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八章 赴死
    夜阑珊。
  
      洛阳皇城之内。
  
      富丽堂皇的宫殿当中,八角宫灯一明一暗,散发出名贵之异香,上面的人物、花鸟,俱都栩栩如生。
  
      李世民默然独坐,脸上的表情阴冷得可怕。
  
      沉重的脚步声传来。
  
      李世民转过脸,眉头紧皱,原本阴冷的表情换上了一抹哀伤。
  
      只见他底下大将的秦叔宝、程知节穿着铠甲,大步上前,跪下行礼:“殿下……诸位大师与士卒的饭点已经准备妥当,按照您的吩咐,特意给大师们上了素席……”
  
      “我已经想清楚了!”
  
      灯光照应着李世民的背影,落在墙上,幻化不定:“明日一早,你们便从皇城突围,化整为零,能走几个是几个吧!唉……”
  
      “殿下千万不要沮丧!”
  
      秦叔宝却道:“古有勾践卧薪尝胆、韩信忍胯下之辱……只要我等回转关中,未尝没有可以卷土重来的一日……”
  
      “便是回去了,我父皇与兄长,也定然不会容我!”
  
      李世民苦笑更甚:“特别是我皇兄,想杀我已经很久了……”
  
      两名大将沉默,毕竟李世民与李建成的争夺,还有之前在长安李世民所受到的排挤,他们两个都是有目共睹,甚至亲身经历的。
  
      “殿下此言差矣,正所谓,此一时,彼一时也!”
  
      一名文士丛丛步入宫殿,步履从容、神态潇洒,坦然自若当中,更有一股谋划天下,将生死不当回事的态度:“魏征见过秦王千岁!”
  
      不等李世民开口,便继续道:“之前北方安定,建成太子不得不打压秦王,巩固储君地位……但现在,宋缺北上,李唐大业摇摇欲坠,这个时候,安外必先攘内之理,陛下不会不懂……而遍数李唐宗室,能与军略名震天下的宋缺过手的,除了秦王,又有何人呢?”
  
      李世民似乎稍稍意动,又是摇头:“我已一败涂地,又还有何面目去见父皇?”
  
      “秦王之败,乃是敌人新出武器,我等不查之故,只要加以针对,未必便能破了洛阳!”
  
      魏征的眸子有些火热,以富有感染能力的语气道:“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秦王殿下此乃是成龙之难啊……”
  
      “不错!”
  
      秦叔宝没想到魏征居然敢说得这么露骨,但旁边的程知节却是已经大声叫好起来:“俺老程的儿郎们早已整装待发,不需秦王点头,便去砍了那些秃头……”
  
      李世民没有说话,似还在权衡。
  
      八角宫灯当中,一节灯花炸开,令李世民的影子一阵晃动,有如妖魔。
  
      “阿弥陀佛!”
  
      一震低沉的佛号忽然响起,令秦叔宝与程知节几乎跳了起来:“亲兵何在?”
  
      黑暗之中,只见静念禅院四大护法金刚之首,不嗔的身影缓缓走出,双手合十道:“贫僧见过秦王千岁!”
  
      “呵呵……大师好!”
  
      魏征眼珠连转,想到自己一帮人刚才在这里的密谋,不知道被这家伙听去多少,脸色就极为不自然,连平时的口才便给都忘了,干笑一声道。
  
      不嗔却对魏征视如不见,脸上浮现出大慈悲之色,“贫僧前来,是要告知秦王千岁,我静念禅院残余二百三十七僧众,还有两千武僧,随时愿意为秦王千岁而献上性命!”
  
      “什么?”
  
      魏征与秦叔宝、程知节尽皆失声,就连李世民也是虎躯巨震。
  
      见此,不嗔却只是微微一笑:“昔年佛祖割肉喂鹰,舍身饲虎,正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秦王乃天命之主,万望勿要妄自菲薄,切记王者百折不挠……”
  
      他双手结印跌坐,头颅低垂,声音越来越细,直至无声。
  
      良久之后,秦叔宝上前,探了探鼻息,眼眶就是一红:“不嗔大师……已经圆寂了!”
  
      “报!”
  
      这时候,一个传令兵才匆匆忙忙地进来,脸色惨白到了极点:“秦……秦王陛下,外面好多大师,都……都死……哦不!圆寂了!”
  
      “大师啊!”
  
      闻言,李世民原本紧绷的身躯蓦然放松下来,忽然扑到不嗔身上,泪如雨下……
  
      ……
  
      翌日清晨。
  
      嘭!
  
      洛阳皇宫城门大开。
  
      一辆又一辆血腥的大车被推到宋军面前,上面是堆积如山的首级。
  
      鲜血不断滴落,首级上光秃秃的头顶与香疤更是越发显眼,很多僧众毫无生气的眼睛当中,甚至还留下了血泪。
  
      “哦?居然真的一夜之间,杀尽武僧?”
  
      听到禀告的方明沉吟了下:“自尽?还是下毒?不过这也没关系了……”
  
      反正,李世民的小命摆在那里,剩下的武僧也只好死了。
  
      毕竟,这可是佛门选定的天命之主,投下气运赌注了的,若是败了,几乎连梵门都要衰落下去。
  
      因此,在不嗔与各个佛寺的意志之下,这些武僧也只有死了。
  
      “不过……如此一来,一南一北的佛寺都是元气大伤,至少,想掀起什么动乱,却是不太可能了……”
  
      算上南方零零散散的剿灭,还有攻城时的损失,被干掉的武僧,起码超过五千!
  
      这对于佛门而言,简直是比失去了空与四大圣僧还要巨大的损失!
  
      此役过后,佛门中的骨干精英为之一空,便是要培养,没个数十年以上的坚持投入,也不要想了。
  
      可以说,方明只此一手,便将梵门胡教的脊梁骨一举打断!基层精英一扫而空!
  
      阴癸派若是只有明面上那几个高手,那还好意思称为魔门第一大派么?
  
      而这个理由也同样可以放在慈航静斋与静念禅院身上。
  
      “打得差不多了,接下来便该分化了!”
  
      方明的心里,已经有了全盘的计划。
  
      大唐双龙世界的武道上限,便是破碎虚空,令他无法做到以一人之力,压服天下,自然也不可能彻底禁绝梵门的信仰。
  
      毕竟,宗教这个东西,你越是打压,它反扑得越厉害。
  
      特别是这种,被后世几千年历史所证明的大教,生命力更是顽强到恐怖。
  
      正因为如此,方明才要立汉人梵,分化气运。
  
      甚至,还准备扶持几个活佛、大喇叭之类出来。
  
      中原的胡教是越少越好,但可以去草原!比如成立扶持喇叭教,尽废长生天什么的……
  
      这招还是跟满清学的。
  
      对方是自己是异族,对于怎么对付异族也是驾轻就熟。
  
      一套组合拳下来,将那帮蒙古王公唬得一愣一愣的,光看自清朝开始,那些蒙古贵族与国力退化成什么样子,便可见一斑了。
  
      “大兄!”
  
      宋智此时脸色苍白,需要人扶持才能行动,正瘫软在椅子上,不由道:“真的要放李世民走?”
  
      “放!为什么不放?”
  
      方明哈哈一笑:“此人再也不足为虑,不若放归关中,顺带带去我的战书!”
  
      实际上,他却知道李世民虽然气运大损,但底蕴还在,只要稍加休息,必然是一个大敌!
  
      气运之子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心智千锤百炼,百折不挠的王者!
  
      就好像寇仲与徐子陵。
  
      一塌糊涂的天下攻略先抛开一边,但在武道与其它谋划上,不论受到多么恐怖的打击,都能迅速回复信心,这也是他们独特的魅力!
  
      但凡成功者,基本都有着这样的潜质,李世民当然也不会例外!
  
      成龙途中多困扰。
  
      若是一遇到挫折便沉沦下去,纵使气运逆天,也只是伪龙,非为真龙!
  
      但……只是为了保住李世民一条小命,两千武僧便立即自尽,省去了方明几乎两万大军的折损!
  
      如此好的靶子与梵门破绽,方明又怎么舍得杀了?
  
      当然,对于宋智,不能这么说。
  
      方明便道:“既然孤王已经允诺,自然也要说到做到,更何况……待会要去听美人歌舞,沾惹杀伐血腥之气,岂非太过?”
  
      一提到这个,饶是宋智,脸上也不由浮现出一抹红晕。
  
      昨夜他重伤,随意找了间大宅休养,谁知道无巧不巧,居然正好撞到了尚秀芳!
  
      当时兵荒马乱,宋智又怎么好意思再让尚秀芳出让屋舍?
  
      好在尚秀芳表示自己粗通医术,当即让宋智住了下来,由她照料,也算保住了尚秀芳家宅附近的安全。
  
      否则的话,虽然尚秀芳名动天下,但乱兵之中,会发生什么,当真是不好说之事。
  
      而现在,自然不会有谁敢来冒犯宋家二爷的府邸。
  
      只是,有关宋智人老心不老,金屋藏娇的流言,也飞快传播出去了。
  
      “哈哈……智弟你若真的喜爱此女,不若便收入房中如何?弟妹那里,我亲自去说!”
  
      方明大笑道。
  
      尚秀芳、洛阳、如此巧合,再加上此女的言行,甚至还‘粗通医术’,当即令方明起了联想。
  
      “大兄莫要取笑我!”
  
      宋智却是吓得几乎伤口创裂,双手乱摇道:“尚大家仙子一般的人物,宋智不过凡夫俗子,不敢高攀!”
  
      说到这里,宋智又不自觉地瞥了方明一眼。
  
      只见少年长身而立,清清如玉,出尘脱俗,又带一股王气,融合两种截然相反的气质于一身,偏偏又予人完美的感觉。
  
      ‘或许,也只有大兄,才配得上秀芳大家吧……’
  
      一个念头,忽然自宋智脑海中浮现。(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