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九章 秀芳 4900补
    自从打下洛阳城之后,方明便再没有大动干戈,反而镇之以静,只是派出使者至周围郡县招降。
  
      效果也相当不错!
  
      毕竟,他可不是什么乱世草头王,而是自隋朝便兴盛的高门大族,封王世家!
  
      并且,还有神迹!
  
      当日天雷破城,地震滔天的场景,外人都不信宋军有着秘密武器,反而更加倾向于‘天谴’!
  
      不过方明也就听之任之了。
  
      毕竟,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在古代,这个名分的力量,还是有些不可思议的。
  
      而现在,老天都帮他对付敌人,这代表着什么?
  
      天命之子!
  
      本身资粮浓厚,又有上天助之,还有洛阳在手!
  
      这一桩桩,一件件,若不是慈航静斋大范围抹黑方明,或者说之前暴露出来的‘皇汉’本质,令胡人世家还有些顾忌的话,整个北地恐怕都要望风而降了。
  
      不过关中、还有太原,以及更远的门阀世家还有选择,洛阳旁边的郡县却是根本没得选。
  
      没有多久,兴洛、栾川等地便纷纷投诚,王世充的基业,大半落入方明之手。
  
      而此时,宋家大军的将领也欣喜地发现,天下九州,自家就足足占据了五分之三,优势之大,无与伦比,一些请求方明称帝的呼声也是甚嚣尘上。
  
      方明不由瞥了旁边状似恭敬的宋智一眼。
  
      不用说,这种事情,八成是自己这个弟弟搞出来的。
  
      “九五至尊,真龙之位?”
  
      方明心里摇摇头:“可真是有些腻歪了……可是好像这一步也是非走不可,毕竟……大唐世界这么一大笔气运呢!”
  
      自从发现演武令可能有着消耗气运,选择特定世界的能力之后,方明发现自己对于气运需求的缺口,一下大到了恐怖的地步。
  
      而不论怎么说,大唐双龙,是比天龙八部还要强大的世界。
  
      在这里建立的帝国,所能给他带来的增益,也必然更加恐怖。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花厅。
  
      “拜见王上!”
  
      此时已经摆下宴席,虚行之、宋邦等宋家将领,乃至杜伏威、寇仲与徐子陵俱在,最后是几个洛阳城中的头面人物,一起行礼。
  
      “诸位免礼平身,此乃家宴,还请随意!”
  
      方明来到诸位上坐下,旁边宋智因为有伤,盖了条白虎皮,面上却还有着期待之色。
  
      见他如此,方明除了在心里暗笑尚秀芳等德才双馨艺人的无匹魅力之外,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倒是……”
  
      方明的视线越过一帮人,来到最后几个相当于‘洛阳维持会长’人物的区域中。
  
      “荣凤祥?”
  
      他心里一笑,知道此人不仅是洛阳商会的会长,更是老君观主,妖道‘辟尘’,魔门中的头面人物。
  
      似是感觉到了方明的目光,荣凤祥低垂下头,努力做出恭谨的表情。
  
      这个曾经将双龙逼迫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玩弄于鼓掌之间的枭雄巨擘,现在在方明看来,却不过是一条狗,随意可杀之。
  
      “不过……我将白道打压得太厉害,魔门却是开始大爆发了啊!”
  
      方明心里一笑:“均衡才是王道,这样很不好,就是不知道石之轩那边进行得如何了?”
  
      “秀芳大家到!”
  
      众人落座,酒过三巡之后,一声清唱传来。
  
      满堂皆是寂静无声,人人都带着渴望与仰慕的表情,望向大门位置。
  
      当尚秀芳像从梦境中的深邃幽谷来到凡间的仙子般出现于众人眼前时,整个大厅之内,不论男女,目光都不能从这颠倒众生的名妓稍稍离开。
  
      她令方明同时想到师妃暄和婠婠。
  
      尚秀芳既能令人想起前者清雅如仙的天生丽质;同时亦拥有后者那种迷迷蒙蒙的神秘美,合而形成另一种毫不逊色于她两人的特异风姿。
  
      最使人倾倒的除了她那修长匀称的身段,仪态万千的举止神情外,更动人的是她那对能勾魂摄魄的翦水双瞳,其含情脉脉配合着唇角略带羞涩的盈盈浅笑,确是没有男人能抵挡得住的。
  
      此时乐音响起,一身素黄罗衣,浅绿披肩的尚秀芳,就那么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载歌载舞起来。
  
      她玉脸没施半点脂粉,可是眉目如昼,比之任何浓妆艳抹都要好看上千百倍。更不知她是否刚从浴池走出来,没有任何簪饰就那么随意挽在头上的秀发,仍隐见水光,纯净美洁得令人心醉。
  
      只听尚秀芳唱道:“珠泪纷纷湿绮罗,少年公子负恩多。当初姊妹分明道,莫把真心过与他。仔细思量着,淡薄知闻解好么。”
  
      她的唱腔透出一种放任、慵懒而暗透凄幽的味儿,别有一番无人能及的清绮情味,声腔技巧均没半点可供挑剔的瑕疵,配合动人的表情,谁能不为之动容。
  
      歌声把在场诸人引进了一个音乐的奇异境域里,她那婉转诱人的嗓音,透过不同的唱功腔调,呈现出某种丰富多姿,又令人难以捉摸的深越味道,低回处伤情感怀,彷如澎湃的海潮般把所有人心灵的大地全淹至没顶。
  
      寇仲与徐子陵几乎看呆了,尚秀芳那种“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不经意地流露出来放任自然的美态,自然清新,更令他们仿佛沉入了某个美好的梦境中去。
  
      这时只听尚秀芳再唱:“往事只堪哀,对景难排。秋风庭院藓侵阶,一任珠帘闲不卷,终日谁来?晚凉天净月华开,想得玉楼瑶殿影,空照秦淮!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歌声婉转,带着凄婉之情,似心伤故国,悲凉凄切,令人几乎便想潸然泪下。
  
      一曲既终,乐声倏止。
  
      寇仲与徐子陵对视一眼,均发现对方已泪流满面。
  
      而其他人则是脸色连变,就连宋智,脸上的肌肉也微微紧绷。
  
      花厅内一片死寂。
  
      寇仲与徐子陵忽然打了个激灵,知道宋家刚刚打下洛阳,尚秀芳却来唱这种凄婉之词,更兼字里字外,皆有怀念之意,实在是大大冒犯了宋缺。
  
      若是王者一怒,难保美人不会香消玉殒。
  
      彼此对视一眼,都是下了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保住佳人的决心。
  
      啪啪!
  
      方明忽然鼓掌,以满怀赞叹的语气道:“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秀芳大家天籁之音,载歌载舞,当真令我等凡夫俗子大开眼界!”
  
      “只是……”
  
      他的目光忽然转为冷厉:“莫非秀芳大家觉得李世民的统治比宋家好?又或者思念王世充治下的‘盛世’?否则何必如此?”
  
      寇仲与徐子陵皆为尚秀芳捏了一把冷汗,知道若是一个回答不好,下场绝对堪虞。
  
      这个时候,便是宋智也保不住她了。
  
      尚秀芳轻垂螓首,显露出如天鹅般优美的修长粉项,柔声答道:“王上恕罪,妾身乃是见到洛阳城破,生灵涂炭之景,不由心生感慨,对于小民百姓而言,和平果然是最为宝贵的东西!”
  
      方明却出乎预料得没有发怒,反而道:“孤王曾经听闻……秀芳大家与突厥颉利可汗关系不错,甚至他还是大家的裙下之臣……”
  
      “而颉利麾下的突厥金狼军,在草原肆意纵横,灭部族无数,更南下窥视我中原神器!”
  
      “歌舞没有国界,歌者却有自己的祖国……不知道秀芳大家的‘故国’,又是哪里呢?”
  
      尚秀芳娇躯一颤,令人不自觉便从心里生出想要将她揽入怀中,亲怜爱抚的**,柔柔道:“王上教训的是,以后妾身都不再献艺于草原首领之前……至于故国?妾身四海漂泊,居无定所,心安处便是吾家。”
  
      “心安便是吾家?说得好!”
  
      方明的目中忽然放出精光来:“不过秀芳大家也不用这么快走,洛阳很快便要迎来一场盛事,若少了秀芳大家的歌舞,那岂非了很多乐趣!”
  
      “不知道是何盛事?”
  
      “自然是孤王的称帝大典!”
  
      方明宣布了这一震撼性的消息。
  
      闻言,席上诸人表情各异,宋家之人欣喜之情溢于言表,寇仲与徐子陵相对苦笑,杜伏威冷哼一声,而荣凤祥几个更是忙不迭地跪了下去:“恭喜圣上!”
  
      尚秀芳问道:“王上要留秀芳,不知是否圣旨?”
  
      “王者言出法随,你若认为是,也并无不可!”
  
      “既然如此,秀芳从命!”
  
      尚秀芳拜道。
  
      “哈哈……好!传旨,赏秀芳黄金千两,下去吧!”
  
      方明摆了摆手。
  
      知道尚秀芳终于过关的寇仲与徐子陵,不由大松一口长气。
  
      接下来的筵席虽然也山珍海味不断,又有歌姬舞姬助兴,但听到了方明即将称帝消息的众人,都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等到宣布宴会结束之后都是匆匆散去。
  
      “荣老板稍候!王上有请!”
  
      只是,等到荣凤祥要走的时候,却被一名侍者拦了下来。
  
      “王上要见我?此乃小人的荣幸!”
  
      荣凤祥脸上带着商人式的微笑,谄媚地答应道。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0-04 09:04:34


上一章 下一章