了,哪个手上没有沾惹我宋家兵卒的鲜血?”
  
      李世民的一颗心立即沉了下去。
  
      旋即,他的耳边,就飘来了方明的话语:“实质上我宁可放过秦王,也不会让今晚出现在皇城内的秃驴跑走一个!”
  
      “寇仲!”
  
      方明忽然大喝。
  
      “小子在!”
  
      寇仲忽然紧了紧心神,提着井中月,来到宋缺面前。
  
      心里却在盘算着,若是现在抢走李世民逃开,会有着几分把握。
  
      但旋即,一道目光落下,带着奇异的气场,竟然仿佛在一瞬间就将他体内真气流转窥视干净,令寇仲不由苦笑,知道自己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再说,纵使他真的能完成这不可思议之壮举,在周围都是宋家兵卒的情况下,又能逃到哪里去?
  
      回到皇城内继续等死么?
  
      “小仲是否还记得我们的约定?”
  
      略微展现了下不死印法的探查之功,威慑了寇仲一下后,方明却是和蔼地问道。
  
      “约约定?”
  
      寇仲张大嘴巴,看了看面前的宋缺,再望望雄姿英发,不见丝毫慌乱的李世民,感觉手里的的井中月几乎都要拿捏不住,掉在地上。
  
      “不错!要杀李世民,没有比这个更好的机会了!”
  
      方明微笑点头。
  
      “小仲,动手吧!”
  
      李世民也在大笑:“能够死在名震天下,也是我故友的寇仲之手,真乃人生一大快事!”
  
      寇仲面色呆滞,手里的井中月忽然落到地上,苦笑一声:“启禀王上,我寇仲今天已经杀了太多人,实在下不了手啦!”
  
      此言一出,虽然知道皇帝的位子直接飞走,寇仲心里却是一阵轻松,又是跪了下来:“王上我请你放过李小子这一次吧!”
  
      “寇仲!你可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方明的冷色骤然一冷,而杜伏威则是满脸恨铁不成钢之色。
  
      “他奶奶的我当然知道但不如此的话,即使做了皇帝,我相信我日后也一定不会快乐的!”
  
      寇仲在一干人茫然、震动、遗憾的目光中大声说着,唯有徐子陵投过来一个理解的眼神。
  
      “唉”
  
      方明一叹再叹:“少帅可知我一向认为,你是汉人中能带领整个文明不断奋发向上的皇者,但现在,你却欠缺了最为重要的一点要素,便是不够狠!这必将是你此生中,最大的一个失误!”
  
      也不管寇仲如何,直接对李世民道:“秦王请回吧,我给你们一晚上的时间考虑,若是明日日出之前,秦王愿意将皇城内的和尚杀尽,献上首级的话,我还可以承诺,让秦王安然离去,否则的话,便只好玉石俱焚了!”
  
      “另外秦王也不用再跟我讨价还价,因为你现在的余地,实在已经很少了!”
  
      寇仲与徐子陵望着李世民蹒跚的背影,却都是感觉到了,从内心深处升起的一股寒意。
  
      “他奶奶的”
  
      分配扎营之后,寇仲回到房间,就是一拍大腿,骂骂咧咧了起来:“宋缺这次还真是给李小子出了一个难题咦?老爹呢?”
  
      徐子陵苦笑道:“他怒火朝天地走了,显然是被你这个不争气的小子给气的!”
  
      “唉”寇仲也是苦笑:“或许宋缺说得很对,我就是不够狠!你觉得李小子,真的会?”
  
      “我不知道!”
  
      徐子陵眸中浮现出悲伤,他对于沙门,一直有着一种异样的好感,现在看到成百上千的大师高僧要圆寂,说心里没有触动是不可能的。
  
      但人生最大的悲哀在于,明知道结果如此,却没有足够的力量改变。
  
      徐子陵目光坚定,忽然道:“仲少,我决定了!”
  
      “决定什么?”寇仲靠上前来。
  
      “我要去杀了那个人!”
  
      徐子陵道:“非如此,不能救下你北方的初恋情人,还有那许多无辜的百姓!这亦是唯一的办法!”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004100542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